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27周年祭,她一生從未踏足上海灘,卻唱盡十里洋場風華

鄧麗君

每年5月8日,風叔都要寫鄧麗君紀念文字。

今年寫點什麼呢?

2021年4月27日,是鄧麗君一張非常特別的專輯《不了情 Inoubliable》發行20周年的日子。

那麼就從這張唱片寫起好了。

風叔手裡收藏的是這張唱片的香港版。

  港版封底。

  可以看到,這張唱片是香港的TNT製作,台灣普金傳播(也就是鄧家的公司)發行。1999年環球唱片收購了鄧麗君的老東家寶麗多,這張唱片依舊用了歌迷熟悉的寶麗多的廠牌。

  唱片盤面用了鄧麗君生前摯愛的紫色。

  這本小冊子,非常詳盡地講述了這張唱片的由來和製作過程,收錄有很多珍貴的照片。

  另一本紫色小冊子講述了製作緣起,包括了所有歌的歌詞。

  話說早在1980年代末期,鄧麗君就曾經給弟弟鄧長禧提及過,想做一張老歌新唱專輯,並在準備中。之後鄧麗君處於半退休狀態,長年居住法國,嗓子也不太好,鄧長禧也就沒有太在意這件事。

1995年5月8日,鄧麗君在泰國清邁突然去世。年底,鄧長禧到法國整理鄧麗君遺物,發現了一些錄音小樣,是一些中英文歌,鄧長禧才想起了老歌新唱那件事。但當時鄧麗君剛去世不久,悲痛的鄧長禧沒想過要公布這些錄音。

這些小樣中的國語歌是1980年代末期鄧麗君在香港新曆聲錄音室錄製的,英文歌是1990年代初期在法國的錄音。

過了四五年之後,心情漸漸平復的鄧長禧,決定把這些錄音讓更多的人聽到。但這些錄音錄得太簡單了,只是鄧麗君的唱加上極為簡單的伴奏而已,於是鄧長禧找到了台灣音樂大師李壽全來製作。李壽全回憶自己剛入行時,製作完蘇芮的《一樣的月光》後,在劉文正家第一次見到已是巨星的鄧麗君,兩人卻一直沒有合作到。沒想到,鄧麗君去世後,卻有這樣的緣份。

李壽全老師2001年在節目中接受汪明荃和黎小田的訪問,講述了這張唱片的製作過程。

  這張唱片2001年春節後在新加坡開始製作,3月在北京錄製國語部分的管弦樂。最後總的混音工程,交給了鄧麗君生前日本合作的混音師茂木正三來完成。

2001年4月27日,《不了情 Inoubliable》面世,當年在唱片界和歌迷中引發了震動。因為這張唱片裡的鄧麗君,不是早前那個大家熟悉的聲音,而是在一種極為放鬆的狀態下錄製的,甚至可以說相當隨性。不過,還是聽得出來在那樣隨性的狀態下,竟然顯現出別樣的自然美感。(以下文中有試聽)

大陸知名音樂雜誌《音像世界》2001年7月(上)的改版號上,用了一整頁來介紹這張鄧麗君的「新」唱片,風叔多年來搬家無數次,還是保留著這本雜誌。

按照雜誌製作周期,這本雜誌是2001年5月收到環球寄出的樣碟,7月出街,已是當時很快的速度了。

  《不了情 Inoubliable》當年除了中國台灣和香港的版本,還出版了日本版,首版是天龍壓制的,很稀有。

  值得一提的是,這張唱片還出過兩個大陸版。

2001年,《不了情 Inoubliable》被當年環球在大陸的代理公司步升文化引進發行。不過這個版本刪去了《恨不相逢未嫁時》的親切版,曲目變成11首。多年來這個版本被君迷吐槽得夠嗆。不過,這個版本竟然成為最難找到的版本,絕版甚早。

  同一年,鄧家的普金公司和環球唱片推出了全球限量3000套的《鄧麗君音樂手札》10CD,裡面就有一張是《忘不了 Inoubliable》。2008年這套專輯引進大陸發行,碟數變為7CD,第四張其實就是《忘不了 Inoubliable》,這次終於是全部收錄正確。

