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邊緣化」的80後女演員,有人無戲可拍,有人退圈多年 

女演員
她們出道之時,恰恰遇上了演藝圈最後的黃金時代,有的因為一張臉就能和大導演合作,有的不是科班出身也能被稱為「星女郎」「謀女郎」,甚至不需要磨練甚麼演技,靠著與生俱來的天賦和靈氣就能紅得一塌糊塗。
乘著這股風,扶搖直上,改變命運的女演員大有人在。

可是隨著時代的發展,演藝圈新人輩出,觀眾口味愈發挑剔,有資本有能力的殺出重圍,沒能跟上潮流的被拍死在沙灘上,過往的榮光成了人們嘲諷的證據。

還有一批「被邊緣化」的80後女演員,有人無戲可拍,有人退圈多年,出道多年,她們為何會走到如此境地?

  • 01郭珍霓(1982年生):絕美趙合德,戲紅人不紅

2008年,郭珍霓出現在電視劇《母儀天下》,她飾演的「趙合德」堪稱一絕。

鵝蛋臉,丹鳳眼,眼角和眉梢的「媚感」讓人挪不開眼。

她不是標準的美女,卻讓人過目不忘。直挺挺的鼻梁,厚實有弧度的嘴唇,刻畫著許多內容,深情又絕情,溫柔又霸道。

佟麗婭飾演的趙飛燕,同樣傾國傾城,但和郭珍霓對比,獨獨缺少了那份「媚惑」,多的是柔情和甜美。

趙合德是趙飛燕的妹妹,由趙飛燕引薦漢成帝,她深知宮圍之中的勾心鬥角,因此她從不輕易交付自己的真心。她攻於心計,謹慎圓滑,集萬千寵愛於一生,也將人間壞事做盡。

郭珍霓將這個角色的野心和算計,演繹到極致,每一個眼神和表情,都與角色合二為一。

塑造如此成功的角色,卻沒讓郭珍霓大紅大紫,反而闖蕩多年,鮮為人知。

郭珍霓畢業於中戲,與文章、白百何曾是同班同學。

出道後,她也演過不少角色。

《啞巴新娘》中,刁蠻任性的千金大小姐柳湘君。

《木棉花的春天》中,父母雙亡、癡心不改的鄒小蝶。

《步步驚心》中,知書達理且有情有義的京城雅妓綠蕪。

郭珍霓是多面的,可清純,可刁蠻,可性感,也可端莊。

2016年,演完《潛伏在黎明之前》後,她就淡出娛樂圈了。

汪涵曾說她是橫店女王,一年12個月基本都在拍戲。

如此拼命,為何就沒能紅起來?究其原因就三點。

第一:無人力捧。

都說小紅靠捧,大紅靠命。如果背後沒有人推一把,空有演技,也和「紅」沾不上邊。所謂捧,就是打造人設,資源加持,只要有一部爆款劇,就是逆天改命的關鍵點。很顯然,郭珍霓缺少了伯樂。

第二:性格決定命運。

郭珍霓塑造了不少反派角色,但現實中的她,喜歡閱讀、旅行,簡單生活,不爭不搶。

這種性格固然是好,但是想要成名,沒點野心是成不了大氣候的。

成事在天,謀事在人,縱觀如今活躍在娛樂圈的女演員們,哪個不是拼了命的往上爬。

第三:沒找準定位。

每個演員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質,將自我特色發揮到極致,和角色貼合起來,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蔣欣遇到《甄嬛傳》,趙麗穎遇到《花千骨》。

郭珍霓演過很多角色,但沒有一個角色是極度出彩的,也就缺少了記憶點。

如今郭珍霓已經步入40歲,想要翻紅基本不可能了。不過她也志不在此,隱退後過著低調安靜的生活,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小富即安。

