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飯男是不是男明星最爽的歸宿?

軟飯男

娛樂圈裡,軟飯男總是神隱,世人只盯著女明星傍大款的故事來薅。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好多女明星把嫁豪門當成考編製。

比如劉濤,結婚時以為撈到個鐵飯碗,婚禮上公開說我不拍戲了,我要在家相夫教子。

當然她當時肯定也沒想到,她老公不僅不是鐵飯碗,她還反成了她老公的飯碗。

那都是后話了。

香港女星更是了。

李嘉欣結婚那天,連最刻薄的港媒都不再嘲她小三專業戶,萬年撈女。

婚禮流傳最廣的一張圖,是許晉亨看著她,她看著鏡頭,開心比耶。

全港恭喜李大美人得償所願,多年小三終於熬成擠進豪門。

哪怕她老公只是個每月在信託基金拿200萬低保的廢柴,也值得普天同慶一番。

提到傍個有錢人,我們總會立刻聯想到貪慕虛榮,好吃懶做,這些人人都有,又都不敢承認的品質。

看見別人實現了不勞而獲這個終極理想,還要站在高地上罵她們以色侍人,臭不要臉。

吃瓜女明星嫁豪門的過程,其實就是在扒她們的事業線。

所以格外來勁。

但軟飯男就不是。

男明星找富姐姐或者富哥哥,不只是圖錢,更多的是圖資源,然後靠這些資源給自己牽線搭橋。

他們的目的不是綁定姐姐哥哥一輩子。

恰恰相反,是要解綁,要過河拆橋,要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最終進化成女人靠男人,男人只能靠自己的故事。

比如那個誰。

就是金星吐槽過的那位。

啥也不是的時候,榜上個明星姐姐。

姐姐比他大十來歲也不要緊,身體不好住院開刀也不要緊,那位能頂著大風大雪去醫院送湯送溫暖。

比兒子還孝順,連夜陪床,把姐姐感動得鼻涕一把淚一把。

於是為了幫兒子,不是,小男友找機會,到處求人。

姐姐甚至還給一個大導演下過跪,死皮賴臉求個角色。

小男友演上了,也紅了。姐姐的資源變成了他的資源,可以順理成章踹掉姐姐了。

我說的不是丁嘉麗和孫紅雷的故事,你們不要對號入座。

小男人的分手理由,不是我變心了,我看上別人了。

而是:「你覺得咱倆般配嗎?」

內意思不就是「從一開始我就看不上你,你從來就配不上我」。

小男人靠女人變成了大男人。女人成了圈子裡的笑話。

她驚天一跪為紅顏的故事,不知道在多少個飯局上,被大佬們當成下酒菜,添油加醋又拌蒜。

最終傳到了金星耳朵里,成了給她節目引流的段子。

所以不要再嘲笑吳亦凡在酒局上,沖VC主編和Burberry中國區經理,一口一個好姐姐了。

叫姐姐的人,給他錄視頻曝光的人,那張酒桌上的每個人,誰還不是讓名利耍著玩的猴子。

場上樹根旗杆,耍猴的敲個鑼,一群猴子爭先恐後往桿上爬。

那根桿就是娛樂圈。

只有到處刷控評小作文,堅稱吳亦凡清清白白、無欲無求的飯圈女孩們,是大寫的人。

吳亦凡當時26歲,剛成為所謂「Burberry首位非英國籍全球代言人」。

給Burberry走秀,出盡了風頭。

慶功宴上,他一會兒搓大手,一會兒攥小拳。

高興勁兒一點也蓋不住,有多少就在臉上擺多少,真是個胸無城府的傻孩子。

能看出小伙兒沒什麼文化,掌握的辭彙量可能還不如馬英俊小學五年級的表弟。

不知道該如何用十個以上的中文單詞表達感謝。

只能一直說:「謝謝兩位好姐姐特別照顧我,特別疼愛我。」

相比於把跟姐姐談戀愛,當成卧薪嘗膽的軟飯男,猴姐姐的猴弟弟,反而可愛多了。

電影圈有位大導演,沒發跡時,和好幾個異父異母的兄弟合租一間小宿舍。

哥幾個窮到連大年三十的餃子都要論個吃。

排著隊向東面拜財神,嘴裡許的願是:

