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視直逼第一,這部僅8集的電視劇,要火了?

秦昊

這兩年,國產電視劇出現了兩大現象

第一個現象,國產劇不能「水」了

比如3個月前上線的《大宋宮詞》,劉濤、周渝民主演,李少紅執導,雖有大明星、大導演加持,但卻因質量太差,一播出口碑就崩了,觀眾批評「劇情離譜,臺詞雷人,表演尷尬」,

最後這部劇只得在議論聲中黯然退場,留下了一個豆瓣3.8的超低分。

再譬如,更早一些的《鹿鼎記》《雷霆戰將》,也皆因質量太差,紛紛被觀眾斬落馬下。

這些電視劇,接二連三的悲劇下場,也說明如今在國內觀眾理性觀影下,一些「水劇」在國內已經沒有市場了

第二個現象,以前高高在上的電影演員開始降維拍電視劇了

比如「三金影後」章子怡,出道二十多年一直以大銀幕形象示人,世紀初雖然也曾尋求加入央視版《笑傲江湖》,但在恩師張藝謀的勸阻下,臨門一腳時還是退出了,此後與電視劇再無「緋聞」傳出。

但在近幾年,她也主動求變,接拍了電視劇《上陽賦》,著實讓觀眾驚訝了一把。

和章子怡一樣,演員秦昊出道後一直只演電影,但在2015年憑借《推拿》拿了影帝後,也開始涉足電視劇領域,6年接演了10部。

不過皮哥認為這是好事。

電影演員「走下神壇」進入電視劇市場既能提升劇集品質,又能在「降維打擊」的同時制造標桿級的方向引領,此前秦昊主演的《無證之罪》、《隱祕的角落》已經證實了這一點。

而在不久前,秦昊又出爆款。

這部劇上線僅4天,收視率直逼收視第一的大劇《理想照燿中國》。

跟去年12集的《隱祕的角落》相似,它短小精悍,暴虐刺激。

短短8集,美劇質感,每集一個小時,連刷4集就像看完了一部超刺激的電影。

《獵狼者》

導演曹盾,代表作《長安十二時辰》。不同的是,這部《獵狼者》沒有《長安十二時辰》的慢節奏,反而全程高能,劇情步步緊逼,故事一步一個坑,讓人欲罷不能。

主演秦昊,堪稱近幾年的「爆款制造機」,如果說《隱祕的角落》開發了秦昊的恐懼屬性,那麼《獵狼者》裡回歸正義的他,則是狠狠給了觀眾一針腎上腺素。

西北邊陲,屋松雪山。

兩個穿著制服的警察,在風雪中像獵人一樣盯著一群盜獵者。

這群人都是刀口舔血的犯罪分子,俗稱「狼子」。

但狼子一來就是七個,警察只有兩名,瞬間攻守易勢。

抓人的警察變成了獵物,盜獵的罪犯變成了獵人。

警察魏疆(秦昊 飾)的好兄弟趙誠讓他下去尋找支援,自己拖住敵人。在與狼子1對7的火拼中,趙誠身中17槍。

這17槍,沒有一槍命中要害,趙誠被心狠手辣的狼子放在雪地裡活活凍死。

而尋找支援的魏疆也未能幸免,他中槍後倒在了懸崖下方。

其實倒地的魏疆並沒有死。

五年後,冬山鎮派出所裡少了一個名叫魏疆的所長,林區多了一個胡子拉碴不修邊幅的護林員,人稱:魏八兩。

這五年,魏八兩變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無賴混混。

他每天酗酒,醉生夢死。

吃喝拉撒全靠賒賬。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喝酒是為了麻痹自己,因為他清醒的時候,趙誠的死會一遍一遍在他腦子裡回放,讓他生不如死。

