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齊秦、王傑回首滄桑:長江後浪推前浪,歌壇容不下「過氣天王」?

齊秦 王傑

上世紀的台灣樂壇,星光璀璨,群星雲集。

1988年,張雨生一首《我的未來不是夢》傳遍歌壇。

費玉清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正在洗澡,他的第一反應是趕緊衝出浴室,想瞧瞧電視上到底是何方神聖,能有如此高亢的歌喉。

張雨生簽約在人才濟濟的飛碟唱片,發行個人首張專輯《天天想你》,創下35萬張的銷量。

看唱片封面上的大男孩,讀書寫字,一身學生氣息。然而,乖男孩似乎遠沒有「滄桑漢子」更有話題。

在《天天想你》發行一年前,齊秦推出了專輯《冬雨》,同時又冒出了一個王傑,以單親爸爸的身份出道樂壇。

看兩人專輯封面陰鬱色調,露半面或側顏示人,透露著與世隔絕的冷峻。

可偏偏就是這兩人,在當時火成了「超級旋風」,席捲整個華語歌壇。

這對「雙子星」,一度成為歌壇上「東邪西毒」式的存在。

回頭看齊秦與王傑,且不說都是「唱片霸主」,他們的命運軌跡也頗為相似:從不被世俗認可的「桀驁浪子」,一躍成為流行樂壇的天王人物。

當成名代價接踵而至,他們的愛情亦如鏡花水月。

年輕時有太多傳奇可書寫的兩個人,中年境遇則盡顯悲涼,當他們跌下「神壇」、迎來退潮,「傳奇」總被雨打風吹去。

是人為的「性格決定命運」,還是後浪拍打前浪,樂壇容不下「過氣的天王」?

(1)

齊秦的父親是一名公務員,整日公務繁忙,無暇顧及家庭。

母親則很喜歡打牌,留下錢在飯桌上,讓孩子自己解決溫飽問題。

因為缺少父母管教,齊秦的個性在青春期愈發囂張,逃家、打架,什麼叛逆事兒都干過。

期間,齊秦還混進了校園幫派,雖然是想找座靠山,避免中學生的自己被高中生欺負。但畢竟當了「混混」,外界看來就是前途盡毀。

齊秦16歲那年,父母去了美國,大哥留學日本,家中只剩下齊秦和姐姐齊豫。

在這時,頑劣的齊秦犯了事,本就是警局常客的他,被送進了感化院。

在青春自由的年紀,齊秦過著封閉的勞教生活。

比他小兩歲的王傑,則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

王傑的父母王俠和許玉,都是邵氏公司的演員。他從小在片場長大。

有時劇組缺人了,王傑還會被導演逮住,去客串幾個兒童角色。

但不同於如今的童星,一個個是父母捧在手心裡的寶。

在王傑身上,父母對他關愛的痕迹卻少得可憐,更多時候是被毆打,被放養,被丟幾個硬幣,拿著錢自己去吃飯。

兩位天王的苦澀過往,說起來有一匹布那麼長。

齊秦進了感化院。

每天經過密布鐵絲網,看到聳立的圍牆時,多渴望家人的關懷。可到探親時間,來給他送吃送衣服的,只有姐姐齊豫。

另一邊,王傑被送進教會學校,起因是父母離婚各自飛,留下兒子獨自生存。

明明父母尚在,卻活成了「孤兒」,這就是年少時的王傑。

在這時,改變他們命運的出現了。不過傳說中的貴人,竟是一件「樂器」。

齊秦所待的感化院,裡面有間供娛樂的教室。在教室角落,齊秦發現了一把斷弦的吉他,閑著沒事捯弄了幾下,有了興趣,竟一發不可收拾。

後來,齊秦找每周來看他的老姐,托她捎吉他教材,以及幾根吉他新弦。自學成才的齊秦,看著感化院外的群山,寫出了傳唱至今的《外面的世界》。

至於王傑,他所讀的學校規定學生必修一門樂器。王傑因此學了鋼琴,隨後又接觸到吉他。

通過學習音樂,王傑和齊秦都找到了抒發苦悶的途徑。

一次遊園晚會,王傑抱著吉他喃喃吟唱,第一首原創歌曲《娃娃在哭了》就此誕生。

(2)

