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卡片上的性感美女,消失後去哪了?

海報
美並不會消亡,而是會換一種方式存在。這些曾驚豔了一整個時代的美人,去哪了?

這兩年,古風攝影尤其火。

無論是上了年紀的阿姨,還是十七八歲的姑娘,一個個都迷上了旗袍漢服,勢要打破時間的界限,穿越回去當一次風情萬種的復古美人。

影樓價錢水漲船高,質量卻良莠不齊。低飽和度的濾鏡,千篇一律的妝容,還有一看就是P上去的劣質背景……

這陣復古風氣,讓社長想起了曾經印在畫片上的美人們:天然健康,體態柔美,容顏鮮明,氣質上佳。

如《洛神賦》所說,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

今天,社長就帶大家看看曾經風靡各大香菸紙盒、月曆牌上的東方美人。

01

摩登美人,中西合璧

說起畫報女郎的風潮,還得追溯到民國時期。

隨著上海開埠通商,外國資本家帶來了全新的商業宣傳方式——廣告。

一時間,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時髦女郎們接連出現在各大報紙版面、火柴盒和卡片上,連街頭店鋪都紛紛成為了天然廣告板。

那時候,能登上畫報的美人,一顰一笑間展現的都是時代風情和繁華。

當然,畫報上絕不僅僅是漂亮女孩們的大頭照,商人們根據國情傳統,借鑑了不少中國民俗的年畫、仕女圖、戲曲場面等來打造宣傳。

 

畫報上的美人們身著旗袍,背景大多以梅蘭竹菊為主,水墨畫一般淺淡的配色素淨典雅。

她們站在時尚前沿,引領著當下最時髦的妝容和穿搭。

常看民國電視劇的人,對這種「雙鬢燕尾」式的盤發一定不陌生

燙成小卷的中長發別到腦後盤成髻,既露出豐滿臉盤顯出富貴姿態,又能恰到好處地修飾臉部輪廓,添一絲成熟嫵媚。

 

大部分畫報美人的髮型,都是「雙鬢燕尾式」的變種。

下圖就是很明顯的對比:

短圓臉的富態少女,就在前額做出手推波浪紋,耳後頭髮更短,突出舒展大氣的五官。

尖下巴的纖弱美人,就留長燕尾,前額梳成四六分,改良之下更活潑俏皮。

 

就妝容來說,兩彎柳葉眉是民國風的標配。這一點,社長在講司藤時也有提到。

不過,相比較主打洋裝旗袍風的司藤,這些貨真價實的民國美人們,多以大面積鮮豔腮紅作為妝容主體,臉頰紅潤豐盈,營造出人間富貴花的飽滿嬌嗔。

 

除了妝容穿搭,美人們的各種配飾也很值得借鑑。

民國畫報上的女郎們無論年齡幾何,大多以珍珠寶石為首飾重點。

圓潤的珍珠耳環幾乎是這時期女性的標配,在各類畫報小卡上隨處可見,綴在耳垂上顯得典雅雍容。

 

還有人以水滴為形態將不同大小的珍珠綴連在一起,新鮮感十足。

湊近了細看,真有種大珠小珠落玉盤的空靈優雅。

 

而在西方的新潮穿搭影響之下,珍珠也並未黯然失色。

蘇格蘭式紅色軟呢布料搭配樣式經典的葫蘆狀耳環,纏綿清麗,相得益彰。

 

從妝容到服飾,從背景到色彩,這些畫報都實現了東西方文化的融合:既有東方仕女圖的含蓄優雅,又不失西方潮流美學的自信大膽。

因此,甫一推出,就引發了全民追捧的熱潮。

發展到後來,月曆牌還成為了某種收藏品,等同於時髦的稀罕物。

 

台灣歌手張信哲就曾在去年十月展覽出他所收藏的月曆牌

02

鶯閨燕閣,明眸善睞

事實上,這些「小卡片」不僅展示和強調了女性儀態五官之美;

今天常討論的「氛圍感」,在畫片上也有所體現。

時髦女郎個個神采飛揚,談笑間顧盼生姿,體驗著時下最新鮮的消遣。

 

陽光正好,泛舟湖上,眼前是搖曳豔麗的印花旗袍,遠處是小橋流水碧波蕩漾,分不清是哪處的春色更可人。

當年的攝影師和畫家們,早早地參透了繁簡結合的美學原理,以清淡背景映襯鮮豔嫵媚衣著,濃淡相宜,奪人眼球。

到了花團錦簇的園林裡,女郎就換上幾何圖案的簡約款,言笑晏晏間人比花嬌。

 

在被西方時尚潮流裹挾的摩登上海,東方豐腴美人們換下旗袍,穿上頗具西洋特色的服飾,也照樣不輸。

窄身牛仔藍配熱烈紅,是多少年都不過時的高級配色;

少女微揚起頭,眼神天真憧憬,歐洲宮廷風的繁複捲髮毫不違和,反而有種率性明麗的頑皮可愛。

 

雖然畫面中並沒完全露出「湯福記服裝商店」的衣服,但如此明麗俏皮的氛圍感一出,誰能忍住不剁手?

