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恐怖的恐怖片」其實很恐怖 (一):無所不在的Genocide——《閃靈》紀錄片《第237房間》解析

文:lemon薑

那天聚餐的時候,忽然提起恐怖片可以降溫避暑這個傻兮兮的提議,然後不知道怎麼歪樓了,開始說起「那些年你覺得最不恐怖的恐怖片來。

「必須是《閃靈》啊。」

「《閃靈》,說甚麼史上最恐怖,血腥鏡頭其實只有兩三個啊。」

「莫名其妙的一部片子,感覺恐怖的點很經不起推敲啊,不就是大雪封山麼?」

……雲雲

我當時聽著實在是想要以頭搶地,內心咆哮到幾乎變成一只腳踩鍵盤的貓!

作為一個狂熱的地下恐怖片粉絲以及,狂熱的《閃靈》粉,以及,狂熱的庫布裡克粉和狂熱的斯蒂芬金粉(《閃靈》的導演為庫布裡克,原著作者為斯蒂芬金),是可忍孰不可………算了,我還是忍。(至於為甚麼那麼多個狂熱我們有空再說吧。)

今年7月26日是庫布裡克88歲誕辰(1928年生人),閃靈又是在1980年上映的,就沖這個8888,我也要在26號之前寫完這個新的系列!

彼時並沒有甚麼證據推翻大家對這部「最不恐怖的恐怖片」的看法,的確,拋開劑量談毒性是耍流氓。那麼,庫布裡克的電影,拋開細節談內涵,就是天方夜譚的耍流氓。 

以及,庫布裡克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完美主義者!完美主義!所以除了強行穿幫之外,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是他精心設定的!!!如果在閱讀本文中想Argue這一點,很不客氣地說,先去把他的片子補全了再說吧!!

那次聚會之後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看了兩遍閃靈,一遍幾乎是有關於這部片子最全解析的紀錄片《237號房間》,和庫布裡克女兒拍攝的《閃靈》幕後花絮。算是終於有點底氣,來反駁那幫無知的人類了啊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知道幾乎沒有人會真的去看那部紀錄片的,能把電影看了就很不錯了有木有!

以下是幾點觀看註意事項:

  • 庫布裡克大神是一位完美主義者,一切疑為bug的地方皆是故意。
  • 全部截圖由本人@lemon薑 手動截圖,惡趣味地經常截些奇怪的場面。
  • 分析是建立在影片和紀錄片基礎上撰寫的,相當於一個大的梳理+一個多年《閃靈》/庫布裡克粉的理解。有些觀點並非出自我個人,要開炮請註意。
  • 我會頻繁在《閃靈》和《第237號房間》中切換截圖,前者為影片(藍色字幕),後者為紀錄片(純白色字字幕),文中不再多提,請大家留意。

第一篇剛出來的時候,還不怎麼會寫圖解和影評,在寫到第三四部分後漸入佳境,所以想秉承既然做了就要做好的態度,我把第一部分重制了一下。說我囉嗦的,現在沒那麼囉嗦了,趣味性可能會降低就是了。但我畢竟不可能滿足所有人,也確實覺得有的地方自己太high了。一些寫給反對意見的話也刪去了,懶得再重複。評論我基本都會回覆,如果再有無厘頭的指責,而非具體針對某一點的批評意見,我就不回覆了。

前言:甚麼是「閃靈」?甚麼是237號房間?

