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天鵝頸的她們,告訴世界什麼叫最殘酷的美

天鵝頸

最近這段時間,有關天鵝頸的安利視頻又在微博上火起來了,畢竟對於女人來說,脖子是影響整體顏值的關鍵因素。

如果斜方肌過於發達,脖子看上去就會很短,哪怕體重再輕,也總是顯得虎背熊腰👇

而擁有優美修長的脖子,則能一下提升人的氣質。

天鵝頸,顧名思義,指的是像天鵝般優美、修長、筆直的脖子。

細數娛樂圈的美女,基本都擁有天鵝頸。

比如劉詩詩的平肩長脖子👇

劉亦菲細白的脖頸👇

而金晨的脖子甚至有差不多14cm長…👇

在這個時代,修長的脖頸好像成了美女的必備。

但這個世界上卻有這樣一群女人,脖子比女明星修長得多,過得卻比誰都苦…

 

長頸族的女人們

講真,羊第一次看到這個照片的時候,真的有被嚇到!👇

三個女人的脖子、腿上、胳膊上,分別纏繞著金屬項圈,就好像在進行某種神秘的儀式。

而她們的脖子,更是被項圈拉長到不屬於正常人的長度,看上去驚悚又詭異。

這就是巴東族。

時至今日,巴東族的女人,也依然延續著這種傳統…

巴東族其實是泰國北部及緬甸邊界一個少數民族的分支,這個民族以頸長為美。

這個項圈其實有點類似於我們以前的裹小腳,女孩子從五六歲開始,就要戴上項圈,隨著年齡增長,每年都要加一個項圈,讓脖子拉長,最長甚至可以達到將近70cm…

70cm是什麼概念?要知道,家裡寫字檯的高度一般也就是80cm左右。

年輕的時候倒還好,但當長頸族的女人老了以後,因為脖子過長,她們的頭看上去搖搖欲墜非常恐怖…

所以,這個項圈真有那麼神奇?

怎麼可能!項圈本身並沒有拉長功效,它的原理非常殘忍,是通過金屬圈的重量下壓兩肩的骨骼,對骨頭造成傷害。

成年人的項圈可以達到20多斤,戴得越多越重,骨頭承受的壓力也就越大,項圈壓斷了鎖骨,使骨頭畸形。

看上去是脖子長了,實際上是肩膀塌了…

而這種傷害,通常是不可逆的。

如果佩戴時間過長,基本上就不能摘了,因為脖子缺少支撐便很容易受傷,也許會骨折,也許會斷掉…

你能想象到嗎?

對她們來說,連抬頭和低頭這種簡單的動作,都是一種奢侈。

大家都知道東南亞有多熱吧?而金屬又很容易吸收熱量。

在這種環境下,佩戴金屬項圈就是一種酷刑。

可不管有多熱多難忍,巴東族的女人都不能摘下項圈,她們只能去河邊,用水給項圈降溫。

洗澡的時候,她們還要相互幫忙清洗脖子,並且不能摘下項圈,只能把稻草塞進圈內,然後像是拉鋸一樣摩擦清理…

甚至於,她們還會在腿上纏繞項圈,讓腿保持小孩子般的粗細,使骨骼無法健康發育…

表面上來看可能沒什麼,但如果看過巴東族女人的X光,就會知道她們的骨骼有多畸形恐怖。

無法拒絕的命運

而巴東族的女人之所以這樣,是因為美。

在她們的民族文化中,長頸龍被視為天地萬物之父,久而久之,女人佩戴項圈拉長脖子,變成了她們的風俗文化。

脖子越長,就越美。

她們頂著20多斤的項圈,向世界展示最獨特的文化,最殘酷的美。

因為要繼承文化,巴東族的女人生來就要承受這份疼痛。

如果所有人都不戴,文化血脈也就斷了,老人們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巴東族的傳承,寄託於她們的肉體之上。

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

戴了項圈身體受傷,但如果不戴,就會窮死。

巴東族原本生活在緬甸東部的山區,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與世無爭自給自足。

然而,上世紀的戰亂打破了他們的寧靜,為了活下去,他們翻山越嶺逃到泰國…

命雖然保住了,但他們卻成為了難民。

難民哪有什麼那麼多人權啊?

