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力薦《怒火·重案》,但真就能對缺陷睜眼裝瞎么?

陳木勝

香港導演陳木勝的遺作《怒火·重案》終於上映了。

這部以老港片《衝鋒隊之怒火街頭》的「怒火」命名的新港片,本來有機會開啟「怒火系列電影」。誰料導演陳木勝查出鼻咽癌,帶病拍完片子,後期都沒來得及做就去世了。

好在有製片人兼動作導演兼主演甄子丹在旁助陣,確保這部投入重金的動作大片完整收尾。

從影片呈現效果來看,《怒火·重案》不負陳木勝的威名,也擔得起名導遺作的光環。

絕症下拍出如此質量的電影,陳木勝的敬業精神和意志品質,當為我輩楷模。

但同時我們也看到,這片子和之前上映過、之後還要陸續上映的新港片們一樣,始終逗留在爆米花場面和港片情懷裡,久久不肯走出來。

本文有劇透。

01

又是一個香港警察大戰世紀悍匪的故事。

甄子丹飾演一位剛正不阿的好警察。他不但對外很會抓賊,對內還特別有主見,堅決不向腐敗上司低頭。

而他的剛正,也不允許自己在法庭上作偽證。一句實話實說的目擊證詞,導致謝霆鋒飾演的警察蒙冤入獄。

5年後,在監獄里受盡折磨的謝霆鋒小隊出獄。他們胸懷大恨,變身世紀悍匪,要弄死當年的每一個仇家。

第一場襲擊,一夥黑幫被謝霆鋒團滅,8名警察慘死,包括呂良偉飾演的警官。

突發重案,甄子丹怒火中燒,誓要為死去的兄弟報仇。

甄子丹和謝霆鋒,為了各自心中的正義,開啟了雙雄爭霸模式。

甄子丹這邊,好容易查到線索,卻被腐敗上司刁難,情急之下自己夜闖賊窩。

一番打鬥下來,甄子丹小隊贏了,賊首則被藏在暗處的謝霆鋒小隊滅口,線索又斷了。

謝霆鋒這邊,一個小弟露出馬腳,險些葬送全隊。

謝霆鋒心狠手黑,一刀刺死小弟,抹掉所有證據。

第二場襲擊,復仇之火燃向秦嵐飾演的甄子丹妻子。

謝霆鋒用炸彈脅迫一名腐敗上司,讓他綁架秦嵐,跟甄子丹對峙。

對峙過程中,腐敗上司承認謝霆鋒小隊蒙冤,他才是應該入獄的罪魁禍首。

炸彈爆炸,所幸甄子丹和秦嵐無礙。

緊接著第三場襲擊,謝霆鋒小隊豪搶銀行,殺死當年助紂為虐的富豪大亨。

甄子丹小隊追擊而至,兩方人馬殺得你死我活。

謝霆鋒和甄子丹,展開最後的兵刃搏殺。

經過一場不亞於《殺破狼》終極決戰的打鬥,甄子丹被刺穿一隻手掌,謝霆鋒被扭斷一隻胳膊。

最終,當然是謝霆鋒輸了。

02

如你所見,《怒火·重案》的故事十分簡單,劇情和人物都在為動作場面服務。

一場場槍戰戲、追車戲、對打戲、綁架戲、爆破戲、搶銀行戲……

像是提前標定好位置的錨點,每隔幾分鐘就註定要打一場,沒有什麼能夠阻擋。

這固然能帶來相當程度的視聽爽感。

刀刀見血,槍槍到肉,畫面真實到讓人不忍直視,暴力美學盡顯最殘酷的快感。

引擎的轟鳴聲和各種槍械的射擊聲攪在一起,光聽聲音就足夠震撼感官。

如果你是奔著「看大片」的目的去電影院,這片子定能幫你值回票價。

就算提前看過劇透,也不會降低觀影體驗。酣暢淋漓的視聽衝擊,遠非文字所能描述。

但如果你還想在視聽爽感以外,收穫更豐富的電影價值,《怒火·重案》就顯得單薄了。

撥開濃重的動作硝煙,觀眾只看到骨瘦如柴的敘事框架:

正邪兩派出於各自立場,不斷製造以命相搏的打鬥。雖然反派兇悍且聰明,可架不住正派堅定且強大,結局必然是正義戰勝邪惡。

這樣的故事除了給動作場面做嫁衣,幾乎沒有任何主題指向,細品到嘴唇冒血也只能品出個寂寞。

它既沒表達什麼,也不打算探討什麼,就很單純地告訴我們要做個好人。

有趣的是,謝霆鋒飾演的悍匪角色,無意中帶出一個值得玩味的點。

表面上,這位曾經的警隊精英,是在上司的命令下逼供,繼而失手殺人。

而實際上,「回憶殺」交代得很清楚:謝霆鋒是在罪犯已經招供之後,一棒子打死了罪犯。

謝霆鋒小隊把事情說成「迫不得已的逼供導致的失手誤殺」,顯然是自欺欺人。

而謝霆鋒直到最後自殺,依然認為那是逼供造成的誤殺,自己把自己騙信了。

可惜影片並無意探討這一角色的自欺和記憶錯亂,似乎只是劇情上的一個小bug,沒有任何展開。

類似的bug還有不少。比如,甄子丹每次不要命的行動都有些說不通,秦嵐乾脆就是個渾身bug的工具人。

槍法在不要緊的時候抬手即爆頭,要緊的時候打完一梭子也不見血。

反正一切都為動作戲服務,該玩味的用不著玩味,該說通的犯不上說通。只要經費燃燒,干就完了;只要場面夠爽,看就完了。

03

不得不敬佩陳木勝帶病拍電影的精神,也必須承認《怒火·重案》整體達到了新港片應有的水準。

重溫陳木勝的創作歷程,從杜琪峰的助理導演開始,一路拍出《我是誰》《新警察故事》《寶貝計劃》等名作,我們當然惋惜這位名導的英年早逝。

審視陳木勝的私德,男女關係乾淨,嚴密保護家人隱私,專心拍戲心無旁騖。

這樣一位導演的遺作,理應收穫與《百鳥朝鳳》和《大象席地而坐》同等分量的美譽度。

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就忽略影片的缺陷。

不是針對這部作品,而是說已經上映和即將上映的所有新港片,整個類型都有缺陷。

故事單薄,過分側重動作場面,只是冰山一角。

更嚴重的問題是,新港片經過十幾年發展,始終沒玩出新花樣:

故事永遠是好警察戰勝所有壞人……

橋段永遠是警匪槍戰、拆彈爆炸、花式追車、毒品黑幫、綁架妻女、腐敗黑警……

人物無論男女老少其實就那幾位,彷彿沒買英雄的王者榮耀……

演員拍來拍去總是同一波,任達華、呂良偉、張國強們還總得出來賺個情懷……

相比老港片,新港片改掉了「盡皆過火」的癲狂,融合了好萊塢大片的技術,卻仍停留在老港片的舊殼裡,不做新探索。

從這個角度說,新港片的「新」,僅僅是出品時間新,外加政治正確新。

如果繼續玩不出新花樣,新港片釘死成「爆米花電影」。

那麼,同樣盛產爆米花的好萊塢、寶萊塢,以及爆米花嘣得越來越好吃的內地電影,很難不讓挺過冬眠的香港電影再次過冬,並且就此長眠。

這些問題,不是甄子丹越戰越勇,或是謝霆鋒留個長發就能解決的。它需要香港影人集體找回藝術家身份,不再甘做干行活兒的生意人。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