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不知不覺,宋丹丹居然也變「油膩」了……

     最近騰訊推出了一個戶外真人秀,名字非常浪漫,《五十公裡桃花塢》,可惜剛開始便遭遇了大型社死現場。

  節目找了15位大小明星大家要在一起共處21天,其中包括一位設計師和一位行為藝術家。

  這個真人秀找人的標準大概是誰有空找誰,所以來的人非常的混雜,有紅的,有不紅的,有老的,也有年輕的,資格老一點的有宋丹丹、舒淇、蘇芒、周傑,年青一代的有郭麒麟、汪蘇瀧、張翰、賴冠霖,最近剛紅起來的有李雪琴、辣目洋子、彭楚粵等等。

  

  在這些人當中,有幾位是綜藝老兵了,比如宋丹丹、郭麒麟、汪蘇瀧,參加過各種真人秀節目,算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了。

  為甚麼要強調這點呢?大家往後看就知道了。

  節目的核心理念是重溫群居生活,15位嘉賓一起在距離北京50公裡一個叫桃花塢的新型社區裡共同居住21天。

  理念是不錯,但強行與自己熟悉的不熟悉的一堆人在一起吃在一起睡,還隨時被攝像頭對準著,任何一點小情緒都會被捕捉到,想想也會是一個充滿了突發情況的挑戰。

  

  這群人剛聚到一起,最年長的宋丹丹率先發話,「我們先進行自我介紹吧。」

  提議是好的,問題是大姐的要求很具體,自我介紹必須包含三部分內容,你是幹甚麼的、你是靠甚麼紅起來的、你為甚麼要來到這個節目。

  

  這時代際區別就出來了,在宋丹丹這一代,這種介紹方式沒毛病,簡單明了,最短的時間內最快讓人了解你,更重要的是最快讓觀眾了解你,但是對年輕人來說這種介紹方法就有點太過嚴肅太過正經了,不符合他們的說話方式,感覺一點也不酷,所以年輕人的反感就來了。

  鐵嶺李雪琴一聽,汗都快下來了,作為一名社恐分子,她覺得這樣的介紹方式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

  

  不僅是李雪琴覺得尷尬,很多嘉賓都覺得尷尬,來到這裡的除了個別資深藝人,有幾位還是娛樂圈的小透明,並沒有足夠大的名氣和足夠有分量的代表作,說了別人也沒聽過豈不是更尷尬。

  而且這個年代走紅的方式稀奇古怪,有人紅在作品,有人沒作品也能紅,還有人可能上過一個綜藝就紅了。

  比如之前汪蘇瀧就是典型的歌紅人不紅,還是上了幾個綜藝之後,才被人發現是個寶藏男孩,知名度大增。

  

  所以汪蘇瀧在自我介紹時打哈哈,說自己只是因為純帥,並沒有甚麼作品。

  

  宋丹丹不懂年輕人幽默方式和太極手法,繼續追問,「十幾年了不能一首主打歌都沒有。」

  汪蘇瀧只好求饒:「姐,我一定會有的。」

  到張翰這裡,他比較耿直,直接說自己沒甚麼名氣,只介紹了自己的名字和職業。

  

  其實大家都知道張翰的代表作是《一起來看流星雨》,可那是和鄭爽一起拍的,鑒於現在鄭爽成了敏感事件,他有顧慮不願意說是可以理解的。

  但宋丹丹不理解,覺得張翰不說是不誠實的表現,非逼著張翰說,張翰則堅持不說,場面一度,僵持在那裡,非常尷尬。

  

  最後還是汪蘇瀧出來打圓場,說張翰跟他一樣就是純帥,在座各位很多都是靠臉進來的。

  

  可怕的是宋丹丹還覺得這大概是因為年輕人靦腆,一直勸大家放開點,「都不要客氣,不要覺得丟人……」——知道空氣突然凝固是甚麼感覺嗎?這就是了。

  

  不得不說,宋丹丹在真人秀裡屬於有戲的人,凡有她參加的節目,她都在盡心盡力地把節奏帶起來,往前推,這一方面是老前輩的自覺,二方面也是敬業的一種表現,所以真人秀都愛請她,她在圈裡這麼多年,跟誰都能扯上一點關系,又是喜劇演員,天生有笑點。

  當然宋丹丹也真不含糊,在這個節目裡,宋丹丹掛在嘴上的口頭禪一直是,「因為我年齡最大,我先說。」

  

  

  誰都不願意當這個一群明星的管理者,都知道這裡面水很深,一般人把握不住。於是老大姐宋丹丹便開始強行攤派,推舉周傑來幹,理由是,「我覺得你能力強。」

  

  周傑拒絕,宋丹丹追問說為甚麼,周傑只好說自己最不適合當塢長,因為長得就「不像」。

  我其實真不知道宋丹丹是從哪裡看出周傑能當塢長的,周傑的清高和拒不妥協是圈內有名的好吧,這些年演藝生涯受挫也全都是賴這個性格特點所賜,吃了多少虧也沒改過。

  易立競的採訪風格讓她大殺四方,各路明星紛紛被她的犀利的提問弄得狼狽不堪,唯一一次吃癟的就是在周傑這裡。

  

  大家可以看這裡回顧

  面對易立競的發文,他所有的回答全都是反問句,一劍封喉。

  像周傑這種有習慣性不合作和喜歡挑戰權威的人,他怎麼可能願意做,或者說怎麼可能做好一個需要強大包容心,事無巨細都要關照到的大家長呢?

