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蘇芒在娛樂圈食物鏈頂端卻還招人煩,社交里如何才能被偏愛?

蘇芒

不知道你們昨天有沒有看那個新的綜藝《50公里桃花塢》。

通常在真人秀里,集齊的藝人越多,越能展示出他們的真實社交魅力如何。而讓這15個社交能力高低不同的藝人一起進行群居社交,每多坐在一起一刻,不僅對於他們來說是個煎熬的事,對於觀眾也是一種折磨。

▲叔看完第一期的表情如周傑老師

這真是一個太過經典的社交場了,經典到叔從他們身上發現了一些關於展現社交魅力啟迪與雷區。

比如通常我們認為,社交場是一個大家對於自我外表和氣質最重視的地方,擁有更好氣質、更大氣場和更好外表的人會在社交里佔據主動權,或是被所有人喜歡。

但在這個場子里,叔發現外表的好與壞對於社交能力強弱的影響只佔一小小部分。肢體語言、性格展現,和在社交環境里的心理因素才是決定個人社交討喜與否的關鍵。

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有跡可循,甚至會因為細小的差別,在社交時擁有不同魅力展現。今天叔就藉由這個綜藝里的幾個典型案例跟大家聊聊,也許能讓我們在社交時的自我魅力提升方面得到一些啟發。

啟發一:高存在感人格——獲得存在,剋制浮誇

對於每一個打心眼裡恐懼社交的人來說,社交場里最可怕的一幕就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你身上,你的存在值是全場最高的。

▲長桌首位沒人想坐

我們也不得不承認蘇芒確實深諳社交之道,作為在名利場摸爬滾打一路走上來的社交老油子,她進了社交場就像魚兒進了水一樣自在。

▲最後蘇芒主動坐在了這個位置

想要在社交里被喜歡、獲得存在感,克服對集體關注的恐懼一定是第一要點。但如何獲得關注、獲得關注的尺度在哪也需要有把握。

蘇芒是和社恐患者極端相反的高存在感人格,社交時非常敢吸引注意,敢獲得存在。

她極力在意自己能否100%擁有話題。所以在外表選擇上,她不會像社交菜鳥們一樣苦惱「我該如何穿得不刻意又很漂亮」,而是在穿著上和主題做細微呼應,既能營造出一種泰然自若的精緻感,又能第一時間引起話題,避免冷場。

▲《找桃花》

如果外表的話題性不夠,還可以以道具為輔,比如搬去桃花塢時大家拿的都是食物、行李、衣物,蘇芒拿的是一卡車花,雖然虛浮,但佔地面積確實最大,也最讓人忽視不下,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只要有人能問一嘴「你怎麼買了這麼多花?」話題就展開了。

這兩點辦法對於「快速獲得存在感」確實是個巧妙又可借鑒的思路,但這僅僅能幫我們做到「被關注」,想要在被關注的基礎上被喜歡,如何展現性格才是關鍵。不過在「被喜歡」這個維度里,蘇芒屬於不能被效仿的浮誇版。

第一次見面,她嘴上基本離不開「親愛的」、「你來啦」、「好想你」、「又漂亮啦~」,之類的這樣狀若親密但更顯生疏虛浮的固定辭彙。如果需要社交的人對她們來說屬於高位者,還會佐以尖叫。

蘇芒和宋丹丹第一次見面時的情緒處理如下。

▲這裡沒法放語音,大家看圖感受

如果能一直保持這種高亢的情緒也可以,但她不能。但凡對方是比其氣場低,或是社會地位低的,這種熱絡感就會全面降低,浮誇和冷淡造成的落差感甚至會有一種拜高踩低的感覺,可能會讓對方感到被冒犯。

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孟子義討好地跟蘇芒說她給大家準備的床單,蘇芒卻沒有見到宋丹丹時的熱絡反應,只是皮笑肉不笑地wow了一聲然後立刻轉移了話題。

在這個維度上,舒淇的社交狀態或許是蘇芒的收斂版,沒有那麼浮誇,可能會更討人喜歡,更好借鑒。

對年紀略大的長輩或者上位者停止浮誇恭敬以待,真誠為主。宋丹丹問舒淇為什麼來,舒淇立刻放下筷子,認真的說:

▲雖然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但真誠的態度會讓對方很受用

略微熱絡和高亢的情緒表情,可以用在和小輩或是階級稍微低的人身上,能打消年齡差距帶來的生疏和隔閡。(但強度要視對方的社交能力而定)

▲打趣的話也要看對象,同時表情要友好

表情和肢體語言可以中和社交時語言的冒犯,舒淇微表情統一的笑容有中和語言玩笑的能力,而浮誇版的蘇芒就是典型的笑容優雅,但無法控制微表情,所以她的微笑會讓你覺得程序化,甚至冒犯。