80年代初,羅大佑尚未發出他《之乎者也》的吶喊,蘇芮也還沒用《一樣的月光》質問現代人麻木的內心。

台灣樂壇經歷著轟轟烈烈的民歌運動,音樂詞曲都瀰漫著清新的文藝氣息。

民歌時代的當紅歌手裡,就有齊秦的姐姐:齊豫。

當時,齊豫的《橄欖樹》在香港拿了獎。拿到一萬港幣獎金后,齊豫沒花在自己身上,而是花了7500元港幣,給弟弟買了把雅馬哈的吉他。

齊秦出道前,姐姐傾囊相助不在話下,良苦用心更是姐弟情深。

隨著齊秦勞教結束,齊豫就帶著弟弟拜見自己的恩師李泰祥,又帶著他到錄音室見習觀摩,想著在齊秦低谷階段,給他帶去正向的人生引導。

一來二去,齊秦也唱歌出道了。

1981年,齊秦發行了個人首張唱片《又見溜溜的她》。因為服兵役,齊秦暫緩了他的音樂步伐。

齊秦是比王傑「幸運」的,身旁有朋友親人助他踏上樂壇。王傑則顯得舉目無親,看不到出道希望!

從教會學校出來,王傑就一人跑回了台灣。為了生存,他做過替身演員,水泥工,碼頭苦力,油漆工……

一天晚上經過西門町時,王傑撞見幾個混混欺負女孩。出於見義勇為的心理,他上前拽過女孩的手,拉著對方逃跑,跑了整整一條馬路。

彷彿是電影橋段,男女主角邂逅擦出愛的火花。後來,王傑與這個女孩結婚了,兩人在天橋下辦了簡陋儀式。

很快,女孩懷孕生下了孩子。王傑也面臨服兵役的問題。於是,他將妻子託付給自己母親。

只是不曾想,母親將成為兒子「不幸人生」的「始作俑者」。

王傑離開期間,媳婦受不了婆婆半夜帶一幫男人來家中玩樂,甚至要求她一起跳舞喝酒,最終拋下襁褓中的女兒一走了之。

當王傑滿懷期待歸來,迎接他的是冰冷空氣,以及咿咿呀呀的女兒。

至於孩子的媽媽,早已不見蹤影。

單身爸爸如何養活女兒?

貧窮落魄時,王傑連給女兒的麵條里加顆滷蛋,都是一件捉襟見肘的事。

抱著「給女兒買大房子」的信念,王傑什麼臟活累活都干,嘗盡人情冷暖滋味。

酒吧打工期間,王傑的音樂夢在現實夾縫中萌了芽。

原來每當曲終人散,王傑正好利用店裡的樂器,給自己灌錄幾首歌曲,試試看寄送給了唱片公司。但或許製作簡陋,王傑並沒得到回應。

彼時,李宗盛像曾與齊秦一起混民歌餐廳的李宗盛,那時剛進滾石唱片擔任製作。因為對齊秦歌聲再熟悉不過,李宗盛面試歌手會以齊秦作為標準。

收到王傑的歌,李宗盛一聽搖搖頭,歌壇已經火了一個齊秦,這個不可能再紅了。

是啊,最初誰預料到王傑的風頭將會蓋過齊秦呢?

1985年,齊秦回歸歌壇之後發行的專輯《狼》一改民歌式的清新,緊身AB褲,墨鏡,長發的形象,更讓齊秦成了青少年中的精神偶像。

接下來,齊秦發行唱片《冬雨》,創下了主打歌蟬聯7周排行榜冠軍的紀錄。

強勁對手猶如風暴,看似難以抵禦超越。然而倘若自身是另一場風暴,只會讓樂壇勁風颳得更猛更烈。

將另一場風暴帶到樂壇的人,叫李壽全。

在王傑多次被退歌后,他終於被這位音樂大師慧眼識珠。

1987年,在李壽全的挖掘幫助下,王傑發行了日後入選「台灣百佳唱片」的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

該唱片由飛碟唱片發行,詞曲製作集合了王文清、陳志遠、陳樂融等一批大牌音樂人,唱片質量過硬。

昨日浪子,今日巨星。1988年,王傑第二張專輯《忘了你忘了我》,主打歌蟬聯8周排行榜冠軍,齊秦創下的紀錄,被王傑打破了!

