仙劍再臨,誰殺死了林月如?

仙劍奇俠傳

文:西比

微博上,電視劇《仙劍奇俠傳6·祈今朝》正式曬出宣傳海報。

預計2022年3月開拍,共36集,拍攝周期6個月,並配文「魂祈夢請,今朝再聚」。

又恰逢前段時間《仙劍7》游戲解鎖,一時間,無數人圍坐在《仙劍6》的評論區,恰如老友圍坐在火塘邊,討論著選角等相關話題。

距離第一部《仙劍》播出已經過去16年,它何以保持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在桃看來,《仙劍》最成功的,就是兌現了一種名為「俠氣」的想象。

禦劍飛行,愛憎分明,連眼淚都閃燿著仙俠的底色,成就了《仙劍》前無古人,後再難遇來者的地位。

而這種想象,最初來自於一位25歲的年輕人,「仙劍之父」姚壯憲。

眾所周知,《仙劍》系列電視劇改編自游戲史上最為經典的作品《仙劍奇俠傳》。

1994年,臺灣年輕小夥姚壯憲還沒搞過對象,正賣力地寫著初代《仙劍》游戲,寫到一半,更悲催的事兒來了,人生第一次單戀失敗了。

這次失敗單戀,直接奠定了《仙劍》游戲結局女主盡亡的悽美基調,也間接造就了整個《仙劍》文化史上最著名的「林月如魂斷鎖妖塔」劇情。

姚壯憲當年設定游戲劇情時,立下了「入鎖妖塔無人生還」的flag,所以靈兒、月如、逍遙一定要有一個人死,誰死?

姚壯憲說:林月如死。

一時間,項目組群聲四起,把林月如寫死,就等同於《紅樓夢》把林黛玉寫死。

面對反對的聲音,姚壯憲依然強硬堅持了這一劇情。他希望在游戲中帶入人生哲理的探討,突破大團圓結局,並且在悲劇中留下一絲希望——玩家通過收集36只傀儡蟲給聖姑,可以複活林月如。

最終的結果驗證,結局雖然傷感,但確實讓人念念不忘。

這也就解釋了為甚麼在《仙劍1》電視劇鎖妖塔劇情中,為甚麼一定要犧牲一個人。

在當年的NGA討論版上,月如黨和靈兒黨的爭端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飯圈站隊話題之一。

姚壯憲後來說: 過去沒有人敢做一個貼近現實的游戲,告訴大家人生就是這樣,那我就來做一個吧。

《仙劍1》正版+盜版累計狂售約2000萬套,大獲成功。

在當時人手一本的電腦游戲雜志《大眾軟體》觀眾投票「我最喜歡的單機游戲」中,《仙劍奇俠傳》連續十年均名列前茅。

1995年10月的游戲攻略

那游戲改編成《仙劍1》電視劇的幕後,是誰在努力呢?

徐曉方,《仙劍1》電視劇總策劃。

他從2000年開始,就一直在跟《仙劍1》的版權所有方大宇公司斡旋改編事項,終於在2001年拿到了游戲《仙劍》的電視劇改編權。

礙於當時的電視劇審核政策,徐曉方在拿到電視劇改編權後,對劇情和元素進行了大刀闊斧的修改。

被刪除的天鬼皇

他先是刪除了劇中關於少數民族的敏感資訊,如白苗和天鬼皇等元素,再一個,弱化了劇中李逍遙修煉的历程,架空了仙劍的背景,那他們放大了甚麼呢?

情感的糾葛。

如果說游戲《仙劍》是李逍遙打怪練級,那電視劇版李逍遙的成長就是搞對象練級。

所以,實際上我們看到的仙劍電視劇,是強化了情感和羈絆的版本。

劇情的改編是一種妥協的必然,但是在當時的游戲玩家看來,無疑等於背叛了原作游戲。

一時間,玩家怒不可遏,在當時仙劍迷聚集的仙劍聯盟討論版上發帖怒噴劇組。當時的玩家對這款游戲有多狂熱呢?

如今已鮮有人討論

仙劍史上有一個著名的「十裡坡劍神」梗,傳說臺灣有位玩家,因為無法找到離開的客船,在新手邨附近無限刷怪的「十裡坡」,一個怪一點經驗,硬生生升到了71級,獲得封號「十裡坡劍神」。

玩家們還痛斥電視劇裡的李逍遙翻來覆去就三招,只會邪魅一笑,禦劍一擊,上躥下跳沒幾下就把敵人打趴了。

游戲裡絢麗的技能,像甚麼逍遙神劍、劍神、天罡戰氣都沒有。

劍神技能

李逍遙技能一覽

這是因為,當時負責制作的唐人影視公司,首次操盤游戲改編電視劇,這在當時純屬摸石頭過河,承擔著莫大的風險,制作成本壓縮得相當緊,根本沒有錢拿出來制作技能特效。

但瑕不掩瑜,《仙劍》的成功有目共睹,十六年過去了,為甚麼我們還沒能忘記它?

