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的人,才能看懂離神最近的藝術 

唐卡

公元7世紀,松贊幹布為迎娶文成公主修建了布達拉宮等大型宮殿,促進了藏族繪畫藝術的發展。

唐卡,這種新穎的藝術形式就在此時應運而生。

今天,小印就帶大家一起去看看,唐卡,這種來自雪域藏地的神祕藝術,到底是甚麼樣子~

– 01 –

用血都要畫的唐卡,到底是啥?

唐卡是藏族文化中的一種獨具特色的藝術形式。

據《大昭寺志》記載,藏地歷史上的第一幅唐卡,是吐蕃國王松贊幹布在一次神示後,用自己的鼻血繪制而成的《白拉姆》,裝幀工作則是由文成公主完成的。

松贊幹布與文成公主

作為一個優秀的吃瓜人,小印敏銳的從這個故事裡察覺到了八卦的氣息: 松贊幹布是何時留的鼻血?到底是誰讓松贊幹布流的鼻血?

那麼,就讓我們以故事裡的關鍵詞為線索,一起去探一探唐卡的前世今生,順(主)便(要)也(是)找一找松贊幹布鼻血事件的答案吧~

第一個重要線索,當然是唐卡。

唐卡到底是甚麼?

「唐卡」是藏語「ཐང་ཀ་」的音譯,指用礦物顏料繪於布面,經彩緞裝裱後懸掛供奉的卷軸畫。

唐卡可以分為「國唐」(工藝唐卡)和「止唐」(繪畫唐卡)兩大類。

「國唐」按照材料工藝的不同,分為堆繡、刺繡和織繡。

清代刺繡唐卡

「止唐」按照背景色彩的區別,分為紅唐、黑唐、金唐和彩唐等。

彩唐

不管是「國唐」還是「止唐」,畫布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很!費!料!

所以無論松贊幹布的那一張是哪一種,都可以說明,他流的血絕對不少。

想到這,小印的八卦之魂已經熊熊燃起,迫不及待要去探尋第二條線索了!

第二條線索,當然是「鼻血」本身,這就涉及到了繪制唐卡的顏料:

我們知道,普通的畫作隨著時間的流逝,會褪色、黯淡,失去原有的美貌,但唐卡不同,縱經百年歲月侵蝕,仍然豔麗明亮。

長久保色的祕密就在顏料裡。

吉祥喜金剛(局部)

繪制唐卡的顏料都是天然原料,具體可以分為九類:土、石、水、火、木、草、花、骨和寶石。

絕大多數唐卡,會使用青金石、朱砂、孔雀石、玳瑁、藏紅花、黃金、白銀、天珠、珊瑚、綠松石等作為基本色料。

自在觀音(熱貢畫派)

是不是覺得這些名字很熟悉?

沒錯,它們就是我們首飾盒裡那些美麗飾品的原材料,歷經成千上萬年才形成。顏色很美,色質穩定。

除了貴,沒有別的缺點。

除此之外,有少數唐卡,因為宗教修行的要求,在繪制過程中會以人的血液、骨骼、皮膚等作為原料。

藏傳佛教是以密宗信仰為主的宗教傳承,有一種特定的宗教儀式——「修習觀想」。

信仰者要以自己信仰的主尊為中心,進行「身、口、意」結合的修行與實踐。

布達拉宮藏 13世紀 棉布彩繪 雅貢巴像唐卡,繪制顏料中摻入了上師的鼻血

看到這,第二條線索的答案也出現了:

松贊幹布用鼻血繪制唐卡,應該是一種對信仰的「修行與實踐」,這是身為信徒的虔誠。

– 02 –

「離神最近」的藝術,都畫了甚麼

快跟上小印的腳步,來看看第三條線索:《白拉姆》。

在這裡,我們需要將「白」和「拉姆」分解開看。

「白」涉及了唐卡繪畫中色彩的運用,「拉姆」則與唐卡的題材有關。

白拉姆

唐卡繪畫中選用的顏色不僅關乎視覺效果,還有精神上的獨特寓意。

方寸之間的唐卡,卻蘊含著天地萬物的祕密。

蓮花壇城(尼泊爾畫派)

