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文文,讓寧靜和那英都瑟瑟發抖的拽姐

於文文

五月內娛最拽的女藝人是誰?

於文文

或許你對於文文的印象還停留在《前任攻略》裡那個為情自虐的芒果女孩林佳,抑或唱片尾曲《體面》歌火人不火的現實大冤種。

而你的認知,在於文文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3》後將被徹底打破。

節目裡的於文文軟妹變拽姐,專治各種不服。

雖然男友粉濾鏡碎了一地,還是有不少女粉絲因此收割「老公」一枚,姬圈也喜迎又一天菜。而於文文也順理成章地成了五月熒幕上最狂拽炫酷的存在。

在桃看來,浪姐裡沒人能興風作浪過於文文。

頭頂假發片、一身重金屬黑,這妝發分明是參照上屆能媽來打造的,愛搞事情的指數直逼伊能靜。

可不同於伊能靜小女人的作,於文文這次走的是狂野拽姐的路線,狠角兒。

初登場,於文文就亮明底牌想當隊長,當主持人問她的意向時,她的答案是斬釘截鐵的,還拽拽地反問:「我為甚麼不能當隊長?」

桃承認於文文的初舞臺還蠻炸,嫻熟的指法、狂躁的節奏、震懾心魂,自帶「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的BGM。

一首《black柳丁》相比原創多了一份慵懶拽酷風,談不上開口跪吧,但聲音還蠻有辨識度,算是小範圍圈了一波粉兒。

於文文的這種狂拽不局限於浪姐的舞臺上,只要有於文文在的地方,就堪稱大型社死現場。

初登場,於文文看到老熟人張天愛,便口吐蓮花:「你太瘦了,跟個骷髏架子似的。」張天愛便笑笑吸起腮幫做骷髏臉自嘲。

張天愛不是強性子的女生,但在遇到性格同樣強勢的那英和寧靜時,這三個人之間的氛圍就變得有些微妙了。

選人環節,寧靜對那英說:「我覺得你應該很喜歡於文文。」那英目光閃爍快速回答:「我一點都不……不了解她。」

假如突然點開這一段,看到那姐結結巴巴、語無倫次,你一定會好奇是遇到了甚麼狠角色讓平日裡直言直語的那姐發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闖蕩江湖多年的娜姐也沒想到竟然有比自己還耿直的人。粉絲紛紛傳話下去:「那英怕於文文。」

誰才是真·拽姐,高下立判。

就連寧靜也在節目中說:「我覺得於文文像過去的那個我,我現在知道至少浪姐不需要我那樣的人當隊長。」

就在兩位「師姐」三言兩語下,直接就將於文文拒之門外了。當兩個女人擁有共同對外的人,她們的友誼就會發生奇妙的化學反應,接下來的一段名場面足以瞥見。

飯桌上,那英、寧靜試圖表明對於文文和吳莫愁的選擇傾向,在那英表達了自己更喜歡吳莫愁後,寧靜一聽揚了揚頭邪魅一笑:「我都喜歡,就是我有點hold不住她。」

寧靜本以為自己給出了高情商的回答,表明自己不想選於文文的同時也表達了對她的喜愛。

結果,於文文給了個出其不意的反問:「有甚麼hold不住的呢?」整場陷入沉默……

那英和寧靜的搶人修羅場瞬間變成了2V1的話語場,而於文文每每找到合適的時機,總能懟得兩個人措手不及。

看來,「於文文是軟妹」是我們過去對她最大的誤解。

於文文9歲開始玩吉他,上高中時就跟著樂隊在加拿大和美國多地巡演。

桃去考古了大學時代的於文文,發現她曾應邀與搖滾偶像彼德·福蘭頓在加拿大同臺演出,這算是追星奔現了,桃願稱於文文為追星始祖奔現第一人。

那時候的於文文可能不知道這份光環加身只是開始,之後的她還成了周傑倫的同門小師妹,被媒體稱為「周傑倫Younger」。

當時,於文文所在的經紀公司是周傑倫內地演唱會的組織者,在資本的作用下,年輕的於文文跟周董拍了廣告,但於文文對公司給她的包裝不甚滿意,發微博喊話:「請別再叫我『周傑倫的小師妹』,我就是於文文,小師妹太矯情!」

至於於文文在《浪姐3》裡是否拿了皇族的劇本咱不知道,但至少這姐是憑軟實力拽出圈了。

桃認為於文文是挺分裂的一個人,就像我們所看到的那樣,表面溫婉實際上狂拽炫酷,而這跟於文文的成長經历有關。

於文文從小在音樂上頗有造詣,但她在伯克利音樂學院主修的是表演,副修音樂創作以及音樂制作,如果單從於文文的學習經历來看,這分明是個被演戲耽誤的歌手。

2012年是華語樂壇的輝煌年,那時候周傑倫領唱華語樂壇,許嵩汪蘇瀧徐良Q音三巨頭熱度居高不下。23歲的於文文剛剛大學畢業,她學成歸國後正完成她人生的第一個微電影《雨下吧》。

