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柒背後的黑幕,被它拍出來了

億萬圖謀

前段時間,李子柒訴訟案引發了全網熱議。

李子柒公司,起訴了自己的合作公司微念。

隨後被起訴的公司迅速回應,態度十分誠懇。

但其實並沒有說出雙方股權分歧的實質,都是非常官方的套話。

評論區紛紛表示,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

真正的廢話文學。

多年來,李子柒憑借個人的才華和努力創作了很多傳統文化相關的視頻。

唯美的畫面和獨特的細節讓它火爆全國。

甚至走出國門,在外網收割了巨大的流量。

隨著影嚮力的擴大,背後的資本利用品牌瘋狂收割變現。

但李子柒本人卻獲利甚少,自己甚至還面臨被排擠的風險。

對於創造者來說,知識產權的保護尤為重要。

天才的創意和獨特的產品特色,往往是商業成功的要素。

但很多時候,這份創意在變現過程中,其成果總會遭到資本的挾持與竊取。

這樣的不公,李子柒並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唯一一個。

自互聯網誕生以來,這樣的版權紛爭就層出不窮。

最近,網飛就推出了一部相關主題的劇集。

故事精彩,制作精良。

從中,我們或許能夠看清互聯網中資本巨頭的狡猾與霸道。

《億萬圖謀》

The Billion Dollar Code

劇名《億萬圖謀》的另一個翻譯叫做——

「10億美元代碼」 。

甚麼樣的一段代碼,價值10億美元?

稍微年長一點的互聯網玩家,或許還記得穀歌曾推出過一個有趣的軟體:

穀歌地球(Google earth) 。

這個軟體出品於2005年,是穀歌地圖的前身。

可以讓用戶像超人一樣,飛到地球任何一個角落,查看當地的糢樣。

這個軟體直到現在還在不斷更新,並加入了新功能——可以查看近四十年來的地貌變化。

‍ 這個軟體如今看起來,其實也不算甚麼新鮮的。

但在那個互聯網剛剛起步的時代,它的出現卻在全球引起了巨大轟動。

然而前些年,德國一家企業卻將穀歌告上了法庭,說自己早在90年代就做出了類似產品。

稱穀歌剽竊了他們的創意和技術。

如果這場官司獲勝,他們將獲得穀歌將近10億美元的侵權賠償。

德國原版軟體(左)與穀歌地球(右)對比

由於原告是一家遠在德國的小型IT企業,所以事件多年來並未受到廣泛重視。

但網飛絕不會錯過這個好題材。

投資拍攝了這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4集迷你劇《億萬圖謀》。

魚叔已全部刷完,不僅覺得故事精彩,質量也很高。

目前在豆瓣開分8.8,IMDB8.1,口碑不俗。

故事前半段,是一個激情澎湃的創業傳奇。

1990年代初期,別說甚麼互聯網,那時連個人電腦都還未普及。

而彼時的德國,柏林牆剛倒塌不久,國家重新恢複統一。

一切百廢待興,充滿機遇。

故事的 主角之一, 藝術系大學生卡斯登 ,就在此時登場了。

為甚麼是藝術系學生?

其實很多IT業的技術發明,都離不開一顆追求藝術表達的初心。

就像當年喬布斯發布的iPhone、iPad一樣,都是兼具實用性和觀賞性的偉大產品。

20出頭的卡斯登,同樣懷揣著超越時代的野心。

他有著天馬行空的想法和創意,希望利用新型的虛擬現實技術,做出一個非常前衞的裝置藝術。

讓觀眾能夠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體驗和感知世界。

但,他畢竟不是技術宅。

自己設計的軟體程序總是出bug,導致演示時遭到群嘲,尷尬收場。

‍ 此時,另一個IT高手適時出現了。

他叫 朱裡。

靦腆,不善社交,卻能處理各種複雜的電腦技術問題。

兩人一見如故,一拍即合。

於是決定聯手,打造出一個劃時代的作品——

泰拉視覺(Tera Vision) 。

就和所有的合夥人創業類似,兩個年輕人也邁出了他們傳奇的第一步。‍

首先,需要解決資金的問題。

實現這樣一個軟體,必須要用到一臺可視化超級計算機,價值100萬馬克。

而這兩個窮學生,此時連個銀行賬戶都還沒有。

好在,八面玲瓏的卡斯登,用他那三寸不爛之舌打動了德國電信高管。

獲得了一筆創新投資。

但同時,要滿足一個嚴苛的條件:

產品必須趕上第二年的世界電信大會。

兩人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並組建了一支年輕化的專業團隊:

一幫藝術系學生+地下黑客。

時間緊,任務重。

關鍵這是一項前所未有的工作,沒有任何可以參考、請教的對象。

不過這是一幫靈活變通的野路子選手。

衞星數據申請不到,那就黑到nasa網裡偷偷下載。

僱主對進度逼得緊,卡斯登就用各種花言巧語拖延時間。

他們所做的這一切並非是為了糊弄套錢。

而是因為這個項目的關鍵技術並不是那麼容易突破。

朱裡作為首席算法設計師,每天拼命趕工,將近一年都未能突破技術障礙。

甚至因為過度疲憊和焦慮,住進了醫院。

直到京都的世界電信大會前一天,他們還在對軟體修修補補,不斷調試。

幸運的是,最終在現場展示一切順利。

這看似是一項簡單的技術發明,但卻柔軟地觸碰到每個人的心靈深處。

在那個通信技術還不發達的年代裡,勾起人們那份久遠的溫存與意外的驚喜。

卡斯登與朱裡這兩個好搭檔,至此完成了一項在當時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行業備受認可,獲得了巨大成功。

可惜, 他們接下來的故事並沒延續這份順暢。

而是開始進入一段非常憋屈的人生。

正當他們想把自己的軟體,繼續完善和改進的時候。

噩耗突然降臨。

互聯網大佬穀歌,也在開發一款名為穀歌地球的軟體。

其想法,算法,竟然和泰拉視覺如出一轍。

這,絕不是巧合。

而是一場精心設計的套路。

因為為穀歌開發軟體的設計師 布萊恩 ,與朱裡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

他原本就是業內大咖。

在泰拉視覺成功之後,就邀請了的卡斯登和朱裡到硅穀做客。

原本,這是一場讓卡斯登和朱裡興奮不已的學習交流之旅。

但沒想到,這居然成了自己命運的轉折點。

一開始,三人還只是熱情地討論這款軟體的未來。

彼此互相分享觀點,氣氛十分融洽。

‍ 

但很快事情就不太對勁了。

布萊恩一面有意地拉攏朱裡,希望將他拉至自己的團隊。

一面又冷落卡斯登,甚至離間這兩位好搭檔。

‍接著又在當晚不斷給朱裡灌酒,讓朱裡酒後吐真言。

直接聽到了整個算法設計。

在資訊技術的行業裡,這等於告訴了對方自己的財富密碼。

創意,在這個行業就是命根子。

很多關鍵技術的實現,對於同行來說其實就是一層漿糊紙,一捅就破。

近二十多年來,被穀歌這樣的互聯網巨頭竊走創意的小公司,不止他們一個。

面對一個新的想法,或者一個行業新秀,大公司基本都形成了一個慣用套路。

先試著招致麾下,或挖牆腳,或收購。

如果不行,那就組個團隊,迅速拷貝。

你可能會說,為甚麼不告呢?

要知道,有兩個重要問題。

一是很容易事先被大公司擺了一道,告不起。

大公司當發現有可能發生侵權時,先會拋出橄欖枝,提出合作願景。

就像劇中這樣。

抄襲泰拉視覺的布萊恩親自來到德國,告訴他們。

穀歌願意跟他們合作,共同開發軟體。

還引導他們報個價:

比如,五百萬美元?

