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海璐懟張馨月矯情,為什麼娛樂圈知名「嬌妻」相繼撲街被嘲?

秦海璐

繼內娛嬌妻第一人程莉莎翻車后,緊接著是秦海璐張馨月矯情,還有不久前木木出事,晚奶和大嘴拉黑刪評神隱…知名嬌妻相繼撲街被嘲。

▲廚房小白程莉莎、滿嘴怕連累老公張馨月、老公不讓考駕照學車的晚奶

而村裡剛通網的氧叔對「嬌妻」的印象還停留在晉江文學,也是最近才嗅出這個詞有點不對味兒,一衝浪果然發現:「嬌妻」早就接力「純欲綠茶」,成為部分群體眼中新一波雌競菟絲花(此花具有攀附寄生的特性)。各種嬌妻事迹、嬌妻語錄、嬌妻圖鑑、嬌妻文學,氧叔三觀又被刷新了…

▲氧叔的印象

▲時代的模樣

「妻」、「婚」等本是中性詞,為啥總被污名化?「嬌妻」這個男愛女恨的存在,到底複雜在哪?是誰在對著她們喊打喊殺?

 

嬌妻讓人愛在哪?

正如「渣男」也有外貌門檻,不是所有人都能自稱xxx的小嬌妻,嬌妻自有一套審美標準。

魯迅先生在《小雜感》中說道:「女人的天性中有母性,有女兒性無妻性,妻性是逼成的,只是母性和女兒性的混合」。就像一個容器,往裡倒點母性,兌點女兒性,搖一搖攪一攪混成了妻性。

其中女兒性指女兒階段對父母逆反與依賴並存的特性;妻性說的是妻子階段溫柔善良、體貼順從的特性;母性則指的是女人天生同情弱小、悲天憫人的特性。

「賢妻」是母性大於女兒性。「母性」是施予的、照料的、關愛的,乃至於無私的、犧牲的。外在氣質是溫雅、柔和,甚至愁苦。

「嬌妻」則是女兒性大於母性。女兒是柔弱的、嗷嗷待哺的、易受傷害的,所以要求作為監護人的父母提供衣食保障、安全保障和精神上愛的保障。外在氣質是柔美、活潑、甚至是驕蠻。

在家庭角色中,「女兒」轉化為「妻子」身份時, 其「女兒性」並不立刻消失歸零,而是轉入潛在狀態或次級狀態,在適當的場合、特定的情境、特別的心理狀態下,向丈夫展示其「女兒性」,比如以嬌氣柔弱博得憐惜,以撒嬌耍嗲贏得疼愛,以小鳥依人獲得保護等等。

▲早期趙麗穎嬌嫩如小黃花

概括嬌妻的外在特徵,一在嬌:女性化,二在妻:略接地氣。嬌得不接地氣=追不到更娶不著的女神。

如果用寶石來形容女人,嬌妻如珍珠,無瑕不成珠。珠蚌內有異物進入外套膜里,受到刺激卻又無法將它排除,慢慢長成珍珠。這個過程就像女人生出妻性;女神如鑽石,碳的同素異形體,原子排列成立方晶格,因璀璨外表,不斷被世人賦予意義。

妻子的犧牲、個人權益、心靈落差無人問津,人生態度自然變得消沉,女兒天然的靈性也會黯然失色,正如珍珠會慢慢變暗、老化。女兒的青春美麗、浪漫的夢想,總是經不住日常生活的浸泡,完全不被日常生活改變的「女神」,或許只存在於康拉德安置愛人的高塔之中,正如櫥窗里稀有且永恆的鑽石。

▲珍珠柔嫩到發光,鑽石冷冽只可遠觀。

嬌妻的五官臉盤是女性化精細纖薄的;身體輪廓一條條、一寸寸都是活的;氣質是不受拘束的稚氣的嬌媚;充分經過兩性洗禮,對兩性關係更自然坦蕩,慾望在身體里肆意流淌,依然保持著身體的高吸引力。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與「厭男體質」相反,至少在表面上嬌妻是喜歡男性這個群體的。不排斥男性,願意和他們建立聯繫,這是兩性開始的起點,再發展到願意一起生活,簡稱為「適男體質」。

太聰明或太偏激等特質,會在早期相處階段就把男性篩出去,這也是為什麼嬌妻們看起來有點迷糊、性情很溫和的原因。嬌妻們眼裡沒有精光和嫌棄,有的是崇拜和愛意。

▲李莫愁:男人死遠點

▲高慧蘭:男人別擋道

▲適男體質通常是戀愛達人

朱茵略齙牙,下唇外凸,笑怨嗔怒都帶著孩子氣。張嘉倪也是,從早期圖片中可以看出牙有點外凸,牙齒顆粒較大,小嘴包裹不住,矯正之後看起來好了很多,說話的時候還是很明顯,一本正經中帶著羞澀,嘴巴有點嘟嘟的很有保護欲。

行為舉止方面,新加坡第一美女范文芳必須上榜。眼神又黏又羞,類似跳舞里的留頭、姿態依附、說話也是半句不離老公,笑起來露一點牙花子,非常孩子氣。

▲眼神可以跟許晴一比了

▲馬上找來圖片比比

▲Jennie被說有已婚感,丰韻+孩子氣

「嬌妻」還有兩個強烈的氣質特徵:貪玩、未生育感。

隨著女兒進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女子會自覺或被迫地調整她的女兒性,生成妻性,以適應婚姻生活和妻子角色。但是當這種嬌弱的「女兒性」無法順利轉化為現代意義上健康的「妻性」,那麼真正健康意義上的「母性」就無法生長並成熟起來。

