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神奇地域的美人密度,比新疆還高 

美人

又被俊俊子這組大片帥到了。

不得不說,美人跟大氣磅礴的敦煌國色就是絕配。

© 時尚COSMO

近兩年,越來越多的地域國色美學被發揚光大,科技先進的舞臺將很多存在於傳說壁畫中的美搬到大熒幕前。拓寬了賞美的層次與深度,也讓我們更深刻的理解到何為美,何為美人。

©《重陽奇妙游》開場舞《有鳳來儀》

國色美學成為新時期流量密碼已無可爭議,明星們也紛紛效仿追隨,呈現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所理解創造的文化審美作品。

其中,來自大西北的敦煌美學更是集廣泛觀眾緣+絢麗美學呈現於一身的巔峰國色。

©《舞蹈生》敦煌舞《沁蓮》

西北地域的璀璨精華可不止於此,印象中黃土漫天廣袤貧瘠的大地反倒孕育出神話版的美學與色彩。

比起一味地效仿跟隨外界,善用自身文化精髓和名人效應對發展本土美育更有意義。

01

古樸絢麗的國色美人

西北地域在行政區劃中包含3大省(陝西、甘肅、青海)+2大自治區(寧夏、新疆),幅員遼闊、地廣人稀。

與鄰國接壤的地理環境,外加絲綢之路的繁榮發展,讓西北美人帶有顯著的異域色彩。不論從裝扮還是血統,都更接近西方骨相+東方皮相這一審美經典配置。

三大省之一的陝西,它的省會西安是路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古時長安)。

最初是在西漢時期向周邊各國運輸本土出產的絲綢,到了明朝時期成為綜合貿易之路。

©《絲綢之路》

漢唐乃至盛唐的極樂之宴,就是由絲綢、瓷器、珠寶玉石與美人構成的。

©《妖貓傳》

能代表陝西的一類面孔,該是景甜這種人間富貴花臉。

©《大唐榮燿》

除了景甜,還活躍在鏡頭前的女星也都有尖銳又精細的嫵媚這一特質,是十足的馥鬱女人味類型。

景甜、白冰、賈青

女色是有銳度的美,男色同樣。單眼皮的狹長眼+挺拔鼻骨+窄長面型這一通用配置,塑造出一種利劍版的陽剛之氣。

不是極帥,反而有種不容忽視的分量。

淩瀟肅、竇驍、白宇

三大省之二的甘肅,單憑敦煌莫高窟壁畫的文化輸出,就能享譽全球。

很難想象,時隔千年的壁畫上還鑲嵌著無數珍貴璀璨的珍珠寶石,這份奢靡燦爛的審美,影嚮著後世幾千年對美的認知。

©《敦煌:生而傳奇》

壁畫中經常出現在空中飛舞的神女這一形象。梵語中稱神為「提婆」,而提婆有「天」的意思,所以這些仙氣縹緲的美人也被稱之為飛天。

她們帶著與眾不同的疏離神性,美的仿佛距離人間很遙遠,可這份動人的姿態,又仿佛離紅塵很近。

生於甘肅隴南的張芷溪,在新劇的扮相就很有飛天仙姬的美態,這種鳳凰花般的絢爛色彩,也是敦煌之色。

©《長月燼明》官微

而曾經靠《醜女無敵》一絕殺進娛樂圈的李欣茹,在古裝扮相中也類似的柔軟仙姬感。

李欣汝、張芷溪

如果說女色都有纖細如水的質感,那麼男色就是相近的端方正氣。男人味來源除了硬朗方正的骨相外,舒展大氣的五官也增添一些時光不敗的少年氣。

黃軒、魏晨(同為蘭州人)

三大省之三的青海,世居少數民族主要有藏族、回族、土族、撒拉族和蒙古族,其中土族和撒拉族為青海所獨有。

土族、撒拉族民族形象

被青海高原之地養育出的鐵肺美人,不少都以歌手的身份活躍在圈內。

蒙古族黛青塔娜、藏族央金蘭澤、漢族郭豔華,都是歌手

女色多是燦爛明朗的美,男色則是厚重粗獷的美。跟陝西配置類似,同時五官量感更強,壓迫式的荷爾蒙更濃鬱。

肖順堯、金瀚

不得不說,這些生於高山荒漠中的美人,除了天性中的自由肆意外,很多也在舞蹈上頗有天賦。

綜藝上的肖順堯,就跳出了跟他這張厚重硬漢臉完全不同質感的輕盈舞姿。

要說舞蹈界的新星,生於寧夏回族自治區的00年偶像羅一舟也毫不遜色。

02

民族特色的異色美人

兩大自治區之一的寧夏,境內最大的少數民族是回族。回族信奉的伊斯蘭教在其形成和發展中始終起著不可忽視的作用。

同時因伊斯蘭教尚白色,所以回族視白色為最潔淨、最喜悅的顏色。這在當地傳統服飾,尤其是最經典有特色的頭飾中很常見。

讓李沁出場即驚豔的寒香見一角,服化道就有點致敬傳統的意思,這種新時代的呈現也確實美不勝收。

©《如懿傳》

寧夏回族的代表性美人是老派演員博弘,她的古裝扮相是一絕。

那個年代靠五毛特效演出的蛇妖惡女感十足。輪廓偏深邃立體的她,更能駕馭這種「非我族類」的異色之美。

而同樣是回族人的蔣欣,實際生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作為我國陸地面積最大的自治區,新疆的盛景與文化有很多。一個不得不提的,就是已經失落的文明樓蘭古城。

