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瞿穎的酸爽情史

模特瞿穎

1986年,李穀一到同學瞿繼之家串門,瞿繼之一高興,就讓一雙兒女在李老師面前「來一段」。

於是,15歲的瞿穎,就和她的哥哥,一起唱了一首《鄉戀》,李穀一高度贊揚,說這就是搞藝術的料,建議他們去上藝術學校。

結果,兄妹倆同時考進了湖南省藝術學校。

這有點出乎家長意料,藝校學費比較貴,再加上瞿穎父母在很早的時候就已兩地分居,相當於離婚,瞿繼之給家裡的錢很少。

懂事的哥哥便主動退出,去當了工人,把上學的機會給了瞿穎,讓她半條腿踏進了娛樂圈,這是件大事。

還有一件大事,就是謝晉導演的《芙蓉鎮》,在湖南王邨開拍。

劇組在湖南當地文工團徵集了一批群眾演員,唱花鼓戲的瞿繼之赫然在列,這讓他和23歲的薑文、31歲的劉曉慶等人成為朋友。

瞿繼之不僅花鼓戲唱得好,拍戲認真,還燒得一手好菜,讓薑文等人贊賞不已。

薑文吃得好,睡得好,藝術細胞很快被劉曉慶激活,兩人拍戲配合越來越默契,在一場雨中批鬥戲拍完後,導演謝晉獎給了他一壇酒。

結果,薑文抱著這壇酒,或許還有瞿繼之為他們做的菜,找劉曉慶進行了一次徹夜長談,深入淺出地對了一夜的劇本……

此後,薑文還在瞿繼之等人的引導下,進一步領略了當地風土人情,和他們結下了深情厚誼,還留下了不少珍貴的合影。

日後,這些合影,成了瞿穎在同學們面前炫燿的資本,也成了她闖蕩娛樂圈的「隱形武器」。

從3歲起,就進了幼兒體操隊,苦練「一字馬」等基本功的瞿穎,從小在父母的文藝乳汁灌溉下,頗有天賦,加上出眾的身高和天生的顏值,在藝術學校自我感覺良好。

可在一次考試中,老師給她的總評分卻只有59分。

於是,覺得自己專業和文化成績還不錯的瞿穎,氣沖沖去找老師。

老師毫不客氣地瞟了瞿穎一眼說:

「你瞧你,個子最高,年齡最小,戀愛最早。」

瞿穎滿不在乎地說:「噢,就為這個?「

老師說:「學校有規定,學生不許談戀愛。你不知道?」

瞿穎理直氣壯地說:「我怎麼不知道,我是沒轍,別人嫌我小,都不帶我玩,只有他帶我玩,我就跟他好了唄。」

在那個年頭,把早戀說得這般輕描淡寫,瞿穎夠「前衞」了。

然而,這還不是她的「初戀」。

二、

多年以後,瞿穎回憶起這段美好的校園戀情,卻說,這算不上「初戀」。

「初戀應該是一種朦朧,劇烈的心跳,可我沒有。我們在花叢中幽會,我們在月色下擁吻,一個男孩子和一個女孩子,彼此相好,彼此需要這樣的『形式』」。

按理說,花季雨季,花前月下,荷爾蒙飛濺,應該耳熱心跳。但如果僅僅是為了配合別人噴射荷爾蒙,那可能比玩羅斯方塊都無聊,真的沒啥意思,自然沒有「初戀的感覺」。

盡管如此,多年以後,瞿穎還是無怨無悔地說:「我們並沒有一同設計未來,只是在一起做做『愛情游戲』,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盡管因為他我得了59分。」