「明年給你們娶個嫂子,不是煤油大王的閨女,就是汽車大王的千金,帶幾個千萬美金過來。」

多年後,這位導演功成名就,給報紙寫連載專欄,重提這段往事。

大姐姐被卸磨殺驢,是別人的笑料。

許願做贅婿,倒成了莫欺少年窮的笑談。

這個導演叫李翰祥,華語圈裡少有的情色片大師。

(在他電影里坦胸露乳的女演員,她們的得到和失去,會是我下一個連載)

李翰祥劉曉慶謝晉合影

李導兄弟的贅婿之願,許在40年代末,50年代初的香港。

軟飯男從來不是哪個時代、哪個地區的專屬。

只要有階級差異,就會有撈男撈女。

香港因為盛產富豪,所以也配套盛產軟飯男女。

港媒口中的「地表最強小三」李嘉欣,和富商劉鑾雄的故事家喻戶曉。

李嘉欣談自己跟劉鑾雄

這兩人,不是,應該是一個男人和李嘉欣、關芝琳、蔡少芬、袁潔瑩、洪欣等各式女明星的故事後面,還有個原配老婆寶詠琴。

寶詠琴和關之琳

坊間傳聞,兩人結婚時還一窮二白。

寶詠琴抵押了她老媽的房子,把錢拿給劉鑾雄創業,才掙得第一桶金。

兩人共同創業,搭上香港的騰飛神話,成了第一代富豪。

然後那些女明星們就自然而然出現了。

寶詠琴氣出了癌症才離婚,從被李嘉欣電話激情辱罵的原配,成了單身女富豪。

馬上就有了往上貼的老白臉。

男人通過包養女星,彰顯了財富地位,獲得了掌控的快感。

可包養男人的女人,卻總是受傷害。

軟飯男倒成了個無本萬利,百試不爽的好差事。

文藝界的男人不管長成什麼樣,都是軟飯王者。

比如貼上寶詠琴的這位洪朝豐。

洪朝豐這個人,說他是渣男都是在侮辱渣男。

他和寶詠琴的故事過於污爛。

比如洪朝豐大爆兩人的私密房事;

比如沖媒體喊話,要寶詠琴給他100萬性生活服務費;

而這男的甚至都不是個異性戀。

現在軟飯男有了新代餐,叫小奶狗。

大姐姐先搞事業走上巔峰,再找個年輕力壯又乖巧的小奶狗,成了好多人的理想生活。

但現實中,哪怕是財富名氣處在上位圈的女人,也總是被「奶狗」耍得團團轉。

這大概就是為了找感情而動感情,和為了利益去假裝動感情的區別。

洪朝豐乾的事,怕各位看完把晚飯吐出來,先不展開了。

你們要是想看,我就再寫個「論男藝人的底線和地平線哪個更低」系列。

香港的軟飯男女總是格外狗血,而對標內娛同款時,我們連名字都要馬賽克一下。

不是因為內娛明星的品格更高,而是這裡的明星總是滿口仁義道德。

在內娛幾乎找不到吳鎮宇這種演員,能半真半假地說「我有個軟飯夢」。

他說他的理想本來是當姑爺仔,當姑爺仔最好的方法就是做男明星。

所以當年報名TVB訓練班的終極目的,不是拍戲,而是嫁個有錢人。

烏蠅哥有個哥設:沒有一個爛演員能完好地走出我的稿子。

如果有,那這個人只能是竇驍。

其實我不記得竇驍演技爛不爛。

畢竟這位透明人體質,透到演了全網狂潮的爛片,大家都只盯著女主唐嫣嘲,無人記得這劇還有個男主。

估計竇驍也不在意。畢竟他現在的主業,是和賭王千金秀恩愛。

我當時就說,沒有任何諷刺他的意思。

既然有為了賺女友粉的錢,堅持單身人設的。

那也應該允許有竇驍這種,披著演員的名頭,去混名媛圈,拿秀恩愛當正事兒的男星。

不僅不該諷刺他,反而要給他點個贊。

內娛公開嫁豪門第一人。

希望以後有更多男明星能站出來,告訴大家,我進娛樂圈不是來當道德模範,當清高藝術家的。

我就是想出大名,掙大錢,想聲色犬馬,想踩在別人頭上。

如果可以靠談個戀愛就能不勞而獲、走捷徑,那為什麼不呢?

當越來越多男明星能跟港星那樣坦誠,我們才能找回看娛樂圈最初的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