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得讓人無法不愛的,我只服她

全度妍

文藝片女演員總是被嘲get不到顏值,比如剛代表新一代演員群體開完文代會的黃鴨,再比如韓國忠武路的頭號人物——全度妍

你可能不熟悉她的作品,但一定認識和她合作過的那些男演員的名字:

宋康昊河正宇孔劉李政宰裴勇俊……幾乎佔據了韓國影視圈數得上號的男演員的大半江山。

她的榮光不僅四射於韓國電影屆,放眼整個亞洲電影圈都是不可多得的饋贈。

這張「不美」的臉憑什麼能拿下亞洲唯二之一的戛納影后,又憑什麼能攬下韓國幾代文藝片皇后桂冠

01

飽含情態的寡味臉

這張臉總是被評價寡淡,那麼寡淡感來自哪兒?

細看這張面孔,所有的線條高度都緩平,五官體量小,同時也沒有任何高銳度的形狀,絕不會讓人產生精緻、美艷等一系列富有視覺衝擊力的聯想。

上半張臉更是備受詬病。

額結節位置高且突出,髮際線位置偏後,雙重夾擊之下使得額頭的視覺效果越發顯得闊而鼓。眼眶下凹,眼皮塌陷,於是周身總縈繞主婦般的落寞憔悴感。

下半張臉貌似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法令紋清晰,唇形模糊,兩側頜骨稜角突出,動態時過瘦的脖頸上甚至常有青筋暴起

這確實是一張平淡的臉,不算美,也談不上丑,更沒有任何辨識度可談,屬於丟進人群便瞬間淹沒無蹤的類型。

但感謝這平淡,為她的演技貢獻出一張乾淨而能承載無窮變色的畫布。

她的神情極能詮釋複雜的情緒,不是通過極度扭曲變形的五官去嘶吼,而是藉助嘴角細微的牽動、眼神中似有似無的拉扯、面部肌肉的淺淺位移,去給原有的情緒疊加上另一層難以捉摸的情態。

是動作輕柔地把巨石利刃砸在你心上,噎得人眼眶發酸。

叔真愛她那不精緻的下頜骨。

拐角清晰,節點靠下,在總是被汗水浸濕成一綹綹的發下有一種乾淨的堅毅質感。想象一下如果這是一張順滑的小尖臉蛋,那該少了多少意趣。

平淡之中自見真知,她外表端莊刻板乃至平淡寡味,但內里熾熱灼人,那麵皮兒下蘊藏著的韌勁和極洶湧的情緒,能穿透觀者的心。

如果是一張艷色無限的臉,人們總會忍不住為美貌分神。全度妍的臉平實,但平實中掩著一種巨大的虛無,虛無里又蘊含著無比堅韌的深層生命力。

02

影后的致命魅力從何而來?

1997年,24歲的全度妍憑藉電影處女作《傷心街角戀人》獲得韓國青龍電影獎和電影大鐘獎最佳新人女演員,從此在韓國電影圈展露頭角。

但直到1999年的《快樂到死》,全度妍才奠定了此後的角色基調。

這部影片中,她飾演一個事業成功但渴望愛情撫慰的出軌主婦,最終在情感的煎熬周旋中被消沉懦弱的丈夫殺死。

2003年《醜聞》,她扮演一位在上流社會花花公子的誘惑下,最終衝破封建貞潔禮制的守寡烈女,結局為裴勇俊飾演的浪蕩公子殉情而死。

2007年為她奪得戛納影后的《密陽》,她在其中的角色是一位失去兒子后企圖靠信仰尋求救贖的獨身母親,儘管現實生活中的她還從未體驗過母親這一身份。

2010年《下女》,37歲的全度妍飾演和豪門男主人偷情的底層女傭,在備受情感和肉體的折磨后,選擇用最慘烈的方式自毀報復。

2016年《男與女》,她和孔劉是一對因共同困於異國大雪而相識的中年男女,好似停滯的時間裡曖昧叢生,他們在無邊無際的陌生地彼此越過倫理的界限。

盤點過全度妍職業生涯中的重要角色,不難發現,她飾演的大多都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邊緣女性,常常被外界誤解,並且患有難以癒合的精神創傷,往往陷入道德和慾望相互撕扯的情感困境,充滿悲劇色彩。

而這正是很多韓國底層女性曾經甚至正在經歷的處境。

叔想起韓國「年度作家」、也曾是《82年生的金智英》原作作者的趙南柱曾出版過的另一本書,叫做《她的名字是》。

書中採訪收錄了韓國60多名女性的真實經歷,從職場性暴力基本的性別歧視,不管是9歲的小學生還是68歲的家庭主婦,都難逃一難。

在關於《密陽》導演李滄東的一部紀錄片里,氧叔很喜歡其中的一段話,「角色和劇作者用各自的藝術表現形式,負起為那些被社會所忽視的群體發聲的責任。

叔以前寫過,韓國電影的美學風格和這個民族內心根植的「恨」文化息息相關。有綿綿不絕的恨,就會有恆久的忍耐和瞬時的爆發。

全度妍無意做那個階層和性別固化的打破者,但她飾演的角色在和這個世界糾纏抗爭的過程中,卻切切實實破出了一道讓韓國女性得以喘息、得以被看到的縫隙。

她打破的不僅僅是男性和女性之間橫亘的無言壁壘,也是上流權貴和底層民眾之間的階層鐵壁,還是幸與不幸公與不公的命運之牆。

身為演員,沉浸角色的第一件事,就是能夠敞開身心接納角色們所處的現實,思考各種社會兩難困境,以及世界普遍存在的不平等和偏見,這是獲得角色內心戲劇張力的前提。

而全度妍的做法,不是去思考攝影機前的她演的好不好,而是直接把自己扔進去,把所有能感受到的表達出來。

她的臉上總是慾望絕望同在,那是身處其境的人最直接的情緒袒露。

於是近乎瘋魔的韌性、忠於自我意志的感染力、情緒豐富跌宕的層次感,以及對人性的細微體現和深刻揭露,都在全度妍的身上得到最淋漓盡致的展現。

她同樣也很美,這種美感早已超越了皮相上的逢迎機巧,而化為一種更強勢的魅,有無窮豐富的滋味可品。

03

那些生命力性感到兇悍的女演員們

不光是全度妍,那些飽含深層生命力的韓國女演員們都有各自無可複製的魅力特質。

《道熙啊》里超越年齡和性別禁忌陷入愛戀的女警官裴斗娜,冷冽似槍,柔軟時又如世間最珍貴的羔羊。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里愛上有婦之夫的女演員金敏喜,有貓類的敏感神秘,哀而不傷。

《燃燒》里身無分文卻夢想游遍世界的促銷女郎全鍾瑞,身上燃著野火一樣的叛逆迷茫。

《銀嬌》里愛上70歲詩人的17歲少女金高銀,散發著懵懂而馥郁的少女香氣。

她們身上的生命力豈止是強烈,簡直就是兇悍,寧願撞得頭破血流,也要剝開道德人倫的血痂去親身嘗一口那慾望的甜腥味兒

要叔來說,這種性感才最要命最夠味,真正的英雄主義不是隱忍痛楚,而是痛到近乎麻木后,也要在命運的嘲弄里再次掙紮起身。

正如全度妍的角色,命運可以摧殘她,但始終無法摧毀她。

如果外形無法為你帶來人群中一眼萬年的辨識度,別擔心,你的自我可以。

來源: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