  • 02呂一(1984年生):甜美可人,生不逢時

呂一是郭珍霓好朋友,當初她上《乘風破浪的姐姐》,郭珍霓還為她打call。

這對姐妹花,恐怕是境遇相似,才格外惺惺相惜。

呂一在演員這條路上,完全是野路子出身。她從小就跳民族舞,一路從重慶跳到了北京,本以為自己會跳一輩子舞,結果半路殺出個叫徐克的導演。

2004年,徐克相中呂一,讓她出演《散打》中身殘志堅的小虞,由此正式出道。

從顏值上來看,呂一擁有肉嘟嘟的臉蛋,圓圓的眼睛,微凸的兔牙,整個人看起來毫無攻擊性,可愛又靈動。

因此,她剛開始那幾年演的角色,也大多是這種類型的。

《天外飛仙》裡,對愛情堅貞執著,猶如鄰家女孩般清新可人的賽金。

《雪山飛狐》裡,美麗溫柔,命運悲慘的南蘭。

《雪在燒》裡,純真善良,不幸殘疾的羅一。

從2007年開始,呂一不斷尋求突破,開始在懸疑劇、刑偵劇、輕喜劇中露臉。

其中最大的突破莫過於,2014年那部《平凡的世界》,呂一化身為山西姑娘賀秀蓮。

賀秀蓮沒有太多文化,只是黃土高坡的一個農邨女性,但骨子裡卻充滿柔情和堅韌,給了孫少安停泊的港灣。

呂一「自毀形象」,將賀秀蓮的淳樸和力量,演繹得淋灕盡致。在實力派演員王雷面前,也毫不示弱。

大家都以為呂一會借著這個角色展翅高飛,結果在後來的幾年,她幾乎一年只有一部戲,而且都不是熱播劇。

2021年,呂一出現在《乘風破浪的姐姐》節目裡,大家才突然看到她的存在。

論唱功論舞蹈論顏值,她都在中上水平,但制造的話題上的熱搜卻寥寥無幾。節目結束了,她又重新回到娛樂圈的邊緣。

這些年,呂一到底輸在哪?

第一:長相限制戲路。

呂一張相很美,但美則美矣,缺乏特色,在塑造人物時,缺少了記憶點和可能性。因此,呂一這些年演的角色大都是偏向「花瓶」的角色,縱使演技再好,也上不了臺面。

第二:缺乏話題性。

話題性意味著關註度,無論話題好與壞,對藝人來說都是流量。那些站在金字塔頂端的藝人,哪個身後沒有一籮筐的故事。呂一出道這些年,更像是一張白紙,於觀眾和媒體來說,毫無談資。

第三:生不逢時。

呂一的長相,放到古裝劇或者偶像劇中,都會有觀眾緣。但是她出道的時間,古裝劇進入發展尾聲,偶像劇也陷入低迷,加上本身資源不夠好,也就沒能抓住時代的最後一陣風。

希望呂一未來能遇到一個好劇本,在演員路上繼續披荊斬棘。

  • 03徐百慧(1983年生):出道18年的黃金配角

徐百慧在《人世間》裡飾演「於虹」一角。

於虹是周秉昆那群發小中,最不起眼的角色。她沒有春燕「會來事」,沒有吳倩蠻橫霸道,她只是躲在角落,獨自接受命運的一切饋贈。

徐百慧演繹出了一個東北農邨婦女的本分、保守和樸實。

和於虹命運相似,徐百慧在演藝圈也是被忽略的存在。

徐百慧出道是個偶然,17歲那年,她在錄音棚錄專輯紀念青年,結果被監制老師鼓勵去考中央戲劇學院。

出道18年,徐百慧游離在各種配角中。

《日月淩空》中的太子妃楊美雲。

《我的兒子是奇葩》中的湘妹子何花。

《羋月傳》中的陪嫁媵妾孟昭氏。

《延禧宮略》中善良正直的怡嬪。

這些角色,或溫柔,或潑辣,或心機,或真誠,徐百慧展現出了演員的多面性。

但很可惜,這些角色口碑良好,卻沒能讓徐百慧從配角的位置上走出來。

從配角到主角,徐百慧差在哪裡?

