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了配角臉想演主角居然去變性,這波操作依然不能逆天改命太絕望了吧?

氧叔聽說曾經《朱諾》《盜夢空間》里的機靈小女孩艾倫·佩吉居然去做了變性手術。

左邊為變性后

其實當年艾倫·佩吉宣布出櫃之後,就再也沒聽過她有參演什麼影響力類似於《盜夢空間》這樣的大劇了。難道是好萊塢對同性戀者的歧視嗎?

《雙面勞倫斯》

然而同樣出櫃的「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卻沒有因此而損失資源,後續她接拍的《錫爾斯瑪利亞》甚至還讓面癱的她獲得了法國凱撒獎。

為什麼同樣是出櫃,克里斯汀繼續大紅大紫,而艾倫佩吉卻一路flop?因為克里斯汀長得比艾倫佩吉好看嗎?

克里斯汀公開承認出櫃時間更晚

雖然很殘忍,但確實有顏值的原因在,艾倫佩吉個子嬌小,還是娃娃臉,後期的發育讓她的額頭和下頜愈發搶眼,而五官卻失去了曾經的甜美。

這張臉的風格逐漸變為彪悍,卻因為過於圓潤女性化的額頭和過於矮小的身材,不能真正轉變為類似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那樣的悍婦形象。

《三塊廣告牌》

所以又出軌又出櫃的克里斯汀不僅一直能保持熱度,還因為本身沒有什麼大bug的精緻顏值繼續收穫顏粉。適中的顏齡,和諧的面部情緒也讓她能匹配大部分的情感戲。

和佩吉同樣臉部留白比較大,五官小,又留有女性圓潤骨相的王珞丹,雖然很幸運曾主演了一些古靈精怪的角色,但在之後的知性化轉型中逐漸flop。很難再演商業片的主角。

現在甚至需要通過「退出演藝圈」這樣的方式重回觀眾視野。

而在作大死之前,鄭爽雖然瘋癲又無演技,卻因為這張很好用的小白花臉,而一直能演主角

那為什麼她們在影視圈總是邊緣化?總是在分析萬眾矚目的主角,氧叔今天想跟大家聊聊,那些很少被留意的配角們

什麼是主角臉?

僅討論臉的話,觀眾確實都天生喜歡更精緻、更令人嚮往的臉做主角。比如顏粉眾多的張柏芝、劉亦菲

她們不見得有什麼過人的演技、才藝。但就因為純粹的美,而收穫了大量忠實的粉絲,並總能演重要的角色。平平無奇的畫面,僅因為五官的精巧便能令目光流連忘返。

不得不承認看帥哥美女戀愛是簡單又直接的娛樂消遣。如果劇方只想要觀眾單純的喜歡,而不需要更多個人思想的表達,找神顏們來演一個好把握的故事無疑是輕鬆又皆大歡喜的。

為什麼人愛看八卦?

但相反的,因為顏值得來的角色也會掩蓋本人的努力。比如球花莫妮卡·貝魯奇,我們都在討論她的美貌,她不夠美的孩子,卻很少有人聊她其實還不錯的演技。

為什麼他們成不了主角?

「男有吳孟達,女有宛瓊丹。」從這兩位最為觀眾熟知的黃金配角身上,我們可以更清晰地認識為什麼他們更適合演配角。

1. 不幸生於神顏時代

現在看石榴姐宛瓊丹年輕時照片,可能會被形象定位的反差嚇到,原來宛瓊丹曾經如此清秀。確實,五官端正的宛瓊丹剛出道時也是演的主角,但演了幾年,同期演藝班的麥翠嫻已經紅了,她還不聲不響。

除了劇本、運氣等原因,本身麥翠嫻濃眉大眼的顏值風格也更適合浮華的八十年代。

雖然粗糙厚重,但眉目確實搶眼

此外在當時神顏們的碾壓下,小白花式相貌也難以爭奪觀眾眼球

更何況宛瓊丹本身也有與清純強特徵相悖的特點,突出的顴骨和較長的中庭,以及凸嘴,在膠原蛋白流逝后愈發明顯,再加上她的個人性格等原因,差點要被亞視開除。但是寬顴骨、長中庭、凸嘴這樣讓她接地氣或者說比較土俗的特徵,卻讓她意外地演好了一個呆傻的丫鬟。

