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韓三國雪景美人PK

上周末北方各地應該都下了初雪,擁有了不一樣的雪景美。

北京的雪景美多樣且故事感十足

是飛雪兆吉,瑞獸抱福,紫禁城白了琉璃瓦。

一邊是雪中的霍格沃茨魔法重現,代入感過強。

東北的雪景是生猛且衝擊性最強,有一種只有東北人才懂的假期叫「雪休」。

這場特大暴雪打破多地最深積雪記錄,積雪能沒過膝蓋,路周圍是「雪牆」,完全找不到哪輛車是自己的,馬路上沒有汽車,只有緩緩挪步鏟雪的行人。

還有直接滑雪出行的狠人,真·冰雪世界,不過還是希望東北的小夥伴出行多注意安全。

雪帶來的氛圍感,除了能讓你想起美景,也能想起美人。

若曦觀雪一幕刻進了我們的DNA,每逢下雪不知道有多少人會顱內立刻自動播放三寸天堂。

允賢一身藍色華服和大雪紛飛的適配度同樣很高,雪飛雲起,美人含淚。

甜妹齋藤飛鳥的抖雪圖又能為我們帶來另一種不同的美感,可愛、靈動,是完美還原雪地中的小鳥擬人態。

提起雪景美人,你第一個想起的是誰呢?你最愛哪種風格的雪中浪漫?

大雪初歇,今天,我們就共同雲賞雪中美人,看看各地雪景與美人們產生的絕美氛圍碰撞,學習一下雪地中的絕佳出片大法。(前方連續美貌暴擊預警)

中式雪中浪漫

中式的雪中浪漫,在於對雪多樣的詮釋。

古詩詞中,詩人對於「雪」有多個別稱,有「不知天上誰橫笛,吹落瓊花滿世間」。將雪比作「瓊花」,雖不提雪卻句句是雪的意境。

這時,瓊花潔白無暇最似雪,雪中恬靜的美人最似瓊花。

與瓊花式雪中氛圍最適配的一定是一襲白衣,打雪仗的小龍女讓高潔的瓊花氣質又多了一絲純凈清靈的動感,畫面中烏髮、白衣、藍天相應,這才是真雪地中的白月光。

除瓊花外,詩人也會將雪與玉、花同做搭配。徐彥伯的《游禁苑幸臨渭亭遇雪應制》中有「瓊樹留宸矚,璇花入睿詞。」

璇花是如玉的白花,因為有玉,也會比瓊花多了一些靜謐端莊,劉詩詩這張雪中含笑的圖最能帶大家快速領略這種氛圍,璇花式雪中氛圍感的衣著未必一定要純白色,玉色、淺色與淡雅發簪、有古典氣、分佈舒緩的五官更為相配。