除卻服飾,菸草公司的畫片美人也不遑多讓:

未出閣的少女在富麗的閨房裡持扇踮腳,嬌羞矜持,菸草香氣之外,更多了點纏綿曖昧的甜香。

兩行對聯一個橫幅的東方構圖,再配上中間粉撲子臉單眼皮的含蓄美人,說是仕女圖也不出錯。

 

畫報上的主角,不僅有明眸皓齒的少女,還有嫻靜溫淑的母親。

這類畫報上的女性主體往往更加典雅圓潤,身材挺拔,姿態柔軟;她們的眼神明媚柔和,彷彿在和看畫人隔空對話。

論體態、氛圍、構圖,均無可挑剔。

 

少女熱烈摩登,玲瓏明豔,母親則端靜純良,儀態大方。

那時候的廣告宣傳圖,比今天動輒扭捏作態的大頭照,可要美多了。

03

美人團簇,百花齊放

說了這麼多美人,那麼就提到一個問題了:

月曆牌上的嬌豔女郎們,都從何而來?

這就必須得聊聊中國的首次全民選秀——「上海小姐」。

1946年,為了募捐賑災,上海灘的杜月笙發動了自己的全部社會資源,舉辦了上海小姐的選拔賽。

 

當時的選秀已經有了今天打投的雛形,不僅吸引了各界名流參與,名次也按照籌集到的善款來排列。

從組別上看,分為名媛、舞星、歌星、平劇四組,可謂是分工明確,各有擔當。

這一新穎大膽的活動後來也被作家王安憶寫進小說《長恨歌》,女主角王琦瑤動盪起伏的一生,就從她拿到上海小姐第三名的故事開始。

而美人們的命運,也正如小說中寫到的一樣:

「上海的小姐們就是與眾不同,她們和她們的父兄一樣,渴望出人頭地,有著名利心,而且行動積極,不是光說不做的。上海這城市的繁華起碼有一半是靠了她們的名利心。」

 

電影《長恨歌》劇照

選秀只是冰山一角,它背後反映的,是上海自開埠以後,社會逐漸開放潮流的風向。

選秀之外,還有不少女星和名媛被「星探」們發掘,成為了畫報模特的原型。

相比較如今常用漫畫腰、硬幣手來評判的「美」,那時候能登上各類卡片的美人,也有一套關於美的標準。

 

封建時期柔弱細瘦的女性不再流行,這一時期的美更強調健康自然、肉感豐腴。

女性不懼露出自己的身體曲線,笑容燦爛,有種超脫於時代的性感張揚。

 

吊帶衫、背心裙,這樣的大膽穿搭在畫報女郎的身上很是常見。

而即便是柔媚嬌羞的姿勢,也能從神態之中看出慵懶大膽的風情。

 

1933年,當時的時尚雜誌《婦人畫報》曾經刊登過一篇《好萊塢十位標準美人》的文章。

文中對「美的標準」提出了如下的評價:「你要知道凡得稱為代表美人的,當然須恰合健美的條件,此外還須具有超俗的特點,一種顯著的個性。此個性足以代表某一種可敬愛的女人。」

除了內在的感情與充滿生命的熱力之外,要達到美人標準的最高峰,還需要有頭腦的運用,語言舉止的修養,表情的優美,以及輿乎個性的發展。

少了其中任一,任憑外表如何美麗,也不過是一座平凡的石膏像。

 

這些曾驚豔了一整個時代的美人,眼波流轉,顧盼生輝,真真兒是「美人既醉,朱顏酡些」。

但更要緊的,是她們在充沛精神面貌之外,傳遞出的健康美和個性美,在幾十年後的今天,也仍然令我們神魂顛倒。

儘管這些承載著美人們的畫報紙片,已經被洶湧而來的影像、視頻取代,擁有了更摩登更現代的形式;但作為「美」的本身,它們並沒有真正意義上地消亡。

正如意大利詩人塔索在談到藝術時所說:「古代人覺得它們美,我們也一樣覺得它們美。許多時代的消逝和許多種習俗的更替都不能使它們減色。」

藝術如此,美人更如是。

本文系網易沸點工作室《談心社》欄目(公眾號:txs163)出品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