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壕千金出圈?她憑甚麼會是下一個華裔頂流?

Gemma Chan

憑甚麼是她~ 

要說最近時尚圈的熱門事件,非推遲了4個月的時尚界奧斯卡Met Gala莫屬。

在這場時尚大考中,明星”考生”們根據主辦方給出的主題自由發揮,接受來自媒體和圍觀群眾的點評打分。

今年的主題是”美國時尚”,如往年一樣,有交出高分答卷的仙女,比如,剛和馬斯克分手的歌手Grimes戴著面罩、扛著把劍出場,就表現不俗。

也有審題失誤、理解偏差的時尚差生,一度呈現群魔亂舞的怪誕,猶以金·卡戴珊不露頭臉的”暗影武士服”為最。 

去年這場時尚盛事因為疫情之故取消,憋了一年多的各國明星們,全都使盡渾身解數,但是仍然有張華裔面孔引起了我的註意。 

Gemma Chan陳靜,穿著緊身黑色抹胸短裙,上面用鑽鑲繡出一條中國龍,淡綠色長拖尾增加了氣場。

最令人矚目的就是她那個”中國娃娃”的發型,是在致敬好萊塢第一華裔女星黃柳霜在1924年的電影《巴格達竊賊》裡面的造型。 

陳靜的名字或許有點陌生,但要提起2018年火遍全美的電影《摘金奇緣》,是不是就想起她飾演的千金大小姐了呢? 

而今年即將全球上映的大IP超級英雄電影《永恆族》,陳靜正是第一女主角。想想黑寡婦和神奇女俠,她簡直可以說是下一個頂流預定了。 

有人說,好萊塢總算按我們的審美選了次華裔主角; 

可是,美麗的華人女演員有那麼多,憑甚麼是陳靜呢?

細究之下,她還真是處處讓人意想不到

1.牛津學霸的叛逆 

中國觀眾對陳靜最初的印象,大多還是好萊塢瑪麗蘇電影《摘金奇緣》。

這部美版”霸道總裁愛上我”,票房收入超過 2.38 億美元,是近十年以來票房最高的浪漫喜劇電影。 

在中國,女主角沒火,倒是陳靜飾演的男主表妹阿斯特麗火了一把。無他,實在太出色了。

就說下面這張劇組合影,不特意指出來,你指定認錯女主。

左二為女主吳恬敏,右三為陳靜 

電影裡的阿斯特麗出身豪門,日常為了保護平民丈夫的自尊心而小心翼翼,買了貴重物品都要藏在家中角落。

可是如此溫柔相待,卻依舊得不到丈夫的真心,最終她毅然回歸單身。

這樣溫柔但有主見的女孩,誰不喜歡? 