雪景圖大戶

《琅琊榜》中的雪地名場面,同樣也很符合璇花的比喻,君子如玉,溫潤而澤。

與「瓊花」、「璇花」所帶來的氛圍感完全不同的比喻方式,則是「玉龍」和「寒英」。

張元在《雪》一詩中寫道:「戰罷玉龍三百萬,殘鱗敗甲滿天飛」。雪花像天兵天將戰敗時碎落的甲片和玉龍的鱗片墜落下來,大雪紛飛氣勢豪邁,這是極高的美學想象。

雪中戰損誰get到了

「寒英」,則是范仲淹想到的雪花的比喻方式, 有人將寒英比作梅花、菊花,但他偏說「昨宵天意驟回復,繁陰一布飄寒英。」比起浪漫,更有蕭瑟寒苦之感。

雪下得有多大?比魏瓔珞跪遍紫禁城那天還要大。

紅衣紅牆似梅,與白雪的對比越明顯,這種氛圍感越強,話說回來,普通人拍雪景圖,最好的營造氛圍的方式就是大面積利用亮色+飄逸長衫。

關於雪,也有一些很「溫暖」的比喻,比如「寒酥」。

徐渭詩:「一行分向朱門屋,誤落寒酥點羊肉。」 還有「朝來試看青枝上,幾朵寒酥未肯消。」都讓向來高潔的雪花沾染了一些溫情。

中式浪漫含蓄、內斂,但這種收斂的情感,卻最容易在雨雪中迸發,在漫天的大雪中迎來不一樣的衝動熱烈。

現在最浪漫的雪中美景,是雪漫天飛舞呼嘯而過,但人是溫暖的、平靜的,是靜態的美。這種雪地氛圍與畫面乾淨溫暖的冬日男/女友風最搭配。

拍攝雪中溫暖感的小技巧:或用側逆光勾勒出冰雪的輪廓光,或有雪作道具或者大面積雪地,人物少飄逸感,多用淺色調,圍巾、手套是必備物品。

雪中的愛情、回憶、童話

其實各地對於雪的浪漫理解和利用雪營造出的氛圍感都不太相同,我們來繼續看看其他幾個極具代表性的「大雪故事」和「雪中美人」。

1.韓式雪中愛情

「初雪」那天對於韓國人來說,應該不亞於我們的七夕節。他們關於初雪的寓意有各種說法:表白會成功、說謊被原諒、一起看初雪會在一起一輩子等等等等。月老聽了都要直呼內行。

幾乎每部韓劇中都有初雪的橋段,最近社交平台上很火的「心軟的神」變裝,也是取材於《鬼怪》。

演員林一

韓式的雪中氛圍大多不會有太多種寓意,只是單一的愛情代表,一切以心動和浪漫為先,在此情境中,雪襯托的不會是人的美貌,而是氣氛。

這可能是真·氛圍美。

劇中的拍雪地拍攝手法一般不會讓你感覺受到了美貌暴擊,但是一定能感同身受。

划重點,韓劇式雪中大片必不可少長大衣或毛外套或高齡毛衣、取全景或中景,最好的拍攝時間是傍晚,最重要的是,得有兩個人。

非劇中的單人拍攝,比如寫真廣告,也不會著重突出明艷和有視覺衝擊的雪中反差,妝感清透,微棕披髮,整體取白色系,韓系雪地美人就是你。

2.日式雪地回憶

比起韓國的雪中浪漫詮釋,日本的雪地美感相應地會更有故事性,似乎每一幀、每一張圖片都充斥著回憶。

沒有異議,日式雪地美人中最有代表性的當然是吉永小百合。

這套寫真其實並未在《鶴》這部88年的電影里出現,真正發布的時間是1995年,著名攝影師筱山紀信在7年前於片場為吉永小百合記錄下了她一身縞素宛如白鶴,雪衣紅唇的絕美樣貌。

模仿吉永小百合的鶴,應當是雪地氛圍效果最好,難度也最高的。叔在社交平台上刷到的這位素人博主詮釋的已經很好了。

博主:王綠子-

除吉永小百合的《鶴》以外,關於日式的雪地回憶美,叔還能想到岩井俊二的電影美學——《情書》。

這時,細膩溫暖悸動是雪中的代名詞,據說浪漫深刻的故事都發生在雪下。

低色溫讓雪更透明,讓情感更赤誠。

拍出情書式雪地氛圍,你的必備道具是:一件西服外套、一件半身裙、一條灰色系圍巾、一台相機。

3.西方的雪中童話

西方的雪,帶給我們更多的是童話記憶,是景物的純粹震撼。

瑞士

挪威

童話電影中,雪是神秘的,行走於雪中美人一定是美麗與智慧並存的勇敢的探險家。

《胡桃夾子與四個王國》

麥肯基·弗依的臉與「雪」真的很搭配,她似乎就生於冰雪和童話,是要拯救王國的克拉拉公主。

相信童話的人永遠都能在雪中回到童話世界,這應該就是大雪予以人的美好寄託。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