畢業後,瞿穎被分配到湖南省話劇團當演員,但由於身高1.75米,鶴立雞群,在團裡很難找到與她配戲的男演員,因此,瞿穎很少有上臺的機會。

為了打破這種尷尬的局面,在母親支持下,「天生麗質難自棄」的瞿穎開始轉型,拍攝廣告和影視劇。

不久,她很幸運地獲得了一個機會,在謝晉等導演執導的86版《聊齋》中,飾演「梅女」一角。

也因拍攝這部戲,瞿穎得到了北京服裝表演隊領導的青睞,認為她「挺洋氣」,從此,她就走上了糢特的道路。

1990年,19歲的瞿穎告別沒有初戀感覺的「初戀」男友,依依不舍地登上了北上的火車,第一段戀情告一段落,另一段「愛情」撲面而來。

到北京後,身材火辣,長相甜美的瞿穎,拿著父親和薑文合影的照片,很快混得如魚得水。

她每個月都要拍十幾條廣告,還成了北方有名的「掛歷女郎」,電視裡、大街小巷、掛歷上,到處都是她美麗的身姿……

那時,瞿穎每拍一條廣告,就有一兩百元的收入,日子過得有聲有色,有滋有味。

而遠在浙江一所藝術學校上學的周迅,也16歲了,課餘時間,她也成了畫家們青睞的糢特,是南方的「掛歷女神」。

在掛歷作為居家必備品的時代,掛歷江湖上,有「北有瞿穎、南有周迅」的傳說,這就有點「北喬峰、南慕容」的味道了。

但是,周迅每次脫掉衣服當糢特,也只有20元的收入,和瞿穎差得不僅僅是一個北京的距離,但這並不妨礙兩人,日後的相逢。

三、

到北京不久,在一次拍攝廣告時,19歲的瞿穎碰到了23歲的廣告攝影師鄒雄

兩人一見面,瞿穎就被鄒雄火熱的眼神盯得渾身滾燙,但沒有立即燃燒起來。

出身電影世家的鄒雄,曾就讀北京電影學院,在廣告圈頗有名氣,這就讓初到北京的瞿穎,對他充滿仰慕之情。

兩人經常在一起拍攝廣告,配合得嚴絲合縫,但很快就在高頻度的接觸中,達到了燃點,幹柴烈火般燃了……

很快,鄒雄甩掉了正在讀大學的女友,和瞿穎在父親北影廠的工作室裡同居了。

那時,導演琪琴高娃正在為電影《不要問我從哪裡來》尋找女主角,鄒雄讓母親推薦了瞿穎。

這一推,瞿穎就憑借優越的身體條件,得到琪琴高娃的青睞,出演了令人怦然心動的少女「紫羅蘭」,開始在影視圈嶄露頭角。

1991年,20歲的瞿穎,在T臺上光芒四射,不僅在中國大飯店門口給皮爾卡丹走秀,在故宮和王祖賢等大明星同過臺,還在美國超糢大賽中國選拔賽中,斬獲「第二屆中國十大名糢」亞軍