最可恨的是,自從他辭職後,以前打死趙誠的那夥狼子至今沒有歸案,搞得鎮子上烏煙瘴氣,森林裡的珍稀動物也一直被偷獵和屠殺。

原以為魏疆會這樣一直沉淪,但一件事成了點燃他心中那團火的引子。

鎮子上新來的小警察秦川(尹昉 飾)在上山收捕獸夾的時候,被一夥狼子挾持了,變成了獵物。

派出所出重金懸賞,聽說找回警察能掙回一年的酒錢,魏疆心動了。

他披著照樣破舊的軍大衣,揣了幹糧背了獵槍,就往山裡走去。

進到山裡,魏疆憑借自己的直覺尋找線索,果真發現了一股狼子的蹤跡。

而事實證明,這股狼子,正是五年前殺害趙誠的那一撥。

他們極為兇殘,一言不合就開槍殺掉了自己的僱傭者。

大半夜給抓住的警察脖子上繩套,腳下墊上石頭,一旦他睡著就會被勒死。

夜裡突然下起雨,幾個狼子都睡熟了。

趙誠悄悄摸上去,救下了被抓的小警察秦川。但秦川一腔熱血,非要盯著這幫狼子等待支援。

結果被起夜的狼子發現,開始了一段驚險刺激的貓鼠大戰。

原本夜裡已經逃過一劫,但下山的路只有一條,白天兩隊人又無可避免地要針鋒相對。

在對峙的時候,狼子知道這人是魏疆,還專門提起趙誠來刺激他。

魏疆顯而易見地頓了一下。

他到底會不會因此失去理智,他和秦川又要怎樣逃出生天?

皮哥不劇透,交給大家自己看。

放出的4集中,《獵狼者》完全沒有以往國產劇的註水習慣和可以慢節奏的敘事。無論是敘事強度還是高能節奏上,它都直逼精品美劇的水準。

西北邊陲恢弘壯闊自然景觀和劇集粗糲且有質感的鏡頭語言相得益彰,除了擁有無與倫比的電影質感,在拍攝手法上,《獵狼者》也堪稱今年國劇之最。

高超的畫面敘事不需要語言,也不需要任何旁白音,短短幾個鏡頭,張力盡顯。

劇中魏疆整裝出發那一段,稱得上畫面敘事的範本。

從熹微的晨光到午間的樹林。

從一望無際的平原到落日向晚的山坡。

從銀裝素裹的山林到曉霧彌漫的曠野。

幾個鏡頭把西北邊陲的壯美拍得如油畫一般,詩意盎然。

欣賞美景的同時,導演已經用短短幾秒鐘,就構建了豐富的資訊密度。

首先是時間跨度,從白天到下午再到黑夜,說明魏疆用了整整一天一夜才到達尋找秦川的山林。

其次是空間跨度,從一馬平川到山巒陡峭,從林間穿行到曠野奔馳,山路的崎嶇,道路的錯綜複雜,也表明了此地自然環境之惡劣。

最後是人物性格,雖然魏疆之前是以酒蒙子的形象出現,但他一人一槍一馬就敢獨自闖山,足見此人對自己能力的自信,也看得出他身上有一股俠氣。

你甚至可以從導演的鏡頭語言裡,品出幾分美國西部片特有的孤膽英雄情懷。

這樣的感染力,只要觀眾在全身心看劇,無論如何都會被吸引,劇集故事的漸入佳境才會變得更有意義。

跟其他的犯罪懸疑劇不同,《獵狼者》雖然節奏很快,但它沒有一味追求動作戲,反而一點都沒有忽略人物之間的「智鬥」。

換句話說,劇中的反派——這些狼子——不僅不笨,反而都智商在線。

導演用了一個小小的切入點,就讓這個有點無限放大:捕獸的夾子。

夾子,本是這部劇的起因,如果秦川不是上山收夾子被狼子挾持,也就不會有魏疆甚麼事兒了。

他倆在逃跑過程中,就看到了對方布置的夾子,這種狼夾子非常兇險,專夾腳脖子,一旦被夾很難掙脫。

作為老警察,魏疆自然不可能上當,但他心生一計,把夾子收走,暗暗布置在狼子的必經之路上。

狼子發現夾子沒了,知道自己的夾子沒傷到魏疆。

繼續往前追,魏疆已經和秦川布置好陷阱守株待兔了。

不過,狼子也沒上當,他們發現了魏疆的夾子。

但他們也將計就計,假裝被夾,

實則誘敵。

他們故意慘叫,為的就是兩個警察上鉤。

果然,沒甚麼經驗的秦川一聽叫聲就追了上去,結果——

狼子的夾子,最終夾在了秦川的腿上。

這波有來有回,充滿反轉的鬥智鬥勇,環環相扣,高潮迭起。

不能說不妙啊!