更何況,還是Dior、Ralph Lauren、Alexander McQueen,都能完美駕馭的高挑美女,陳靜自然圈了一大波粉。

不似阿斯特麗生而優渥,現實裡的陳靜,成長历程倒是充滿了華人式堅強。 

陳靜1982年出生在倫敦,在肯特郡長大,從小很喜歡運動,像個男孩子一樣,喜歡跟小夥伴們踢足球。

陳靜和父母妹妹 

她的奶奶是位堅韌的女性,一人打三份工,獨自撫養了六個子女。

陳靜的工程師父親在香港長大,而藥劑師母親則來自大陸,兩人在蘇格蘭留學期間相識相愛。

這對在異國辛苦奮鬥的夫妻,對兩個女兒的教育很嚴格。

陳靜和父母 

陳靜的妹妹,按照父母的期望,成為了精英人士,是金融公關公司的副總監。

而陳靜,則成為家裡最大的意外。

陳靜送妹妹出嫁 

本來陳靜一直也是受著精英式教育,從小學習小提琴、鋼琴和芭蕾,中學就讀於名校紐斯特德伍德女校。前兩天剛贏下美網冠軍的19歲華裔混血新秀艾瑪,也是她的校友。

陳靜 

後來,陳靜不負所望,考入英國頂尖學府牛津大學的伍斯特學院學習法律,成了鄧文迪前夫、傳媒大鱷默多克的學妹。

畢業時,由於履历優秀,一家著名的律師事務所,更是向她伸出了橄欖枝。

陳靜 

可是細思良久,陳靜卻拒絕了這份別人夢寐以求的offer。乖順了二十幾年的她,心中其實藏著個演員夢。

於是,不想當律政俏佳人的牛津學霸,跑去倫敦戲劇中心參加培訓,為追逐夢想做積極的準備。

可這在老父親眼中就屬於不務正業的叛逆行為,足足有三個月沒跟她講話。 

陳靜一邊做糢特,一邊學習表演,這番努力沒有白費,終於迎來了進圈的機會。

一個偶然機會,著名經紀人尼基·蓋爾德,看到了陳靜的潛力,將她納入麾下。 

尼基可是行家,手下藝人還有著名的實力派女演員海倫娜·卡特。

用演技變臉的海倫娜·卡特 

2008年,又從戲劇學院畢業後,26歲的陳靜,才算正式闖蕩演藝圈。

2.艱難跋涉的演員路

父母愛子,當為之計深遠。

陳靜的父母之所以反對女兒當演員,實在是因為在海外,這對一個華人女孩是條多麼艱難的路。

就像她父親說的,”無論你演的多出色,都不會有太多機會。”

陳靜和父母 

能出頭的華裔演員本來就少之又少,扮演的角色,還總是在歐美人的刻板印象裡打轉。

比如黃柳霜,能在100年前豔驚歐美,已經是個奇跡,可卻只能扮演妓女、女奴一類的角色。甚至二戰期間積極支援中國抗戰的她,在自己祖國也得不到理解,被當時一些媒體以”文化漢姦”稱之。

再說”致命女人”劉玉玲,當初因為《霹靂嬌娃》、《殺死比爾》等作品火遍好萊塢,依舊會被外國男演員抨擊醜,甚至連薪酬都遠不如歐美明星。 

她能有今時今日之地位,自是付出了比外國演員多得多的努力。

陳靜自己,不是沒有遲疑過。 

午夜難眠,她也會糾結:”我是不是犯了一個大錯?我會讓爸爸媽媽失望嗎?該不該找一份安穩的職業?”

白天醒來,她卻依舊堅持,無論多小的角色,都很珍惜的去演繹。

陳靜 

大熱英劇《神探夏洛克》中,她客串了中國女孩姚素琳;

在經典漫改劇《神祕博士》2009年的秋季特別節目裡,她扮演地質學家米婭; 

而在約翰·庫薩克、周潤發、鞏俐主演的電影《諜海風雲》裡,她又身穿旗袍,大秀東方風情。 

寂寂無名的打醬油生涯,持續了7年,才等到被看見的一天。 

2015年,英美合作的科幻劇《真實的人類》上線,這部翻拍劇討論了人工智能和人類的關系。

而陳靜扮演了重要女配、機器人米婭,她要頂著一張面癱臉,用微表情和眼神,展現出冰冷無情的機器人逐漸有了人類感情的變化。 

戚薇那部《你好,安怡》,也是翻拍了這部作品。

2018年,已經磨了10年之久的陳靜,終於爆發。 

陳靜先是憑《摘金奇緣》敲開了好萊塢的大門,又得以在漫威英雄電影《驚奇隊長》中,飾演異星球的狙擊手。

她每天拍攝時,淩晨2點多就要去片場,花4個多小時做好妝發。

再到今年漫威的全新英雄電影《永恆族》,當上第一主角的路,她拼了13年。 

39歲的陳靜,在電影中扮演了溫柔美麗又有同理心的瑟西,是漫威首位華人女性超級英雄。

第一主角的番位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她名字排在演員表第一個,連著名女星安吉麗娜·朱莉和南韓頂流打星馬東錫,都要給她作配。 

回想當年她打醬油期間,也曾參與數部大制作,只可惜彼時她的角色,甚至連個像樣的名字都沒有。 

譬如2009年的懸疑推理片《終極面試》,陳靜飾演了一個競爭心強、一心想在面試中成功的女孩,這個角色就叫”Chinese Girl”;

在大熱奇幻電影《神奇生物在哪裡》中,她是配角中的配角,名字是敷衍的Madam Ya Zhou亞洲夫人。 

而在她成名之後,她卻得以在《瑪麗女王》中,扮演了精明的伯爵夫人伊麗莎白·哈德威克。 

媒體和觀眾曾議論紛紛:一個華裔女孩怎麼能演白人伯爵夫人?

陳靜冷靜地回應:”如果約翰·韋恩能演成吉思汗,那麼我當然也能演哈德威克的貝絲。” 