237號房間,它似乎是《閃靈》龐大身軀的一個縮影。故事不是開始於此,也不是結束於此。但這個房間是整個故事最核心的一部分,它只短短的出現了幾分鐘,然而卻給閃靈中的一家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兇殘印跡。

先來簡單說說故事:

坐落於大山之中的遠望酒店,在大雪封山的五個月裡,需要一位酒店看守人。傑克(由好萊塢老痞子,小李子的前世,傑克.尼克爾森飾演)是一個不久前辭職轉行當全職作家的父親,有一位長相奇特的妻子溫蒂,和一個有神祕感知能力的兒子丹尼(小演員真心萌,請不要搜他長大的照片好嘛),他前來應聘這個職位。面試很順利,傑克一家就搬進了遠望酒店,開始長期的門衞工作。

剛到酒店的那一天,丹尼見到了酒店的老廚師。老廚師告訴他,他們二人有著相似的能力,那就是「閃靈 Shining」。在英文中,這個詞其實只有「發光」的意思。因此我更傾向於將它理解為,某種神祕的,可以「發光」的能力。具體是甚麼,接下來還要看影片的解析了。
酒店絕壁是另有隱情的——它坐落在曾經的印第安人墳場上,酒店中充斥著印第安文化的元素;曾有一位酒店看守人在冬季封山期間突然發瘋,用斧子砍死了妻子和兩個女兒

 

而丹尼通過閃靈知道了酒店裡有一個非同一般的237房間後,老廚師驚恐地說:
「237號房間甚麼都沒有,你千萬不要進去,千萬,不要進去。」 

當進入漫長的冬季後,傑克的精神狀態還是每況愈下,酒店中的鬼魂似乎無處不在。溫蒂意識到了不對勁想要離開,但傑克兇暴地阻止了她。矛盾終於在一個雪夜爆發了,傑克掄起了斧子,砍向來自己的妻兒。 

(這個版本劇情總結是我自己寫的哈哈哈)

頭圖的那個綠色的怪異的房間,就是237房間。

片中,小丹尼被一個不知道從哪裡滾來的小球,吸引到了不知道被誰打開了門的237號房間。

隨後他帶著脖子上可怕的淤青從房間走出,溫蒂看到以後嚇得魂飛魄散,央求傑克前去查看。

傑克在這個房間裡,那個浴缸裡,見到了一位裸身的美貌女子(我並不覺得美好嘛)。當然就忍不住了啊!!但是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女紙變成了腐爛的女屍!!我不會放截圖的你們別舉報!

237房間在這部影片裡,可謂是一個轉折點。經由這個房間,小丹尼的閃靈能力真正覺醒了,而傑克的心智也進一步被鬼魂侵蝕(鬼魂是甚麼?哪裡來的?我們接著會說)

——整個家庭開始像一個正在摔落的花瓶,被徹底暴露在了分裂和崩潰之中。

基本的科普結束後,我會按照紀錄片《237號房間》的結構,將文章分為多個小塊進行討論。

其中有些部分,考慮到我們是我國人民不是美國人民,會進行適當的刪減。有興趣的盆友還請自行觀看原片,這裡就說聲見諒吧。

好!我們開始!

一. 無處不在的,Genocide

為了防止被一秒舉報,這個詞我就不放的那麼大了。可以去查一下字典再回來喲~

每部影片一定有一個大主題,那麼,這篇分析一開場,我們就需要思考一下,甚麼,才是這部片子的,最大的主題?

影片的主要旁白之一,某位聲音不錯聽的先生說:

這位哥們一直在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閃靈》到底有沒有鬼? 

然後這位哥們越想越不對勁,哎呀我去,突然一拍大腿,渾身戰栗:

「這部電影是講大屠殺的啊!」

沒錯,你是不是已經查完字典回來了,Genocide=大屠殺。在《閃靈》裡,大屠殺的明喻暗喻,無處不在。接下來就讓我們好好從影片中找證據,來證明這並不是過度解讀或者空穴來風,庫布裡克到底強行插入了怎樣的,關於大屠殺的線索呢?

1. 印第安人大屠殺

線索一:遠望酒店經理的敘述

印第安墳場是在屠殺印第安人以後,埋屍體的地方。而不是印第安人本身自己的墓場。1907年遠望酒店建立,彼時正值殖民者和原住民沖突非常激烈的時期。(1907也來自於電影敘述,此處不作截圖)

線索二:酒店既然建立在印第安墳場,居然還在配飾上各種強調印第安風格,是何居心? 