第一:沒有代表角色。

這麼多年,徐百慧片約不斷,基本上每年都有三四部作品問世,涉及的角色廣泛,從都市麗人到深宮婦人,都有她的身影。

對演員來說,角色重在經典,而不在多。多少一線演員都是靠一個角色成名的,角色多意味著定位糢糊、不專註,也就少了脫穎而出的可能性。

第二:沒有包裝。

演技對演員來說是根本,但包裝卻是敲門磚。所謂包裝是從裡到外的打造,比如人設,比如話題,比如形象。

這些包裝可以挖掘演員身上的亮點,營造話題,植入觀眾的腦海裡。顯然,徐百慧缺少這些,提到她,你腦裡提取不了任何關鍵詞。

第三:長相缺乏靈氣。

徐百慧是典型的東北姑娘的長相,五官立體,臉型大氣,但稜角分明的臉多了一份「鈍感」,身上還有一股「木木」的氣質。因此,她在塑造農邨婦女的形象毫無違和感,在塑造別的角色時,卻不出彩。

徐百慧這樣的演員在演藝圈是屬於大多數的存在,不是老天爺賞飯吃,沒有演戲天賦,容貌一般,但勝在勤奮踏實,也能博出一番屬於自己的天地。

  • 04穆婷婷(1984年生):泯然眾人的娛樂圈學霸

穆婷婷是典型的娛樂圈學霸,從小成績就名列前茅,在北京電影學院時,廢寢忘食地練習聲臺形表,並且拿到了北電的碩士學位。

她自身條件極好,長相清純,氣質幹淨,在古裝劇中尤為驚豔。

2005年,還在大二的穆婷婷就被選入《錦衣衞》劇組,出演愛恨分明的金枝。

緊接著她在朱孝天版本的《楚留香傳奇》飾演反派柳無眉,靈動活潑中帶點叛逆,比胡靜、秋瓷炫還要出彩。

從北電畢業後,穆婷婷把目光聚焦在古裝劇上。

《孔雀翎》中,天真又毒辣的劉星。

《步步驚心》中,端莊大氣的烏拉納喇氏皇後。

《活佛濟公》中,純淨深情的玄女宮宮主冷冰心。

《天天有喜》中,活潑可愛、情深義重的白梅瑛。

這幾部劇都曾風靡一時,創下不錯的收視率,但穆婷婷卻一直在走下坡路,直到青春耗盡,游離在演藝圈的邊緣。

穆婷婷是有演戲天賦的,加上有特點的長相,本該在娛樂圈殺出一條血路,可她現在幾乎銷聲匿跡,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第一:被原生家庭拖累。

穆婷婷的父母在她1歲時就離婚了,她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和父親、繼母之間有隔閡。

她曾在節目上提到自己的家庭,她父親看到後,十分生氣,甚至要用法律手段控訴穆婷婷。

糟糕的原生家庭,讓本就孤僻的穆婷婷,更加排斥參加節目和活動,也就減少了曝光量。

第二:簽錯公司。

2012年,穆婷婷簽約了「拉風娛樂」,幕後老板陳美麟是個搞房地產的商人,哪裡懂如何打造藝人。

那幾年,「拉風娛樂」投資了不少劇,比如《天天有喜》《新活佛濟公》《土地公土地婆》等。

公司看似給了穆婷婷很多資源,但是這些劇空有流量卻無口碑。

經過演藝圈的大浪淘沙,這些劇被觀眾吐槽為「雷劇」,穆婷婷也因此口碑暴跌。

第三:沒能完成轉型。

在穆婷婷出道之時,古裝劇、神話劇還有些熱度,因此也讓她分到了第一杯羹。

可是隨著演藝圈的變遷,這些劇已經不符合觀眾口味了,穆婷婷沒有意識到這點,依然拼命演這類型的劇。

等這些劇一過時,沒能完成轉型的穆婷婷自然掉到穀底,變得無戲可拍。

現在穆婷婷幾乎是娛樂圈的小透明,一年都未必有一部戲出來。

有人問穆婷婷是不是退圈了,她的回答也很直接:

「我本來就不屬於娛樂圈,無所謂退不退,我也無法控制我拍的戲甚麼時候播出。」

的確,如今演藝圈的審核愈發嚴格,對千千萬萬普通演員來說更是寒冬。

  • 05李倩(1984年生):成也少女感,敗也少女感

李倩出道很早,16歲就進了《武林外史》的劇組,搭檔的是王豔和黃海冰。

李倩從小學習舞蹈,沒有接受過任何專業的表演培訓,全靠天分和靈氣將「小泥巴」一角演到得入木三分。

同時,這個角色將李倩身上的古靈精怪、純真無暇的氣質發揮到極致。

她嘴角的那顆痣,更是成了獨一無二的辨識物。

此後十年,李倩靠類似的角色,徘徊在演藝圈。

《天下糧倉》中,聰明伶俐、調皮可愛的「小梳子」。

《大唐雙龍傳》中,灑脫不羈、柔情無限的宋玉致。

《天涯織女》中,可愛、善解人意的小織女「陶芊芊」。

《龍門鏢局》中,單純愛鬧,武功高強的呂青橙。

女演員找到自己的特色是好的,但是框在少女角色中,卻限制了李倩的發展。

李倩也意識到了自身的局限性,她開始嘗試不同的角色。

比如《1942》中身懷六甲的難民,《秀才遇到兵》中的抗日英雄高亞男,《我是餘歡水》中的張媽媽。

轉型之後的李倩,告別了少女感,往「少婦」方向發展,結果卻不盡如人意。戲份少,角色不出彩,陷入了中年女演員最尷尬的境地。

一路走來,不紅是李倩的宿命。

第一:戲路太窄。

少女感成就了李倩,但也讓李倩的戲路太窄了。

那幾年,李倩把青春都奉獻在「小泥巴」這樣的角色中,角色是成功的,但對李倩來說是一種消耗。

太多少女角色,讓後來的李倩不管演甚麼,都讓觀眾有些「出戲」。

第二:點掉了嘴角的痣。

要知道,在演藝圈,辨識度比美貌更重要,比如陶虹那深眼窩,讓她出道以來就與眾不同。

李倩最大的標志,就是嘴角那顆痣。但她還是點掉了這顆痣,顏值是提升了不少,也讓她泯然眾人。

第三:沒有野心。

李倩曾說過一句經典的話:「沒有野心就是我的野心。」

沒有野心的女演員,想要紅基本是不可能的。

就算有人拉你一把,都不知道你的手在哪裡。

或許對李倩來說,這種不溫不火的狀態是最好的,無需面臨輿論,無需時刻面對鏡頭,片約不多,有很多時間享受生活。

安於現狀沒甚麼,只要不怨天尤人就行了。

  • 06王曉晨(1988年生):有紅的能力,沒有紅的運氣

王曉晨是為藝術而生的,3歲學舞蹈,9歲學京劇,後來為了去上海戲劇學院學表演,放棄了中國戲曲學院的保送名額。

在上海戲劇學院,她和陳赫、江疏影、鄭愷是同班同學。

當這些同學紛紛在娛樂圈嶄露頭角時,王曉晨卻顯得有些落寞。

2006年,因一部《現代美女》出道,此後8年的時間,她都籍籍無名。

直到2014年,王曉晨在《我愛男閨蜜》中飾演「哥哥」黃磊的妹妹方依依,從而有了幾個被記住的角色。

《媽媽像花兒一樣》中,鬼馬可愛的「毒舌小姑子」馬丹娜。

《二胎時代》中,可愛善良又帶點孩子氣的辣媽金燦燦。

《大好時光》中,伶牙俐齒、率真直爽的眼科醫生茅小春。

《我的體育老師》中,不顧世俗眼光勇敢追愛且古靈精怪的活力少女王小米。

演過很多配角,也坐過女一號的凳子,但王曉晨卻始終沒能找到突破點。

如今,34歲的王曉晨,資源肉眼可見的在下跌。

總結起來,王曉晨還是輸在了這三點。

第一:角色同質化。

王曉晨長相很有辨識度,可愛中帶著靈氣,甜美中帶著活潑。

因此,她總是在演符合自己特質的角色,或鬼馬精靈,或伶牙俐齒。

說到底,這類型的角色都是在演她自己。不管哪個角色,單拎出來,沒有任何差別。

第二:缺乏運氣。

王曉晨是有演技的,她曾在《我就是演員》舞臺上演過《我是前半生》和《青衣》,爆發式的演技備受好評。

可是空有一身演技,沒能遇到爆款劇,依然紅不了。

