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這輩子,最怕突然聽懂一首歌

李宗盛

李宗盛在他60歲這年,寫了一首送給父親的歌。

這是他第一次在歌裡正式地與父親對話,新歌一出,感動無數人……

他早在《山丘》裡唱到: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喋喋不休,再也喚不回了溫柔。

在這首新歌裡,他唱的是:有幸運的,成為知己;有不幸的,只能是甲乙。

其實早在2014年,他就透露過在寫一首歌,是關於已經去世的父親。

「我經常回想起父親56歲的樣子。我會對著天空說:『爸爸,我也活到你這個歲數了。』」

這麼多年的沉澱,他終於把情感表達,變成了一封寫給父親的信。

人這輩子,最怕突然聽懂一首歌

有句流傳很廣的話:「年少不聽李宗盛,聽懂已是不惑年。」

李宗盛的歌,在人生的不同階段,能夠聽出不同的感覺。

他曾經說:「我一首歌裡的一百個金句,可能是兩萬個句子裡挑出來的。」

那些看似平淡的獨白或句子,細細回味起來,卻是字字深情,句句紮心,讓人忍不住濕了眼眶。

他以前寫過母親,他寫道:「只留下母親聲聲地召喚在風中。滿垛啊,咱家桂花香,正濃。」

如今他寫了一首歌,和記憶裡的父親握手言和。

「遺憾我從未將他寫進我的歌,然後我一下子也活到容易落淚的歲了。」

李宗盛的出身其實很普通,母親是老師,父親賣煤氣罐謀生。

他小時候學習很差勁,父母常常對他頭痛,卻也毫無辦法。

人這輩子,最怕突然聽懂一首歌

後來他錯過了上重點高中的機會,各種考試也都落榜。

藝考零分,門門掛科,只好去一個私立學校學電機。

念了幾年書之後他退學了,在學校參加的合唱團也解散了。

21歲的他,這時也沒謀生技能,不得已回到老家,幫父親賣煤氣罐。

這樣的情況,很明顯會讓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感到失望,甚至擔憂。

多年後的《阿宗三件事》裡,李宗盛也唱出了自己的這段往事。

我是一個瓦斯行老板之子,在還沒證實我有獨立賺錢的本事以前。

我的父親要我在家裡幫忙送瓦斯,我必須利用生意清淡的午後,在新社區的電線桿上綁上電話的牌子。

我必須扛著瓦斯,穿過臭水四溢的夜市。

人這輩子,最怕突然聽懂一首歌

也許就是在這個階段,李宗盛和父親的關系,產生了微妙的距離感。

他的歌詞裡寫道:比起母親的總是憂心忡忡,他更像是個若無其事的旁觀者。

其實有很多人的父親,都和李宗盛父親一樣,寡言,不輕易袒露情感。

李宗盛白天去搬煤氣罐,到了晚上,他就去一些地方唱歌。

也正是有了這段經历,讓李宗盛更加直觀地接觸,也了解到這個世界。

他感受到了普通人的不易,寫出了後來火遍大地的歌曲《凡人歌》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終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閑。」

這樣的生活,直到1982年,他為鄭怡寫出了《小雨來得正是時候》才發生改變。

他也從一個迷茫的年輕人,成長到足以改變樂壇的領軍人物。

他也欣喜地察覺到,那時候的父親,也在為自己感到驕傲吧。

「我知道,那個不苟言笑的父親,肯定在偷偷得意。」

人這輩子,最怕突然聽懂一首歌

往後很多年的沉浮,無數金曲的創作,數不清的成就。

這個樂壇大哥,還有兩個月,他就滿60歲了。

這麼些年來,關於父親,關於家,關於當年的種種過往,他已經有了更為深刻的體會。

他勇敢面對自己,和過去握手言和,也終於說出了那句:「爸,我想你了。」

人這輩子,最怕突然聽懂一首歌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