在藏族的色彩觀中, 白色是最神聖的顏色,是日月星辰的本色,代表著光明、純潔、善良、和平和慈悲。

黑色則與白色相反,有「空」(佛教中寓意「終止」)的含義,是地獄、鬼、羅剎的顏色,代表罪惡、黑暗與恐怖。

除了黑與白,唐卡中的其他色彩也都與自然景物及佛教內容相對應。

比如唐卡中最常出現的紅色,常常代表著花朵與火燄,傳達出火熱的情感,而綠色作為枝葉的顏色,常常代表著生命與希望。

同樣,在唐卡中,天空大海的藍色是神祕的代表,用於表現一切深邃博大的事物,比如星河宇宙。而黃色是至高無上的,是釋迦牟尼佛的專屬色,象徵佛光普照。

在內容題材方面,唐卡的繪畫內容包羅萬象,被稱為「藏民族的百科全書」。

你能想到的一切,都能被畫進唐卡裡。

從經濟政治到歷史文化,從宗教信仰到世俗生活,從醫學文學到天文歷算,都可以作為唐卡的內容。

西方三聖接引圖(漢傳畫派)

一般來說,每幅唐卡畫都會描繪一個較完整的故事,畫面不受時空和遠近透視關系的限制。

可以利用變形的山石、祥雲、花卉等構成連續圖案,將故事情節分隔開。

例如被稱為「東方的荷馬史詩」的英雄史詩《格薩爾》系列唐卡:

在藏族的傳說裡,格薩爾王是神子推巴噶瓦的化身,神、龍、念(一種厲神)三者合一的半人半神的英雄,為拯救蒼生而來。

12歲獲得王位後,他徵戰四方,雖然多次遇險,但都憑著主角光環將害人的妖魔和鬼怪全都反殺。

最終功德圓滿,帶著母親和妻子重返天界。

‍‍‍‍‍‍‍‍

‍‍‍‍‍‍‍‍‍‍‍‍‍‍‍‍‍‍‍‍‍‍‍‍‍《格薩爾英雄誕生》

宗教類的內容在唐卡題材中所占的比重極大,包括聖像、壇城、建築聖跡、佛本生故事等。

至此,也該揭曉「白拉姆」的真實身份了——

她是藏傳佛教中最重要的護法女神,護佑婦女和兒童,是藏民們心目中愛與美的象徵、最聖潔高貴的女性。

白拉姆

關於白拉姆,還有一個「牛郎織女」般的愛情故事。

相傳白拉姆曾和大昭寺護法赤尊贊相愛,卻受到母親——女神班丹拉姆的反對,她規定白拉姆不準到河南岸,赤尊贊不準到河北岸,二人只能在每年的十月十五日(藏歷)隔河相見半支蠟燭的時間。

為了贊頌女神,拉薩人把每年兩人相見的日子命名為白拉姆節。

白拉姆節

看到這,松贊幹布鼻血事件的謎底就已經呼之欲出了:

「白拉姆」是聖潔美好的女神,愛與美的象徵,松贊幹布繪制此畫,必定是為了獻給心目中的女神。

結合當時的場景,我們可想而知:繪制唐卡的現場能夠出現的女性,只有文成公主和其他的侍女。

松贊幹布的女神想必就是善良、美麗、高貴的文成公主。

– 03 –

搞藝術,姿勢一定要到位

雖然找到了謎底,但故事中的線索還沒講完:

唐卡到底是怎麼畫的?通過怎樣的技法,才能把那些質樸粗獷的材料,變成巧奪天工的唐卡呢?

