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居》:劇情亂來,人物崩塌,三觀混亂

心居

文:李愚

我被打臉了!這年頭看走眼的劇集沒幾部,現在多了一部《心居》。

《心居》剛播出時,看了前幾集覺得還不錯,打了 7 分,也出了一篇初評。

但沒想到它這麼不經誇,還沒演到 10 集,就劇情雪崩,各種亂套了,必須改成 4 分。

1

本劇相較於小說有很大的改動。

有改動也不是不可以,問題是,整部劇改得相當混亂

劇情全是亂來,缺乏邏輯與常識;人物全方位崩塌,幾個主人公要麼不真實要麼不討喜;輸出的價值觀念偏狹晦暗。

2022 年爛尾國產劇,《心居》已經是 TOP3 的有力候選了。

01 劇情亂,人設塌

首先來看看顧磊死後,幾個主要角色的走向。

馮曉琴開始自力更生,送起了外賣,還很硬氣地不要公公給的生活費。

乍一看,她要成獨立女性了。

送外賣時發現開養老院很有前景,各種 「軟磨硬泡」 說服展翔投資。

展翔還沒答應呢,觀眾已經看不到馮曉琴送外賣了。演了好幾集的送外賣就成了一個工具性的情節,過渡一下說沒就沒了。

而馮曉琴一開始在上海立足靠的是男人 —— 她有目的性地嫁給顧磊;死了丈夫後,要在上海成 「獨立女性」,靠的還是男人 —— 這下盯上展翔了。

劇集似乎一直想營造馮曉琴一個外地女性在上海立足的艱難,可又忍不住讓馮曉琴一個勁地靠男人、一個勁地靠顧家(弟弟妹妹都住在顧家)。觀眾就很難對她的 「奮鬥」 產生共情

顧清俞崩塌得更厲害。

因為年少時的初戀夢,她跟施源結婚。

結婚後的狀態像是 「戀愛腦」。

哪怕知道施源已經不是昔日的少年,她也 「很傳統」 地維系婚姻,與起初的獨立女性形象相悖。

但她又不是 「戀愛腦」,觀眾看不到她投入甚麼真感情,一直是冷冷的狀態。

每每她跟施源的親熱戲,都讓人看得別扭 —— 像兩個性冷淡的人在演親熱,沒有任何感情,尷尬爆表。

當她跟施源吵架時,明明正在掰扯兩人最深刻的矛盾,也始終是一副 「置身事外」 的表情。

或許是童瑤的表演出現了問題,以至於顧清俞與施源的感情沒有任何可信度。

弟弟死後,顧清俞與馮曉琴的關系,就成了顧清俞一個勁地懷疑馮曉琴,一個勁地說馮曉琴壞話。

馮曉琴送外賣,就說馮曉琴可能跟別人搞一塊了。

馮曉琴跟展翔走得近,就發微信提醒展翔要提防馮曉琴。

別人家東西丟了,就直接問馮曉琴跟她有沒有關系。

頭幾集還有觀眾理解她對馮曉琴的提防,現在就完全看不懂了:顧清俞為何總是以 最大的惡意 揣測別人?

跟小說相比,施源的戲份被大大增加。而增加的,又全是不可信的。

比如他一個中專生,竟然可以進入上海頂尖投行?

這個投行,恰好又是顧清俞的競對公司。他為了贏得項目,竟然半夜偷看顧清俞的資料。

但劇情前半程,又一直想把施源塑造成有底線、有自尊的人:比如他執意要還顧清俞為他媽媽支付的手術費;哪怕與顧清俞是夫妻,也沒有想占顧清俞的便宜。

結果現在,偷雞摸狗的事情都做出來了。人物邏輯沒有半點合理之處。

有觀眾認為張頌文把展翔演得浮誇了,我個人不贊同,因為這個角色很難演。

為甚麼呢?因為展翔是一個假的,根本不太可能存在於今日上海的人物。

這種假的人物,張頌文還能把他演得像是真的,就不容易了。

他明明手握上海多套房,是上海的巨富階層,但個性其實還蠻 「傻白甜」

被顧清俞吊著,顧清俞需要時就隨叫隨到;顧清俞跟施源感情好了,就把他晾一邊了。他癡心不改、無怨無悔。就劇中顧清俞那樣的性格,也就展翔能這麼執著喜歡了。

另一邊他還一個勁兒被馮曉琴 「薅」。一開始馮曉琴買房,想找顧清俞借錢裝修,顧清俞不借,展翔借。

馮曉琴開養老院,沒錢,展翔大筆一揮投資。

上海若真有這麼有錢還這麼聖母的男人,多少人撲上去了,哪裡會只有顧清俞馮曉琴這對姑嫂在那邊 「獨占」?