(3)

1988年,齊秦的唱片被引進了內地,齊秦這匹實則來自「南方的狼」,倒是養活了一幫北方的扒帶歌手。

屠洪剛早年進棚錄歌,唱的就是齊秦的《原來的我》《外面的世界》。劉歡也扒帶過齊秦的歌,那時的劉老師長這樣。

很快,王傑的浪子之歌也漂洋過海而來。

一檔名為《潮,來自台灣的歌聲》的節目在內地播出。在一眾流行經典曲目中,就有那首《一場遊戲一場夢》。

從問題青年到歌壇巨星,齊秦與王傑在90年代初都迎來了他們的「事業巔峰」。

齊秦成為第一批來內地演出的台灣歌星。

巨星所到之處,皆是粉絲簇擁喝彩。

齊秦在大陸風光無限,王傑在香港紅透半邊天。

他帶著首張粵語專輯登陸香港歌壇,在「譚張爭霸」之後的空白期成功上位。

王傑在香港走紅的時候,彼時四大天王尚未「成軍」,這也難怪他日後對四大天王嗤之以鼻。

以音樂實績來說,齊秦與王傑並肩樂壇巔峰,但其實雙方發展路線並不相同。

齊秦前期的音樂無疑精彩精緻,思想獨立,極具實驗性和先鋒性。

在出道那會,齊秦就因不滿「幹活拿錢走人」的樂手模式,轉頭組建了自己的虹樂隊。

當然,有人說「歌迷多情也無情」。

當樂壇都在關注王傑橫空出世時,似乎提到齊秦的人比先前少了:「哦,齊秦好久沒出新歌了?」

齊秦苦心孤詣搞創作,拋頭露面唱流行歌便少了。

同時期的王傑顯得「以數量取勝」,曾創造「13個月出版三張專輯」的勞模紀錄。

但長期連軸轉讓王傑得了厭食症,體重暴瘦,甚至常常暈倒送醫。

那時,醫生多次警告過王傑:「再這麼下去連命都會沒有!」

王傑日後曾辛酸訴苦當年,稱哪個男人不希望自己有腹肌?然而自己卻因為工作瘦到只剩皮包骨頭。

有個叫莫綺雯的女孩,走進了王傑的生活。

1993年,兩人因拍攝《紅塵有你》MV相識,有了愛情故事的開始。

當時,兩人不僅走到了一起,還來了個閃婚。

婚後的王傑有意回歸家庭,也為了調養自己的厭食症,放下如日中天的事業,遠走加拿大。

好景不長,平靜日子不出四年遭遇終結。

王傑與莫綺雯因性格不合離婚,兩人鬧得對簿公堂,場面頗為難堪。就分手具體原因,兩人始終各有說辭,外人無從知曉內情。

(4)

離開香港前,王傑自稱是靠版稅買下一棟樓的富翁,可隨著支付巨額贍養費,以及償還母親的欠債,自己積累的財富被掏空大半。

再次面對女人對他說愛,王傑怕了,只會急著躲開:「我很窮。」

被問對愛情的看法,王傑沒了昔日天真相信,腦海中浮現的都是被騙被甩的心酸經歷:「喜歡我的女孩子都不是真心的。」

即使樂壇天王也難逃情感困擾。

對於齊秦,他的坎坷情路也是音樂路上不可抹去的印記。

1991年,齊秦擔任了EMI在台灣亞洲分部的首任總經理。結果,齊秦發現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不擅長管理的他,不得不黯然退出商業市場。

