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她美得驚心動魄,卻撐不過6年花期:仙模下凡歷遍起伏,今年24歲

最近的Met Gala 大家有關注嗎?

小IN看到Karlie Kloss時著實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時間的強大」:

這是2008年春季大秀上的小kk,完全是下凡小仙女快樂逛街街的既視感——

這是2021年的KARLIE KLOSS,儼然王母娘娘投胎成了美國女強人,紅裙如鎧甲,誰擋誰祭天

然後,一個突發奇想砸中小IN

然後,一個突發奇想砸中小IN:

那些年刷屏網路、被拿作頭像的仙女模特們,現在都怎麼樣了嗎?

抱著這個念頭,小IN去搜羅了幾位知名仙模的近況,發現有人還在這個行業,有人退圈了,有人30多歲當起了半退休的富婆,有人迴歸普通生活重新找了份工作……

往事再提,像一場瑰麗的夢。

往事再提,像一場瑰麗的夢
01 Esther Heesch

 

01 Esther Heesch

還在做模特

幾年前的Valentino秀場上,一位紅裙少女閒庭漫步的場景瞬間傳遍網路。

多少人至今還在收藏夾裡保存著這麼一個鏡頭:「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顏。」

她叫Esther Heesch,因為令人難忘的美貌和音譯之後相似的名字,有了「西施」這個暱稱。

出生於金匠+醫生家庭的她,6歲開始練芭蕾,7歲跟著弟弟去海邊學衝浪,還會彈鋼琴。

高冷的面相和通身優雅的氣質,讓16歲的Esther Heesch在跟媽媽逛鞋店時被星探一眼相中。

其他模特辛苦幾年都不一定能換來和大牌合作的機會,「西施」開篇第一場就是Dior當年的高定時裝大秀。

一炮而紅的Esther Heesch開始大量拍雜誌、做採訪,隔年參加兩大時裝週,不僅走了99場秀,還成為了Valentino的開秀模特。

質、量雙齊,「西施」當之無愧地成為了權威模特網站models.com評定的十大新人之一!

然而她秀場上的榮光只持續了4年

然而她秀場上的榮光只持續了4年。

2015年後Esther Heesch就沒再走過秀。

但她那讓人驚豔的硬照表現力,仍吸引著無數品牌、雜誌邀請她拍大片。

直到今天,Esther Heesch 依然在模特一行兢兢業業地工作。

2020年之前,她還給CHANEL拍過廣告,保持著與頂奢們的合作。

然而疫情開始到現在,她只接了4份工。

然而疫情開始到現在,她只接了4份工

因此空閒時,「西施」就去一些小眾的地方散散心。

那裡有暖陽、和風,可能有大海、花田,唯獨沒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不斷閃爍的鏡頭。

人氣和工作的縮減,並沒有影響她對生活的熱情。

人氣和工作的縮減,並沒有影響她對生活的熱情

能放鬆時肆意,有工作時盡力,如Esther Heesch 這樣的仙模,在模特圈中並不少見。

02 Lauren De Graaf

 

02 Lauren De Graaf

仍做模特,沉迷美黑

荷蘭模特Lauren De Graaf的出圈,源於在Marchesa和Valentino秀場上的驚鴻一瞥。

97年出生的她,外號「豆糕」「老潤」「美潤」,以清冷的氣質出名,還因為「仙女仿妝」在近兩年風靡某書。

身高180cm的「美潤」,在少女時期沒少被身邊人建議去當模特。

她在18歲那年終於給經紀公司寄了照片,結果首場就登上了Prada的T臺,還很快成了老佛爺的新寵。

「美潤」在CHANEL秀場呆了6年,幾乎成了常駐嘉賓。

整個2020年,她接了5場秀,有4場都是CHANEL。

從一開始的「會在T臺上迷路的小糊塗」,到第三年甚至可以領閉的實力新生代,可圈可點的臺步也讓Lauren De Graaf一直活躍在時裝週。

但現實生活中的「美潤」和臺上不同,並不仙氣飄飄。

她喜歡跟漂亮小姐姐玩,沉迷美黑、日光浴,去年搬到了新的出租屋,一個人拿著滾輪刷完了全屋的油漆。

走在路上會突然停下來逗害羞草,也會在工作後留言:「今天累癱了,但是謝謝所有人。」

靈動可愛的Lauren De Graaf,如今正努力成為一名「超模」。

03 Vlada Roslyakova

 

