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讓我願意被消費情懷,就只有這位帥氣嗜血法醫了

能讓我願意被消費情懷,就只有這位帥氣嗜血法醫了

美劇《嗜血法醫》迎來了重啓季——《嗜血法醫:殺魔新生》,那位變態殺手的尖刀再一次開啓了懲惡揚善的血腥新紀元。

本文有劇透。

1

紐約北部一座冰天雪地的小鎮,生活在這的吉姆就職於一家漁具獵店,他平常最大的消遣就是在森林裡打獵伐木。

這天,吉姆驅車上班,可半路卻被一位女警攔了下來——難道吉姆犯事兒了?

叫停,下車,搜身,一氣呵成。

可下一秒,二人便在車裡翻雲覆雨。

原來,這位名為安吉拉的女警是吉姆女友,剛剛不過是戀人間的情趣游戲。

不過,二人尚未盡興,安吉拉便收到任務,他們只得分開各自奔赴工作。

店裡,一位叫馬特的客戶想買一把拉風的獵槍,稍顯油膩的他喋喋不休地和吉姆炫燿自己。

在美國,購槍需要有FBI背調作為支撐材料,而馬特的資料24小時後才能得到回覆。

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馬特不想空手而歸,他試圖用錢賄賂吉姆,還戲言「有時你壞了規矩,反而會找到樂子」。

沒成想吉姆不為所動,二人結下了梁子。

傍晚,吉姆和女友約會時得知馬特的背調有問題,因為他曾卷入一場五人命案。

可即便如此,老板還是讓吉姆去給馬特送槍。

送槍時,吉姆偶然撞見馬特與朋友鬧掰,從對方口中確認,馬特因為生意虧損開船撞死了五人,可他卻讓一手遮天的老爸平事兒,還每周付2000美元買通朋友頂罪。

拿到槍的馬特愈發囂張,直奔森林開啓了瘋狂狩獵。

第二天,一個可怕的消息不脛而走——馬特在林子裡失蹤了。

雖然是個十惡不赦的爛人,可馬特失蹤仍然需要一個說法。

原來,馬特殺死了一只無辜的白鹿,鮮血激怒了吉姆,他反手一擊制服了馬特,並將其帶回家五花大綁。

不管馬特服軟還是威脅,只見吉姆手起刀落,分分鐘結束了這個惡霸的小命。

其實,吉姆並不是甚麼默默無聞的店鋪銷售,他是隱居於此的連環殺手,一旦嗜血憤怒的開關被打開,新的殺戮也將染紅這片白雪皚皚的土地……

2

始於2006年的《嗜血法醫》系列季季高分,連續八季不翻車的口碑成為懸疑標桿之作。

最令人稱道的,是「最佳連環殺手」德克斯特——作案手法完美無缺,清理現場幹淨利落,總能走在法律前面懲戒社會渣滓。

而如今手刃馬特的銷售員吉姆,正是十年沒有出手的德克斯特本人。

萬事皆有因,德克斯特的悲劇起源於他可怕的童年——親眼見到母親被殘忍殺害且浸於血水整整兩天。

隨後,德克斯特被邁阿密警察哈裡收養,為了讓德克斯特控制住對血液的病態渴望,哈裡將其培養為絞殺惡人的犯罪高手。

於是,白天當法醫,夜裡殺人魔,直到愛情和親情開始羈絆這位「嗜血法醫」。

面對摯愛們紛紛遭遇不幸,德克斯特選擇離群索居。

如今的重啓系列來到十年後,曾經意氣風發的嗜血法醫隱藏鋒芒,卻無法控制內心痛苦。

因為親手幫妹妹結束病榻上的人生,德克斯特常常能在家裡看到妹妹並與她對話。

塑造多重人格的一種戲劇手法,可每每德克斯特與根本不存在的妹妹對話時,卻總流露出一股「廉頗老矣」的悲戚。

更讓德克斯特猝不及防的是,多年未見的兒子哈裡森也突然造訪。

兒子不僅偷偷從旁觀察自己的父親,還試圖給這段缺失的父子關系找到一個修複的機會。

可在德克斯特心目中,每個與他有情感關系的人都註定會得不得善終,與兒子重逢成為他另一個考驗。

《嗜血法醫:殺魔新生》就像一個重啓的號角。

用經典喚起劇迷的鮮活回憶,同時將曾經堅不可摧的殺人狂魔置入生而為人的困境,以兩股對沖的情感謀篇布局,走向全新出乎意料的奇妙結局。

3

作為曾經艾美獎、金球獎常客,《嗜血法醫》系列地位不可小覷,只可惜,在第八季編劇自作主張發刀子之後,大結局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吐槽與質疑,而如今重啓,則給了主創找補的機會。

為了兼顧新老劇迷口味,曾經的大反派以及已經離世的妹妹都回歸,精心布局的一次情懷消費。

當然,最能夠牽動觀眾情緒的,必然還是邁克爾·C·豪爾的回歸。

盡管出場時一幅泯然眾人的平凡,可他手起刀落的瞬間卻把一切都帶回了八年前。

恰到好處地平衡熟悉又陌生的感覺,離不開這位優秀演員在百老匯與各路優質劇集(《六尺之下》《暗影游戲》)中的豐富經驗,他的出演也是重啓版得到9.1高分的關鍵。

為了避免狗尾續貂,還鋪陳了多條暗線,既有主角技能喚醒,也有關系到小鎮安危的連環大boss,懸疑一點不輸前作們。

但礙於重啓身份,該劇存在一定的觀劇門檻,部分特效痕跡明顯、設定爽感太強,還存在一些鏡頭不自然、血腥渲染不到位的視覺問題。

不過,「德克斯特」的再度爆紅也證明,消費情懷本身並非貶義,只要找到新瓶裝舊酒的恰當方式,好故事總能遇上春天。

來源: 巴塞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