  多年來,環球還出過《忘不了》各種不同格式的版本,比如幾乎已是最高規格的SHM-SACD版,全球限量只有500張。

  出過在日本壓制的限量版黑膠。

  好,現在才入正題,從這張裡面的國語歌,聊聊鄧麗君與老上海音樂的緣份。

第一首《不了情》,出自著名導演陶秦1967年為邵氏拍攝的電影《不了情》,陶秦親自寫的詞,著名作曲家王福齡作曲,顧媚首唱。

  這位顧媚就是香港大師級作曲家顧嘉輝的親姐姐,是1960年代很多香港名片的幕後代唱,後來她成為一位知名中國畫畫家,也是很傳奇了。

  《不了情》的作曲王福齡出生在上海,也是在上海學習的音樂,所以他的作品中帶著深深的老上海風情。他的名曲很多,包括《我的中國心》《南屏晚鐘》《今宵多珍重》等,他已於1980年代末期去世。

《不了情》多有影響力呢,多年後爾冬升的名片《新不了情》就是以它延伸命名,當然,還出了另一首經典歌曲《新不了情》。

第二首《人面桃花》,這是殿堂級的詞人陳蝶衣寫的詞,著名詞曲家姚敏的曲,原唱是一代歌後姚莉,鄧麗君是她的超級歌迷。

鄧麗君本人是非常熱愛這首歌的,1992年她出了一張《難忘的Teresa Teng》專輯,裡面就收入了這首《人面桃花》,而《忘不了 Inoubliable》專輯中是重新伴奏配器的版本。

因為那些年狀態不好,鄧麗君出唱片都用的年輕時候拍的照片當封面,但唯有《難忘的Teresa Teng》用的是當時拍攝的照片。

  1967年,鄧麗君正式出版第一張唱片。而這一年,姚敏卻不幸去世,他的妹妹姚莉非常悲痛,於是退出了歌壇。

  姚莉曾是上海著名的七大歌後之一,七大歌後包括周璇、白虹、龔秋霞、姚莉、白光、李香蘭和吳鶯音。姚莉於2019年7月19日去世,享年96歲,是七大歌後中最後一位去世的。(下圖中沒有吳鶯音,她當時還沒出道)

  鄧麗君的爸爸是姚莉的歌迷,她剛進入歌壇的時候,爸爸就說,你要唱好歌,就要去拜會姚莉。乖巧的鄧麗君1970年到香港去演出的時候,就和一起去的歌星吳靜嫻(就是《星星知我心》中的古秋霞),拜會了姚莉和陳蝶衣。1969年開始,姚莉出任了百代公司的監製,培養了很多紅歌星。

  當時他們聚餐的地方是尖沙咀的金屋餐廳,下圖中鄧麗君和吳靜嫻在第一排,姚莉、陳蝶衣和當時香港歌星甄秀儀在第二排。

  鄧麗君1967年在宇宙唱片出版了自己第一張專輯《鳳陽花鼓》,裡面就收錄了一首姚莉唱紅的《桃花江》。

  《桃花江》是王晶的父親王天林導演1956年的著名電影,由當時很紅的女星鍾情,與著名男演員羅維、陳厚主演。

《桃花江》這首歌出自電影的經典橋段。

  而當年但凡鍾情出演的電影,大都由姚莉幕後代唱。

  1960年,鍾情主演王天林導演的《入室佳人》,在其中演唱《人生就是戲》,也是姚莉在幕後代唱。這部電影的編劇就是陳蝶衣,他寫的《人生就是戲》的詞,姚敏的曲。

  而鄧麗君在自己第二張唱片《心疼的小寶寶》中,就翻唱了姚莉的這首《人生就是戲》。但其實大部分大陸歌迷知道這首歌,是蔡琴的版本。

  姚莉還有一首很有名的《舞伴淚影》,翻唱自美國歌星Patti Page的Changing Partners,中文填詞是秦冠(應該是姚敏的一個筆名),英文原詞是Joseph Darion,作曲是Lawrence Coleman。

1986年春節,鄧麗君在台灣「台視」的《與君同樂》新春特輯中,翻唱了這首《舞伴淚影》,但這首歌並沒有灌錄唱片。

  另外,鄧麗君1983年5月出版的粵語專輯《漫步人生路》中的《東山飄雨西山晴》,其實就是名曲《蘇州河邊》的粵語版。《蘇州河邊》是陳歌辛詞曲,姚敏和姚莉兄妹合唱的,這也是一首「很上海」的歌。