綠度母(瓦尼爾風格)

在藏語中,唐卡畫師被正式稱為「 拉日巴」,意思是「繪制神佛的人」。

人們說: 「畫師是在用生命演繹唐卡」,此話並非誇張:

從開始學習繪畫,到可以完整繪制唐卡往往需要十多年的時間。

唐卡畫師的藝術生命中只有二三十年的黃金時期,但一幅唐卡作品需要幾月到幾年的時間才能繪制完成,因此畫師一生所能繪制的作品數量十分有限。

繪制於11世紀的《綠度母》,現存可見最早的唐卡實物。

繪制唐卡的筆和顏料,都需要自己親手制作。

在繪畫過程中為保證運筆的順暢和筆尖的細膩,畫師需要不停的以嘴潤筆,小筆著色。

作為主要原料的朱砂,主要成分是有毒的「汞」,因潤筆吞食具有毒性的朱砂顏料,被畫師們視為修行的一部分。

用心做畫,即是修行,在方寸之間繪制唐卡,不僅是對於耐心和畫工的考驗,更是與佛菩薩、神明心靈接觸的方式之一。

而我們也由此,透過或豔麗或深沉的色彩,跟隨或繁密或簡約的筆觸,得以探知來自遙遠雪域的脈搏。

最後,小印想請大家運用想象,跟著小印的介紹,去身臨其境的感受一下唐卡的制作過程~

想象你正信步走進一個藏式庭院,見到高原熱烈的陽光直透窗牖,藏香的青煙在光線下升騰。

在採光最佳的房裡,繃好的卷軸前,盤腿坐著心無旁騖的畫師。

他們或熟練的用礦物顏料為畫布渲染鋪色,或用細膩的筆觸游走於色彩之間。

一雙雙拂過太平的手,將盛世輝煌融進了畫裡。

每下一筆都需凝神靜息,因為只有一絲不苟的線條才能賦予唐卡莊嚴的靈魂。

庭院內外長時間保持寧靜,似乎能聽清筆尖每一次舞動的聲音。

進入繪制工序,首先畫師要用炭筆勾畫出主要的定位線,再用炭筆畫出佛像的草圖,然後用墨勾成墨線。

接下來就是上色環節,分為塗、染、勾、描四步,以達到細致入微的表現效果。

塗,指平塗。將顏料大面積地塗滿整個畫布,不留空白,這樣畫布就會變得均勻平整。

染,平塗基礎上的進一步加工。

畫面中的平面形狀會因此更加立體逼真,有了明暗、層次、質感。

勾,即勾線。線條的顏色主要是金色、紅色和黑色三種。通過勾的方式,能使畫面所要表現的內容更清晰、更突出、更精細。

描,即描金,是唐卡上色的最後一道工序,也是整幅唐卡的點睛之筆。輕輕一筆,就賦予了唐卡畫像生的靈氣。

一件唐卡畫完後,需要進行裝裱,並尊請上師開光,賦予其神佛的恩澤與智慧。

至此,一件唐卡藝術品就誕生了。

高原上古老的夢境,藏鄉裡經堂的佛語。

唐卡流轉前世的記憶,山風呼喚彩雲與鄉音。

畫畫如畫心,用心繪制唐卡,便是一種修行。

一畫一世界,一筆一菩提。

‍‍‍‍‍‍‍‍‍‍‍‍‍‍‍‍‍‍‍‍‍參考文獻:

1、白瑪英珍.略論唐卡繪畫的顏料加工工藝[J].美術觀察,2020,(06):81.

2、徐碧珺.藏傳唐卡繪畫顏料應用分析兼論色彩美學觀[J].美術大觀,2021(06):122-123.

3、牛樂,高莉.技藝、文化、傳承——拉卜楞唐卡畫師口述史[J].內蒙古藝術學院學報,2020,17(01):125-133.

4、卓麼措.唐卡礦物質顏料的材質、效果與象徵意義[J].西藏藝術研究,2020,(04):22-27.

5、單國強.肖像畫類型芻議[J].故宮博物院院刊,1990,(04):11-23+99-100.DOI:10.16319/j.cnki.0452-7402.1990.04.002

6、王小維.漢藏美術比較視野下的藏族傳統肖像畫研究[D].西藏大學,2021.

7、牛樂,高莉.拉卜楞寺與安多藏區藏傳佛教藝術的體系化傳承[J].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學報,2016,13(04):18-27. ‍‍‍‍‍‍‍‍‍‍‍‍‍‍‍‍‍‍‍‍‍

作者:來士普

責編:菠蘿

來源:印客美學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