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壓三大女神,韓劇年末黑馬居然是她

碾壓三大女神,韓劇年末黑馬居然是她

今年的韓劇實在是猛。

到了年底,依然在不斷推出重磅之作。

不過,本來備受期待的大制作卻紛紛遭遇翻車。

像全智賢、宋慧喬、李英愛三大女神主演的新劇,收視率都不理想,甚至還連連下滑。

反而是當初無人看好的一部「小制作」。

竟然出乎意料地成為年末最大黑馬。

從一開始不到6%的收視率,不斷上漲到現在逼近15%。

幾乎每周都在重新整理收視新高。

魚叔承認之前也看走眼了,如此晚才來推薦——

《衣袖紅鑲邊》

옷소매 붉은 끝동

《衣袖紅鑲邊》一開始並沒有被看好。

主要原因是,和它同期對打的都太強了。

宋慧喬主演的 《現在正在分手中》 ;

李英愛主演的《具景伊》;

全智賢主演的《智異山》……

全是頂級女神回歸的大制作。

而本劇的主演李俊昊李世榮,還都是年輕新生代。

前者是偶像出身,男團2PM的主唱。

演戲本來就不算多。

後者則是童星出身,10歲時曾在《大長今》中出演小今英。

出演作品很多,但很難說出一部特別拿得出手的代表作。

再加上,制作方MBC這幾年積弱不振。

之前播出的好幾部電視劇,收視都慘到不行。

沒想到。

《衣袖紅鑲邊》播出後,卻突破了MBC最近3年的收視率記錄。

連續好幾周,占據韓網各大話題榜單第一。

收視率比較(每集)

數據來源:南韓AGB收視率

不僅完成了自身的逆襲,將同期幾部大制作全都甩在了身後。

更讓「历史劇名門」MBC滿血複活。

這部劇,改編自南韓同名小說。

講的是,真實历史人物,北韓正祖李祘與宮女成德任之間的愛情故事。

以李祘為題材的作品,早年韓劇《李祘》(2007年)就演過了。

題材不算特別新鮮。

韓劇《李祘》(2007年)

但豆瓣熱評,揭露了這部劇的特別之處。

《鶴唳華亭》原本想表達的內核是甚麼?

是儒家文化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思想所釀出的個體悲劇。

這個悲劇,在韓影《思悼》(2005)中曾有所體現。

《思悼》講的是北韓英祖與世子相疑,終至兵戈相向。

最後將兒子賜死,傳位給孫子。

這個孫子,即《衣袖紅鑲邊》的男主。

《衣袖紅鑲邊》不僅延續了《思悼》故事,也延續了內核。

無論是貧賤的宮女,尊貴的王子,還是至高無上的王,都是封建制度下的犧牲品,無一例外。

以前魚叔看過的宮廷劇,主要有兩種。

一種是男人權謀,權柄轉移、血雨腥風。

一種是女人爭鬥,後宮傾軋、妃嬪爭寵。

在這些故事裡,偶爾會出現一些宮女。

但主要扮演工具人,通常都是被犧牲者。

即使有一些飛上枝頭變鳳凰,也是成為上層權力的一員。

經典宮鬥劇《金枝欲孽》中的安茜一角

但在這部劇中,編劇將目光對準了宮女這一群體。

且屢次借多個角色之口,哀嘆宮女們的命運。

宮女從進宮的第一天起,她存在的全部意義,就是守護王。

一拉,就要上前;一推,就要退下。

無論她生前享受過何等的榮華富貴,年老生病時就會被送出宮。

然後骯髒而寒酸地死去。

但編劇沒有僅僅停留在哀嘆上。

而是將宮女這一群體意象,凝結為一個虛構的組織 ——「廣寒宮」。

「廣寒宮」是宮女們為了更好地活下去,祕密結成的地下集團。

提調尚宮趙氏作為「廣寒宮」新一代領導者,常常教導宮女們:

「絕對,不能相信君王。」

「我們的命運,要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裡。」

宮女有著這樣的自我意志,在之前宮廷劇中鮮少出現。

為了掌控自己的命運,她們甚至要「擇明君」。

這時,她們不再是上層宮鬥的旁觀者,而是主謀者。

尚宮在年輕時,曾經「擇」不被看好的英祖,助他登上王位。

而與尚宮相映照的,就是女主德任

當德任還小的時候,尚宮就把她故意分配到東宮書庫。

為的是讓她學習世孫學習的書籍。

有朝一日成為嬪妃,成為世孫的解語花,也成為宮女們的依靠。

但德任拒絕了。

因為,她也有非常強大的自我意志。

對待工作,她不計得失。

因為她知道,宮女一輩子出不了宮,不論吃虧還是得利,都沒有任何意義。

對待愛情,她明明喜歡世孫,卻說:

「我在乎世孫,但我更在乎自己,我不會把自己推入痛苦中。」

尚宮在說服德任失敗後,便派宮女刺客,去取世孫性命。

而德任卻站在了「廣寒宮」的對立面,要助世孫為王。

某種意義上來說,德任也在進行某種擇君,而她選擇的正是世孫。

因為她堅信,世孫可以成為一個好君王。

不論是尚宮,還是德任。

他們的所作所為,不過是為了三個字:有的選。

編劇甚至專門設定了一個情節。

一天,皇上破天荒的詢問大太監的意見。

大太監卻說:

「您一直讓小的充耳不聞,視而不見,就當一個舉燈的工具人。」

工具人。

這就是是王公貴族們,對宮女太監們的定位。

但生而為人,他們不甘於此。

這是編劇對這一群體命運的深切關懷。

這部劇,在愛情故事的主線之外,始終有一條隱隱的暗線,就是世孫和王的角力。

編劇讓兩個角色互為映照。

兩者角力,是世孫一次次威脅王權,不斷觸及其底線的過程。

也是一次次接近祖父的內心,失去又尋回親情的過程。

而他也在這一步步中,重蹈了王/祖父的覆轍。

先來看世孫。

這是一個集大成的悲劇人物。

爺爺逼死了自己的父親,直接將他推到萬人之上的高位。

而他一直感到惶恐。

因為這意味著,帝王家的愛,是有條件的。

他在兒時,就曾經歇斯底裡地問自己母親:

「我若變得像父親那樣,您也會拋棄我麼?」

而他對父親的感情,是愛與愧疚摻雜的。

他的出生,讓對父親失望的祖父,有了新的繼承人選項。

父親也因此嫉妒他,奪去了自己的父愛。

宮女德任說書,說到「你的出生即註定了我的不幸」時,世孫已然含淚。

書中說的本是兄弟情軋,但在王權至上的封建社會裡。

父子之情,是被掩蓋在君臣關系之下的。

他們是王的兒子和孫子,但同時也都是臣子。

在爭奪王的寵愛這件事上,是無差別的。

而世孫和王的角力,第一次是孩童時期的史記事件。

王禁止讀《史記》,他就偏偏要讀。

在被姦人告發後,王質問世孫。

世孫卻承認了。

因為這時候的他,以為誠實是一個君王應有的品格。

結果王卻說:

「好一個傲慢的人,連謊話都不會說,還想繼承寡人的王位。」

而當書本呈上來,被禁讀的部分,居然被撕掉了。

王大喜,問世孫是不是他撕毀的。

世孫這時卻撒謊了,說是的。

這意味著在王的教導下,世孫逐漸習得了陰暗的權術。

此時的世孫,對王是敬畏。

第二次角力,是打老虎事件。

宮裡猛虎襲擊,情急之下世孫打死了老虎,但卻受到了重罰。

因為按照慣例,全北韓只有王可以打老虎。

其他人打老虎,是對王權的衊視。

一番懲戒後,王終於面見了在大殿跪了許久的世孫。

世孫言辭懇切,稱自己別無異心。

王不信,但還是趁機下了臺階,說自己擔心世孫安危。

但是世孫卻一點都不覺得溫馨。

屏風上沒有眼睛的巨龍,就是來自王的震懾。

此時的世孫,對王是恐懼。

第三次角力,是世孫結黨營私被揭發。

王憤怒地來找世孫,兩巴掌把世孫嘴角打出血。

他甚麼都沒說,但卻在隨後和德任的對話中表露了內心。

因有想實現之事而忍

因有想得到之物而忍

總有一天我會得到權勢

屆時我會借此力量,幫助無數人

你可知道我有多少理想待實現

他既有明君的理想,也有對王權的渴望。

此時的世孫,對王是隱忍。

第四次角力,是世孫為了反擊刺客,私自出兵

對手為了廢黜世孫,污衊他造反。

而此時的王,已經患有老年癡獃了。

世孫面臨著他人生中最大的抉擇:反,還是不反。

世孫的得力助手洪得老,再三說服世孫,一定要反。

但被世孫拒絕了。

因為當王褪去了威嚴,成了一個暮靄沉沉的癡獃老人時。

世孫才驀然意識到,這人實際上是自己親愛的祖父。

從王和世子,到王和世孫。

一代代父子相疑,宮變不休的悲劇,從未停止過。

漢武帝和戾太子如此,康熙和廢太子胤礽如此。

而在鬥爭中,看似最大的勝利者,王。

其實也是最大的犧牲者。

王的生母,出身賤民,是替宮女跑腿的丫鬟。

因為《史記-魯仲連鄒陽列傳》中,有「而母婢也」四個字。

王就直接把這本書給禁了。

當他聽說世孫讀《史記》。

他的第一反應是,世孫看不起自己。

世孫安排的宴會中,出現了柿子和螃蟹。

這是王做夢都不想見到的食物。

因為他曾用它們,毒死了自己的哥哥。

而王的第一反應是,世孫衊視他,想要羞辱他。

其實,看不起他的,不是別人。

正是他自己。

一切不過是他的自我憎恨,在外界的投射罷了。

這就是王權,對人的異化。

異化的不只是他的內心,還有他的愛情。

他在年幼時,遇見了尚宮。

尚宮為了擇君,幫助不起眼的他登上王位。

但他登基後,卻選了尚宮的好友映嬪為妻子。

當二人風燭殘年,再次對坐。

尚宮問出了困擾了她多年的問題:

「為甚麼不是我。」

王回答到:

「當我看著你,仿佛就在看著鏡子。」

「映嬪是個溫柔的人,在她身邊,寡人便能夠安穩歇息。」

對王權的追逐,讓他成了自己都無法面對的樣子。

而他失去的不只愛情,還有親情。

由於自己出身卑微,童年痛苦不堪。

他不希望世孫也和自己一樣,於是對世孫百般寵愛。

但是身為王,他要震懾世孫,也要籠絡世孫。

過多的壓迫會造成謀反,過多的溺愛會造成衊視。

身為王,首先要維護的,是王的權威。

然後才是身為祖父的慈愛。

至此,我們才明白導演和編劇在這部劇下的野心:

王權之下,人人皆是奴才。

而王本人,亦是王座的奴才。

封建機器從來都依靠慣性自行運轉。

所有個體都無法避免被吞噬的命運。

《衣袖紅鑲邊》作為一個古裝甜寵劇。

霸道總裁加歡喜冤家的套路,它一個不落。

男女主從小結緣,長大了見面不識。

男女主意外相遇,且男主要隱瞞身份。

流水線一樣的情節,在韓劇中不知道出現過多少回。

但是,導演並沒有因此讓其落入窠臼。

反而利用豐富的空間調度,和唯美的特寫鏡頭,配合上精心的布景道具。

渲染出一種極致的古典含蓄美。

最能體現這一點的,是讓人回放無數遍的名場面「沐浴戲」。

透光的簾子、搖曳的蠟燭。

若隱若現的濕衣,偶爾露出的腹肌,沾了水珠的手。

多一分則輕薄油膩,少一分則情欲張力不足。

還有另一個經典場景。

世孫被禁足時,德任在門外讀起了《詩經》:

「惠而好我,攜手同歸」

此詩是在衞君暴虐,禍亂將至,詩人偕友人急於逃難時所作。

即「與愛我之人攜手離去」。

兩人雖隔著一扇門,但心意卻緊緊相依。

曖昧又克制,顯得意蘊深長。

花絮中,導演為了影子呈現的效果好看,特別給世孫墊高了好幾層坐墊。

而且幾乎每一場戲都會先彩排。

導演拿著劇本在旁邊,看演員先演一遍,不斷調整,然後才正式開拍。

這也讓年輕的男女主都奉獻了不俗的演技。

另外,此部戲的導演是第一次執導古裝劇,且為女性導演。

聽說為了這部劇,整整準備了2年的時間。

所以,《衣袖紅鑲邊》從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並非偶然。

雖是相似題材,也可以玩出新花樣。

雖是有限預算,也可以呈現出質感。

雖是小言情劇,也能挖掘深刻立意。

明星早就不再是收視率的保障。

所有人一起想把作品做好的那份「用心」。

才是唯一的制勝法寶。

來源 :獨立魚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