早期就有人類學家提出「樓蘭型」人種的概念,他們兼具蒙古人種+高加索人種的特質。後期經過我國學者的深入研究,判定樓蘭人種最接近地中海人種(高加索地域人種的一個分支)。

左:樓蘭出土的小河公主,右:畫家嘗試還原的畫像

相較於非地中海地區的歐洲白種人膚色白且發色淺的特質,環地中海地區的白種人相對前者膚色深,毛發和虹膜均以褐色、紅棕色為主。綜合下來的樓蘭美人,包括新疆美人,都是非常接近西方骨相+東方皮相的絕妙搭配。

乾隆皇帝的妃子容妃就是維吾爾族人,她也是傳說中香妃的原型。貴圈內能扮演寒香公主的女星,多半也是公認的美人。

最驚豔的劉丹,她是黑龍江省漢族人

新版還珠中,87年的麥迪娜就本色出演了含香一角。

而後92年的古力娜紮、96年的哈妮克孜都是不斷來襲的美人後浪。

看到這,會發現本不是很新疆的蔣欣其實跟上面兩位一樣,都有豔麗且纖細的五官,只是看以甚麼樣的風格發揮罷了。

03

藝術家般的審美色彩

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內,有被譽為「大地之眼」、「惡魔之眼」的艾肯泉。

泉眼周圍經由硫磺礦物質長期沉澱後,色彩異常濃鬱斑斕。

這種如同野獸派畫家隨意揮灑的大膽用色,奠定了西北色彩美學絢麗璀璨的基礎。

©️《鴻音》|《絲綢之路》唐詩逸

甘肅張掖嘉峪關的丹霞地貌,代表著西北色彩中高飽和度+低明度的濃鬱美人氛圍。

紅黃色調的經典碰撞之下, 當真有種一舞夢千年的傾國之色。

©️《沁蓮》|《舞蹈生》許佳琪

而三大鹽湖,則充分展示了西北色彩中低飽和度+高明度的夢幻美人氛圍。

©️《鴻音》|《絲綢之路》唐詩逸

黃綠藍色調目不暇接,融合的恰到好處。

青海俄博梁硫磺湖,因礦物質的淡黃色結晶而匯聚成如金色美人般的存在。

©️旗號旅行-浪跡西北

青海大柴旦翡翠湖屬於硫酸鎂亞型鹽湖,自帶清新脫俗的毓秀美。

青海東臺吉乃爾湖同為硫酸鎂亞型鹽湖,比翡翠綠多一份凜冽,就像如玉君子般清亮。

順便一提,內蒙古的巴丹吉林沙漠粉湖,也是美若縹緲仙姬般的浪漫存在。

青海之水所囊括的西北色彩,與敦煌壁畫中的色調完美契合。

多以藍綠色調為主+註重微妙的深淺冷暖變化,同時靠恰到好處的紅粉黃色調點綴,調和出傳承前年的動人畫卷。

敦煌莫高窟初唐332窟

敦煌莫高窟初唐431窟

04

西北地域審美雜燴

西北地域的自然景觀,決定了它矛盾且雜糅的審美特質。

由黃土高原、戈壁沙灘、荒漠草原、戈壁荒漠這些地貌孕育出的藝術審美是大氣磅礴恢弘的。

《沙丘》不在這裡取景都算它的損失。

©《沙丘》公爵夫人

地廣人稀、幹旱缺水是事實,而資源豐富、利於邊境貿易同樣也是現狀。

從古時的絲綢之路,到現今的一帶一路,讓西北成為用砂礫吹起紗綢,用岩石碰撞瓷器的矛盾審美。

看似不該出現在同一畫面中、不同質感的器物,就這樣構成了西北審美中看似荒蕪實則繁榮的美學。

地域的遼闊,讓西北囊括了56個少數民族中的20個。無數的文化在此碰撞,無數的美人誕生於此。

可以說,西北被賦予神性的國色美人,就是壁畫中呈現的、融合了西域琵琶的東方仙姬。

線條優美流暢的琵琶,就像美人凝出的一滴淚,憑借這份風雅浪漫的意蘊+出現高達700多次的頻率,成為西北美學中不容忽視的代表符號。

數千年錢就誕生的美,放到今天仍絢麗的讓人想落淚。被賦予了神性與超高審美的國色美人,當真傾國傾城。

這種生於幹涸的大地之上,又有沖破枷鎖試圖成就飛天夢的美學,註定是地域國色中非常亮眼的存在。

西北之美,還有的品。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