出道十幾年,王曉晨的片約不少,但偏偏每一部戲都平平無奇。

第三:選錯公司。

王曉晨畢業時就簽約了華誼,按道理說,有背景雄厚的公司撐腰,她該出圈了。

事實是,華誼有李冰冰、周迅等大咖在,資源根本就不會向王曉晨傾斜。

再說那幾年,華誼一直在走下坡路,給不了王曉晨太多資源。

後來王曉晨和華誼解約,陷入沒有公司的境地,錯過了發展的黃金期。

王曉晨有野心有能力,但缺少了天時地利人和,只能和成名擦肩而過。

  • 07小李琳(1980年生):國民女神的中年危機

2001年,《上錯花轎嫁對郎》捧紅了黃奕,也讓小李琳嘗到了成名的滋味。

小李琳飾演的杜冰雁,舉手投足都是韻味,一顰一笑皆是風情,堪稱人間富貴花。

憑借這個角色出圈後,小李琳接了不少角色。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中,在麥當勞打工的孔妞妞。

《真愛之百萬新娘》中,心機深沉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壞媳婦陳玉。

《活佛濟公》中,心地善良的好媳婦許玉蓮。

這些角色沒能讓小李琳大紅大紫,反而讓她的事業一落千丈。

小李琳長相古典,肉肉的鼻頭,大大的眼睛,十分考驗妝容造型,若服化道不行,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土氣」,加上演技不出挑,很難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2016年,拍完《下輩子還做我老爸》後,她徹底淡出娛樂圈。

除了長相,還有三點攔住了小李琳的腳步。

第一:過早步入婚姻。

拍完《上錯花轎嫁對郎》,小李琳就和比自己大8歲的學長李雪濤結婚了。那一年,她才22歲。

婚後,小李琳生了一個女兒,忙於家庭,失去了事業發展的黃金時期。

李雪濤是上戲的老師,兩人算是珠聯璧合,強強聯手。只可惜兩人的婚姻面臨諸多問題,兩人都疲憊不堪。

小李琳身上的靈氣在糟糕的婚姻狀態裡逐漸耗光。

第二:不務正業。

小李琳志不在演藝圈,她一直想靠投資賺大錢,因此婚後她開了幾家連鎖餐廳,剛開始賺了不少錢,金融危機後卻虧得一塌糊塗。

演員是需要專註的,被生意纏身的小李琳,無心磨練演技,自然演不出經典角色。

第三:沒有資源。

《上錯花轎嫁對郎》過後,小李琳沒有接到一個好劇本。像黃奕演了《還珠格格第三部》,雖然電視劇被吐槽,但是有群眾基礎,黑紅也是紅。

小李琳的演技和顏值都不輸黃奕,但她沒有遇到這樣的機會。一直在爛片裡打轉,把自己積攢下的觀眾緣都敗盡了。

對年過四十的小李琳來說,紅還是糊,她早就不在意了。

如今的她和小四歲的經超步入第二段婚姻,享受著家庭的幸福和甜蜜。要是有時間,就玩玩直播帶帶貨,日子也能過得舒心。

  •  總結

這7位「被邊緣化」80後女演員,見證過演藝圈的風光和落寞。

或許那些鮮花和掌聲與她們無關,但她們也曾發過光和熱,有些人依然擁有無限的可能性。

出道多年,從滿腔熱血的青春步入不溫不火的中年,照見的是大多數普通人的命運。

年輕的時候,我們都以為自己能出人頭地,後來才發現,生活有太多無奈,努力只是成功的基本條件,運氣和時機靠的是個人的命。

無論成功與否,至少她們都曾閃亮過,往後的日子,與自己和解,遵從內心,在無人問津的日子,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來源:我是愈姑娘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