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氣選秀藝人的窘境:在線求工作,被資本拋棄,只剩尷尬與心酸

過氣選秀藝人的窘境:在線求工作,被資本拋棄,只剩尷尬與心酸

要問娛樂圈什麼途徑出道最容易走紅,莫過於選秀。毫無資歷的新人可以在選秀中,以絕對主角的方式站在舞台上,並憑藉節目的知名度,獲取大量的曝光,贏得人氣。一旦勝出,更是能直接得到大公司的簽約,體面入圈。

然而,選秀藝人也最容易過氣,因為離開節目的加持,他們並沒足夠的實力紮根娛樂圈,短暫的熱度一過,還容易被資本拋棄。

蘇醒

07屆快男亞軍蘇醒會唱會跳,長相端正,本是前途大好的歌手。但年輕人血氣方剛,因為不能忍受自己被綠,出手打了李煒,這讓蘇醒迅速被公司封殺,當時他的事業剛起步。

由於公司遲遲不解封,他只得支付巨額違約金,自立門戶。

隨後,蘇醒邊做音樂邊還債,做著做著就過氣了,從沒大火的他其實根本沒實力單幹,收入也直線下降,導致其2016年才還清債務。隨後,他便在娛樂圈裡載浮載沉。

2018年,蘇醒上吐槽大會,全身就倆梗:很久以前的快男亞軍和多年不紅的過氣歌手。

龐博吐槽他粉絲只有六個。

他則調侃自己價格便宜,真是好笑中透露出一絲悲涼。

今年,他甚至放下架子,在線求工作,直播的、站台的等各色雜活全都接了,並說道:成年人的世界,錢在,人在。

話說得實在,但聽著好慘。

吉傑

07屆快男第五名的吉傑發展也不咋地。

專輯就兩張,演戲小配角,做主持也是半紅不紫,大家都快把他給忘光光了。

近年,他最火的「作品」就是在直播行業連續翻車。先是幫某女藝人不專業的直播毫無節操的洗地,后又被人發現他賣的貨里有頭髮。如此,耗盡了吉傑本就不多的人氣。

最近,為了增加直播間人氣,他只得扮女裝上陣,搔首弄姿,真是令人唏噓。

王櫟鑫

07屆快男第七名的王櫟鑫也沒好到哪裡去。

推了三張EP,市場反響都很差,一張完整專輯都沒出過。這幾年,他就靠在影視作品里打醬油,配唱插曲混日子。

去年,王櫟鑫在街頭直播賣唱,還被城管趕來趕去,現場觀眾也很少。這段短視頻很快登上熱榜,有人覺得可憐,有人質疑炒作。總之,他確實過氣了,毋庸置疑。

去年底,王櫟鑫終於「火」了,因為他離婚了。網友發現,其前妻吳雅婷曾在節目里提到,丈夫沒有在產後陪護,還點贊了多條產後抑鬱的視頻。於是乎,渣男標籤順利落戶王櫟鑫。

他倒也好,乾脆拿這個當梗玩,離婚都一年了,又發文說些有的沒的,申辯自己拍戲忙,無法陪伴孩子之云云。

網友都氣笑了,過氣藝人有多忙?甚至直接問他:你拍了什麼戲?沒見播啊!

查了一下,今年他就出了一個網大,後續為數不多的作品,也全是小配角,也不怪網友吐槽:這叫忙?

陳翔

10屆快男第五名陳翔屬於自己作的。

雖然他不算紅,但資源一直不錯,有歌唱、有戲拍、還上了不少綜藝。但就在2017年,他與毛曉彤分手,被定性為渣男后,就一下子糊了。

畢竟,他本來根基也不深,都沒有代表作。

這兩年,陳翔的工作驟減,急於挽回局面的他,在今年初發布了千字長文,不僅舊事重提,還甩鍋當年是毛曉彤下的套,想蹭波熱度,順便洗白自己。

結果,毛曉彤反手扔出一段錄音對話,讓他求錘得錘。

後來,陳翔又跑到節目上賣慘,說與毛曉彤分手后,曾用酒精麻醉自己,並因網路暴力而失眠,隨後不出意外,又收穫一波網友謾罵。

看起來,真的涼涼了。

武藝

10屆快男季軍武藝的發展也不順,一直沒有像樣的音樂作品。多年來,就在影視作品和綜藝節目里跑龍套。

謝娜曾問武藝,接下來有什麼工作安排?他想了一會兒,才回道,「我明天要去見個導演,到時候才知道我有沒有工作。」可見,武藝的工作是真少。

今年8月上節目時,在場的新人竟沒一個人認識他,讓武藝窘得當場捂住了臉。

何炅問他是否覺得心酸,武藝自嘲,「其實還好,因為我自己都好久沒聽過我唱歌了。」

真實又苦楚的回答。

還有商家跑去武藝直播間問他,「2小時1000塊的價格做個活動,你接不接?」由於商家不停地問,武藝只好採取了拉黑。

過氣藝人真是一點尊嚴都沒有。

吳莫愁

第一屆《中國好聲音》亞軍吳莫愁的過氣則在意料中。

憑藉古怪的風格,她一度是華語樂壇的頂流,不僅頻繁現身各大晚會,還曾和蔡依林、郭富城等歌壇巨星,一起為某知名飲料唱宣傳曲。

但在沒有足夠傳唱度作品的情況下,人們很快就對她審美疲勞了。因為被傳海報嚇哭小孩,有媒體直接發問:吳莫愁為什麼這麼丑。

後來又被爆出,不但沒處理好和恩師庾澄慶的關係,還與其他女星、甚至觀眾在社交媒體上撕。如此,敗光了路人緣,迅速消失在大眾面前。

沉寂三年,她才在《大宋宮詞》演了個小角色,隨後在節目中,擔任導師助教,算是從頭來過了。

與其同屆的李代沫因吸毒入獄,毀了事業,復出失敗后,他開啟直播生涯,且三句不離「刷禮物」,看起來是相當缺錢,可惜直播間根本沒幾個人。

沒有代表作的平安也是閃電般過氣,因為形象正面,還能參加一些晚會的表演。

「我型我秀」冠軍劉雅瑟則糊得沒眼看。

參加《嚮往的生活》時,老江湖黃磊都不知道她是誰,甚至抱怨,「啥時候能來個我認識的啊?」

好尷尬!

10屆快男冠軍李煒因打人事件,已成邊緣人物,亞軍劉心則一度淪落到地鐵賣唱,出去參加節目,化妝師甚至以為他老婆是藝人,直接給她上了妝。

顯然,選秀藝人無論是怎麼過氣的,都有一個共同點: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畢竟,選秀雖是走紅入圈的快速通道,但也只是一個收割流量的快消品,沒法幫助藝人直接在圈內立足。

成功沒有捷徑,娛樂圈也一樣。

來源 巴塞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