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是這個清明檔最嚇人的電影

咒

清明節,桃要推部恐怖片

電影《咒》現在是全網最受期待的華語電影恐怖片。

3月18日,咒已經在臺灣省上映,但是全網到現在還沒有任何資源上來。

對於看過電影的觀眾,認為《咒》能夠問鼎華語恐怖片的Top前5。

對於沒看過電影的觀眾,除了上豆瓣能看到4萬人標記想看,剩下的就是在各種討論版上求資源。

而圍繞《咒》這部清明節前的恐怖電影,桃發現了許多有意思的現象。

一部恐怖片到底能有多火?

單從票房方面來說,電影《咒》第一周就在臺灣地區爆賣2300萬票房。而《蝙蝠俠》則是排在第二位,一共1283.5萬,票房為《咒》的一半。

而且,臺灣當地報道,連續三天很多觀眾為了尋求刺激,專門選擇午夜場去體驗這部人氣高得一批的恐怖電影。

觀眾表示,看《咒》時,由於太過入戲,有人把爆米花等零食散落一地,有人看到一半開始嘔吐,甚至中途逃出電影院。

這部恐怖片的高人氣浪潮,也引發了當地居民生活中的一些事件。

有人聲稱自己看完《咒》後親身經历了靈異現象,並且錄下視頻上傳到社交媒體上。

具體有沒有拍到,桃沒看見

甚至還有觀眾看完《咒》之後受到了驚嚇,直接組團去廟中請師父收驚。

收驚主要是讓人們安心寧神

而在當地的社交平臺上,由於電影海報和電影裡的宗教臺詞「火佛修一,心薩嘸哞」太過洗腦。

正經電視新聞上也在報道和《咒》相關的新聞。

《中時新聞網》專訪導演

不管你看沒看過《咒》,所有人都仿佛著了迷一樣,樂此不疲地加入這場盛大的恐怖嘉年華。

為啥一部恐怖片能夠在華語世界引起如此廣泛的關註?

桃這裡就簡單講講《咒》的大致劇情,沒啥劇透,放心。

六年前,女主若男和朋友組成網紅探險隊,和大陸的小龍探險搞得活相似,專註於靈異直播,四處探訪鬼屋與都市怪談。

某次野外探險規劃,他們走訪一個叫作陳家莊的山邨。但是他們打算整個狠活,闖入傳說中封印邪教儀式的禁地。

結果觸怒了沉睡的邪靈,所有人接二連三離奇死於非命。

你會發現,其實劇情十分套路,都是主角作死,然後招致厄運。

但為甚麼這麼簡單的劇情能夠有這麼高的討論度呢?這是因為背後確實是有一起真實的「撞邪」案件,以及電影和案件中充斥著複雜的民俗元素值得觀眾討論。

看到這個標題,你也許會覺得很搞笑,這個真實事件怎麼是一家六口互相扔大便?

但是實際上,這個事件的過程十分詭異,臺灣當地官方也無法給出一個有說服力的答複。

2005年,高雄市鼓山區育有一男三女的吳姓人家,長期篤信楠梓的一所神壇。

三女兒去過該神壇之後,自稱被三太子附身,起乩說在臺北經營餐飲業的長女被邪靈纏身,必須回家才有救。

吳家母親立刻把長女從臺北帶回。但長女回家後,每天晚上都夢到被性侵,不敢睡覺,後來接到一通詭異電話後,開始言語失常,自稱被觀音菩薩附身,每天自殘。

楠梓神壇給出神示,認定他們家中神像被惡靈盤踞。於是,吳家人把三太子神像拿到路上燒掉,家人並以坐禪、念咒、收驚等方式祈福。但此舉不但沒有使他們心情平靜,

隨後,一家六口還全部「起乩」,聲稱自己被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七仙女等附身。

居然以拿線香互灼、拿神主牌互毆、互相喂食排洩物等方式驅魔,長女被毆打後遍體鱗傷,活活餓死。

後來鄰居報案,事件得以披露。最後,精神科醫師鑒定為集體性妄想癥。

真實的案件就發生在周圍的生活裡,因此當這個真實案件與導演的劇情構思相結合時,電影《咒》就這樣誕生了。

各位有沒有發現,這些年兩岸三地的流行文化對於「中式恐怖」的題材十分推崇。

從《紙人》游戲中的冥界元素到電影《雙瞳》中的邪道修仙方式,等等,都備受關註。

《雙瞳》

電影《咒》由臺灣80後新銳導演柯孟融執導。

而《咒》能夠從密集型的「中式恐怖文化」中殺出重圍,究其原因,其實是華人對於神佛鬼怪的敬畏。

柯孟融在訪談中也表示,他想要尋找一種能夠喚起華人心底深處的恐懼。

那這種敬畏恐懼的中心是甚麼?