泰國接收他們,只是把她們當成了工具。

巴東族生活的村子,直接被當地政府管控。

她們很難接受正常的教育,享受不了本地人的醫療和工作機會。

從泰國政府的角度上看,巴東族女人更像是賺錢工具。

因為她們的文化足夠獨特,每年都有大量遊客去她們去往泰國。

村裡的女人手藝好,靠賣給遊客一些手工品為生,一件手工品可能耗時三天,但通常只能賺20塊人民幣…

生活是極其困苦的。

她們無法抬頭仰望星空,生活里也沒有星星。

其實也不是沒人反抗過,但生活太苦了,苦到她們選擇遺忘痛苦。

因為看中了巴東族帶來的旅遊利潤,讓這種利潤長此以往繼續下去,村長不允許女人取下項圈。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取下,但是你的家庭會減少一大半的收入。

在村子里,那些佩戴項圈,身穿民族服飾的女人,每月都會收到來自村長的額外工資,錢雖然不多,但對巴東族的女人來說,就好像渴了很久的人看到水…

和生活比起來,痛苦算什麼呢?

活著,就已經是劫難了。

為了養家糊口,那些想反抗的巴東族女人不得不低頭。

她們每天和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打交道,和他們拍照、交談,用最原始燦爛的姿態,向這個世界展示著文化,也展示著傷疤。

村長不允許她們對遊客抱怨,必須用最完美的姿態面對遊客。

無數遊客因好奇前來,又輕飄飄地離去。

而困在村裡的巴東族女人,只能日復一日地機械生活。

沒人在乎她們累不累,疼不疼,想要什麼,想去哪裡。

她們被困在村子里,就像動物被困在馬戲團。

疼痛的文化,女性的枷鎖

如果你去泰國旅遊,看到巴東族女性,那她一定是笑著的。

她們已經習慣了微笑,習慣了把自己的境況拋到腦後。

不笑,就沒有錢,沒有錢,就沒有生活。

脖子上的項圈是民族文化,卻也成為了禁錮住她們的枷鎖。

自由這種東西,只在她們五歲之前的生活中短暫存在過。

而類似這樣禁錮女性的畸形文化,從未被真正消滅。

非洲的盤唇族,女性要自殘式地割開嘴唇,在嘴上放置一個盤子。

盤子越大,也就越美,父母拿到的彩禮越多。

印度有一個地方,為了防止女性被外族男性搶走,女生從小便要在鼻子兩側放上醜陋的黑木塞。

原本漂亮的臉蛋直接被毀掉,而當地人卻認為,這樣做是為了保護女性。

可是,從什麼時候起,保護要通過傷害才能達到?

甚至於在某些地方,還有針對發育期少女的「燙乳」習俗,大人們會將被燒熱石頭、鏟子放在少女的胸部上。

這麼做是為了不讓男孩被吸引,防止女生被性侵…

而這種文化,在當地被稱為美,被譽為愛。

和這些地區比起來,巴東族女性看似幸運,但本質上又有何不同?

當文化被扭曲,思想被禁錮,女性便不再自由。

其實,巴東族女性大概是最有希望改變的,但這條路依然充滿艱辛。

來自巴東族的馬賈,曾拍攝過村裡女性的真實生活。

雖然因為拍攝視頻,她被村長停掉了額外收入,但她從未後悔記錄下這份真實。

她的紀錄片在村裡放映那天,女人們都跑來看了。

她們看著自己戴項圈的樣子,做手工藝品的樣子,和遊客拍照時的樣子,為遊客排練舞蹈的樣子,去村長那裡領錢的樣子…

真實總是最殘酷的。

即使片中沒有一處血腥畫面,但每一個鏡頭,都揭露著巴東族女性的傷疤。

片子里的她們都笑著,但在片外,她們永遠都逃不開這無能為力的生活。

那天,大家開始都是笑著的,甚至有些害羞看到自己在屏幕上的面孔。

但漸漸地,沒有人在笑了。

大家都不說話,好像在思考著什麼。

而這份思考,或許要越過她們這代,等很多年很多年後才能得出答案。

馬賈的妹妹,曾是反抗的人群之一。

她拒絕項圈,脫下了民族服飾。

於是村長不給她工資,外國遊客也不願光臨一個如此「現代」的人的店鋪。

她是村裡最窮的女人,卻擁有另一種意義上的富有。

大家都說人解放了。

沒錯,裹小腳的時代結束了,束腰的陋習消失了,但這個世界對女性的禁錮依然存在。

他們打著文化的幌子,蠶食人本該擁有的權利,這些文化又在資本的包裝下,變成了一種獵奇和獨特。

而尋求刺激與好奇的我們,是否又成為了參觀者?

羊很佩服馬賈的妹妹,她敢於抵抗命運,哪怕她只擁有最卑微的願望——

「我想上班,想奔跑,想穿漂亮的裙子,想在夜晚抬頭看看星星…我想像最普通的女人那樣生活,即使貧窮,但擁有自由。」

來源: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