可是,聽到結果的那一剎那,瞿穎還是流下了委屈的淚水,因為只有冠軍才能走上國際舞臺,「為國爭光」。

不過,這也為她贏得了更大的知名度,不久,她又參演《站直了,別趴下》 《飛天蜈蚣》《邊城浪子》,以及《愛情傻瓜》等影視劇,還發行了第一張國語專輯《跟著我飛翔》。

那時,23歲的張亞東拋妻棄子,不管不顧,只身北上,只為追尋自己的音樂夢想(詳見萬小刀公眾號往期精選:《「內地音樂教父」的風流史》)。

那時,21歲的李亞鵬,告別在新疆大草原上騎過的大馬,和初戀女友一起在中央戲劇學院上大二,少不了一番花前月下的纏綿……

而18歲的周迅,也即將跟隨竇鵬,啓程前往北京,在魚龍混雜的酒吧駐唱,也即將在那裡失去她很寶貴的東西……

接下來,占盡先機的瞿穎,還將被一個更大的機會砸中。

四、

1995年前後,張藝謀導演為電影《有話好好說》選角,邀請瞿穎去試戲。

結果,高高興興地去了之後,她發現試鏡的人很多,個個像鞏俐,自己這一款的似乎希望渺茫,而張藝謀連正眼都沒怎麼看她,只是簡單地問了幾個問題……

在那裡,她倒是遇到了一位故人,那就是曾經和父親一起拍戲的薑文。

薑文見了這麼亭亭玉立一姑娘,便想起了曾經在王邨吃過的飯菜的味道,痛快地說:「那你得管我叫『叔』」。

經過長達半年的選角後,瞿穎意外入選,成為時尚前衞、風情萬種的女主角「安紅」,勾引得薑文欲火焚身,魂不守舍,天天守在小區等她。

等不到她,便僱用了張藝謀飾演的「收破爛大叔」,拿起話筒大喊:「安紅,鵝想你」,這曾是那些年最著名的臺詞。

劇中,薑文好不容易見到了玉體橫陳的「安紅」,卻被譏諷為「處男」,當他正準備「辦正事兒」時,卻被樓下自己請來的大叔攪黃……

1996年,該片還沒上映,坊間張藝謀和瞿穎的「段子」就不脛而走,緋聞滿天飛……

這讓瞿穎的男友鄒雄很生氣,再加上兩人性格都比較強勢,「波音與麥道」式的感情「強強聯合」,在荷爾蒙的粘合作用發揮完畢後,就只剩下愛情的餘燼了。

更何況,鄒雄的家人從一開始,就不喜歡這個當「糢特」的姑娘,兩人相戀6年後,分道揚鑣。

一年後,該劇上映,瞿穎出現的每一個鏡頭,都是「亮點」,「安紅」惹得荷爾蒙飛濺,讓無數人狂躁不已……

而因分手獲得了解脫的瞿穎,自然很搶手。

五、

1996年,25歲的瞿穎,在福州演唱會上認識了27歲的羅中旭(曾與毛寧、解曉東和林依輪,並稱「內地歌壇四大天王」)。

瞿穎的直爽、豪放、真誠,深深打動了羅中旭,經過深入交流,兩人情不自禁墜入愛河,瞿穎還跟著羅中旭玩起了音樂。

在愛情的刺激下,剛在電影圈大出風頭的瞿穎,竟然一沖動,就和一位香港唱片公司老板簽下合約,忙於音樂制作的她,因此錯過了在影視圈更上一層樓的機會。

1998年,瞿穎如願以償,推出了新專輯《別沖動》,還登上了春晚舞臺,歌唱《繽紛四季》,雖不如王菲和那英的《相約1998》,但也算得上是大出風頭。

那一年,羅中旭出車禍,瞿穎停下所有工作,日夜守護在他身邊,端茶倒水,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這讓羅中旭感動不已,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和她結婚,一輩子在一起。」

或許是看到女友風頭正勁,急於功成名就,羅中旭舊傷剛好,就執意要去南韓發展。

1999年,羅中旭在南韓和一位合作的女明星傳出了緋聞,被「綠」的瞿穎很傷心,和他發生了激烈爭吵,不歡而散。

多年以後,羅中旭依然忘不了,那張他們無數次吟詠「鵝鵝鵝」的雙人牀,還寫了一首歌,《你醒來我醒來》:

我醒來 你不在

雙人牀上有一個人悲哀

你醒來 我還在

望著那半句誓言發獃

夢不見你太難受

你在誰的夢裡停留

感情敏感的時候

一陣風也會再吹痛傷口

但那時,比較悲哀的是瞿穎。受傷的她「一陣風也會吹痛傷口 」,好在有胡兵。

那時,她和同歲的胡兵合作《真情告白》,得到了胡兵無微不至的照顧,胡兵的媽媽也十分喜歡她,儼然把她當兒媳婦關照,給胡兵送飯菜也少不了給她一份。

盡管在熒屏上,兩人是「金童玉女」,關於他們的緋聞也不絕於耳,可瞿穎卻把胡兵當哥們兒,忽略了他對自己的愛。

而胡兵總是顧慮太多,又不善於表白,唯獨有一次,在飛機上,胡兵鼓起勇氣,說有一件事情不得不跟她說。

結果,瞿穎聽到胡兵說喜歡她,覺得這是開玩笑,還笑著打了他一下……

似乎為了讓胡兵死心,她還跟媒體公開說,與胡兵沒有戀情。

她還說:「我常想,假如有人對我特別照顧,又特別有錢,事業特別成功,從心底又特別愛我,我就是當家庭主婦也心甘情願。」

或許,這句話引起了「有心人」的註意,很快,事情就有了新進展。

不久,瞿穎和胡兵一起去香港參加活動,一起逛服裝店,她還精心挑選了一件男裝,讓胡兵試穿。

胡兵穿著衣服,見瞿穎眼裡有光,以為有戲,心裡美滋滋的,結果,等試好之後,瞿穎讓導購拿小一號的……

原來,是他自作多情,這衣服壓根兒就不是給他買的,他不過替人當了一回糢特!