嬌妻通常具有未生育感、未哺乳感,看起來就很貪玩,孩子掉地上了也不知道。比如王嬌蕊道:”我家裡送我到英國讀書,無非是為了挑個好的嫁了,那時我年紀小根本不想結婚,不過借著找人的名義在外面玩。玩了幾年,名聲漸漸不大好了,這才手忙腳亂的抓了個士洪。

▲范姐夫甜蜜的煩惱

嬌妻似乎是一輩子也難為人母,卻永遠地為人女兒,她太過於專註享用寵愛。就算成為「母親」也依然像個「女兒」,生了個兒子,兒子也要寵愛和保護自己,生了女兒,甚至會擔心女兒會分走老公的寵愛。

適度的關係滲透可以增加情趣性、豐富性、彈性與張力等,而過度的關係滲透可能毀壞正常的倫理關係。這種變異關係並不少見,比如現實生活與文藝作品中的「待子若夫」。在很多情形下,這也是千百年來婆媳關係難以處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嬌妻的細節:穿著打扮並不局限於好嫁風,「嬌妻」風重「嬌」,主要是突出女性特質。比如皮膚如嬰兒般細嫩,彷彿可以看見小絨毛,細節也精緻到指甲。還要有十指不沾陽春水(請得起保姆)的矜貴感,才能嬌得起來。晴雯再俏麗也沒有嬌妻感,未出閣的小丫鬟。

▲都挺好里的典型嬌妻朱麗的打扮、與丈夫的互動

再細分一些,不同特質的女兒性也催生著不同類型的嬌妻:反叛性對應著飛揚跋扈小嬌妻;依戀性則是楚楚可憐小嬌妻。

▲五官艷,嬌妻能變毒婦

▲五官弱,嬌妻能變怨婦

也有一些氣質偏超凡脫俗或五官偏硬朗的女性,在特定男性陪襯下才會有嬌妻感。劉亦菲和楊洋在一起的時候就很嬌妻,跟吳亦凡在一起時,吳亦凡才是那個嬌妻。

陳偉霆的荷爾蒙完全能壓得過野性張揚的鐘楚曦,有稜有角的(傳說中的)俄羅斯前男友也能鎮得住她硬挺的姿態和輪廓。

也有長得嬌妻但不是嬌妻的。孫藝珍柔中帶苦,只能留在記憶里的初戀,宋慧喬柔中帶剛,一個人過得比兩個人舒坦。楊冪玩家感重,嬌而不妻,趙麗穎事業心強,焦大於嬌。

總結一下,外表是略貴且略接地氣的女性化+神態姿態是小女孩的崇拜依附或嬌蠻+氣質中帶著貪玩和永遠都想被寵愛+兩性中的適男體質=嬌妻的「財富密碼」

嬌妻們動了誰的乳酪?

為啥秦海璐跟老公也嚶嚶嚶但不被嘲?唐嫣作為85花里氣質最嬌妻的一個,為啥鮮有人給她扣嬌妻的帽子?

秦海璐只跟自己老公撒嬌,跟其他人就是老大姐一個,而”紫菱本體”張嘉倪也愛和女人們撒嬌賴賬。唐嫣的好狀態是來源於自己,沒有寵愛也不會枯萎,老公也不是溺愛。

▲張嘉倪:其實我像個男人

▲買超:我那脆弱到不能自理的嬌妻

▲黃聖依說:你重啟一下就可以了

▲比浮誇,社會人黃聖依首敗

妻性是有成為妻子的特性,這個詞本質上是以男性為核心,在對女性柔美的極力推崇中,時時看到男性在社會和文化領域裡的霸權地位。女性的柔弱經過誇張修辭,更顯示出對男性的依附。

每個人都有當嬌妻的自由,但當這個「向下的自由」超過了某個限度,如標榜「嬌妻」行為的合理性和正當性,就會無形中奪走另一個群體的社會話語權。比如把更多時間和精力留給學習和職場的女性、過分有膽量有文化或崇拜知識的女性、過分有個性有派頭的女性等。(同理,過分標榜女性獨立也是不正常的一種)

▲愛的宣言看起來更像道德綁架

要是再宣揚不勞而獲的捷徑有多輕鬆,被老公養著的生活有多舒服,也會給心智尚不成熟的女性一些誤導,把結婚當成一種被註定的命運,而不是一種生活方式。

為啥沒有任何男人支持這種「向下的自由」的正當性?家庭主夫的形容詞是軟飯男、小白臉,原諒出軌妻子的就是接盤俠、綠毛龜。因為這份」向下的自由「動搖了男權社會話語權的根基。年輕女人與男人的不同也在於:她作為一個真正的人的地位和做女性的使命之間存在著矛盾。

▲馭夫高手程莉莎,郭才是被吃死的那個

嬌妻們宣揚的無私付出到底幾分出於愛?是審時度勢的生存技能?是無奈之舉還是主動選擇?做小伏低和享受甲方待遇,誰才是最大受益者?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