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已冰冰,怎麼翻熱

范冰冰

作者:溫棠

「今天我,懷著冷卻了的飯碗飄遠方……但我不想飄太遠。」

范冰冰的新聞似乎又多了起來。

品牌代言、被謠傳懷孕、將在國外上映的新電影、在抗疫紀錄片《山河無恙》中參與配音……

在2018年的陰陽合約逃稅漏稅事件之後,范冰冰作為「劣跡藝人」被封殺,一夜之間,她出演過的作品也遭到封殺命運。例如《爵跡2》就不得不被迫延期,最後終於在2020年改名以《冷血狂宴》上映後,范冰冰出演的角色直接被以AI換臉。

不過,由西蒙·金伯格執導的好萊塢大片《The 355》在不斷被延期後,終於定檔於2022年上映。有人猜測,這部電影也許會成為范冰冰復出演藝圈的一場重要戰役。

關於「劣跡藝人」能否復出,在今年的兩會期間也引發過一些討論。有人大代表認為要堅決封殺,人大代表、編劇趙冬苓提出了一個值得討論的建議:對劣跡藝人實行懲戒分級,針對不同問題作出不同懲戒;懲戒期滿後,藝人可以復出,受其牽連的影視作品也可以播出。

畢竟,一系列作品被「株連」也會對影視行業造成巨大影響。

有人認為,藝人作為公眾人物享受了紅利,有責任向大眾傳播正確價值觀,犯錯後給社會帶來不良影響,理當一律封殺。但換個角度,每個藝人犯錯的程度不同,而犯錯後是否能夠給予改過的機會呢?

問題來了,道德要如何被衡量?

況且,每個人心中的道德標準也不同,它可以被量化嗎?

還是拿范冰冰來舉例,一個坐擁巨大資本和流量的藝人,卻鑽法律的空子,逃稅漏稅8.9億元。一個明星連自己應盡的義務都沒履行,這讓廣大的納稅人情何以堪?

有趣的是,在范冰冰被起底陰陽合同的電影《大轟炸》裡,劉曉慶也飾有一角。劉曉慶也曾因為逃稅漏稅被捕,失去自由422天。兩代娛樂圈「大姐大」,都在稅務上翻了船,劉曉慶蹲了一陣子大牢,范冰冰則因法律的修改而逃過牢獄之災。但同樣諷刺的是,一部《大轟炸》轟炸出演藝圈的畸形生態。

逃稅醜聞後,范冰冰公開發佈道歉信

范冰冰後來補齊了稅款,從公眾視線中消失,消失後也在不斷做公益,這是否表明她的道德瑕疵已被修復?——這個問題沒人能回答。

那撇開道德問題,犯錯的人是否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我們每個人都會犯錯,只是或大或小的問題。假設一個裁縫犯了欺詐罪而受到刑罰處分,沒人會不准他出獄後仍舊從事裁縫這個職業,這是他用以謀生的技能。

那麼,「明星」是否也是一種工作?劣跡藝人在受到應有的懲處後,能否回來繼續從事他們原本的工作?當然,市場接不接受,大眾買不買單,那又是另一件事。

如果我們把明星當作一個「特種行業」來看待呢?「封殺」似乎起到了「殺雞儆猴」的作用,但「封殺」又未免過於「一刀切」。每個明星的「犯錯程度」不同,誰該被驅逐,誰可以留下,這確實是個大哉問。

這讓人想起2014年黃海波的「嫖娼案」,網友當時對此事的反應呈兩極化,有人覺得可以原諒有的認為不能原諒。但黃海波始終未能再次登上熒幕,據傳他的生活受到影響。爾後又有傳聞說黃海波是被陷害。

2020年6月,黃海波和妻子曲珊珊在直播中露面

此外,還有一眾明星的出軌、代孕等事件。這其中不乏形象本就不佳的明星,也有演技優異的青年演員,在「出事」後都不得不消失在熒幕前而不得翻身,這又不免令人扼腕。

姑且不論黃海波是否被陷害,問題來了:逃稅漏稅和嫖娼,哪個更嚴重?逃稅漏稅8.9億和逃稅1400萬,哪個更嚴重?嫖娼和出軌,哪個更嚴重?——這些問題我們依舊無法解答。

回看趙冬苓的建議,「懲戒分級」確實是個解套方法,但道德的標尺要擺在哪裡,似乎又是一個無解而綿延的討論。

在逃稅漏稅、吸毒、嫖娼、出軌等「劣跡」中,「出軌」又是一個含糊地帶。如果說「逃稅漏稅、吸毒、嫖娼」等行為觸犯國家法律,那麼「出軌」並不會直接受到法律懲戒。

那麼,明星「出軌」是否可以列為「懲戒分級」的其中一個討論呢?

