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出軌後,這個亞洲天后的後半生決定這樣過?

鄭秀文

        作為非官方懷舊港劇推廣人,寫過了不少港星、港劇的故事。

  前兩天,朋友發許志安的微博給我看,讓我想到了鄭秀文,這位曾經的亞洲天后,大概有好幾年,不曾看見她的消息了。

  2年前,「安心事件」席捲各大媒體頭條,許志安被爆出軌黃心穎。

  一夜之間,鄭秀文的婚姻,從童話徹底淪為笑話。

  2年過去,曾在記者會上痛哭懺悔的許志安,一邊和老婆大秀恩愛,一邊放出接戲的小道消息,迫不及待地想要撲騰起幾朵復出的水花。

  那個和他糾纏了20年之久的女人鄭秀文,在經歷過幾番大起大落之後,彷彿已經不需要用人設去取悅任何人了。

  她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場,把自己活成了一段傳奇。

  今天,不聊出軌撕逼的狗血劇情,也不聊婚姻生活的一地雞毛。

  只想說說這個叫做鄭秀文的女人,是如何從一個小姑娘,慢慢蛻變成「鋼鐵女俠」的。

  1972年8月19日,鄭秀文在香港出生,家中排行老四。

  雖然前有三個大方美麗的姐姐,後有白淨可愛的么弟,但她依舊憑藉乖巧懂事的形象,討得長輩們喜歡。

  與外表不同的是,鄭秀文骨子裡流淌著一股不安分的躁動。

  中學時期,鄭秀文的學習成績一般,反倒是在唱跳的方面,展現出天賦異稟的一面。

  突然覺得,牛娃之所以牛,是因為選對了領域,就像鄭秀文。

  1988年的新秀大賽上,16歲的鄭秀文靠葉倩文的歌曲《乾一杯》成功拿下季軍,同屆的冠軍則由梅豔芳的入室弟子譚耀文取得。

  那時的港娛圈裡,鄭秀文聲線乾淨、嗓音獨特,彷彿一道綺麗的風景線,為整個樂壇撞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比賽結束後,華星唱片迅速簽下鄭秀文,打算將其包裝成第二個周慧敏。

  的確,如今超模臉、零號身材的Sammi,和當年公認的玉女形象是有差別的。

  但是,人家剛出道時是長這樣的好咩!

  嘖嘖,真真是眉目含情,眼波流轉。

  可惜啊,鄭秀文偏偏不想走公司安排的清純路線,獅子座的她註定要活出自己的風格。

  於是,在被華星雪藏9個月後,鄭秀文遇到了自己的伯樂——香港王牌經紀人李進。

  這個一手捧紅梅豔芳、黎明、陳奕迅、謝霆鋒等巨星的男人,看見鄭秀文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潛力非凡。

  在李進的規划下,鄭秀文開始唱快歌、染黃髮,於1995年迎來事業高峰。

  那年,她用一首超嗨主打歌《捨不得你》,摘遍幾乎所有的樂壇獎項。

  1996年,鄭秀文在紅館舉辦了她人生中第一場個人演唱會,那年她28歲。

  舞台上的Sammi造型前衛、打扮誇張,瘦成一道閃電的她,迅速在一眾柳眉杏眼的美人中脫穎而出,打造出自己「百變天后」的形象。

  自此,鄭秀文被冠上「梅豔芳接班人」的名號。

  而數年後,鄭秀文讓人津津樂道的玫瑰花頭和耐克眉,應該是出自這場《鄭秀文X空間演唱會》。

  一時間,鄭秀文在香港樂壇風光無限,此後10年,只有王菲能與之匹敵的。

  縱觀Sammi的戰績,絕對稱得上一張優異的履歷。

  有哪個歌手能像她一樣,數十年如一日地寫歌、唱歌、獲獎、再寫歌、再唱歌、再獲獎……

  她渾身上下的精力似乎永遠都用不完,像極了她在《鍾無豔》裡參加七國運動會時,一人扛下所有項目的樣子。

  只是,現實生活裡激勵她不眠不休的,不再是齊宣王,而只是她自己了。

  那一身的衝勁兒,讓她偏執地理解到生活是「不進則退」的。

  榮譽加身的大環境裡,鄭秀文像個上了發條的機器人。

  即便是片刻的休息,都會讓她心煩意亂,她的安全感,只有在拚命工作時才能找回來。

  拿遍樂壇獎項後,鄭秀文開始進軍影視領域,和杜琪峰、劉德華組成的鐵三角組合,一度是香港電影的票房保證。

  然而,長時間的工作周期,和高強度的工作壓力,讓鄭秀文的情緒時刻處於煩躁之中。

  因為脾氣太差,媒體還給鄭秀文封了個「臭四」的外號。

  很快,由於易胖體質和不規律作息,鄭秀文肉眼可見地圓了起來,最胖時曾達到118斤。

  再加上港媒添油加醋地報道,鄭秀文的耳邊總是充斥著「肥婆」之類的字眼。

  一開始,鄭秀文還會以行動回懟,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重新瘦回去。

  可慢慢地,她對自己越來越力不從心了。

  先是被批總演一些「為愛痴狂」的角色,後來是從輕喜劇到文藝片的轉型失敗,老天爺似乎收回了對Sammi所有的眷顧。

  2005年,鄭秀文憋著一股子心氣,接下了關錦鵬執導的電影《長恨歌》,飾演一個穿著旗袍的上海女人。

  拍攝期間,氣溫很低,可患有哮喘的她,依舊身著單衣堅持完成工作。

  為了呈現對女主角王琦瑤的最佳拍攝效果,鄭秀文更是逼著自己,在一週內先減肥10斤,再增肥10斤。

  太狠了!能控制自己瘦的女人不算什麼,能隨心所欲切換胖瘦的才是真變態!

