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渣男玩得團團轉的女人竟然這麼普卻信!說她有病都是在誇她?

審美

大家最近都在看什麼呢?氧叔禁不住各大平台熱搜榜單的誘惑,去追了暗黑恐怖題材泰劇《禁忌女孩》

▲氧叔緊跟潮流

劇里的女主娜諾,造型和屬性酷似富江,臉和氣質形似水原希子,再加上與各路傻白甜女主截然不同的撒旦之女人設,迅速讓人上頭。

▲讓渣男懷孕這情節也是讓氧叔驚了

當然也有一些質疑,比如女主的笑太誇張、為了邪魅而邪魅,顏值也被說有種高級臉的丑。

當我們覺得兩個人長得像,往往是缺陷很像。娜諾和水原希子的面部架構相似,眉毛又濃又挑,眼部輪廓深,眼窩眼眶有陰影,內雙略遮瞳,飽滿嘟翹的厚嘴,凸嘴伴隨的腮部軟組織較厚,盤正條順的模特骨架。打眼一看,清冷頹艷、野性不受馴的氣質也很像。

▲下唇溝都一模一樣…

再仔細看,娜諾的面部骨骼更厚重,顴骨更明顯,相比之下水原希子更輕盈一些,所以兩個壞女孩一個是小惡魔,一個是小妖精。為啥都有「小」呢,可不是氧叔在賣萌,兩人都有孩童感,因為凸嘴厚翹唇的特質很像小朋友撒嬌和撅嘴。

但娜諾的嘴巴更曲折尖翹,嘴角上提,水原希子的嘴巴平直厚實圓鈍,嘴角下拽,所以娜諾是在人間戲耍的俏皮頑劣,水原希子則是人類真愚蠢的厭世疏離。

兩人的bug確實很像,但氧叔想問:誰規定這些特質是缺陷?因為丑嗎?那為啥這些特質被看成丑?

審美的起源發自於辨認健康記號的本性,是關乎生存和繁殖的本能,最原始的審美從本質上都是生殖系審美。所以最初所謂的缺陷,大多是因為不健康。

▲生殖系審美:男性看起來更有適合生存,女性看起來更適合生育。(Max訂婚愉快~)

這麼看來,似乎所有的美本質是由於我們對健康的崇拜,健康的就是美,不健康的就是丑。但人類文明會對審美進行塑造,讓審美並不完全遵循本能。

與健康審美相對應的疾病審美,異軍突起甚至後來居上。現在流行的病嬌臉、厭世臉、戰損臉、神經質臉,都是疾病審美的一種。

是啊,積極向上的面孔一茬接著一茬,粉飾太平的劇情未免隔靴搔癢,大家每天都心平氣和體面端莊,需要吸收點破罐子破摔的東西,來發泄心中的焦慮和不滿。

疾病審美伺機而起,所以那些看起來有生理疾病和心理疾病的臉,和揭露社會疾病的劇,才那麼戳我們的痛點。

今天氧叔和大家聊的疾病審美,會突破你對美的認知,感興趣的小夥伴就看下去吧~

疾病審美是怎麼起來的?

想get到疾病審美,就先來聊聊健康審美。舉個例子,人們為啥喜歡高眉弓,因為在原始社會,眉毛可以防止汗液、頭屑等掉進眼睛,進而提供了一個更加敏感的感官來感覺在眼睛周圍的一些東西,如小昆蟲等。而稍微突出的眉弓也仍然在此類功能上扮演著支援的角色。

所以高眉弓=好基因是刻在人類DNA里的信息,我們潛意識覺得眉弓高的人基因更好,長得更美,相比之下低眉弓成了一種缺陷,這是健康審美下的評判標準。

▲中國的古相法認為:「眉骨高者為大貴之相」

但審美作為人類文明的產物,是個完全主觀的人為概念,隨著社會發展也在更新換代。

工業革命解放勞動力,我們不再需要粗壯發達的腿骨來進行長期直立行走、奔跑和跳躍;脂肪的積累是女性生殖的必要條件,而現在女性的社會分工並不限於生兒育女。

頭大不一定聰明但聰明一定大頭,但在流量時代的高上鏡需求讓小頭小臉成了公認的基因彩票;顴骨前進可以支撐眼睛,減低下眼凹陷,現在平顴骨審美當道,顴骨內推手術有一大波開展市場。

▲要是平顴骨的鐘楚曦,鍘刀站還真差點意思

正角度是外眼角比內眼角高大概5度左右,負角度是老化的象徵,會讓面孔有種融化淌下來的感覺。但為了能看起來更像甜美無辜的小鹿眼、狗狗眼,很多女孩都偏愛眼瞼下至這個手術項目。

▲圖片來源知乎網友尼堪巴圖魯

寬下顎意味更高的雄性激素,雄性激素與攻擊性有相當大的關係,以前用來嚼生肉啃麥秸茹毛飲血的大方腮,成了精饌玉食精緻貴氣的對立面。

皮膚蒼白是疾病信號,偏深的皮膚有更高的防晒能力、凝聚力、抗菌力、抵抗力等,而一張黑臉一出來就讓人覺得窮苦,因為農業社會中長得白的人,很大概率是不用干農活的有錢人。同理還有天天干農活的窮人才會有大肌肉。

▲既然說彭於晏穿西服很違和,所以以後就多光著吧!