這又涉及到「明星」這個職業的特殊性,因為明星的私生活是攤在公眾面前被檢視的,而如今也越來越多的明星上真人秀,主動拿自己的私生活來賺錢。更是有大把的明星大賣夫妻、情侶CP人設,共同獲利。

白百何和陳羽凡在綜藝《奔跑吧》中秀恩愛大賣夫妻人設,後被曝出兩人當時已經離婚

但無論如何,「出軌」只是情人之間兩個人的事。說得再直白一點,在現實生活中,出軌事件也比比皆是,為什麼明星出軌卻如此嚴重?這當然與他們作為公眾人物的形象有關,明星要比普通人在自己的行為上更為謹慎。

然而,正因為是公眾人物,在婚戀上才更加不自由。比如明星常常「偷偷」戀愛,等曝光後再不得不公布戀情,又或者低調「離婚」,等曝光後再向大眾解釋。但就是有些人特別「不小心」特別「倒楣」,被狗仔拍到「出軌實證」,引發娛樂圈大瓜,最後慘遭封殺。

那麼,出軌和逃稅漏稅、吸毒、嫖娼哪個更嚴重?出軌藝人是否可以復出?——這是一個更複雜的道德問題,而且其中還有微妙的差異。

李小璐作為女性繼「做頭髮」事件後,演藝事業一落千丈,曾經的影後上直播間帶貨,但走到哪兒就被罵到哪兒。

而陳赫作為男性在出軌後,依然在各種綜藝節目上活躍著。同樣是出軌,為什麼李小璐受到的輿論「懲罰」比陳赫更多呢?

同為出軌藝人,李小璐直播帶貨被罵,而陳赫綜藝電影邀約不斷

文章也很慘,出軌事件後便再也沒在熒幕上看到過他。難道出軌也有等級嚴重之分?

這時候,也許趙冬苓提出的「懲戒分級」倒是可以作為一個平衡局面的解決方法。同樣都是「出軌」,對社會造成一定負面影響,予以一定懲戒後,明星得以再繼續原本的工作。這在懲戒制度上至少做到了「公平」,至於市場和觀眾接受度,那當然還是得靠明星自己的努力和運道了。

在今年3月16日國家廣電總局起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播電視法(徵求意見稿子)》中,列舉了9種「劣跡藝人」,大概包括:「宣傳仇視、抹黑國家和執政黨、崇洋媚外的,煽動各種違法犯罪的,侮辱詆毀英烈的,宣揚或暗示色情、暴力、恐怖、迷信、邪教的,侵害婦女和兒童權益的,侵犯他人隱私的,破壞民族團結的等。」

對照一下,類似逃稅漏稅、出軌等「劣跡」似乎又處於模糊地帶。那麼,也許范冰冰還是復出有望?

除了上面說的「劣跡」外,演藝圈還充斥著一些其他「劣跡」,這些劣跡並非明星本人造成,但卻也從側面反映了這個行業的複雜。

以「肖戰粉絲舉報AO3事件」為例,肖戰的粉絲為了維護自己偶像,跨圈攻擊同人小說社群,導致同人小說社群被封殺,最後引起「兩方交戰」。當然這只是其中的一個案子,在飯圈文化中,不同明星的粉絲之間常有「征戰」。

2020年2月27日「肖戰粉絲舉報AO3事件」後,肖戰粉絲與各同人群體的「戰爭」徹底打響,到目前為止,微博話題#我是普通人,我討厭肖戰#閱讀已達35億,討論達553.3萬

粉絲的這種行為是健康的嗎?明星是否對此負有連帶責任?這是不是一種對社會的不良影響?

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明星?

今夕不同往日。以往一個明星走紅,除了顏值以外,多少需要一點演技和業務能力,明星其實是被掌握在經紀公司手中。而在如今的移動互聯網時代,雖然明星也需要經紀公司,但流量讓明星得以更「獨立」,同時也更拉近與「粉絲」之間的距離。

或者此時我們該做一些區分:明星、偶像、演員、歌星、藝人等,各種稱呼背後似乎代表了不同的群體,但又無法真正明確將之區分開來。於是為了不同粉絲「客群」,明星也會將自己打造成符合粉絲需求的「人設」——於是明星的行為確實不再是個人行為,而成為一種集體行為——至少流量明星如是。

2021年初的鄭爽代孕棄養風波,鄭爽在錄音中直言:孩子打不掉,煩死了(圖源:網易娛樂)

既然如此,明星確實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因為成就他的是背後的粉絲,這就像一種共生。

那麼流量明星以外呢?我們追星到底追的是什麼?他們的演技?他們的歌聲?他們的顏值?他們的品行?他們看似美麗的人生?

當一個明星在某方面產生瑕疵時,我們又在怪罪什麼呢?出軌的人戲就演不好?逃稅漏稅讓美麗的幻影崩塌?

再回到范冰冰,我們喜歡或不喜歡她什麼?

美,范爺威武,穿龍袍走紅毯,自己就是富豪,這些都成功吸引一票女粉。在經紀人楊天真的協助下,范冰冰成功逆轉過往的「小三」「狐狸精」形象,「雄霸天下」。不過,細數范冰冰的作品,拿得出手的也沒幾部,看看豆瓣評分就知道。

那麼撇開逃稅漏稅的問題不談,范冰冰要復出,可以拿出什麼來復出呢?

來源:南風窗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