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歲出道,14歲爆紅,美了半個世紀的她有太多坎坷

11歲出道,14歲爆紅,美了半個世紀的她有太多坎坷

羊聽到一個新聞,覺得還蠻反差的。

宮澤理惠的丈夫森田剛,宣布自己隨妻子姓宮澤,改名宮澤剛。

因為日本法律規定,同一戶籍的夫妻須使用相同姓氏,而「冠夫姓」的情況最為普遍。

在日本,有96%的女性結婚後是隨夫姓的。

不隨夫姓,大部分日本男性認為面子上掛不住。

而森田剛不同,他認為自己的人生計劃都要追隨妻子,包括隨妻姓。

森田剛是前傑尼斯代表性偶像團體 V6 成員,這個團體在日本有著很高的國民度。

而宮澤理惠是日本「現象級」美人,18年間收穫25個影后,被譽為「下一個山口百惠」。

但她的人生算的上是先苦后甜。

11歲出道,14歲爆紅,美了半個世紀的她有太多坎坷

宮澤理惠是日荷混血。

母親宮澤光子對她並不上心,因為理惠的親身父親並沒有管她們母女二人。

宮澤理惠從小到大因為顏值出眾經常被星探勾搭,母親認為她不去娛樂圈賺錢可惜了,於是一番打點下,她登上了《seventeen》雜誌出道。

14歲的時候被日本有名的三井不動產公司挖掘,穿水手服的「白鳥麗子」形象讓她為人熟知。

當小說《我們的七日戰爭》的電影版要開拍時,導演正在為選角頭疼不已,看到這支廣告里的宮澤理惠,感嘆「她就是那種大家看到就想跟隨她的美少女,這麼有透明感,這麼純凈。

1989年,她出道的單曲《DREAMRUSH》連續五周霸榜,這個記錄直到16年才被人打破。

第二年,宮澤理惠發行的第2張單曲《NO TITLIST》衝上了ORICON榜單第一位。

她被譽為「下一個山口百惠」,無論是顏值還是技藝都令人驚艷,就連紐約日報都報道了她的盛況。

看到宮澤理惠的前途大好后,母親宮澤光子強勢介入,拿到了她的經紀權。

宮澤理惠和母親

其實在宮澤理惠11歲的時候,她媽媽就帶她到各個酒吧穿梭,培養她怎樣更討人(男人)喜歡的技巧。

17歲時,她被媽媽宮澤光子操控拍下全裸寫真集《Santa Fe》,可以說是她的人生分水嶺開端。

母親將她哄到美國,負責拍攝的攝影師是筱山紀信,擅長拍女性的身體。

後來筱山紀信回憶,宮澤理惠直到開拍時都還是雲里霧裡,以為只是簡單地拍拍。

而母親看不下去,認為宮澤理惠的想法根本不重要,她只是自己賺錢的工具人罷了。

在當年的保守氛圍下,這個舉動只能以石破天驚來形容,而155萬冊的銷量至今還沒被刷新。

雖然銷量好,但是對宮澤理惠的影響並不好。日本富士電視台還一度下架了她的作品。

其實現在來看,這本寫真集拍攝的很藝術,宮澤理惠被拍得很純潔,很輕盈。

當年有很多人想不通,為什麼一個前途無限的清純美少女一定要以這樣的方式來博人氣。

為了前途,她媽媽曾暗示導演北野武,可以讓理惠徹夜陪他」聊天「,但是被北野武拒絕。

宮澤理惠的初戀是日本知名相撲手貴花田光司,兩人在1992年訂婚。

相撲選手在日本地位很高,終生享受俸祿,加上宮澤理惠是當年知名的人氣女明星,兩人的婚事在當年引起很高的關注度。

但在第二年她當著媒體的面把訂婚戒指返還給對方。而這件事也是母親從中攪合,因為當相撲選手的妻子是需要做家庭主婦,但這樣,母親宮澤光子就撈不著什麼好處了。

當年很多人都不理解兩個人為什麼退婚,坊間開始有人質疑宮澤理惠的信譽。

而她的母親根本不管女兒的情緒,認為黑紅也是紅,在這個時候幫女兒接下很多廣告。

可以說,這個時候是宮澤理惠最慘淡的時刻。

有人說,她被母親擺布,被送到歌舞伎大師中村勘三郎的酒局上,但是宮澤理惠並不情願和年長自己很多的男性交往,最後還鬧出自殺未遂的新聞。

在接二連三的壓力下,她患上厭食症和抑鬱症,每次被媒體拍到的照片瘦到只有皮包骨頭。

也因為母親的干預,她在演藝圈並沒真正的朋友。

30歲的她,伴隨她的更多的是猜忌、緋聞和壓榨。她的人生一直在被過度消耗著,觀眾對她失望,而她自己也是。

1996年,宮澤理惠宣布息影,去美國接受治療。

把命運牢牢握在自己手裡

在美國療養期間,宮澤理惠想通了很多事情,認為人生應牢牢握在自己手上才是真。

五年後,她和王祖賢合拍電影《遊園驚夢》,在裡面飾演崑曲造詣極高的歌姬翠花,嫁進榮府做小妾,卻備受冷落。

和王祖賢飾演的榮蘭暗生情愫,卻無疾而終。

她演出了那種和煦自在又非常幽深的感覺,動作優雅,低頭時卻有種深深的寂寥。

憑藉這部電影,宮澤理惠拿到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項。

從2002年到如今,她憑藉《黃昏的清兵衛》、《紙之月》、《如滾燙版的戀愛》拿下報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

《黃昏的清兵衛》劇照

宮澤理惠在努力甩掉母親的操控,想要過一種自己想要的生活。

2009年的時候,宮澤理惠愛上一名企業家,婚後生下一個女兒。

這段婚姻在7年後因為聚少離多而宣告結束。

不過幸運的是,宮澤理惠將自己的愛全都給了自己的女兒,她切斷了原生家庭的情緒模式,沒有讓自己的女兒遭受那些不好的影響。

有人說,她是那種壓力越能散發出光芒的人。

後來她被問如何看待母親的所作所為時,宮澤理惠說:「如果是很早以前,我可能會恨,恨到我想結束自己的生命來和她斷絕關係。但是現在,我只想說,這是人生的試煉,是上天的獎賞。」

「沒有她,就沒有我宮澤理惠。」

這就是她,不管是泥濘小路還是絕路,都能走出康庄大道。

和這任丈夫在一起以後,她依然以工作為主。

那個年代的女星,有很多身世都如同雨打風吹之花。

因為原生家庭的緣故,她們早早出來賣藝,早早失去童年,失去同齡人該有的快樂,心裡有很多暗疾。

但宮澤理惠是勇敢拔除逆鱗逃出生天的那個人,在30歲的年紀斬斷過去,成為真正獨立的自己。

只能說,當我們懷著「早點下車「的想法時,不妨慢下來,沉住氣,想想這些苦難能夠帶給我們什麼。

就算是痛苦,也不是沒有可能從中長出花來。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