人們對劍仙有一種「拯救仙俠劇」的期許,無他,天下苦爛仙俠久矣。

自打2015 年《花千骨》熱播開始,仙俠劇取代了宮廷劇成為資本的新寵兒。該時期,仙俠劇呈現井噴狀態,但這些捆綁大IP和大明星的電視劇,普遍粗制濫造。

它們有著跟《仙劍》相似的劇情橋段和改編背景,但最終呈現出來的效果,卻不得不讓人懷疑人生。

比如《軒轅劍天之痕》,同樣講的是嬌俏大小姐和冰雪琉璃心救世美人與男主愛情糾葛的故事,但剛出道的古力娜紮明顯誤解了「思想單純」這四個字的意思,愣是演得像女媧剛甩出來的還沒有生命氣息的泥點子,面部表情給焊得死死的。


你說這是守護雅典娜我也信

而同樣是「救我請你抱抱我」的《蜀山戰紀之劍俠傳奇》,處處灑狗血,沒有能如「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我卻始終不能有姓名」的遺憾感。

驚奇隊長同款微端

《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千古玦塵》等劇更是只顧著「仙」,而缺少「俠」。花裡胡哨的特效和動不動就十萬八千歲的神仙身份,無非是霸道總裁愛上我換個時空換個年代的重制翻拍。

而最後的最後,當仙俠劇已經飽和,四海八荒已經找不出新素材的時候,能火的仙俠劇還全是因為有兩個男人在劇裡暗戳戳地談了戀愛。

反觀《仙劍》,「仙劍」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呢?姚壯憲這樣說道:因為「仙」字代表像趙靈兒這樣的人間仙女;「劍」代表江湖,代表武俠,也是代表李逍遙。

但是又覺得只有兩個字不夠,便繼續取「奇」字,代表奇幻的元素,也是代表阿奴。「俠」便是俠義精神,最後加上後綴「傳」字,於是就組成了「仙劍奇俠傳」這一名稱。

雖然技能特效被人詬病,但是唐人在選角、造型、布景等方面,可一點都沒摳門,用心的程度和金錢並不成比例。

從選角上,當時剛演完《天龍八部》的劉亦菲絕對算得上人間仙女。

原本劇組決定從F4成員周渝民、5566隊長孫協志、謝霆鋒、林志穎中選擇一人飾演李逍遙的角色,但正念大二,前來試戲配角的胡歌,被姚壯憲在片場點中了。

胡歌處女作《蒲公英》

尚未展露八塊腹肌爪牙的彭於晏青春俏皮,整部戲青春一代採用的都是新人或半新人演員。

找一群十七八歲的人演出來的自然青春感,跟如今仙俠劇老黃瓜刷綠漆的觀感絕對不同。

而因為香港公司購買了海外發行權,所以《仙劍》中的老一輩演員幾乎被香港老戲骨們包攬。

拜月教主徐錦江、巫國國王黃智賢、靈兒姥姥鄭佩佩。

青春的活力遇見老練的張力,想不好看都難。

唐人在改編的同時,保留了游戲中對於人性的思考,即使是反派,也塑造得十分立體,並邀請了姚壯憲蒞臨拍攝現場指導,同今天帶資進組,原著一經售出作者便不管不問不同,仙劍作者在劇組裡具有相當大的權力。

服化道上,香港設計師宋曉濤完美還原了一個架空世界的服裝,脫胎於香港武俠電影,又結合創新的巧思,甚至可以說《仙劍》奠定了古典仙俠片的服裝審美。

綠色的網格服裝輕靈又毫無年代感

南詔國的傳統服飾的設計靈感源於雲南瑤族民族服裝,她後來也負責了《宮鎖心玉》《陸貞傳奇》的服裝設計。

《仙劍》布景上多採用真實古跡拍攝,不像今天的仙俠劇大量採用劣質3D摳圖。

配樂在游戲原音樂中擇優選取,如《蝶戀》等,並請來了後來為電影《拆彈專家2》配樂的麥振鴻重制。

而《仙劍》的主題,明面上看是一群青年男女的愛恨糾葛,但核心的議題是如何面對我們生來就要承擔的責任,就像玩游戲一樣,公主註定被惡龍帶走,勇士也註定要上路討伐。

劇中的所有人都背負著各自的使命,執拗地向最終的單行線進發。趙靈兒女媧後人的宿命是守護黎民蒼生,林月如的宿命是不可避免的死亡。

而李逍遙,是那個默默承擔了所有宿命因果的人。

他飛速成長,從吊兒郎當,到結局追問的孤寂。唐人通過電視劇的藝術加工放大了人物的情感。

2005年,人們以為《仙劍》是中國仙俠的開始,沒想到它是中國仙俠劇的巔峰。

人們中立客觀地評論著仙劍的劇情

那時候,真心和付出還不是如今中性略帶貶義的諷刺,資本的浪潮尚未席卷電視劇,演員們以出緋聞,賺流量為恥。

在那個夏天悶熱的午後,笨重的微軟DOS系統上,玩家照著說明書一遍遍玩著《仙劍》,尋找著隱藏的支線。那些餘杭鎮隱蔽的樹林,迷宮般的麒麟洞,試煉窟中的召喚術至今讓人記憶猶新。

在貼吧上,人們絞盡腦汁地討論著是否存在一個完美的大團圓結局,也少不了游戲迷和劇迷們懷揣著對自己摯愛之物的天真理想激情對罵。

彼時的玩家和劇迷或已為人父母,故事的結尾也逐漸糢糊。

再沒有新的故事,只剩舊的回憶。

姚壯憲在訪談中這樣說道:對於《仙劍1》的結局,我是這麼看的,你看到的結局像是悲劇,但是它也隱含著一份補償的希望。

人生總是有得有失,命運是無情的也是公平的,當命運關上一扇門時,也會打開另一扇門,只是需要我們懂得珍惜。

仙劍十六年,莫失莫忘。

來源  明月如泡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