2. 面部的土俗感BUG

之後她遇到了周星馳,走上了扮丑喜劇人的石榴姐道路。她清純單薄的面相在衰老后變得單薄甚至可以說是刻薄,凸嘴的俗氣又被化妝放大,於是,她演的老鴇等角色深入人心。

又因為本身還不錯的顏值底色,保證一定的辨識度與面善感,做到既丑俗又討喜,不會令觀眾厭煩。

同樣的,吳孟達先生也曾因為年輕時還不錯的演技和滿足當時審美需求的硬漢形象,而做過演藝班裡的副班長,演《楚留香傳奇》里的男二號胡鐵花,小紅一把。

當時同班的周潤發反而還被評價長得不行、演技一般。

但因為他在名利里的短暫迷失,和本身普通的相貌,在競爭激烈的香港演藝圈一跌落就很難再翻身。當然,他既努力又幸運,在被TVB雪藏的四年裡學習表演理論,閱讀《演技六講》、《演員的自我修養》、《角色的誕生》等書。蟄伏結束后,在影片《天若有情》里一舉拿下第1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配獎

雖然電影里極力烘托男主劉德華和吳倩蓮的凄美愛情,但是因為達叔高超演技和本身形象的完美結合,讓小人物也能成為高光點

3. 主角臉難演的小人物陰暗面

相比較主角,即使是街邊混混也要選相貌貴氣超凡的劉德華。達叔吊眼、寬顴、闊鼻、大嘴的面部缺點,和黝黑皮膚,鬆散肚腩的的身材都更貼合人物定位一些

雖然街邊混混一般最多也就能長到達叔這個水平,但是作為愛情片,觀眾還是需要一對更養眼,顏值更遠於生活的情侶來寄託對不同凡響愛情的渴望。

而達叔的配角作用,則是妥帖演好一個小人物。讓與小人物接觸更多的大部分觀眾產生情感共鳴

人前低頭討好

人後宣洩憤怒

達叔精湛的演技讓他在小人物配角里,也能結合自身面部特質,演出百變氣質。比如在演一個暴發商人時,他本就有武氣的粗壯氣質在服化道下變成財大氣粗,收起小人的猥瑣,用吊眼展現梟雄的過分自信感與精光外露的算計感。

演奸詐之人時,則收起目光,用斜眼角自上而下打量人,嘴角向下,吊眼被演繹成奸惡,擴張鼻孔展現鄙夷。

演一個愛上盲女,又自卑於自身醜陋的好男人時,則收起邪氣,更注重展現厚唇帶來的憨厚與憋屈感。

這些都是精緻主角臉們很難展現出的,又土厚又姦邪的氣質。

四大天王里比較有土厚氣質的張學友,也貢獻了烏蠅哥這樣精彩的配角

所以,觀眾看影視劇時,需要的是符合事實的代入感,和高於生活的寄託感。而過於接地氣的配角臉們,可能因為面善而有代入感(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善良的),但很難帶給觀眾超脫於生活的欣賞價值。

另外,沒能成為主角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沒長成大家想成為的臉,我們想要看起來更富有、更聰明、更年輕、更美艷(抓眼感),而很少有人希望自己更土、更憨。比如四大天王里,雖然很多人欽佩張學友的才華,但很少有人會希望自己長得像他。

同理好萊塢,配角臉經常是少數族裔,或憨厚、或兇惡。因為影片針對的目標觀眾是絕大部分白人。黃金配角摩根·佛里曼就因為自身顏值的樸實,與亦正亦邪的領導氣質,總是演有能力、忠厚地給主角提供幫助的上帝式角色。

儘管沒有天生主角臉,宛瓊丹、吳孟達也在競爭殘酷的香港影視圈奮鬥出了自己的地位,摩根·佛里曼不管後續人品如何,早年也確實是從底層黑人家庭奮鬥至此。他們都是不亞於主角的,令人喜愛的演員。也為影視劇的成功做了不可估量的奉獻。

風水輪流轉的主角與配角

趙麗穎剛出道時,也因為比較圓、接地氣的形象,讓她在被成熟大美女霸屏的娛樂圈被評價演不了大女主。

而誰也沒想到,傻甜白瘦幼的流行,讓演《杉杉來了》的她瞬間翻紅。

黃渤、王寶強雖然因為顏值不夠曾一直演配角,但因為演小人物的過於優秀,而終於等來了商業片中小人物主角的春天。

演技飽受好評,顏值也夠用的媚骨天成郭珍霓,卻似乎沒來得及等來她的春天。傳聞準備退圈。

太可惜了

其實在這些演員的名利浮沉中,我們發現絕不自暴自棄的努力依然是最終翻紅的救命稻草。即使天資平庸,也總有人用連續不斷的奇迹逆天改命。

而絕大多數天生普通的我們,也不必為一些平庸的特質而苦惱。我們可以選擇格外拼搏,創造煙火般萬眾矚目的奇迹。也可以做自己的主角,把每天度過的日常,都變成連續不斷的奇迹。

來源:新氧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