走廊裡,印第安人的畫像,右手邊註目。「他們在影片中隨處可見。」他們指印第安人。

在酒店最大的會客廳,科羅拉多房間裡,巨幅印第安風格掛毯,還有骨架擺件。此處傑克在打壁球。

線索三:溫蒂和兒子丹尼的對話。 

「輸的人要把美國打掃幹淨哦。The Loser has to keep America clean.”

多麼政治不正確的一句話。你們要把甚麼打掃幹淨啊?

影片已經明確說了,這個地方曾發生過印第安人的屠殺。在這個基礎上,導演還能設定這樣一個臺詞(該臺詞並非出自原著,而是庫布裡克自己加的),其政治不正確昭然若是。

線索四:一個卡路美特發酵粉罐頭。重要的部分註目!

多說一句,我會頻繁切換《閃靈》和《237房間》的截圖,前者為影片,後者為紀錄片。
這個罐頭一共出現了兩次:

第一次,出現在黑人老廚師哈洛倫先生,發現丹尼也有「閃靈」能力的時候。彼時,影片中,老廚師帶著母子倆參觀貯藏室,他正向母親溫蒂介紹。突然,他轉頭看向丹尼。丹尼的腦海中嚮起了只有他能聽到的聲音: 娃,你要不要次雪糕?

回到紀錄片。

看到那個有印第安人頭像的紅色罐子了麼?上面寫著CALUMET。

這個單詞是甚麼意思?國內的觀眾絕大多數都不熟悉。 

卡路美特是一種特殊的煙鬥,印第安部落在與外族表達友誼時,會和外族共同抽這個卡路美特煙鬥。那麼,這裡的卡路美特,一定是代表著「和睦相處。」

換句話說,兩個閃靈能力者,對接成功。

同時,你可以看到,這裡只有一個完整的罐子,正正地對著你。就算你不知道單詞啥意思,你還是一眼望過去,就能看到單詞。 

這代表了,真誠的和解,絕無二心的和解。

啊,有人會說,你這就是過度解讀啊!好,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我們來看一下對比。

第二次。卡路美特罐子出現在父親傑克的腦袋後面。

這裡的場景是,父親傑克受到前任管理員「格雷迪先生」的幻象蠱惑(就是那個砍死了妻女的),想要阻止溫蒂和丹尼母子離開酒店。傑克和溫蒂發生劇烈沖突,驚恐的溫蒂用棒球棍打昏了傑克,並把他鎖在那個貯藏室裡。我們暫且不論這是幻覺還是真的鬼,我稱為幻象。

這時,前任管理員的幻象又出現了,在門外誘惑傑克殺死妻兒。

「你的妻兒出了問題,你要解決它。」它說。
「我一出去就把它解決。」已經喪失理智的傑克說。

此時,我們看到傑克後面的貨架上,有起碼五六罐卡路美特罐子。
這是和解的徵兆麼?傑克和暴徒的幻象和解了?

等等,所有的罐子都是亂七八糟擺放的,沒有一個罐子像之前那樣,穩穩當當地正對著你。 

卡路美特的單詞,也不能一眼而見了。

啊哈,對比之下發現了麼?這就是,虛假的和解!! 

這個幻象誘騙傑克犯下屠殺之罪的動機還不明顯麼?

嘖嘖,別忘了,庫布裡克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這兩個如此明顯的場景,絕對不是bug。 

那和印第安人屠殺甚麼關系?

這是個印第安文化的隱喻啊!所以說,酒店的鬼魂、幻象至少有一部分是因此而起的麼?

所以,旁白大叔說

「這個電影(其中一部分)是關於印第安人種族屠殺的!”