《心居》當前的主線故事,已經是各種亂套。

幾個討人厭的主人公(展翔除外),做著沒有現實根基的事情。劇情看似熱熱鬧鬧,但基本等同於鬧劇,只適合當背景音打發時間。

02 無法輸出有價值的觀念

對於一部劇來說,亂很可怕,更可怕的是,它亂得糊裡糊塗,讓觀眾不知道它想表達甚麼。

任何一部電視劇,都應該有主題、有表達,觀眾才能投入劇情,才會有所收獲。

譬如《蝸居》,貫穿始終的就是 「買房難」,也經由買房難折射人性的異化,它帶有批判性。

而前段時間大火的《人世間》,劇集要表達的觀念很清晰:做個好人。

電視劇《心居》想表達甚麼?

小說其實是相對清晰的。它想表達是煙火人間裡,人與人之間的一種體面與諒解

套用小說裡顧清俞對馮曉琴的態度就是:「眼前這女人,她知道自己還沒有原諒她,或許永遠不會。甚至還恨著她。但她卻理解她。理解是一回事,原諒又是一回事。」

每個人都有灰色的部分,彼此看到這部分灰色,也許不喜歡、不原諒,卻願意給予一份理解,並保持一種體面。

小說中的矛盾不少,但人與人之間始終有諒解與體面在。有大開大合的戲劇沖突,但處理得不狗血。

小說寬宥人性的弱點,讓我們寬容別人,放過自己。

可劇集為了戲劇沖突,把小說的優點撕扯得蕩然無存。

它沒有《蝸居》的批判色彩。

劇中的角色不厚道、不體面,輸出的觀念全是晦暗的。

顧清俞說了多少馮曉琴的壞話?她對馮曉琴有著非常深的惡意,幾乎未曾考慮過她的難處。

施源的父母是時代的受害者 —— 曾是上海大戶人家,因為上山下鄉回不來上海。後來好不容易回上海,幾次錯過買房機會,成了上海底層。

劇中他們成了自私、極品的父母。

女性之間更多是互鬥和背叛。

要麼就是姑嫂鬥,要麼就是婆媳鬥,要麼就是妻子和小三鬥。

它反而讓你看到,女人在婚姻中都沒有出路。

馮曉琴 「高攀」 上海人,不好。

顧清俞這種獨立女性,「低嫁」,也不好。

顧昕和葛玥,在葛玥家出事後,好像終於 「門當戶對」 了,但依然不幸福,要出軌,不好。

甚至可以說,這部劇在價值傾向上,對女性有不自知的惡意 —— 女性無論做甚麼,都 「不夠」,都有錯,都有心機,觀眾都可以對她們批一頓。

顧清俞經濟獨立、精神獨立了,觀眾怪她沒照顧施源的自尊心。

馮曉琴任勞任怨當家庭主婦,觀眾怪她有私心、「吃絕戶」。

葛玥是那種乖乖女,觀眾可以罵她性子軟,所以老公出軌了。

馮茜茜作為外地女孩想在上海立足,非常艱難,觀眾罵她 low,竟然出賣色相……

所以女性到底該怎麼做,才有出路?

《心居》沒有傳遞出甚麼正向的價值取向來(或許會有一個生硬的大團圓)。

它只是在一團亂麻的情節裡,讓女人陷入困境,讓女人互鬥,讓女人無論做甚麼都是錯,讓女性角色被觀眾罵……

這是它讓很多觀眾隱隱覺得膈應的地方 —— 它是消極的,而主創者卻不自知

我們需要提醒下他們,也提醒下所有創作者 —— 時刻反省自己是否有不自知的偏見與惡意。

來源:鳳凰娛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