擲地有聲,大氣自信。

想當初1935年,中國題材的諾獎作品《大地》改編成電影,片方放棄了唯一有知名度的華裔演員黃柳霜,卻讓德國女演員路易斯·蕾娜扮演中國女孩阿蘭。 

時過境遷,如今華裔女星陳靜,反過來飾演白人伯爵夫人,這種逆轉令人感慨。 

陳靜也用演技跨越了人種和膚色的限制。

陳靜入行十幾年扮演35個角色的努力也沒白費,成名後一有機會就為亞裔族群發聲。

正如她曾經跟父親說的:”我想成為改變的一部分“。

3.時尚圈的追捧 

有演技、有頭腦、有毅力,難得的是,她還有氣質和美貌。

今年不是陳靜第一次參加Met Gala,剛成名就得到了時尚圈的追捧。

2019年的Met Gala,她身著Tom Ford設計的水晶禮服,頭上設計師手工制作的頭冠,是從洛杉磯專門運到紐約的。

陳靜在2019 Met Gala 

華麗閃燿、溫柔而強大的女王氣場,把攜手走紅毯的Tom Ford壓成了隨行保鏢。

 

陳靜和Tom Ford 

在奧斯卡頒獎典禮後的晚宴上,她又穿了Tom Ford的流蘇裙,搭配 Jimmy Choo的包包和高跟鞋,光彩熠熠。

陳靜出席活動有很多造型都很出彩,好演員的時尚表現力也頗不一般。 

2019年評論家選擇獎的紅毯上,Jason Wu設計的露肩印花禮服,可不是那麼容易撐起來,一不留神,人就能被裙子”吞掉”,陳靜倒穿出了脫俗的氣韻。

金球獎上,她又換了藍色Valentino高定禮服,溫婉優雅。 

那年的奧斯卡紅毯上,陳靜又憑Valentino玫紅色長裙,入選了這屆的最佳著裝。 

這種顏色和廓形,換個人可能就很災難,也虧得1米72的陳靜能hold住。

無論是 Erdem 印花旗袍,還是Miu Miu拼色禮服,亦或者Alph & Russo Couture 的單肩連身褲,好像無論甚麼顏色、甚麼廓形都能在她身上成立。 

而黑白兩色,她又能穿的清冷沉靜不單調。 

2019年,前王妃梅根,作為英國Vogue的客座編輯,邀請陳靜登上了份量最重的九月刊。 

陳靜和紐西蘭總理、皇家芭蕾舞團首席舞者等一共15位優秀女性,成為”變革的力量”主題人物。

這可不光因為她是知名演員,陳靜在事業有起色後,就積極致力慈善,幫助難民兒童,為亞裔群體公開發聲,還在疫情期成為送餐志願者,做出很多貢獻。

2021年,陳靜被任命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英國分部的名人大使。 

她也再度登上英版Vogue的九月刊,泰晤士河映著亮片禮服,整個人閃閃發光,充滿了女性魅力。

4.外柔內剛的現實英雄 

鎂光燈下,她永遠是美麗大氣的女演員,可實際上私底下,陳靜還有”第二幅面孔”。

在Vogue的翻包視頻裡,她從包裡掏出了從小最愛的大白兔奶糖。

外柔內剛的陳靜,有拉小提琴、彈鋼琴和跳芭蕾的優雅;也有十幾歲就敢喝伏特加的豪邁;年少時從摩托車上掉下來受傷,襪子上血跡斑斑,都未曾流淚。 

在銀幕上扮演超級英雄,其實骨子裡陳靜就有股俠氣,現實裡她曾多次挺身而出。 

陳靜從小做過很多兼職,在連鎖藥店進貨上架、在香水櫃臺當銷售,還曾當過救生員,救起過一個溺水的小女孩。

2013年的一天,陳靜在地鐵站附近目睹了一個老人被刺傷脖子。 

換做別人,可能早已驚恐不已,但她卻立刻沖到傷者身邊,將他翻過來,實施救助。

而在這當口,尚未遠離的兇手和她對視了三秒鐘。

那一剎她也驚心,覺得兇手要返回來傷害自己。幸運的是,恰逢一群乘客出地鐵站,兇手才迅速混入人群逃離。

躲過一劫的陳靜,迅速讓路人打電話叫救護車,還呼喊其他人幫忙拍下逃跑兇手的照片。 

很遺憾,受害者在救護車到達之前就死亡了。陳靜後來再次挺身而出,作為證人站上法庭。

原來,兇手是名偏執型精神分裂癥患者,有很強的攻擊性,十分危險。

危機時刻,能挺身而出絕非易事,陳靜真算得上膽識過人,冷靜鎮定。

當然,那時的陳靜還未成名,在新聞報道中,只是喜劇演員傑克·懷特霍爾的女友。兩人在一起六年分後分手。 

現在,她與另一位演員多米尼克·庫珀,低調談著戀愛。

陳靜和前男友、現男友 

作為冉冉升起的華裔女星,陳靜恪守演員的本分,專心演戲,低調生活。

而當一層層剝開她溫柔嫻雅的外表,卻又驚喜地看到一個東方女性勇敢堅韌、豐富美好的內心。

來源:Eileen樂活至尚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