  大姐純粹是亂彈琴。

  看在周傑這裡沒成功,宋丹丹又轉向郭麒麟,郭麒麟也連忙否認自己幹不了。

  其實郭麒麟的性格是公子哥兒打邊鼓的性格,他就不是那種特別愛出頭的人,你讓他旁邊策應他確對沒問題,讓他當主角他不是不適合,而是覺得累得慌,在人群中屬於黃花魚那種——溜兒邊的,在一個班級裡,他可以當壞孩子頭也可以當文娛委員,但是絕對當不了班長的。

  

  失敗兩次,宋丹丹還是越挫越勇,又問坐在自己身邊的汪蘇瀧,「那你來當塢長,好不好?」理由是,「人紅歌不紅,當邨長就是你的作品。」

  

  

  汪蘇瀧一聽,馬上轉過頭,一面不可置信的震驚表情,太好笑了。

  

  估計此刻他內心活動是這樣的,「有沒有搞錯,這話你也能說得出口?」

  看鍋飛到了自家頭上,汪蘇瀧的腦子轉得很快,立刻建議大家投票選塢長,並且為了回敬老大姐對自己的「賞識」,第一個推薦了宋丹丹。

  

  同意宋丹丹的人並不多,都知道她並不願意管這事,這操心受累的事兒,怎麼能讓娛樂圈大姐大來擔當呢。

  周傑還是蠻靠譜的,又提出了一個人選——蘇芒,理由是蘇芒有過在時尚界操盤大型活動的經驗。

  

  當然後來蘇芒也貢獻了一點熱點,就是她覺得一天650餐費太少,引發了全民DISS,後來又否認,再度引發群嘲,這個我們不去說她了。

  

  

  

  蘇芒這話在私下或者在明星圈裡私下說沒問題,但作為時尚行業的老口子,她顯然低估了娛樂圈受眾的忍耐力,馬人群情激憤了。

  

  好,不接地氣當然也高貴的蘇芒也不太願意接這個攤子,宋丹丹這時候又站出來鼓勵她,「沒甚麼事兒,只是多操一點心。」面對這種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蘇芒的回應也是幹脆,建議按年齡排位,由宋丹丹當塢長,她和周傑當副手。

  幸好最後行為藝術家陳陳陳主動請纓當塢長,才算結束了這場混戰,宋丹丹又連忙倒戈,誇陳陳陳長得就像塢長,一看就特別負責任。

  

  在這個節目中,宋丹丹還有很多迷惑操作。

  比如剛見到汪蘇瀧,便問他最有名的的歌是哪一首,汪蘇瀧開玩笑說都很有名。

  

  

  宋丹丹無視汪蘇瀧的調侃,逼問繼續說,還拿出行動電話要現場搜,搞得汪蘇瀧很無奈,「威脅」說,「你這樣子我要播放你的小品了」,總算讓宋丹丹放棄了這個話題。

  

  郭麒麟遲到了,宋丹丹上來就是迎頭暴擊,「聽說你被教養得很好的一個孩子,教養不管用了?」

  因為郭麒麟之前叫宋丹丹「幹媽」,她表現出了對郭麒麟格外的關心,問到郭麒麟的戀情,還事無巨細都想知道,「有沒有女朋友?喜歡甚麼類型的?甚麼性格?溫柔的還是暴烈的?眼睛大的眼睛小的?」

  

  郭麒麟說沒有,宋丹丹卻不相信:「不行,必須讓這孩子說出來。」

  看郭麒麟實在不說,她又當起了媒婆,搞起了拉郎配,轉過頭來問李雪琴,「戀愛了嗎?郭麒麟咋樣?」

  心疼王建國一分鐘,大姐這是要把「雪國列車」拆了賣廢鐵啊。

  

  因為以上的種種表現,宋丹丹又挨罵了,節目剛播出網上便譴責聲一片,說她情商低,口無遮攔,倚老賣老。

  

  