2. 猶太人大屠殺

傑克轉行當一個作家,那麼上世紀80年代作家靠啥吃飯啊?打字機唄。

所以傑克成天就在酒店的公共會客室科羅拉多房間裡,敲打字機。

於是影片給了這個打字機,一個長達一分鐘左右的,大特寫。

很多觀眾在第一次觀影時都不知道的是:這是一個德國牌子

「阿德勒」牌打字機——阿德勒是德語中老鷹的意思,而老鷹又是德國的象徵。

大家!庫布裡克這個導演,他可是猶太人啊!猶太裔的美籍導演。

所以旁白這時很肯定地說:

「我覺得那臺打字機一定有甚麼問題。」

然後,小哥提及了42這個數字:(丹尼的衣服上有42字樣)

當你把猶太人,德國,打字機和42放在一起,對於一個歷史學家而言,只有一個意義:

那就是納粹大屠殺。」

德國在1942年制訂了大屠殺的計劃(旁白來自紀錄片)。

這個血噴出電梯的鏡頭是閃靈最經典的鏡頭之一!

以及,使用了打字機來制作猶太人的名單(看過辛德勒的名單的話應該不會陌生吧?)

截圖來自辛德勒的名單,旁白來自紀錄片:

同時這個小哥還提出了很有趣的一點: 

「納粹就像機器一樣殺人。」

打字機是被人操縱的傀儡,機械地咔咔咔地運作著,似乎是對於德國士兵最好的形容了。

另外,德國的象徵,老鷹,在電影中也層出不窮。

從打字機,再多延展一點:

影片中,傑克非常反對妻子溫蒂在他「創作」時打擾她,在溫蒂送餐的時候不惜發飆並撕毀原稿。

那麼傑克寫了甚麼大作出來呢?

根本就只有一句話:All working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boy. 

天啊看到這裡,渾身雞皮疙瘩就起來了。《閃靈》截至今天我看了五遍,每一次看到這裡,都是最毛骨聳人的。也虧得劇組打了厚厚的一遝出來,你瞧,還帶格式的:

3. 親人骨肉間的屠殺

種族屠殺太遙遠,但家庭屠殺可能就發生在身邊,細思極恐。

傑克的精神狀況每況愈下,和妻子時常爭吵。在開頭說到的「裸體美女變老女人」事件之後,他苦悶的來到了酒店的宴會廳「金色大廳」。

那裡居然在舉辦一個20年代風格,非常蓋茨比範兒的盛大宴會。詭異的是,傑克穿著一身牛仔褲和格子襯衫,大搖大擺走入居然一點異樣的神情都沒有。

在這個幻象的宴會中,他遇到了後面蠱惑他殺死家人的前任管理員「格蕾蒂先生」。

彼時,這個先生扮作宴會的酒保,兩人來了一次靈合一肉沒有合一的交談。

格雷迪的兩個小女兒的幻象呢,是這樣的。

同樣是閃靈經典鏡頭,原作者斯蒂芬金的得意之作。在斯蒂芬金日後的作品,如我非常喜愛的《杜馬島》中,也出現了兩個雙胞胎小女孩的鏡頭。

關於這兩個女孩,我們在第四部分會細說「雙胞胎悖論」。

丹尼在房間走廊裡,看到了兩個女孩倒在血泊中的場景,我不會放截圖的因為真的太血腥了!

上一秒還是和藹可親的小姐姐,下一秒就是血淋林的屍體,再下一秒她們又手拉手地站起來說

丹尼,陪我們玩吧,永遠,永遠。

就這樣把朝夕相處,血脈相連的家人砍到,到底是甚麼樣的禽獸之心啊?

或者說,要有多麼兇惡的厲鬼,才會慫恿一個父親,做出這樣的事?我想不需要我再去渲染氣氛了,人性滅絕的罪惡,大家應該都明白。

至於「鬼魂」是甚麼,我們也在第四部分會講。

好了,第一部分暫告一個段落。

下一個部分,繼續和大家聊聊,《閃靈》裡的疑似穿幫其實不是穿幫的鏡頭,和,甚麼叫做潛意識影像投入。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