這樣看來,美本質還是對健康的崇拜嗎?美=健康優質的基因嗎?

並不是,健康本身沒有美醜之分,也不會尊重任何審美觀,健康可以是美麗的,也可以是醜陋的,同理,不健康也可以美出風格和氣質。

近視眼、青光眼會讓瞳孔變小,下三百帶來頹廢厭世氣質。

▲鄭秀晶內心os:還沒結束嗎?

凸眼自帶怒氣值,一臉別浪費我時間的氣質,影視劇中的黑蓮花、女刺客,這張臉一出來就完成一半了。

▲娜扎內心os:嗚嗚嗚槍好沉

深眼窩是老化和營養不良的其中一個主要象徵,深眼窩帶來的眼部陰影效果,帶來難以琢磨的神秘感、還有事事看在眼裡的深沉疲倦。

▲肖央的深眼窩讓他的忠奸只在一念

挺拔硬朗的脊椎讓我們在地面靈活的行走、直立行走比四足行走更加節省能量、視野更開闊,楊冪一直被嘲的含胸駝背體態,看起來更怯更嬌弱。

▲真把其他女明星比成了鐵憨憨

面部不對稱,產生正邪同體的魅惑感。

▲有了lvy濾鏡,氧叔在線預測張鈞甯是反派,同理還有權游里的小玫瑰

嘴唇收縮普遍是老化象徵,表示缺乏膠原質,厚嘴巴是這幾年才流行和推崇起來的,當然也只發生在個別人身上。

▲姚晨的大嘴至今也有很多人表示接受無能

疾病審美帶來哪些美感?

現在主流意識是疾病審美鬥不過健康審美,但仔細想來,健康審美和疾病審美不分伯仲,兩者是相輔相成的、互相賦予彼此意義的。比如器官缺陷能夠細緻地捕捉到常人易忽視掉的生活細節,自卑心理往往導致主體的奮發以求對下位者處境的超越。

生命短暫,命運無常,疾病體驗貫穿每個人生命的始終,疾病審美也給人們帶來頹廢、哀傷、驚恐等獨特的審美韻味。

浪漫病肺結核成了高雅、纖細、感性豐富的標誌,給審美引入了新的元素:小小腰腹、清晰可見的鎖骨、面色潮紅、白皙皮膚、氣若遊絲、神經敏感脆弱,「吐半口血」雅得恰到好處。

德富蘆花的小說《不如歸》節選:粉白消瘦的面容,微微顰蹙的雙眉,面頰顯出病態或者可算美中不足,而瘦削苗條的體型乃一派淑靜的人品。此非傲笑北風的梅花,亦非朝霞之春化為蝴蝶飛翔的櫻花,大可稱為於夏之夜闌隱約開放的夜來香。

▲疾病加深愛情,也是愛情的絆腳石。

難以忍受的病痛、日益流逝的生命、生生死死的徘徊,具有一種特殊的蕩氣迴腸的審美效果,文藝青年、藝術家、上流社會貴族小姐都爭先恐後的想染上這種疾病。

▲據說五大三粗的大仲馬裝咳嗽讓自己有這種搖搖欲墜、香消玉殞的美感。

▲維多利亞時代的辣妹流行肺結核

這種萎靡的感傷之美,陰柔的文化情趣,使核病者的面孔成了貴族面容的新模型,健康幾乎成了野蠻趣味的象徵。

把疾病和痛苦幻化為審美和愉悅,表現的是人類文化機制和價值體系中的某種「倒錯性」,除了頹哀凄美之外,疾病審美也包含著驚恐這一情緒。

形成疾病的微生物組織,擁有迷人的形式和複雜結構,在顯微鏡下的每張影像里都潛藏著某種由恐怖與美感構成的張力,呈現在觀眾面前的繽紛畫面竟然來源於巨大的痛楚與不幸,於鮮明對比中產生一種驚懼之美。宛如美杜莎。力量、氣勢、強度,在瞬間延展出情感張力。躁狂的、流動的、破碎的,撕扯開崇高之美。

疾病審美在當代

現在市面上流行的疾病審美,除了顯性的病嬌、厭世、神經質。還有隱性的,比如幹啥啥廢的偶像劇女主角、笨蛋美女。

但疾病審美也是有結構、排列和諧的,本質上還是美的,它不等於畸形審美。如果說疾病審美對標慢慢凋謝的肺結核,畸形審美就如同艾滋病那般赤裸猙獰。死神尚籠罩著朦朧神秘的面紗,是審美化的重要前提。

頹廢、落魄、病態的外表下其實暗含著一個新的自我,因為破碎才有重建,有罪惡才有救贖。死亡主題表達的是對生命的關愛,因為死亡是生命的最後形態,關愛生命,就是要關愛死亡。

健康審美也好、疾病審美也罷,各有各的受眾市場,無論是哪種審美,本質上都是人來審的,是具有人文關切屬性的。現在再看看你臉上所謂的缺陷,不過就是某審美系統下的固定認知罷了。

缺陷是為你所用、為你服務的,無論是改掉它、還是發揮它,都有無限驚艷的潛力。破罐子破摔的破,也是破局的破,突破的破。

禍害你的從來都不是你的bug,而是別人的偏見和刻薄。

來源:新氧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