說是一部微電影,但實際上就是一部冗長的歌曲MV,其實前面的劇情duck不必,只不過讓初出茅廬的於文文過了一把女主癮。

或許就是從那時起,於文文被貼上了軟妹的標簽,乃至當時由尼坤主演的《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開播時就找到了於文文來演一位文靜校花。故事雖然老套,講的是校園愛情、三角戀,但還是讓於文文在內地混了個臉熟。

於文文某種角度有點像倪妮,算是氣質型美女

在影視圈闖蕩了四五年後,於文文依然不溫不火,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領域或許不在演藝圈而是樂壇。

2016年,她便扭頭參加了《中國好歌曲》並進入羽泉的戰隊,可最終還是止步六強。

當時的淘汰理由是於文文太漂亮了,應該給別人一些更多的機會。(邏輯鬼才)

因此在《乘風破浪的姐姐3》裡,於文文才會說:「在我的領域裡面,我覺得不太會有人比我強。」因為在過去的演唱生涯中,他人給於文文傳遞的信號是她唱得好、表現颯,她的長相在一定程度上搶眼了她的音樂才華。

在影視作品和綜藝中反複橫跳的於文文,最終憑借電影《前任攻略》和一首《體面》等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

但於文文的經历太過簡單且成功了,結果一上《浪姐》就遇到問題了。

節目裡,就在姐姐們在車上聊美甲話題正火熱時,於文文面部微動,突然說出:「我不是女人,我從來不做美甲。」這讓開啓話題同為酷女孩的趙夢一度陷入尷尬。

趙夢像是被戳穿的小孩,弱弱地打圓場:「我我我是自己塗的,自己塗的。」

於文文的美甲

在外界看來,於文文有著分裂的人生、分裂的人設,但大家有沒有想過,於文文或許從未想在這種分裂中實現自我和解,她反而在這種狀態中怡然自得。

那麼,於文文在《乘風破浪的姐姐3》中的處境如何?

前有被寧靜、那英兩頭拋,後又有軟硬實力兼具的浪姐們前後夾擊,她的處境看似並不樂觀。

初舞臺上,同是玩搖滾的趙夢不僅憑借勁爆的搖滾讓桃的DNA跟著動了,微博上還掀起了一股趙夢搖滾仿妝潮。

在浪姐裡走酷拽路線的姐姐不只有於文文這一款,而夢姐算是搖滾老炮了,在舞臺範兒和技術上絕不輸於文文。

兩個人共同出現在舞臺上,神仙打架是在所難免的,不過這並沒有成為於文文的阻礙,反而為她打開了新的流量密碼 —— 「打不過就加入她們!」網路上也一度流傳於文文的各種CP,讓一眾嗑學家上了頭。

排練室裡,正在打鼓的於文文看到趙夢自然表達自己正缺個貝斯手,兩個人夢幻聯動,貝斯和架子鼓共同迸發火花四射,膽大心細的粉絲已品出了淡淡的姬情。

我們不得不承認,於文文雖狂拽,但身上卻有一種萬能CP感。除了跟趙夢的夢幻聯動,強強CP外,她與阿嬌也隱隱有一種的CP感。

於文文起初在節目裡就表達了對阿嬌的喜愛,在競選隊長時,阿嬌也選擇了於文文,這就是所謂的雙向奔赴吧。

尤其是於文文對其他姐姐們開啓的基本上是開懟糢式,只有對自己的偶像阿嬌超級溫柔。當阿嬌問阿雅去北極徒步時是否遇到企鵝時,於文文主動向阿嬌解釋這兩個物種不在一個地方。

於文文看著阿嬌有些懵帶點嬌羞的表情,確實能感受到「友誼萌芽」的狀態。

於文文初入節目就經历了大風大浪,起初她的口碑在「師姐」中有多崩壞,後期她就跟浪姐們有多甜。

這一切還是因為她的人設和性格。初登場的於文文性格和外貌的反差極大,原以為是軟妹結果卻是個拽姐;想加入群聊卻不小心成了話題終結者;明明是個社恐,卻一心好強想要當隊長。

這一系列反差,讓她在節目中爭議不斷。有人認為社恐不等於沒禮貌,拽的前提是有能力有資本。

還有直接表白狂拽炫酷的於文文,高舉「拽姐」的大旗。

大眾對於於文文的態度基本處於極端值,這種人設可能帶來一定的關註度和喜歡,可是一旦前後打臉而敗壞自己的觀感,就不排除牆倒眾人推人設崩塌的可能性。而她的熱度或許只能憑借前期種下的死忠粉來維系。

拽並不可恥,但前提是建立在資本和個人能力的基礎之上。拽姐於文文的路還很長,還是要逐漸擺正自我定位,一步步地走下去。

設計/視覺:壯壯

拽姐於文文,姬圈扛把子 終於知道她為甚麼這麼拽了

來源: 北戴河桃罐頭廠電影修士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