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妹子拍出最「殘忍」童話,慘遭10萬網友詛咒

  你說,這世上真有童話嗎?

  看完這組照片,居裡相信,有的。

  一川菸草,少女和小狐狸緊緊相擁。

  兩束紅髮,如從落日竊得的火絨。

  露濃花重,白孔雀與女孩目光交融。

  碧瞳雙星,勾勒銀河墜落的行蹤。

  天鵝游進一簾清夢,輕紗凝霧雨,澆濕童話。

  雪國冰封,美女與野獸,重溫舊夢。

  這些作品,都來自俄羅斯攝影師——

  阿納斯塔西婭·多布羅沃爾斯卡婭(Anastasiya Dobrovolskaya)。

  因為名字實在太長,人們喜歡叫她「造夢西婭」,或者「森林女巫」。

  山川水影,飛鳥走獸,遁入鏡頭,幻化成詩。

  但西婭老愛煞風景:「別傻了,哪有什麼夢境,不過是在『自欺欺人』。」

  這是一部殘忍的黑童話。

  2年前,28歲的西婭辭去幹了十年的研究院工作,拿著相機,跑進森林。

  所有人都罵她傻,家人更急得掀桌:「鐵飯碗不要,跑去拍照?」

  「這個世界,有些東西更應該被看見。」這個女孩,一意孤行。

  從零下25℃到狂風暴雨,她扛著相機踏遍俄羅斯的荒山野嶺,找尋那些遺失的章節。

  密林深處,小鹿闖進仙女的聚會,耳邊只有落葉在竊竊私語。

  霧靄沉沉,公主擁著駿馬,夢海飛馳。

  山谷祕境,巨熊與花仙抬頭遠望,等流浪的風,捎來春天的短箋。

  西婭拍了2年,吸粉20萬,然而10萬是讚賞,10萬是詛咒。

  「你這些都是PS,假得要死!」

  「把這些動物放入森林吧,不要再傷害它們了!」

  「這個女人是魔鬼,你們看那個熊的牙齒都被拔掉了!」

  群情洶湧,毀譽參半,西婭沒有辯解,直接「認罪」。

  「對不起,這世上根本就沒有童話。」

  原來,我們看到的美好,都是她特意編造的謊言。

  照片中的棕熊斯蒂芬,剛出生,他的母親就被偷獵者活活射殺。

  鮮血漫林,母熊悲鳴,小熊的面前,只有三條路——

  被砍掌吃肉、被賣到雜技團、被開膛破肚活取膽汁,條條是死路。

  被鎖在活取膽汁的狗熊,伸出手求饒

  蒼天有眼,他被一對路過的夫妻救下,取名斯蒂芬。

  在鄉村童話中,這是「幸運男孩」的意思。

  兩夫妻無兒無女,將斯蒂芬視若親兒,三口之家隱居在森林深處。

  轉眼間,斯提芬已經28歲,相當於一位84歲的老人。

  西婭找到夫妻倆,希望能給老熊斯蒂芬拍照。

  拍照所得,一份留給老熊買魚買肉買零食,一份捐助給當地反盜獵組織。

  最後剩下的,寥寥無幾。

  「我只想和斯蒂芬編織出一個虛幻的童話,照片有多美麗,背後的故事就有多血腥。」

  「不是每一隻小熊,都能像他一樣幸運。」西婭黯然。

  同樣的故事,發生在狐狸麗莎身上。

  幾年前,人們在一個皮草黑工廠救下了這隻奄奄一息的小狐狸。

  現場掛滿了剛剝下的毛皮,地上鋪滿了血淋淋的肉團,慘不忍睹。

  小狐狸年紀尚小,撿回一命,但她的父母同伴,全都被高壓電擊、活活扒皮。

  救援隊想將她放生,卻發覺人工飼養的她,已經喪失了捕獵的能力。

  好心人領養了她,住在莫斯科的樹林小屋裡。

  小狐狸快高長大,變成了小粘人精。

  西婭找到了狐狸麗莎,為她拍下了一組又一組的照片。

  「我特意安排了一個紅髮女孩,麗莎居然把她當成了同伴,把手搭在她肩上。」

  「她可能早就忘記了,是人類殺了她一家……」西婭嘆息。

  就這樣,西婭拿著相機跑遍了整個國度,找尋那些獲救的幸運兒。

  差點被做成標本的雪鵠,站在女孩的肩上,冰原才是她唯一的家。

  被主人遺棄的哈士奇,站在同樣是藍眼睛的模特旁邊,憨帥憨帥的。

  每次拍照,西婭都會嚴格控制時間,最多20分鐘,最快5分鐘,就算拍不好,也會強制收工。

  「動物們不是工具,他們只是陪我們玩一小會,我們應該知足。」她堅持。

  有時,地點選好、模特就位、相機擺定,但小動物心情不佳,西婭也會馬上叫停。

  人們笑她一根筋,西婭卻說:「再漂亮的景,動物才是主角。」

  她拍了兩年,被不明就裡的網絡噴子罵了兩年,西婭卻心甘情願:

  「如果罵完我之後,他們能去關心背後的故事,那我覺得一切都值得。」

  去年,西婭開闢了一個新的項目——

  讓活下來的動物,去拯救想死的人。

  照片中的女孩,叫戴安娜,今年11歲,患有白癜風。

  歲月流光,白斑變成樹影,落滿雙腿,爬上臉龐。

  出門時,戴安娜帶帽低頭,不敢見人,上學時,同學們指指點點,自卑蔓延。

  西婭約上一隻同樣患有白化病的狐狸,和戴安娜合照。

  兩個同病相憐的孩子,在森林裡玩耍,在微風中擁抱,女孩開懷大笑。

  狐狸把手搭在她肩上,像在說:「你看,我們都一樣,一樣的好看呀。」

  「即使不同種族、不同毛色,動物從來不會歧視你,只有人類會歧視同類。」西婭說道。

  身患白化病的女孩,西婭會請來白馬先生,黑暗裡,兩顆靈魂緊緊相擁。

  「上帝讓我們變成光,那我們就不該羞於發亮。」

  慘遭燒傷的少女,西婭會帶上蜥蜴一家,紋理與疤痕,互相交映。

  「女士,你的紋身霸氣又美麗,無論你經歷了什麼,這都將成為你的戰績。」

  在西婭的鏡頭下,那些曾被偏見、歧視、冷漠推向絕望的人,笑得猶如怒放的春天。

  「他們不該感謝我,應該感謝那些溫柔的動物。」

  「是它們,創造了童話故事。」

  西婭的照片,總讓居裡想起衛蘭那首《就算世界無童話》。

  就算世界無童話,放下包袱完成它。

  就來學攀山者,有心不會怕。

  這人間,總需要一些人一意孤行,也需要更多人相信童話。

  因為,有童話,就有光。

  哪怕我們在黑暗中走了太久。

  圖片丨網絡

  責任編輯丨長腿

  編輯丨快樂小神仙

來源:居裡生活筆記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