事業遭遇瓶頸,感情更是受挫,齊秦音樂中的示愛對象王祖賢,在這個階段與齊秦分手,轉而投入了別人懷抱。

當年齊秦與王祖賢的愛情故事,朝著「金童玉女」的劇本發展。

1986年,齊秦與前女友方美芳的事業差距拉大,矛盾不可調和,以分手告終。

唱而優則演的齊秦,成了電影《芳草碧連天》的男主角。

片方讓齊秦自己選女主角。在張曼玉、鍾楚紅等一眾女星里,齊秦選了還是新人的王祖賢。

而早聽過齊秦歌聲的王祖賢,得知齊秦邀約拍戲,一口答應,風塵僕僕從香港趕回台灣。

後來,兩人就這樣因戲生情,開啟了戀愛長跑。但不想半道殺出程咬金,一個叫林建岳的富商苦追王祖賢。

1994年,在齊秦王祖賢鬧分手期間,林建岳財大氣粗,成功俘獲芳心。

聽聞王祖賢有了新歡,舊愛齊秦心如刀割,念念不忘。

好在愛情似乎又重新眷顧了他,讓他與王祖賢的情緣並未徹底斷裂。

當時,王祖賢與林建岳交往後,才深感豪門水深,並且始終等不到「扶正」。

期間林建岳母親一直從中阻撓,加上男方花心本色不改,這才讓王祖賢發現領悟,再多的金錢也換不來一顆自由且真摯的心。

而能給予這份感情的人,兜兜轉轉,驀然回首,齊秦依然是等候在燈火闌珊處的人。

1996年,齊秦與王祖賢複合。

失而復得的齊秦公開示愛,稱自己愛王祖賢「三輩子」。

對於愛情,王祖賢這次也予以熱烈回應。

她出演了齊秦《懸崖》mv,在其中光腳跑了5公里,腳都磨破了,但她不在意,笑著說:「只要齊秦唱片賣得好,一切都值得!」

愛情順遂果真帶動了齊秦的事業。

1996年,齊秦憑藉專輯《絲路》拿到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演唱人,事業在蟄伏沉寂后重回巔峰。

(5)

90年代末,齊秦與王傑迎來事業又一波高峰。

可惜回頭看,竟也是兩位歌壇天王「最後的盛景」。

一邊,齊秦愛情甜蜜,事業發展穩定,雖然一些都市抒情歌藝術性較低,但畢竟他的齊式情歌獨樹一幟,聽者仍對他爐火純青的歌喉崇拜不已。

王傑也仍保持著最初的演唱功力。

離婚之後重回樂壇,王傑對自己信心十足:「我王傑當年靠一塊錢起家,現在什麼都不要了,照樣可以一塊錢起家!」

1999年,王傑加盟英皇,與風頭正勁的謝霆鋒成為師兄弟。

千禧年前後的香港樂壇,人氣屬於少年謝霆鋒。

但王傑寶刀不老,唱出了他中年倔強的《傷心1999》,在唱片成績上仍是傲視群雄。

但隨著兩位新舊天王不和傳聞的曝光,再加上傳媒刻意抹黑王傑博關注。

大眾對王傑的關注,漸漸從作品轉移到私生活,昔日巨星漸漸毀於流言蜚語中。

王傑被狗仔八卦整得懷疑人生,原本與王祖賢好事將近的齊秦,也因八卦醜聞困擾至極。

2001年,齊秦當年的女友方美芳突然跑出來,以兒子名義索取撫養費,要求齊秦支付526萬元台幣。

這個控告原因如平地一聲雷,因為竟是齊秦「棄養兒子」。

時間是劊子手,總將殘忍一面展露給世人。

隨著親子鑒定屬實,齊秦不得不承認自己有私生子。

而這消息擊潰了王祖賢,本與齊秦談婚論嫁的她,雖然能體諒齊秦難處,但終究無法承受滾滾而來的輿論壓力。

2004年,兩人在一番長談后平靜分手。

從此,王祖賢遠走隱居加拿大,獨自治癒情傷。這段跨世紀的愛情,沒有落得世人期盼的結局。

要說那時去往加拿大的人,不只有王祖賢,還有王傑。

王傑飛越大半個地球,為的是看看自己多年沒見的兒子。但當他跑去學校,多年不見的兒子壓根沒認出他來,只顧著與同學嬉笑玩樂。

原來在與第二任妻子離婚後,王傑被女方要求不得靠近兒子500米以內,從而導致了之後父子陌生疏離。

關於親情,齊秦仍是「富有」的。

與王祖賢分手,兩人多年情分仍在。齊秦說自己把王祖賢當妹妹,兩人依然會聯絡,只是不再以婚姻做捆綁。

反觀王傑,親情在他身上始終是奢望。

而命運對王傑很是殘酷,接下來連他自以為傲的歌喉也出了問題,那就是他的嗓子被「毒啞」。

(6)

等到王傑再次頻繁出現在公眾面前,已是2010年前後。再聽王傑開嗓,大家竟發現,天王唱歌沙啞吃力,昔日神仙嗓子去哪了?