在《獵狼者》中,無論是獵物還是獵人,雙方都有可能因一瞬間的動作、行為或意外身份轉換。

劇中的細節,沒有一處是多餘的,臺詞設計也甚是巧妙,頗有攻守和智鬥的快感。

魏疆和秦川去老友老伊家借宿,狼子早就捷足先登,殺害了老伊以逸待勞。

裝作給老伊看門的人是狼子團夥中的老六周煬(餘皚磊 飾)。

魏疆一進門就發現形式不大對,桌上食物殘渣沒有收拾,屋子亂成一鍋粥。

邊上的玻璃也碎了一塊。

甚至他送老伊的瓷盤子,也被打碎了。

魏疆沒有做聲,反而團坐在一起等待開飯。

-啥意思啊?

-你說我啥意思嘛。

-這你一進來就問這問那,當我是賊吧?

-那你是啥?

但字裡行間,一問一答,都是刀光劍影。

直到一個細節出現,魏疆徹底確認這個人是狼子,周煬也徹底確認自己暴露。

劇中之前多次提到老伊的馬腸子是他的寶貝,誰都不給吃,只給自己兒子。

但周煬卻聲稱吃了大不了再買,實在不行他買。

所以才有了晚上的放火燒房。

這段對話,看似平靜,實則張力十足,有些諜戰片的味道。

一個步步緊逼,一個穩紮穩打,最終兩人發現破綻,但並未撕破臉,都是陰招,招招致命。

不能說不爽啊!

表面上看,《獵狼者》是一部反盜獵宣傳劇,內裡,它可能是一部大尺度犯罪懸疑劇。

但再往深了看,你會發現《獵狼者》處處是人性,處處是真實。

劉老板被打死,狼子內部起哄了,必須要有人背鍋。

開槍打死人的老五說,遇上了警察,是警察打死的。

六子反駁:咱警察見得少了?

老五說,碰到魏疆了。

六子問,是死是活?

得知魏疆活著,一夥人都知道這事傳到老大耳朵裡,都沒好果子吃。

老五希望老六求情,老六只是淡淡回一句:這肉真不錯。

當老五要自切手指時,所有人都自顧自吃飯,當做無事發生。

不得已,老五只能:咔嚓。

外面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承擔責任時卻變成陌生人,狼子的內部,也不團結。

前面,他們是殺人不眨眼的暴徒。

後面,他們又能專門停下車,救助一只纏在鐵絲網裡的小羊羔。

你說他們是善,還是惡?

人性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獵狼者》裡這種對惡人處理的擰巴,正是它的高明之處。

於惡人,是人性的矛盾。於警察,則是精神的傳承。

魏疆為甚麼拼了命也要救秦川,因為他從這個愣頭青身上,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

「那就眼睜睜看著他們獵北山羊」,跟趙誠犧牲時,他對趙誠說的那句「那就眼看著他們打雪豹」如出一轍。

他倆雖然隔著五年時空,但其實互為鏡面,是屬於森林警察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而魏疆一步步帶著秦川成長,也在完成自己老一輩森林警察的使命。

在兼顧主旋律的同時,《獵狼者》把思考的空間,留給了觀眾。

無論是夜深動物保護,森林警察的奉獻,還是狼子之所以成為「狼子」的無奈,它只管把這一切,呈現給觀眾。

這樣的真實,動人心魄,這樣的劇,也值得我們花時間去欣賞,去細細品味。

畢竟如此般獵狼,打狼,可比玩兒狼人殺刺激多了。

不吹不黑,皮哥覺得這部劇遲早要爆!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蜉蝣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