  第三首《恨不相逢未嫁時》是姚敏詞曲的作品,原唱是非常傳奇的李香蘭(山口淑子)。專輯的第11首是《恨不相逢未嫁時》的親切版。

關於鄧麗君和李香蘭的上海緣份,非常值得說道說道。

李香蘭是1930年代到1940年代的一個很特別的影星和歌星,原是日本人,後來改中文名叫李香蘭,沒錯,她就是張學友名曲《李香蘭》的那個李香蘭。

  李香蘭以性感美豔著稱,而她唱歌音域也非常寬廣,是難得的全才型藝人。

  李香蘭最有名的首唱歌曲,就是《夜來香》了。這首歌的詞曲是我國流行音樂的先驅黎錦光先生,寫於1944年初秋。後來《夜來香》標註的詞黃清石,曲金玉石,都是他的筆名。

  不過寫好之後,他交給自己熟悉的幾位上海女歌星試唱,包括周璇、姚莉,還有龔秋霞等等,都因為音域太寬而作罷。恰好當時李香蘭從東北到上海拍戲,偶然在黎錦光的桌上看到《夜來香》的歌譜,就哼唱起來,於是就灌錄了唱片。

《夜來香》這首歌真的有一種讓人沉醉的魅力,很快就走紅了。1945年,李香蘭在上海大光明大戲院舉行個人演唱會的名字,就叫「夜來香幻想曲」。但無論是中文版還是日文版,都沒逃過被禁的命運,因為李香蘭的身分太特殊,《夜來香》綿軟的曲風,被定為消磨人意志的「靡靡之音」。

如今,當年百代公司為李香蘭灌錄的老黑膠唱片,早已賣出天價。

  1946年李香蘭被遣送回日本後,依然還出版了《夜來香》的各種日語版。

  李香蘭回日本後嫁給外交官並從政,1992年退休後回到上海訪問,並在虹口自己故居前,和上海市民一起唱起了《夜來香》。

  那,《夜來香》被禁後就在中國絕跡了,為什麼家喻戶曉到普通大媽都能唱?

還是要歸功於鄧麗君。

1978年6月,鄧麗君在日本寶麗多唱片發行了《熱唱!東京夜景》專輯,就首度翻唱了《夜來香》。

  1978年12月,香港寶麗多出版了鄧麗君的《一封情書》專輯,《夜來香》被放在最後一首(B面第六首)。

  當年寶麗多在台灣沒有公司,它家在台灣發行都由歌林代理,所以幾乎同時歌林的專輯《無情荒地有情天》也收錄了這首《夜來香》,在B面的第四首。

  真正好聽的歌,無論經歷怎樣的時光蒙塵,依然會閃光,《夜來香》借著鄧麗君的翻唱傳遍了華人世界,讓這首歌重新地,真正地在有華人的地方流傳至今。

鄧麗君有多愛《夜來香》呢?1994年10月,她在日本金牛宮唱片發行了《夜來香》專輯,將《夜來香》這首歌的中文版重新配器錄製,並放在唱片第一首。

  1994年11月,也就是她去世的半年前,鄧麗君在日本發行了《夜來香》的日語版,這是她生前的最後一張單曲唱片。

  《夜來香》也是鄧麗君演唱會的至愛,1982年香港伊麗莎白體育館演唱會、1984年台北十億個掌聲演唱會和香港演唱會、1985年最為經典的日本NHK演唱會等等,她都演唱《夜來香》來壓軸。

1985年NHK演唱會,無論是鄧麗君顏值、歌藝,還是拍攝畫質、音質,以及舞台效果、選歌等等,都是史上最佳沒有之一。

  1994年11月,鄧麗君的最後一次公開亮相演唱,唱了日語版的《夜來香》,可以看到,當時她的狀態已經非常不好了,但還是以高超的技巧和豐富的舞台經驗硬撐著唱完。

  黎錦光是中國早期著名女歌星和影星黎明暉的七叔,黎明暉的兒子陸震東曾經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問過七叔公黎錦光,《夜來香》幾十個版本,誰唱得最好?黎錦光毫不猶豫地回答:鄧麗君。

  李香蘭於2014年9月7日去世,享年94歲。當時我國外交部發言人說:李香蘭女士戰後支持和參與中日友好事業,為此作出積極貢獻,我們對她的逝世表示哀悼。

不過略遺憾的是,鄧麗君1970到1990年代兩度到日本發展,也正是李香蘭在日本娛樂和政界活躍的時期,但她們卻從來沒有碰上。

  另外專輯的第十二首歌《三年》,著名詞人李雋青寫的詞,姚敏曲,也是李香蘭的原唱。1958年李香蘭到香港拍攝邵氏電影《一夜風流》,上海去香港的著名導演卜萬蒼的作品,李香蘭演唱了其中的插曲《三年》,後來也被眾多華語歌手競相翻唱。

