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氣童星的窘境:長殘沒戲拍、直播被人嘲,無處安放的尷尬與心酸

張愛玲有句名言:出名要趁早。因為,她覺得名氣「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

但事實並非如此。

起碼,對很多童星來說,早成名是一種負擔,因為「童星」亦是頑固的標籤,一旦被定型,就很難開展事業,甚至也無法體面地回歸平凡,非常尷尬。

謝孟偉

因出演《小兵張嘎》中張嘎一角,謝孟偉曾是國民度很高的童星,觀眾們都親切地稱呼他為「嘎子」。

嘎子也很爭氣,以全國總排名第一的好成績考入中國戲曲學院,正式逐夢演藝圈。

然而畢業后,他就遇到「已經過氣且轉型困難」的童星式困境,嘎子沒法以成人的模樣取悅觀眾,也拿不出新的本領。

很快,他便只能沉浮於不入流的作品,越發找不準定位。

他再度出演嘎子,試圖用昔日回憶,喚起觀眾情懷,但效果不理想。

於是,他又練了一身肌肉,嘗試走硬漢路線,依然收效甚微。

嘎子迷茫了,巨大的落差讓他無法適應。

為了生計,他不得不開啟直播帶貨的生涯,並陷入虛假銷售的負面新聞中。

然後就有了著名的「潘嘎之交」事件。

短暫熱度過後,嘎子的處境毫無改變,反而連貨都帶不動了,網上嘲笑聲一片。

為了拉銷量,他淪落到連親生兒子都忽悠,真是無語。

郝劭文

九十年代的郝劭文堪稱童星頂流,票房號召力杠杠滴,其戴著墨鏡的小胖和尚形象,更是整整一代人的回憶。

由於母親不看好童星的前途,郝劭文在巔峰期回歸校園。但天算不如人算,由於投資失敗,父親早逝,他無法專註學業,只能四處打工。

經濟重壓之下,本已退圈的郝劭文,選擇復出演戲。結果證明母親的判斷完全正確,他在娛樂圈的處境非常差。

因為,成年後的郝劭文就是個沒辨識度的胖子,由於缺乏專業學習,演技也十分平庸,根本沒有市場,只能在各種爛片中打醬油。

他也打過懷舊牌,出演了自己成名作的續集,甚至還和謝孟偉報團取暖,合演了一部片子,但都撲街了。

最終,郝劭文也只能直播賣貨。直播間里,他奮力叫賣,累得滿頭大汗,卻是銷售慘淡。

還有不少網友吐槽商品質量差。

為了積攢人氣,一把年紀的郝劭文竟cosplay起兒時的經典造型,那畫面真是……尷尬中帶著一絲心酸。

尤浩然

出演《家有兒女》的尤浩然,當年也很紅。

但他的好運似乎在小時候用完了,考了三次才考上北影,2019年剛入學就讀。同劇的楊紫和張一山,此時早就作品遍地開花了。

更慘的是,小時候可愛的尤浩然還長殘了,變成了一個丑胖子。

他在《神風刀》里的扮相更是「登峰造極」。

這些年來,尤浩然的資源都非常差。

減肥成功后,也沒能改運,至今無代表作,都快消失在大眾視線里了。

王莎莎

2004年,一部名為《武林外傳》的古裝喜劇橫空出世,成為火遍全國的現象級作品,而飾演莫小貝的王莎莎,也跟著一夜間爆紅,其幽默搞怪的模樣深入人心。

相較於尤浩然,王莎莎的求學路很順暢,順順利利從上戲碩士畢業,但她並沒能躲過「童星的魔咒」——難以重塑自我。

王莎莎雖沒長殘,但模樣也不討喜,她卻偏要走美少女路線,一部《愛上鄰家主廚》看得觀眾是啞然失笑。

偶像劇女主居然長這樣?

王莎莎感到很委屈,她認為自己不醜,而偶像劇女主也不一定是美女設定。

但接著,王莎莎又在《演員請就位》里,暴露出演技上的短板,不僅嘉賓導師不認可,普通觀眾也覺得難以入戲,因為她對角色的理解過於膚淺。

但王莎莎還是沒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依然認為大家就是外貌歧視。

真是倔啊!如再不改正,前途堪憂。

曹駿

曹駿就比較冤了。

童星時期,他的代表作非常多,如《真命小和尚》、《蓮花童子哪吒》、《寶蓮燈》等等,直接無縫對接到其進入成年期。

而他不但沒長殘,還出落得十分帥氣,演技也過硬。

可就是沒資本願意捧他。

在《我就是演員》里,他將許三多這個經典角色,演得激情四射,卻只得到一票而慘遭淘汰。當時,他的對手是郭麒麟和經超,可想而知。

而在《演員請就位》中,曹駿的市場評級竟然是最後一名,接著便是歷史重演。曹駿出色的表演,贏得了滿堂喝彩,爾冬陞、陳凱歌也表達了對他的好感。

但是,他最終卻輸給了沒演技的流量藝人何昶希。

接連的打擊,讓曹駿都自我懷疑了。

觀眾則怒不可遏。

所幸,輿論還是起了作用,曹駿隨後入選「星辰大海青年演員優選計劃」,得到出演正劇的機會,雖未大紅大紫,起碼能走下去了。

金銘

金銘也是處境很差的童星。

小時候的她,出演了多部瓊瑤劇,憑著可愛、靈氣的小臉蛋,風靡大江南北。

但與郝劭文一樣,金銘還是選擇做回學生,並為此拒絕了出演《還珠格格》的機會,而這是其轉型為成人演員的最佳契機。

隨後,金銘如願考入北大,主修國際關係學,還掌握了多門外語。

但畢業后,她卻沒有去做外交官,而是選擇回歸娛樂圈。

這真是一步臭棋。

因為,金銘的臉蛋雖沒變,但也沒成功蛻變成少女,還是小時候的模樣,看著非常違和,發福的臉龐甚至有點大媽像,大眾很難接受。

更糟糕的是,她沒有經過專業的表演學習。在減肥成功后,事業依然毫無起色。

成年後的唯一代表作,竟還是靠娃娃臉拿到的角色——天山童姥。

隨後,金銘再沒拍過戲。今年早些時候,她在機場被媒體拍到,衰退的顏值和樸素的打扮,讓人直呼像大媽。

她只得上節目自嘲:姐過氣已久。

隨後,金銘又在另一個節目里表示:自己很遺憾,始終沒撕掉童星這個標籤。

真是一聲嘆息。

處於窘迫中的童星,遠不止上述這些,謝苗、釋小龍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憑著好身手,還能拍網大,混飯吃。

不難發現,過氣童星的職業困境根源在於,長大后的他們,缺乏征服觀眾的顏值和演技。即便有,也很難得到認可,流量為王的當下,沒時間讓你慢慢來,這其實也是所有演員的轉型窘境,但普通演員40歲才面臨轉型,而童星20歲起就要承受這一切。

所以,出名早是不是好事,真難說啊!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