03 Vlada Roslyakova

半退圈,斜槓「養老」

外號「V仙」的Vlada Roslyakova,當年憑這一張娃娃臉美得攝魂奪魄。

再加上傲嬌有力的臺步,直接創下了半年走秀78場、隔年又打破這個紀錄走下91場的「鐵人」史。

從15歲開始當模特,出道僅一年就被Burberry、Hermès、Dior捧到紅得發紫。

品牌已經倒閉的Christian Lacroix寵V仙最深,給她領閉,連最後一次謝幕也是牽著她出場。

後來失去伯樂的Vlada Roslyakova也沒有懈怠,一直像個勞模先鋒一樣工作。

如今的Vlada Roslyakova已經結婚啦,只是偶爾走走秀、跑跑活動,或者上節目教教新模特提升業務。

雖然已經處在半退圈的狀態,但圈中依然有V仙的傳說。

04 Frida Gustavsson

轉行成演員

跟V仙還在上演技課,偶爾拍拍戲不同,28歲的「達達」Frida Gustavsson已經正式轉行成了演員。

擁有一張精靈臉的她,當年憑顏值拉了無數網友入模特坑。(在座有因達達入坑的評論區見)

所謂仙女下凡,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所謂仙女下凡,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1993年出生的達達,來自運動員之家,本來她也想當運動員。

但14歲那年,她傷了胯骨和手臂,只能放棄這條路,最後入了模特圈。

2009年,16歲的達達拿下了Valentino的領開,上半年更是走了62場,成為「秀霸」。

筆直大長腿走起一字步來有模有樣,隔年達達便受封了十大新人之一,大牌代言拿到手軟。

但巔峰早至,人氣步步下滑,走了維密秀之後更加無力迴天。

好在她從2015年開始就著手轉行

好在她從2015年開始就著手轉行。

即使代價是犧牲顏值,身材變壯,達達也仍然踏踏實實地當著演員。

從瑞典小成本愛情電影,演到奇幻科幻片,2019年,達達也得到了在《獵魔人》裡客串的機會。

也許再見面的時候,她已成為更好的自己。

05 Nastya Kusakina

 

05 Nastya Kusakina

自2019年之後就沒有工作了

綽號「提子」的Nastya Kusakina,來自俄羅斯。

96年出生的她原本是陪同朋友去經紀公司面試,沒想到自己成了模特。

16歲剛出道那年,提子就拿下了Jil Sander秋冬秀的開場資格。

憑藉著出色的五官和天賜的身材,她也成為了2013年的新人王之一,剛好跟西施是同一屆。

儘管提子的實力比西施更優秀一點,但她的花期更短。

從2019年開始,Nastya Kusakina就沒有走過秀了,之後的INS上也再無模特動態,僅剩的幾張日常照都只是在兜風逗貓,儼然普通人。

 

06 Josephine Van Delden

退圈過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因為Armani Privé的2013年高定秀,德國模特「囧萬德」成為了網友心目中「氣質不輸赫本」的「貴族高級臉」代表。

97年出生的她,15歲入模特圈。

儘管中途因為學業休息過一小段時間,但是一畢業就繼續回來走秀拍片,也曾是2014年的十大新人之一。

她的最後一場秀,是2017年的CHANEL早秋系列,之後只接過一個雜誌內頁的拍攝工作。

因為她平時就是一個不怎麼在INS上更新工作的女生,所以當時大家也沒察覺。

直到看著她2018年結婚,接著又找了份新工作,粉絲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雖然現在她的INS評論區還能看到各種「等你回來」的粉絲留言,但如無意外囧萬德應該是明確退圈,已經過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在搜仙女模特的近況時,總能看到各種「仙模易糊」的言論。

但小IN並不認同這個說法。

又美又有實力的仙模不在少數,卻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堅持到最後。

畢竟對於她們來說,這只是一份工作。有誰又能夠肯定地說自己一定能堅持一輩子不換行呢?

與其對她人的去留評頭論足,不如感激堅持者們仍在給我們帶來美的享受,退圈者們與我們分享了自己最青春的時光。

圖片來源/網路

 

圖片來源/網路

撰文、編輯/ 木糸口

責任編輯/ 蜜糖、七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