  第四首歌《莫忘今宵》,是中國流行音樂另一位先驅陳歌辛先生的詞曲,陳歌辛被稱為「歌仙」,著名作品包括《夜上海》《玫瑰玫瑰我愛你》《鳳凰於飛》《蘇州河邊》。他於1961年在安徽下放時去世,去世時只有47歲。他的兒子陳鋼就是小提琴協奏曲《梁祝》的作者之一。

  《莫忘今宵》的原唱,是上海七大歌後中資歷最老的歌星龔秋霞,龔秋霞已於2004年9月去世,享年88歲。這首歌是1943年的電影《浮雲掩月》的插曲。

  第十首《小窗相思》,司徒明作詞,姚敏作曲,崔萍首唱。

崔萍是1950年代從哈爾濱到香港的著名歌星,唱紅的名曲包括《今宵多珍重》《南屏晚鐘》《心戀》等。

  說完這張《忘不了 Inoubliable》,再說說鄧麗君和其他上海歌星的緣份。

怎麼能少了金嗓子周璇呢?

說到周璇與鄧麗君之間的聯繫,當然不得不提曠世名曲《何日君再來》。

1937年,上海藝華電影公司推出了電影《三星伴月》,導演方沛霖非常擅長歌曲片,所以這部電影歌舞場景特別多。其實這是一部商業廣告片,由三星日化贊助。

  《何日君再來》就是該片的插曲之一,由當時藝華公司的編劇黃嘉謨作詞,中國現代著名作曲家劉雪庵作曲,該片女主角周璇演唱。

  說起黃嘉謨和劉雪庵,雖然以這首《何日君再來》結緣,但之後卻走出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黃嘉謨在抗戰勝利後擔任公職,並於1947年到台灣,後來進行國際關係與史學等的學術研究,於2004年去世,享壽88歲。劉雪庵寫了經典的抗戰歌曲《長城謠》《流亡三部曲》,但卻因為《何日君再來》身陷囹圄。他於1985年去世,享年80歲。

鄧麗君曾經在1985年(和張菲一起)與1994年兩次演唱劉雪庵創作的抗戰經典歌曲《長城謠》。

  劉雪庵

  但其實當年劉雪庵對黃嘉謨的詞是有所不滿的。導演方沛霖先找劉雪庵寫了曲子,但沒有經過劉雪庵同意,就找公司的編劇黃嘉謨填了歌詞。雖然劉雪庵對歌詞頗有微詞,但因為是朋友也就沒發作。

1939年,著名導演蔡楚生在香港拍攝了抗戰電影《孤島天堂》,將《何日君再來》作為插曲,由著名影星黎莉莉演唱,場景是參軍戰士和女友依依惜別,很符合歌曲之意境(很像當代的《月亮走我也走》的意境)。

  可是,壞就壞在李香蘭也喜歡這首歌,並進行了翻唱。多年後,因為《何日君再來》這首歌,劉雪庵深陷黑暗多年,雙目失明,直到1970年代末期才恢復名譽。

而鄧麗君最早翻唱這首《何日君再來》,是她剛出道的1967年,宇宙唱片給她出版的《鳳陽花鼓》專輯的第二個版本,把原來的《女兒圈》換成了《幾時你回來》,這首歌其實就是同曲異詞版的《何日君再來》。

《幾時你回來》變成了可以跳交際舞的舞曲風。

鄧麗君再一次演唱《何日君再來》,是1978年的《熱唱!東京夜景》專輯,也就是她第一次唱《夜來香》那個專輯。

1984年11月,鄧麗君在日本金牛宮唱片發行的《鄧麗君全曲集》專輯中首次收錄《何日君再來》日語版,這個版本在日本很有影響力。

  1984年12月,鄧麗君在金牛宮發行了中文專輯《償還》,中間收錄了這個全新編曲的《何日君再來》的中文版。

  1993年3月,鄧麗君的專輯《Best Songs – Single Collection》中,她再度錄製了全新的《何日君再來》中文和日文版。

  鄧麗君版的《何日君再來》剛在大陸傳播的時候,也被冠以「靡靡之音」而只能偷偷聽,不過這首歌早已解禁,並成為在大陸傳播最廣的鄧麗君名曲之一。

當年李香蘭的《何日君再來》被封禁,倒是日本著名女歌手渡邊浜子的日文版在日本傳播開來。

渡邊浜子還演唱過好幾首和中國相關的歌曲的日語版,除《何日君再來》外還有《蘇州夜曲》《夜來香》等。

  1986年鄧麗君和渡邊浜子曾在日本綜藝節目中合作演唱《何日君再來》,堪稱世紀同台。

  《何日君再來》也是鄧麗君演唱會必唱曲目之一,從1977年日本新橋演唱會開始,幾乎每次大型演唱會必唱,在她日本「愛的十五周年」演唱會上,她還特別提到了首唱者周璇這位偉大的中國女歌星。