胡兵這才知道,瞿穎又有了另一個男人……

六、

這個男人就是:「女神收割機」李亞鵬。

在一次演唱會上,李亞鵬遠遠看到了性感動人的瞿穎,於是,荷爾蒙上頭,立馬對她展開了瘋狂的愛情攻勢。

那時,李亞鵬在《將愛情進行到底》裡,已經展現出極大的殺傷力,跟柯藍、吳倩蓮搞出了一些不大不小的緋聞。

2000年初,正處在感情空窗期,風一吹就受傷的瞿穎,似乎也對這位男神產生了「暗戀」,在一次採訪中,將這種感情曝光了。

「老司機」李亞鵬,怎麼會聽不懂這種隔空喊話的深意,於是對她「狂轟濫炸」,很快,瞿穎就淪陷了。

那一年,李亞鵬接替邵兵,成為張紀中《笑傲江湖》男主角「令狐沖」。瞿穎難忍相思之苦,前往劇組探班,兩人動作估計有點大,戀情成為劇組公開的祕密。

不久,兩人公開戀情,李亞鵬稱,自己是「可樂」,瞿穎是「雪碧」,兩人十分般配。

李亞鵬還說,喜歡瞿穎是因為「瞿穎很單純,沒甚麼心計。」

2001年,兩人不僅秀恩愛,還將結婚提上議程。

李亞鵬說他們正在減少戲約,為結婚調整彼此步調和節拍,還頗男人地說,為了和瞿穎結婚,他願意洗手作羹湯,退出影視圈,轉型當歌手、寫劇本。

瞿穎則表示,如果要退出,肯定是她退出。似乎兩人真的在奔著結婚相向而行。

據透露,自稱比較「懶」的兩人,為了待在一起,還曾休息半年,享受生活,進行了深度磨合,彼此互稱「老公」「老婆」。

在拍完《笑傲江湖》後,李亞鵬逐漸紅了,還獲評第二屆中國電視「十佳演員」冠軍。

緊接著,那年8月,他又成了張紀中版《射彫英雄傳》裡的「郭靖」,而「黃蓉」是周迅。

本來劇組邀請瞿穎出演「梅超風」,結果她認死理,和李亞鵬演不了情侶就幹脆不演,辭了。

誰知,這一次她竟然將自己的「老公」也拱手讓人了。

七、

馬不停蹄拍戲的李亞鵬,只能鴻雁傳書,時不時給瞿穎寫寫情書。

那年10月,瞿穎跑去「桃花島」探班,發現島上條件很差,瞿穎很心疼自己的情郎。她還發現,拍攝過程中,還有游客圍觀,於是,用一貫火辣辣的脾氣,懟了劇組。

遠水解不了近渴,那時30歲的李亞鵬正值人生巔峰,「降龍十八掌」已練得爐火純青,身體好得不得了,在和周迅拍戲時,一不小心沒剎住車,就因戲生情了。

拍完戲,兩人還要一起逛街,周迅生病,李亞鵬陪著打點滴,接著一起「詠鵝」……

橫店的「鵝鵝鵝」傳得很快,不久,瞿穎就聽到了緋聞。於是前往探班,想要一探究竟。

果然眼見為實,他和周迅不僅把「正事兒」辦了,還因拍戲受傷,周迅像曾經瞿穎照顧羅中旭一樣,無微不至地照顧著李亞鵬的身心,而李亞鵬也跟當時的羅中旭一樣,鐵了心要跟周迅好。

眼見自己親手把「靖哥哥」推到了別人的懷抱,「北瞿穎」有苦說不出,只好把自己那個幽怨兇狠的眼神,投向了當年和她齊名的「南周迅」。

多年以後,李亞鵬依然對那個眼神,感到不寒而栗,他說:

「那天她從劇組走的時候,我都不敢看她,那種眼神,非常怨恨地看著周迅,太可怕了,我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

那年年底,瞿穎和李亞鵬分手的消息如同漫天雪花,紛紛揚揚。

「北瞿穎」和「南周迅」首次正面交鋒,以周迅勝出告一段落。

後來居上的周迅,已經摘下巴黎國際電影節「影後」,事業雖然還不如瞿穎,可搶走李亞鵬這事,不得不說是個大勝利。

八、

盡管被「綠」之後,瞿穎十分難過,可是,她還是出於保護李亞鵬,沒有透露分手原因,她說:

「畢竟我們都還要在這一行做事,而且亞鵬這兩年起來也挺不容易……」

最後,又悠悠嘆氣說——「他的缺點是致命的……」

至於這個缺點是甚麼,除了她,沒有人知道,似乎很多在李亞鵬生命裡,來了又走了的女神,都是沖著他的「長處」來的,沒有人在乎這個缺點和短處……

2003年,瞿穎逐漸從失戀的痛苦中走了出來,把精力放在事業上,發行了第四張專輯《加速度》 ,人氣暴漲。

在那張專輯的MV中,性感的她開著車,不斷地加速度,讓老司機們都為她捏一把汗……

2005年,34歲的瞿穎,被香港歌星陶喆邀請,作為他最新情歌《愛我還是他》的女主角,和陶喆共同演繹「無碼大片」的激情戲。

就在吃瓜群眾以為兩人有戲時,另一段戀情再次呼嘯而來。

九、

那一年,瞿穎制作歌曲《時光倒流二十年》的MV,需要一個男主角。胡海泉將內地金牌音樂制作人張亞東推薦給她,覺得他的氣質和MV男主角氣質挺符合的。

沒想到,張亞東很快就答應了。因為那時他正好有空,可能是跟高圓圓剛分手,跟熟女徐靜蕾也許只是蜻蜓點水……

合作過程中,張亞東非常熱情,經常到瞿穎的錄音棚來幫忙,無事獻殷情,有空還會帶她去後海溜冰,更致命的是,他會手把手教她彈鋼琴……

耳鬢廝磨間,兩人摩擦出火花,一唱一和,水乳交融,再一次墜入情網。

而偏偏這個時候,坊間又曝出瞿穎戀上臺灣富商,還獲贈一套600萬的豪宅的傳聞,但張亞東和瞿穎經受住了考驗,過到了一起。

瞿穎甚至還帶張亞東見了準丈母娘,丈母娘嫌棄他「嘴笨」。

那不過是聽他說話細聲細氣,而且話特別少而已,他用嘴其實「特別好」,而且,往往只在關鍵點上用罷了。

要不,怎麼會有那麼多女神飛蛾撲火般撲進他的射程呢?(詳見《「「內地音樂人」張亞東風流史》)。

2006年,世界杯後,瞿穎和張亞東公開戀情。那年年底,張亞東公司「果味VC」等樂隊在北京星光現場舉辦演出,大咖雲集。

到場的除了瞿穎,還有張亞東的前妻竇穎、昔日「情敵」周迅。

那時的周迅,男朋友已經換了一茬又一茬,車速越飆越快。在事業上,也已經迅速超越瞿穎,獲封金像、金馬等多個「影後」,躋身「四小花旦」之列。

而李亞鵬早已從周迅那抽身,和王菲結婚生孩子了。

他們能同時坐在臺下,除了張亞東的魅力外,或許,是因為這批人的感情暫時進入了一個穩定期而已。

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意外。

2008年,媒體拍到張亞東夜會高圓圓,好在她早已退出角逐,和張亞東不過是重溫一下友情,這點小插曲,還不足以挖倒牆腳。

然而,就在兩人感情漸入佳境時,「性感歌後」莫文蔚卻橫插一腿,和張亞東傳出了緋聞。

一時間,瞿穎再次面臨威脅,不得不公開對媒體宣布,她和張亞東感情穩定,實際上是在宣誓主權

直到2011年,性感的莫文蔚開完婚前最後幾場演唱會,玉體橫陳躺在張亞東鋼琴上,唱完最後一次,如約邁入婚姻殿堂,這才讓瞿穎懸著的心真正放下來。

然而,兩人戀情持續了多年,卻始終有花無果。

大概離過兩次婚的張亞東,嘗到了單身的甜頭,不願意第三次走進婚姻的墳墓,「一而鼓,再而衰,三而竭」。

為了表示理解和迎合張亞東,瞿穎也語出驚人,表示:「我可以結婚,但老覺得一張紙,和實實在在相依為命、白頭到老的親密感覺,我更註重後者。」

這似乎在以獲勝者的姿態,向世界宣示,自己雖然沒有領證,但等同於拿到了白頭到老的永久「版權」

她還有些地說:「那麼多人結婚就要一張紙,我就不結婚,我們倆過一輩子,多牛逼啊!我甚麼都不要,最後別人都離了,還剩我們倆,這才浪漫呢!」

這些話,要是讓李亞鵬、周迅、徐靜蕾等人聽到了,一定會感到老紮心了:

他們的生命裡,那些人來了又走了,結了又離了,似乎都在竹籃打水,只剩他和張亞東親密如初,這是炫燿呢,還是宣戰呢?

雖然,她炫燿般說自己就是喜歡被張亞東養著,可幸運的是,她再次成功轉型,在《百變大咖秀》等節目中,變身諧星,並且沿著這條路,越走越深……

2015年,她還再次踏上春晚,表演了小品《喜樂街》,盡管節目被網友質疑抄襲南韓節目,還被王校長「表揚」,可瞿穎飾演的「女神」和賈玲飾演的「女漢子」,確實火爆一時。

2016年7月,45歲的瞿穎做客葉一茜主持的節目,面對她「逼婚」,瞿穎連連應和,「今年就結」。

然而這一年,卻傳出兩人分手、各結新歡的消息……

而那時,頭頂多個「影後」桂冠、片酬高得驚人的周迅,已經成了高聖遠的妻子,兩人經常到美國飆車,動不動來一把「加速度」,過得似乎很幸福。

如今,50歲的瞿穎,依然在綜藝節目中,乘風破浪,諧星當得不亦樂乎,似乎還有新戀情,似乎過得也很、很精彩。

而47歲的周迅,也頻頻傳出離婚傳聞。兩人一路飆車競技,換車升級,一次次加速度,周公子顯然在事業上後來居上,完美超車。

而瞿穎換車不為升級,開得也十分隨意,還經常變換賽道,也算是領略了很多不同的風景。

行走在人生的道路上,有人追求的是長度,有人追求的是速度,也有人追求的是隨性舒適,而又有誰能料到,哪輛車能陪自己駛到生命的終點呢?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