終於,在《非常靜距離》上,王傑首次自爆有人在他喝的飲料下毒,「鉛毒,就是少數水銀。」

但到了2014年《鳳凰非常道》,王傑又說:「忘記中什麼毒了,只知道那種毒會使聲帶石化。」

關於下毒者何人,王傑的說法變來變去。

起初,他稱自己不知道兇手是誰。

後來,他說自己已知道兇手是誰,但不想毀了他的一生。

所以觀眾前期的確很心疼王傑,可隨著大家發現王傑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漸漸有了「王傑說謊博關注」的質疑。

而時至今日,這個「下毒說」都沒有定論。

當然說到齊秦,大家也曾感嘆他的嗓音不再,表演變得乏善可陳。

不過,更感嘆這些年他為生計放下身段的「卑微」。

2010年後,流行音樂進入「綜藝時代」,無論新人還是老將,都擠著上節目獲曝光。

2013年,齊秦參加《我是歌手》。

要說齊秦開局不錯,拿下第一期冠軍。可第二期起,他的名次下跌,一下子瀕臨墊底。

第四場過後,齊秦突然提出退賽,給的理由是回美國陪伴母親。

這讓外界紛紛猜測,齊秦是不是怕了,臨陣脫逃。

與齊秦一樣「半道走人」的,還有「樂壇教父」羅大佑。

2014年的《中國好聲音》,節目組已官宣導師陣容,分別是羅大佑、那英、汪峰、楊坤。

但錄製沒多久,羅大佑就不幹了,走人理由還撲朔迷離,引得各家猜測。

羅大佑撂挑子之後,來替補救場的是齊秦。

但沒想到,跑來拯救節目組的天王級嘉賓,並沒得到特殊厚待。

重發的宣傳海報上,那英和汪峰在最中間,齊秦靠邊。按樂壇地位來排,有人就質疑,怎麼不是齊秦在中間?

從靠邊站的導師位下來,齊秦又登上了《中國之星》,身份從導師變成踢館歌手。

當時,他面對的評委是劉歡,崔健,林憶蓮。

在節目上,齊秦遭遇了意想不到的「難堪」。

原本,他帶著自己的樂隊改編了一曲《舊夢》,想著誠意十足,有信心拿下比賽。可接下來的導師評價「打臉」了齊秦。

劉歡肯定齊秦編曲很好,但歌曲主題違和,最後給了7分的平均分。

崔健直接就沒給他留面子,直言批評齊秦過於依賴團隊合作,失去了自己本有特色,打出了全場最低的6分。

其實從出道資歷來看,齊秦比在座的任何評委都要「老資格」。

這樣的輪流風水轉,實在令人對這位老去的「狼王」扼腕嘆息。

或許,比起愛惜羽毛的驕傲,賺錢是人人都有的現實無奈。

很多人也指出齊秦拉下臉面上節目,還跑一些地方商演,其實是為了賺奶粉錢。

與王祖賢分手后不久,齊秦遇上了比他小24歲的歌手孫麗雅。

2010年,兩人註冊結婚,育有一女一子。

生活不易,家庭負擔壓在了這個中年男人身上,而在綜藝上的連連挫敗,又讓齊秦感到後浪推前浪,不比當年了,這年頭復出賺奶粉錢都吃力!

不過齊秦仍有著天王氣度,稱比賽必有輸贏,什麼結局自己都會接受,反而希望自己不要佔位子,好給新的歌手展現機會。

面對歲月無情,不得不服老的還有王傑。

面對歌迷盼他參加《我是歌手》,他也曾謙虛回應:「我絕對唱不過也唱不贏現在這些年輕的小弟小妹。」

結果,這番「自謙」的話遭來唱衰,有黑粉惡意辱罵王傑,還罵了王傑母親,氣得王傑在微博掛了此人,稱自己將報警處理。

後來或許是輿論是非愈演愈烈,王傑心累不想再做應付,何必在複雜的網路環境里自尋煩惱?

在發布長文「我對得起自己」后,他清空了微博。

如今,王傑退出歌壇同時,更徹底淡出了大眾視野,不再管江湖上仍有多少人愛他,又有多少人厭惡他。

告別繁華喧囂,過無人關注的平靜生活,成了樂壇天王們紛紛實現的歸宿。

不可否認,齊秦與王傑曾乘勢邁上巔峰。

日後他們個人的境遇變化,性格決定命運也好,長江後浪推前浪也罷,都證明了他們終究要向這個時代「俯首稱臣」。

鮮花掌聲,名利愛情,這些不過是人生的過眼雲煙,再璀璨的星星也無法做到永恆閃爍。

曾經的王者,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時代,可那個時代,那段青春終究過去了,留下世人一句想念,留下一代人對兩位天王歌手的喟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