1984年「十億個掌聲」演唱會的最後結束曲,就是《何日君再來》。

周璇也是太紅顏薄命,1957年就在上海去世了,年僅37歲。

  鄧麗君還在1982年TVB的音樂節目中,演唱了周璇的《天涯歌女》《四季歌》和白光的《嘆十聲》。她在那年的香港伊麗莎白體育館演唱會上,也聯唱了這三首歌。

鄧麗君以清麗的民國裝扮致敬周璇1937年在《馬路天使》中的造型。

  《天涯歌女》《四季歌》都是由著名作家和劇作家田漢作詞,著名作曲家賀綠汀作曲的。

而這首《嘆十聲》,由方知作詞,黎平作曲。

  《嘆十聲》的首唱來頭就厲害了,是有「一代妖姬」之稱白光。

  1949年,白光在香港長城電影公司主演了電影《蕩婦心》,這部電影講述的女子蔡梅英為了養活兒子而淪落風塵的悲慘故事,是一部同情當時女性遭遇的進步電影。

白光在片中演唱《嘆十聲》,是蔡梅英一生悲慘命運的濃縮與寫照,催人淚下,這首歌也被傳唱至今。

  白光一生經歷上海、香港,最後退隱到馬來西亞,極為傳奇。她於1999年去世,享年79歲。

白光1994年回香港參加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巨星光芒萬丈,徐小鳳親自為她獻花。

  鄧麗君演唱的和上海及上海相關歌手的老歌還有——

1983年底,她的十五周年巡迴演唱會香港站,現場清唱了張露的名曲《給我一個吻》,但這個清唱並沒有收錄在她之後任何的唱片中。

張露在上海的時候被稱為「電台女王」,1950年代初遷居香港。1953年,李雋青為英文歌曲《Seven Lonely Days》填了中文歌詞,歌名叫《給我一個吻》,經張露演唱後紅遍世界。

狼叔休傑克曼就在一個脫口秀中,表演過「給我一個碗」。其實這是他為拍攝《雪花祕扇》而苦學中文演唱的,這首歌也出現在了那部電影中。

  張露在1970年代就退出歌壇,她還有個歌星兒子杜德偉。

  張露於2009年1月去世,享年77歲。她被安葬在上海青浦區的福壽園,和鄧麗君在大陸唯一的衣冠冢同在一處。

而說到陳蝶衣和鄧麗君之間的淵源就更深了,這張《不了情 Inoubliable》中,也專門用了一段陳蝶衣的文字。

  陳蝶衣詞,姚敏曲的《情人的眼淚》,是1956年王引導演的電影《杏花溪之戀》的插曲,新加坡著名歌星潘秀瓊首唱。

鄧麗君沒有出過《情人的眼淚》的錄音室版本,但1983年她在菲律賓馬尼拉的演唱會上,有人點唱這首歌,她於是清唱了《情人的眼淚》。(圖片很渣,風叔已經盡力了)

  陳蝶衣於2007年10月在香港去世,享年99歲。需要說明的是,坊間多年一直以為陳蝶衣寫詞,姚敏寫曲,姚莉首唱的《春風吻上我的臉》被鄧麗君唱過,答案是否定的。

  儘管鄧麗君從來沒有去過上海,但她對於上海是非常心嚮往之的。她在香港的時候,很喜歡去吃上海素菜館功德林。而她在日本的時候,還翻唱過一首歌叫《上海輓歌》(上海エレジー),這首歌寫的是異國戀人在上海街頭的突然思鄉之情。

這篇文章結束的時候,風叔看到現任巴黎法中友協執行主席郭凝女士的文章,回憶她1990年代初期和鄧麗君在法國結下的友誼。在她的文中提到,1992年的時候,鄧麗君本來打算辦理簽證到上海旅行,但走到簽證處門口,又轉身放棄了(當時她要考慮的太多)。

如果,只是如果,1992年的那天,她辦好了簽證,真的來了上海呢?

歷史沒有如果。

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文/落山風

感謝我的朋友劉宸寫、餘韻的幫助

本文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寫作時間匆忙,歡迎各位指出錯誤

來源:映畫臺灣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