鬼 神

在西方文化中裡,影視劇裡的鬼怪,如吸血鬼、狼人、木乃伊,大多象徵著一種強權的防腐保存,死後依舊保持著自身的權勢或者高貴。

德古拉伯爵

電影裡的吸血鬼或者木乃伊,能夠瞬間將人吸幹,不能算是恐怖只能說是血腥。

《木乃伊》裡的祭司伊莫頓

而在東方文化裡的鬼神之說,形象大多都是女性(貞子、小倩)、老人(貓臉老太太)、小孩(《咒怨》裡的形象),生前受盡欺負折磨,死後因怨成鬼。

因此,「中式恐怖」總能帶來的一種虛無且不可預測的恐怖,而這種恐怖又會由淺入深地讓觀眾沉浸在其中。

經典「中式恐怖」中,只需要幾個道具就能讓觀眾嚇得胡思亂想。

比如一雙繡花鞋,那個威力大過於甚麼喪屍、吸血鬼。

你可能和桃一樣看了一遍又一遍《咒》的預告片,看不明白裡面一些似懂非懂的臺詞,或者是一些宗教儀式,女主的女兒到底看到了甚麼。

首先,《咒》中圍繞的主題只有一個——邪教。6年前,女主以及好友去一個偏僻的山邨「陳家莊」探險,這個莊上的邨民全部信奉一個叫作「大黑佛母」的神明。

而一個邪教的組成,包括忠實的信徒、符咒+符紙、具象化的神像。

咒語+符紙

甚麼是「火佛修一,心薩嘸哞」,在預告裡和海報上你能一直看到這句類似傳統佛教中「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語。

電影中信徒口中的咒語「火佛修一,心薩嘸哞」其實就是人們對「神明」的一種寄托,希望自己能夠得到「神明」的庇佑。

信徒們看不見「神明」,他們不僅僅需要符咒,也需要將神具象化成一個肉眼可見的形象。

大黑佛母

電影中信奉邪教的陳家莊人世代供奉著的「大黑佛母」這一支宗教,片中背景裡的設定是從東南亞經過雲南,輾轉來到臺灣。

「大黑佛母」在現實中並不存在,但是臺灣的民俗專家也做起了相對的研究節目,並且具體給出了電影中「大黑佛母」的形象來源。

大黑佛母=臺灣本地的石母+印度教中的雪山神女(濕婆的妻子)

臺灣銅鑼鄉苗60線旁的石母

你可以從濕婆妻子身上看到「大黑佛母」身上有多只手的特徵

而在現實社會中,這類宗教有一個統稱——「附佛外道」,主要是指歪曲佛教,篡改教義和历史的新興宗,因此被視為「邪教」。

可以說,到此,《咒》中展現出了邪教是融合了多種元素的產物,這離不開導演本身對閩臺地區信神拜佛的研究以及生活環境。

除此之外,片中對於「中式元素」的另一種展現,是導演將臺灣當地的民俗「乩童」加入電影中。

電影《咒》的原型事件是一家六口起乩相互喂食大便,「乩童」,按照維基百科的說法,是靈媒的一種(香港叫作「請神」),通過法事鬼神附身到人身上,可以預言禍福,展示一些「威力」。

臺灣著名主持人豬哥亮演出前特別喜歡扮演乩童

而在臺灣獨特的民俗信仰中,神明上身叫作「起乩」,把神明請上神的過程叫作「扶乩」(粵語:神打)。

扶乩時,乩童會像一個精神病人一樣抽搐+胡言亂語,需要有人在旁看護。

在閩臺地區,乩童文化十分混沌,因為只要是座廟宇就會有乩童起乩,並且你會發現,所謂上身的神明都是中國文化傳說裡的神仙諸佛。

常見的哪吒三太子

肚兜前寫的三太子

齊天大聖

手持大刀的關公

並且起乩有文武之分,可以分為文乩武乩。文乩起駕大致以吟唱、口述的方式,幫信眾解惑。

但在電影《咒》的另一則預告裡,你能看一位阿婆疑似是神上身,將一根燒得通紅的棍狀物體塞到嘴中竟毫無知覺。

這種屬於武乩,主要是幫信徒驅魔鎮煞,常以各種法器敲打自己的身體,使得血流如註,展示神威。

其實就是信徒們為了證明自己刀槍不入,通過請神,把虛無縹緲的神格具象化。

有人肯定會好奇,乩童又是請三太子,又是請關老爺,用各種符咒,是不是屬於道教範疇啊。

《道法會元》第二百五十卷指出,乩童文化不屬於正統的道教

但其實,乩童這種「請神」文化屬於民間巫術,並且「請神」文化並不少見。

「請神扇」,上面畫有鐘馗、薑太公,感謝某位桃廠粉絲

至此,你會發現《咒》電影中將許多傳統宗教與民間信仰相互融合,集合了「中式」恐怖元素於一身的「大黑佛母邪教」,能讓觀眾產生一種「不信鬼神者」將會被詛咒的心理暗示。

俗話說「敬鬼神而遠之」,敬畏鬼神就像刻在我們身體中的一種獨有的文化基因。

當我們接收到一切和鬼神之事有關的事物時,我們都會不自覺地腦袋一緊。

信則有,不信則無。

最後,桃也祝各位觀眾老爺清明節假期快樂,一起等等資源吧。

設計/視覺:壯壯

來源: 北戴河桃罐頭廠電影修士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