▲有一個細微的白眼

啟發二:和平使者人格——不想獲得存在,就給他人舒適感

對於舒淇和宋丹丹兩位長輩的夾攻,郭麒麟的社交處理方式也挺值得成為一點啟發。

宋丹丹逼問郭麒麟的擇偶標準,郭麒麟的回答巧妙抵擋了長輩們的追問又悄無聲息地討好了長輩們。

這個節目里以他為代表,外加辣目洋子、李雪琴、汪蘇瀧都是社交里的和平使者型人格,不想過多地獲得別人的關注,但是能用插科打諢的方式給他人舒適感,創造良好的氛圍,同樣很討人喜歡。

他們在外表的第一印象上通常不會設計太多「巧妙」的心思,只保證外貌得體,不求耀眼,但求溫和討喜,最大程度放低別人的戒心。

辣目洋子能找到自己身上拉進社交距離的最關鍵之處,所以全程用表情管控自己的討喜程度,尷尬或者開心都是「年畫娃娃笑」。

浮誇型的蘇芒去社交生活帶的是一卡車花,李雪琴帶的是兩隻鵝,成為了氣氛的調和劑。

▲她還因為站馬路邊吃東西被工作人員叫停

比起第一種的高存在感型人格,他們身上的存在感略微降低,社交時的表現狀態真誠更多,虛浮更少,甚至對於成為話題中心、被關注或者被賦予權利會有躲避的心理。

節目里有一段要選村長,幾個年長的人起鬨郭麒麟,郭麒麟推脫的說詞是「我沒有這方面能力」,但真實os是:

但也正是因為對社交的成功與否沒有企圖心,所以也不會產生對自我不自信浮誇或者局促情緒。他們無論對待上位者還是比自己階級低的人都能神態自若,肢體語言舒展。

對比其他人對蘇芒的急切討好,李雪琴對蘇芒的態度還是跟往常一樣。

▲圖中所說前情是宋丹丹讓大家說出各自靠什麼出名的

在相安無事的社交場里,這樣的人通常是遊離在外的。但一旦社交環境出現巨大的尷尬局面,跳出來圓場的也會是他們。

還是宋丹丹讓大家自我介紹的前情,輪到張翰回答,他淡淡地說自己就是個演員,宋丹丹覺得他這樣自我介紹會讓大家不懂,所以發問:

張翰不太想配合,說了一句「我沒名」,然後場子陷入巨大尷尬。

這時候汪蘇瀧立刻忍不住進行圓場,打破了尷尬局面。

社交場里,其實從來就沒有固定的「什麼樣的人格會受歡迎」的道理,如果我們無法勉強自己成為舒淇一樣的對社交場合處理的遊刃有餘的人,那麼放棄逼迫自己另闢蹊徑,依舊能做到魅力最大化。

啟發三:敏感的弄巧成拙者——請忘記別人的評價

如果說上面兩種人格,分別是社交場景里的兩種解法:「推自己一把」和「拽自己一下」。那麼最後這種人格,就是最擰巴的存在,也是最難在社交里快速獲得認可的人。

他們身上有個統一的辭彙,寫在臉上,刻在行為里,叫討好。

歸根結底,是他們永遠會把別人對自己的評價放在社交關注點的首位,對某一個眼神或是言語都格外在意,所以會導致不同程度的刻意或過於卑微。

表現在外表上,有因為輿論評價一直不好,而太過著急告訴所有人「我不是那樣的人,我很好的」的孟子義。

因為想證明和想展現,所以她從外表到語言都略顯急迫。包括前文和蘇芒互相比著找衣服上的桃花的行為,還有她一遍又一遍地問第一次見面的夥伴們,我討厭嗎?我不討厭吧?

事實上,除了她自己根本沒有人知道她那些「討厭」的過往,但大家反而通過當事人這種狀若洒脫的一次次提起,加深了這種印象。

和孟子義同屬於一種人格,但表現形式完全相反的是周也。其實要是不提叔現在甚至想不起節目里有她,因為她每時每刻都在極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長久的停頓后

跟年齡最小也有關係,周也在社交場合里的局促感肉眼可見,總會因為過於在乎自己在別人眼中的表現,或是過於想要融入進集體,而產生笑容僵硬、過於多頻地道謝等等。

▲說著話會突然雙手合十鞠躬

這種對社交的畏懼感,對麻煩別人的愧疚感和對別人對自己印象的不自信,輕則造成冷場、言語混亂,嚴重點還會像彭楚粵一樣一直不自覺地做出撓頭、扣手等會讓自己更加顯得局促的動作。

其實對於這一群人想要實現魅力最大化,放過自己,讓自己退一步變成第二種人格;和讓自己進一步變成第一種人格都可以快速幫助他們在社交里得到認可,獲得存在。

但也許對於他們,這個「放過自己」和「忘掉他人對自己的評價的在意」,是個很漫長的過程。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