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畫:他被日本、歐美推崇為最偉大的畫家

 

南宋 牧溪作品

牧溪,南宋畫家,俗姓李,佛名法常,生卒年不詳,南宋滅亡後圓寂。其作品筆墨淋灕,頗具禪意。遺跡多流日本。

南宋 牧溪作品

牧溪的畫被歸為禪畫的範疇,禪畫不同於文人畫,不拘泥於筆墨或氣韻,將生命的解脫視為最高存在意涵。

南宋 牧溪作品

牧溪的繪畫風格是簡逸豪放,自然清淨,空靈淡泊,不論是造型、用色、用筆、運墨,都能擺脫形似的束縛,以率真的筆意,單純的墨色,追求形象之外的意境創作,表現了簡潔凝鍊的風格。

南宋 牧溪作品

但在當時的文人畫領域,對牧溪的評價很低,比如元人湯垕著《畫鑒》說:「近世牧溪僧法常作墨竹,粗惡無古法。」明朱謀垔在《畫史會要》中也說:「法常號牧溪,畫龍虎、猿鶴、蘆雁、山水、人物皆隨筆點墨而成,意思簡當,不費妝飾,但粗惡無古法,誠非雅玩。」

南宋 牧溪作品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沒有體會出牧溪作品的妙處,比如晚明高僧雪嶠圓信的對牧溪作品有這樣的一段描述:「這僧筆尖上具眼,流出威音那邊,鳥鵲花卉,看者莫作眼見,亦不離眼思之。徑山千指庵圓信。」

南宋 牧溪作品

對牧溪最大的賞識來自日本,當時的日本僧人把牧溪大量的作品帶到了日本,現在,他的作品主要收藏在日本。牧溪傳世之作《觀音、猿、鶴》三聯幅、《龍、虎》對幅、《蜆子和尚圖》、《瀟湘八景圖》、《漁邨夕照圖》、《遠浦歸帆圖》、《平沙落雁圖》等目前都在日本收藏。當時日本幕府將收藏的中國畫按照上、中、下三等歸類,牧溪的畫被歸為上上品。

南宋 牧溪作品

中國傳統繪畫在構圖上历來與西洋透視法不同,多取景物之一角以示全般。牧溪將這一特色發揮得淋灕盡致,並且更以餘白反襯出一角的存在,突出了視覺效果,也深化了內涵,正所謂「無畫處皆成妙境」。這種「一角」式的筆法也中蘊涵著禪宗的理念:借一角殘山展現大自然的雄偉與壯闊,以一片空無寓意無限深邃的意境。

南宋 牧溪作品

在我國繪畫史上,牧溪是我國對日本影嚮最大,最受喜愛與重視的一位畫家,日本及歐美的學者在出版的有關中國繪畫史的記載,或畫家評論中,一致予以極高的評價,他們推崇牧溪為最偉大的畫家,牧溪的觀音、猿、鶴、漁邨夕照等圖,是我國自中唐以來所發展的水墨畫中,藝術境界最高的結晶品,也是東方藝術史上罕見的傑作。

牧溪作品

牧溪作品

牧溪作品

牧溪作品

牧溪作品

牧溪作品

南宋畫家牧溪是一個謎一樣的人物,他擅長畫山水、蔬果、和大寫意破墨僧道人物,從這張《六柿圖》中,我們可以體會到六個柿子隨機的擺設,用在每個柿子上不同的筆墨、虛實、陰陽、粗細間的靈活運用,作品呈現出靜物作品的「隨處皆真」的境界。

史籍關於牧溪的記載語焉不詳。元代吳大素《松齋梅譜》有關於這位畫家比較多的文字描述:「僧法常,蜀人,號牧溪。喜畫龍虎、猿鶴、禽鳥、山水、樹石、人物,不曾設色。多用蔗渣草結,又皆隨筆點墨而成,意思簡當,不費妝綴。松竹梅蘭石具形似,荷蘆寫,俱有高致。」

牧溪的畫被歸為禪畫的範疇,禪畫不同於文人畫,不拘泥於筆墨或氣韻,「將生命的解脫視為最高存在意涵。一切存在現象都是生命最純真的現實界的烙印…禪者一生隨時皆處於生命的轉化以及變與不變之間,時時與處處皆能展現玲瓏透徹的生命樣態,所有墨跡、語錄都留待悟者與悟者間的機鋒應對」(潘示番語)。

但在當時的文人畫領域,對牧溪的評價很低,比如元人湯垕著《畫鑒》說:「近世牧溪僧法常作墨竹,粗惡無古法。」 明朱謀垔在《畫史會要》中也說:「法常號牧溪,畫龍虎、猿鶴、蘆雁、山水、人物皆隨筆點墨而成,意思簡當,不費妝飾,但粗惡無古法,誠非雅玩。」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沒有體會出牧溪作品的妙處,比如晚明高僧雪嶠圓信的對牧溪作品有這樣的一段描述:「這僧筆尖上具眼,流出威音那邊,鳥鵲花卉,看者莫作眼見,亦不離眼思之。徑山千指庵圓信。」

但對牧溪最大的賞識卻來自日本,當時的日本僧人把牧溪大量的作品帶到了日本,現在,他的作品主要收藏在日本。牧溪傳世之作《觀音、猿、鶴》三聯幅、《龍、虎》對幅、《蜆子和尚圖》、《瀟湘八景圖》、《漁邨夕照圖》、《遠浦歸帆圖》、《平沙落雁圖》等目前都在日本收藏。當時日本幕府將收藏的中國畫按照上、中、下三等歸類,牧溪的畫被歸為上上品。

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曾經這還有談到牧溪:「牧溪是中國早期的禪僧,在中國並未受到重視。似乎是由於他的畫多少有一些粗糙,在中國的繪畫史上幾乎不受尊重。而在日本卻受到極大的尊重。中國畫論並不怎麼推崇牧溪,這種觀點當然也隨著牧溪的作品一同來到了日本。雖然這樣的畫論進入了日本,但是日本仍然把牧溪視為最高。由此可以窺見中國與日本不同之一斑。」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