  付出那麼多的心血,鄭秀文原指望憑藉該片能打個漂亮的翻身仗,可誰知屬於她的時代竟在慢慢落幕。

  《長恨歌》上映後,市場反響不佳,大膽突破自己的Sammi也被痛批「演技彆扭」。

  回想從影的那段日子,鄭秀文幾乎次次提名金像獎,但次次逃不過陪跑的命運。

  除此之外,和劉德華、古天樂以及謝霆鋒的緋聞,也一直都讓Sammi頭疼。

  儘管多次解釋,但港媒捕風捉影起來,就沒真相什麼事了。

  與此同時,和鄭秀文分分合合多年的男朋友許志安,也在不久後召開記者會,宣布和她分手。

  事業低谷,情場失意,接二連三的打擊,終於擊潰了鄭秀文的心理防線。

  此後的3年裡,患上抑鬱症的鄭秀文,把自己藏了起來,不唱歌、不拍戲、不露面,完完全全消失在香港的娛樂圈裡。

  其實,一切都早有預兆。

  早前記者採訪時,鄭秀文表示自己「最怕不紅,怕得要死,每天都不敢停下來」。

  她對自己太過苛刻,為了減肥幾乎不沾油鹽,每天就靠著幾根胡蘿蔔條、芹菜條維持生命體能,幾次在家裡餓得昏了過去。

  她明明已經很完美了,但站在和她穿同一條裙子的周慧敏身旁,依然會自卑地覺得自己是個「肥佬」。

  她是那麼驕傲的Sammi啊,怎麼能容忍自己的失敗?

  鄭秀文是典型的太過用力了

  不僅是事業上,她在感情上亦是如此。

  和許志安相戀的10多年裡,凡她目光所及,必有這個男人的身影。

  同游被拍時,她會甜蜜地告訴記者「感情穩定,隨時結婚」;

  自己獲得「最佳女歌手」時表情淡然,卻在許志安發表獲獎感言時,一度流淚到不能自已。

  說不清是戲如人生還是人生如戲,失戀後的鄭秀文,狀態與自己塑造的「偏執狂」類角色高度契合。

  比如,在《我左眼見到鬼》中,何麗珠因為老公離世,整日抽菸酗酒,偽裝傷心;

  再比如,《孤男寡女》裡,Kinki因為感情不順,躲在廁所裡打掃衛生來轉移注意力。

  現實生活中的鄭秀文,看似瀟灑地和許志安做回朋友,實際上卻用成倍的工作麻痹自己了的情緒。

  或許,正是在人生這場滑鐵盧中,Sammi才開始重新審視自己。

  原來,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包括叱咤樂壇十多年的鄭秀文。

  原來,大多數人都是普普通通的,包括一次次突破自己的鄭秀文。

  退圈的三年後,鄭秀文給《明報週刊》寫專欄,分享一些生活感悟。

  在一個叫《輕描淡寫》的半格天地裡,寫滿了她的畫和文字。

  她說:

  「我發現畫畫對自己是一個很好的治療,所以我幾乎每天都畫。

  一整天不想講話,就不停地畫。

  畫完以後,覺得好舒服,把所有的情緒跟感覺,都通過顏色發洩出來。」

  在喧囂的名利場中,鄭秀文從未真正地為自己而活。

  直到回頭療傷,她才發現原來表達自己想表達的,是件十分痛快的事情。

  不同於之前的硬仗,抑鬱症可不是個好打發的對手。

  但誰讓它碰到的是Sammi呢?

  這個狠起來連自己都不放過的女人,制定了每天「跑步八公里」的計劃,一連堅持了十幾年,為此她還專門寫了首歌叫《八公里》。

  運動起來的Sammi,感到無比的充實和快樂,這世間的美好,彷彿又回到了她的身邊。

  她不再因為擔心體型而過度節食,她只知道,健身和美食都不可辜負;

  她不再在意外界的種種嘲諷,她只明白,自己開心才最重要。

  她一遍一遍地鼓勵自己:

  「不要放棄,終有一天你可以爬起來的,那後來真的爬起來了。」

  2007年,鄭秀文開了8場演唱會,宣布全面復出。

  她激動地讀著寫給自己的信,文字坦誠,語氣篤定:

  「這一個功課,我認為你做到了,我清楚知道你回來了,更重要的是,你的勇氣回來了!」

  涅槃重生後的鄭秀文,變得更加從容和堅定了。

  以前沒完成的事情,現在接著去做,只求心安不問結果。

  既然專業陪跑金像獎,那就多拍幾部電影,實現陪跑全覆蓋;

  既然薅了「百變天后」的名號,那就在穿衣打扮上再放肆一些;

  既然放不下糾纏多年的前男友,那就追隨心意再把他找回來。

  那幾年,鄭秀文是肉眼可見地在變好,情緒穩定,笑口常開。

  連一向毒舌的港媒,都因此給她改了個外號叫「鄭四萬」。

  經歷過大風大浪的Sammi,變得更有能力去應對人生中的突髮狀況。

  不管是選擇嫁給許志安,還是原諒他幾年後的出軌,她始終都作出了忠於自己的選擇。

  因為嫁不嫁人、離不離婚,所有的成本她全負擔得起,而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或許是煩惱重新開始一段關係,或許是放不下經營多年的感情,無論如何,鄭秀文真正地接納了自己。

  希望有一天,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做選擇時,我們能像鄭秀文一樣,不用衡量AB面的成本效益,而是順遂心意表達自己最真實的想法。

  這不才是最酷的人生嗎?

  來源:米粒媽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