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不紅,是因為他在「另一個圈子」混的風生水起

夏雨

夏雨不屬於長得很好看的男生,他笑起來眼角有細紋,有點齙牙,皮膚黝黑,放在當下的審美環境中,恐怕永無出頭之日。

 

但神奇之處是,27年前他是什麼模樣,27年後依舊是什麼模樣。

現在的夏雨,身上有了這個年紀男人該有的穩重、成熟,但仍有一股少年氣。那應該是「馬小軍」留在他身上的印記。

 

1993年,夏雨17歲,30歲的姜文要找一個小男孩扮演他小時候,標準就是和他長得像。

夏雨的爸爸看到了招募報紙,便把兒子的照片寄到了劇組,一頭蒙的小夏雨獲得了面試機會。

 

面試的幾個小演員都挺像姜文,到底選誰也是問題。

後來,姜文把母親接到劇組,姜媽指著夏雨喊道,」他挺像姜文中學時的樣子,瘦瘦黑黑的「。

就這樣,夏雨成了演員。

因為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讓18歲的夏雨少年成名,一舉拿下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台灣電影金馬獎、新加坡國際電影節的三座「影帝」獎盃。

《陽光燦爛的日子》獲獎之後,姜文舉著獎盃和夏雨照了一張相,在同一個畫框里,他們就像是不同時代的「馬小軍」站在了同一個時間切點上。

 

至於為什麼要堅持當演員,他沒有太多概念,看到同劇組的陶虹在考中戲,就跟著考並考上了。

 

在事業穩步上升的時候,他卻主動給事業來了個急剎車。

一年只接一兩部戲,有的甚至只是出鏡幾分鐘的配角。

因為他只是把演員當做是一份謀生的職業,至於人生的剩餘時間當然是用來享受生活。

 

那麼,他的主業是啥呢?

是玩,書畫、滑板、滑雪、魔術,所有好玩的他都玩了個遍。

 

在他看來,這些喜歡的事情中,能賺錢的叫做工作,其他就是愛好。

愛好和工作沒有誰更重要,只要調和到自己開心就好。

夏雨酷愛滑板運動,這是由於他少年時觀看了電影《危險之至》,當時無數少年為其瘋狂,夏雨也不例外。

 

從此夏雨向著追風少年的道路越走越遠,在滑板這項運動還不為眾人所知時,夏雨就在青島第一屆滑板大賽上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績,隨後他組建了專門的滑板隊並擔任隊長。

 

滑板讓當時的青澀少年重拾了自信,「原來我也可以」的信念極大地鼓舞了他。

 

沒想到,這一玩竟堅持了20多年,玩成了滑板界的「老炮」,玩成了全國滑板比賽裁判!

時至今日,他依然能輕鬆操控各種滑板,用滑板360°轉圈也是說來就來。

 

一大幫粉絲在他微博底下留言,「夏雨叔叔,什麼時候出滑板教學視頻呀?」

 

 

「滑雪能夠沉靜人的心靈,讓人在大自然中體會自然、生命的美麗。沒有一個地方的風景是一樣的。」

朋友送了他一套極好的滑雪裝備,不忍浪費,夏雨就玩起了滑雪。

 

因為有玩滑板的基礎,對於單板滑雪,夏雨上手很快。別人好幾天才學會的換刃、剎車,他一天就全掌握了。

與滑板一樣,本打算喜歡滑雪就玩了,沒成想卻堅持了二十來年,還取得了一些成績。

 

2006年,他在瑞士的「鐵力士山杯」單板滑雪比賽中獲得了男子業餘組冠軍,可以說站在了業餘選手的最頂峰。

 

 

也是因為這些滑雪經歷,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時,因為此前單板滑雪障礙技巧賽並未被列入冬奧會項目,所以我們國家沒有培養專業的項目解說員。

於是夏雨臨時「救場」,在央視客串了一回單板滑雪解說員。

 

解說過程既專業又接地氣,金句頻出:

「哇哦,像陀螺一樣!人板合一呀!最高境界就是人板合一!」

「轉的圈數很多,快把自己擰出水兒來了啊!」

「這回是真的把人擰出水來了!!!」

 

除了滑板、滑雪,夏雨還喜歡變魔術、養蜥蜴,妻子袁泉說,「他就像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不過,袁泉的心愿就是,他能夠永遠長不大。

其實,夏雨在貪玩的外表下,掩藏著極深的孤獨和思考。他所熱愛的滑板、滑雪、魔術,都給了他一個可以獨立思考的空間。

「每個人都不完美,我們都在尋找自己,把自己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近幾年,相對於佳作頻出、大器晚成的袁泉,18歲便早早成為影帝的夏雨,在大熒幕上的表現確實有些差強人意。

有人笑他江郎才盡,現在拍的戲還不如他老婆拍的好,他也不生氣,照樣開心的替袁泉加油打氣:「作為家屬,我感覺非常的驕傲。」

還有人諷刺他玩物喪志,但他全都不當一回事兒,只說:「我是一個順應命運的人,對好玩的事情都比較感興趣,演戲只是一個養家糊口的方式。」

 

遇到喜歡的戲就拍,拍完他就去玩、待在家裡陪女兒。戲不上,在熒屏上幾乎見不到人。

 

就算有人質疑,夏雨是不是過氣了?甚至多次被誤認為是,與他長相相像的張一山。

他都覺得無所謂,演戲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最過癮的是有機會體驗不同人生軌跡。

畢竟,「在塵世走一圈,要足夠輕飄飄、足夠地超脫,才有體驗萬物的可能性。」

他的自在人生,儘管低調,卻精彩到炸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