  其實怎麼說呢,宋丹丹在節目中的表現固然有很多不妥的地方,但她也真的是有點冤。

  節目組在邀請宋丹丹加入時,沒有提前溝通過任何註意事項,只說了15個人在一起生活,她不知道到底會拍幾期,也不知道錄出來的效果怎樣,一切都是未知。

  不知道怎麼演,就只能不演了,宋丹丹說自己只是憑著本能與大家相處,「我一點也沒演。」

  她覺得自己是集體中年齡最大的一個人,還是一個參加過很多綜藝的「老兵」,自然有凝聚人心的責任,所以她見不得冷場,也見不得大家尷尬局促,總是盡力想要把大家的情緒調動起來,多給年輕人做一點甚麼。

  

  在採訪中她說這些小孩都是人精,「有的時候我反倒比他們小心,我害怕說的話傷害到孩子。」

  節目播出後,她特意向張翰賠不是,反思自己是不是有些過度了。

  

  她覺得自己是一個很真的人,在這個年齡還能和年輕人一起上綜藝,「如果我以自己是老藝術家自居,對甚麼都想指指點點,可能我也不會坐在這兒。」

  人對自己的認識非常容易有誤區,她躲過了自以為是老藝術家的陷阱,卻沒有躲過老年人喜歡問人家「多大了有對象嗎生孩子了嗎打算生二胎不」的通病。

  人老了,一個非常顯著的特點就是喜歡保媒拉纖,總喜歡把不相幹的人往一起湊,一看見單身的青年男女腦子裡就自動配對。

  老年人覺得詢問隱私話題是拉近關系的示好,對方卻有一種被冒犯的感覺。

  這是兩代人之間無法調和的矛盾。

  我是很喜歡宋丹丹的,她的人生历程坎坷,曾經大紅大紫,風頭一時無兩,名氣嚮徹大江南北,卻因為與英達離婚回到了一無所有的原點。

  

  ▲25歲的宋丹丹在話劇舞臺

  幾次相親失敗,沒戲拍,沒錢賺,幾乎變成了一個怨婦。

  女人一生能遇到的劫難和發生的錯誤她都有了,她自己說自己,「過了好幾個女人的一生。」

  

  ▲宋丹丹和英達

  但她憑借著自己的努力,將所有的經历都變成了財富,「我非常幸運,幾次失敗的婚姻帶給我對人生的觀察體驗,讓我成熟」。

  人到中年之後,她的事業在婆婆媽媽劇中得到了複蘇,再次走紅,在多個綜藝中擔任導師和嘉賓,路越走越順,不僅夫妻恩愛,還活出了不怒不嗔的雲淡風輕。

  她是非常有資格向年輕人提出人生建議的那種前輩,但有時候,太著急了,就有點跨越了邊界。

  從古至今,從中國到外國,都有這麼一種說法,比如英國人有這麼一條社交規矩,那就是在別人沒有問你時候你不要去教育人家,而孟子老先生也說過,人之患,在好為人師。

  宋丹丹的問題也在這裡,有時候我們對自己的人生過於志得意滿覺得自己活得特別好特別對,就會沾染上好為人師的惡習,看甚麼都忍不住說上幾句,動輒便覺得自己有資格幫教一下小輩,自己說的都是正確的,還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出來,不允許被挑戰。

  作家馮唐的一篇《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曾風靡全網,其中關於避免「油膩」的第六條建議是「不要教育晚輩」。

  

  其實這個規律男女同樣適用,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中年以後最大的威脅都是變得油膩。

  而油膩的一個典型標志就會變得嘴欠,所謂嘴欠,就是自我封閉,不接受新鮮事物,總覺得別人都不如自己想得透。

  忘了自己是如何從年輕時走過來的,對年輕人過分「關愛」,處處指點江山。

  學會了滔滔不絕地發表見解,卻不會停下來聽聽別人的意見。

  上次黃曉明被群嘲也是因為「我要我覺得」,看似霸道總裁,實則油膩不堪。

  

  所以宋丹丹不是情商低,她只是有點油膩了。

  她是典型的北京大妞,年輕時快意恩仇,老了也是熱心腸,自來熟,特愛關心人,覺得對誰都有責任。

  特別熱絡的中國老人會忘記尺度,反正我都這麼老了,我甚麼都懂,甚麼都知,你不必瞞我,快快把我最想知道的都告訴我。

  人際交往中最大的煩惱往往都是這種人帶來的,他們不懂尊重一個人的「不說權」,非得打破沙鍋問到底,躲也躲不過,逃也逃不了,恨也恨不起——人家是好心,沒惡意。

  所以說,自省確實是一個人終身的修養。

  我們一定要記得年輕時自己對好為人師者的厭惡,老了老了,別變成我們年輕時最討厭的那種人。

  這一生不易,行過最壞的路,見過最好的人,喝過最苦的酒,這是收獲和經历,留在心裡就行了,實在想分享,可以寫成書。

  但在日常生活裡,與人的交往中,還是保留一 點謙遜和自制吧,「不教育晩輩」是一個清醒中年人最後的倔強。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並發布,本平臺僅提供資訊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