面對大廠的邀請,公司上上下下沒有一個不感到興奮的。

兩個小夥伴更是激動得一夜沒睡。

睜著眼睛,都能看到那美滋滋的白日夢。

等到兩人把書面資料交過去後。

和他們見面的,不是熱情的穀歌員工,而是老練的律師團隊。

這時才意識到,一切只是穀歌阻止自身被起訴的套路。

但醒悟已經太晚。

之後,他們發現沒有律師願意接下這個案子。

因為去美國打一場專利權訴訟,總共算下來通常要花到1000萬美元左右。

而他們在書面資料上報的版權費,只有500萬美元。

這是一個鐵定虧本的案子。

而另一個重要問題是:

互聯網專利權的訴訟,很難告。

因為它不像是一個實體發明,是否侵權,是否帶來利益損害,都很難界定。

這在本劇最後一集裡的法庭戲裡有充分體現。

第一,外行聽不懂。

原告上來就找了一個技術專家,對比兩個軟體的程式語言。

並判定為抄襲。

但在法庭上解釋的過程中,夾雜了太多專業詞匯,讓陪審團聽得雲裡霧裡。

而被告則設計了一個簡化示意圖。

很快便解釋清楚了兩個軟體的區別。

可問題也恰恰出在這裡。

簡化後的說法,避開了軟體的關鍵難點和核心算法。

這種解釋,在專業角度根本站不住腳。

但面對普通人,卻可以輕松糊弄過去。

第二,收益難等效。

互聯網公司與過去的實體公司,在盈利方式上有一個巨大區別。

那就是,互聯網產品一般不直接收費。

就像穀歌地球,自發布以來,一直都是採用免費使用的方式。

而是通過互聯網產品,獲取關註流量。

從而在廣告費上獲得優勢。

因此原告認為,計算侵權損害,不應該只看當初的合作報價。

而應該看公司提出的每次使用軟體的價格,10美分。

截至當時,全球已經有超過70億人次使用穀歌地球。

這意味著,如果當時合作達成,德國公司將有7億多美元的收益。

第三,靈感抄襲無法自證。

法庭戲的最高潮留給了穀歌地球的設計師,布萊恩。

他曾在朱裡面前,親口承認泰拉視覺是穀歌地球的靈感源泉。

「沒有泰拉視覺,就沒有穀歌地球。」

但靈感,其實就是一個想法。

要證實一個想法是抄襲別人的,實在太難了。

如果他不自己承認,那麼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證明——

穀歌地球的靈感是來源於泰拉視覺,還是獨立萌發。

顯然,通過這部劇,我能看到互聯網時代知識產權的維護是多麼艱難。

尤其是當一個勢單力薄的個體、小公司,去對抗行業巨頭、壟斷企業時,幾乎就是一場必死的宣戰。

穀歌一直以來,都喜歡在輿論上宣揚對專利的不屑,聲稱專利阻礙了人類進步。

自己卻暗地裡不斷擴大自己的專利庫,並借此打壓其他小公司。

座右銘是「不邪惡」的穀歌,卻成了惡魔的化身。

而那些真正擁有創新精神,敢於做出突破的小人物。

對抗擁有專業的商業團隊和律師團隊的資本巨頭,如同蚍蜉撼樹。

大多數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成果,被強大的資本豪取搶奪。

無奈,永遠留在了他們的心中,無人知曉。

雖然時代不同,但本劇所描述的不公,也是李子柒所面對的。

當下的網紅經濟,依然沒有脫離互聯網行業的基本特徵。

比如,IP產品的概念糢糊,公司內容輸出與商業變現的完全分離等。

李子柒的視頻就如同穀歌地球,在許多平臺都是以免費的方式發布。

在積累了流量之後,再通過其他方式營收。

真正做內容輸出的人們,付出了大量心血與汗水。

而最後卻是那些愛耍商業花招和法律陷阱的資本家,賺得盆滿缽滿。

這任誰,都會感到不甘。

事實上,劇中的兩位青年以及幫助他們的律師們,他們花費大量資金和精力與穀歌對簿公堂。

其實也並非純粹是為了索取一筆補償費。

更重要的,是為了掙得一口氣。

告訴世人,自己曾經為這一個理想付出了多少心血。

即便這個案子最後沒有勝訴。

但在整個過程中, 依然閃現著敢闖敢拼的創業精神和改變世界的理想主義光芒 。

這也正如李佳佳本人在採訪裡所說的那樣。

她想要保護的,並非是甚麼太高的商業利益。

而是「李子柒」這個名字背後,所代表的文化內核。

來源:獨立魚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