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噬還是來了,完美星二代?都停嘴別吹了

霍尊

沒想到,渣男瓜又出現一位新選手,霍尊

看他這仙氣飄飄的樣子,很難想象是爆出來「暗戳戳想拋棄相戀9年相逢於微時的女友」的人。

當然了,感情的事旁人不好說什麼,但女友陳露放出的重鎚,多次出軌、約P、背地琢磨對方主動提分手、請律師恐嚇等行徑,確實對得起「渣男」二字。

先霍尊一步回應的,是霍尊的爸爸火風,家喻戶曉的《大花轎》就是他演唱的。

火風說「尊兒是個善良的孩子,我的兒子我了解。」結果被網友扒出火風是如何在聲名鵲起時拋棄糟糠之妻的,也難怪網友說:「了解了。有其父必有其子。」

在這件事之前,霍尊的口碑一直很好,媒體誇他是「神仙」、「仙尊」,他有獨特的仙氣風格和辨識度的嗓音,甚至覺得他的未來有可能成為費玉清那樣的歌手,說他身為星二代但實力不容小覷,甚至有可能超越父母的名氣……

捧得有點過了,即使沒這事,霍尊的音樂地位也遠沒有這般高,當然他本人不這麼以為,他覺得「我今時今日的社會地位,還跟她在一起,就是一種恩賜了!」

老實說,如果女友陳露的信,可能還有一大部分人不認識霍尊,甚至於如果火風不發聲,也沒人知道原來他是星二代。

星二代,自帶buff的存在。娛樂圈中不乏星二代,往往出道甚至一出生就備受關注,外界賦予更多的期待和標籤,他們有些人靠自己闖出一番作為,有些人則永遠活在父輩的光環下,而有些人,則是被捧殺到「作死」的程度……

每次提到「星二代」的反面例子,基本都會有張默和房祖名的姓名。他們都有地位非常高的實力派父親,可以說出身的光環滿滿。可惜,原本光明的人生因為自己的「作」毀於一旦。

有人作死,也有人被過度捧殺,反而引起公眾不滿。黃磊的女兒黃多多就是鮮明的例子。這些年,多多跟隨著黃磊一家的口碑,從盛轉衰。原本大眾羨慕黃磊一家,多多漂亮又懂事,是完美家庭培養出來的完美孩子。

從化妝、打耳洞、演話劇、彈鋼琴到染髮、健身,多多成長過程的每個細枝末節,都能被拱上熱搜。大眾也從羨慕、欣賞,再到後面漸漸感覺不對味,開始覺得多多的優秀是如此地刻意,沒有同齡人的純真。

甚至於,網上開始流傳謠言,造謠她在圖書館約會遭到學校開除。輿論態度的轉變,主要誘因還是來自於過度的消費和營銷。多多還是那個多多,只是大眾不願意再看到無處不在的她了。

和多多境況有點相似的還有木村光希。父親是木村拓哉,母親是工藤靜香,都說木村光希是在上帝祝福下出生的女孩。2018年,15歲的木村光希剛出道就登上《ELLE》7月封面,資源就是王炸級別。

家族的光環讓她榮耀,也讓她備受挑戰。縱然有著不俗顏值和姣好身材的木村光希,也還是被外界質疑:不像是繼承到最好基因的長相。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強捧的逆天資源,在同一天登上74家報紙的強捧下,日本網友對於她的出現,也表現出了不適感。

只能說,不靠自己的實力光靠家世強行鋒芒太露都是要被嘲的。時代不同,大眾吃的是普通人靠實力改變命運的勵志路線,而不是出生即終點,那無法企及的高度。

當然,也有本身自帶魅力的星二代,比如郭麒麟,隨著《慶余年》、《贅婿》的熱播,有一句話流傳了出來,叫「生子當如郭麒麟」。

郭麒麟的魅力在於,他完全遺傳到父親的幽默感,在娛樂圈中的待人接物、情商舉止都做到滴水不漏,有超乎同齡人的成熟和穩重。

他的路人緣是真的好,好到有姑娘曝出郭麒麟約p沒給錢,底下的評論一水的在打趣郭麒麟,而怒斥這姑娘是蹭熱度想紅。

這件事沒有造成太大的餘波,姑娘後來自己稱喝多了,把博文也刪了。值得一提的是,郭麒麟的好口碑似乎從那時開始裂了一條縫,在他出演的真人秀《五十公里桃花塢》里,因為一些表現,部分網友吐槽他懶惰成性,還老喜歡背後議論別人,實際沒有那麼高的涵養等等。

只能說,人無完人,星二代的光環固然矜貴,但也不證明他們就是最完美的存在。

還有一位頂級的星二代,謝霆鋒。在最新一代的年輕人里,他似乎已經走出父輩的光環,開始自帶光芒。

因為父親是謝賢,母親是狄波拉,謝霆鋒出生一周,就登上了香港知名雜誌的封面。兩歲開始,謝霆鋒就開始拍廣告,上電視節目了。

進入娛樂圈之後,頂著「星二代」光環的謝霆鋒,成為眾矢之的,因為媒體揚言他耍大牌,任性,把他評為「年度最讓人討厭的藝人」。謝霆鋒說,剛出道的四五年,台上根本聽不見自己唱什麼,因為台下全部是噓聲。

後來,謝霆鋒頂住壓力開始出專輯,拍戲,敢拼也夠拼。最近上映的《怒火·重案》中,謝霆鋒的角色非常出彩,儘管他這幾年轉型成了一名很會做飯的廚子,但不可否認的是他曾經絕對是「動作巨星」。

當時有人問成龍,你覺得你的接班人是誰?成龍說,是謝霆鋒,因為肯拚命,許多動作都是靠自己完成的。

像謝霆鋒這樣,藉助父輩的肩膀,開闢出更為壯闊的人生的,還有曾國祥,曾志偉的兒子,用《七月與安生》、《少年的你》奠定了電影圈的地位,他是新生代青年導演,而不再是被誰庇護的兒子……

「星二代」的標籤,是加持也是束縛。大眾對於這個標籤,開始呈現出某種程度的偏見,它代表著社會不公平的矛盾。有人為了資源需要熬上幾年,而他們出道即能享受頂級資源。如果他們的行為沒有做到匹配的實力,則會加劇公眾的不滿。

在看重實力的當下,「星二代」們或許更該感恩擁有的資源配置,用以更足倍的努力去填平這份幸運。

所謂的社會地位,還是要靠自己一點點掙出來的。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