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床」69年,他僅憑一張嘴,感動千萬網友:謝謝你,我不想死了

鐵肺
美國德州,某個明亮的房間裡,一臺巨大的黃色長筒機器在 不斷膨脹與收縮,發出嘈雜的聲嚮。

一個男人的全身正被這臺名為「 鐵肺」的機器包裹著,只有腦袋漏在外面。

而此時,他正通過倒掛的鏡子,對每個前來探望的人露出 溫暖的笑容:

「 嘿,你好,我叫保羅 · 亞历山大。」

你很難想象,眼前神色輕松的人,居然是一位在機器裡 躺了69年的「病人」。

保羅 · 亞历山大生於美國德州, 6歲時不幸染上了小兒麻痹癥。

高位截癱,四肢萎縮,無法自主呼吸,他的一生都要依靠「鐵肺」來續命。

然而他不僅考上了大學,還「跨行」成為一名出色的律師。

他帶著鐵肺環游世界,以自己的經历寫成了一本書,鼓舞了數千萬網友。

「 在大多數人看來我是『殘廢』的,但我從未這樣認為」。

保羅·亞历山大是美國50年代小兒麻痹癥最後的幸存者之一,也是 地球上最後的「鐵肺人」。

在長達69年的鐵肺生涯裡,他對命運的抗爭從未停止……

20世紀40年代,小兒麻痹癥 席卷美國。

無數染病的孩童發熱、肢體疼痛,難以呼吸,最後只能依靠鐵肺來維持性命。

時至今日,保羅依然記得1952年7月的那個午後,當他第一次在鐵肺中醒來時,本 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窗外雨滴打落,包裹著身體的長筒機器轟轟作嚮,保羅思緒如麻,耳朵裡依稀閃過醫生說的 「肺部損壞」「截癱」的字眼。

雨,越下越大了。

少不經事的保羅終於明白,他這輩子都 失去了行走和呼吸的能力,在6歲那年。

幾個月後, 小兒麻痹癥疫苗成功面世,萬千孩童幸免於難。

保羅卻不屬於那個行列中,他的情況甚至更惡化了,醫生說「 他活不了多久」。

但誰也沒想到,保羅竟然頑強地活了下來。

8歲那年,一位理療師還教他「像青蛙一樣呼吸」。

如果能 用嘴和喉嚨的肌肉將空氣吞入肺部,超過三分鐘,他就能得到 一只小狗作為獎勵。

為了學會這一招,他垂死掙紮,痛苦難耐, 幾度因缺氧而險些喪命。

然而一年後,保羅真的得到了他的小狗。

「 這很困難,但我成功了。」脫離鐵肺活動的幾個小時,是保羅為數不多的快樂時刻。

學會「呼吸」的保羅逐漸變得樂觀起來,身體無法動彈,他就 用嘴來「行動」。

寫字時一邊咬筆,側頭抵住紙面,字跡扭曲但 整整齊齊;作畫時嘴一邊咬筆,頭一邊移動,一幅幅精彩的畫作躍然紙上。

脖子以下全部癱瘓的現實, 好像並沒有阻止他做想做的事。

在鐵肺中的日子,他吃飯、喝水、玩耍,仿佛 和普通人沒甚麼不同。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意識到, 如果想在某件事上取得成功,那就必須要有頭腦。

於是,保羅開始在家學習,一遍學不會就學兩遍,兩遍還不會那就學一天。

因為斜視看書,看久了頭暈眼花,他咬咬牙, 一學又是幾個小時。

最終,經過異於常人的努力,他以 班級最高成績從高中畢業了。

畢業那天,看著眼前的證書和他人驚羨的眼神,保羅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燦爛笑容。

保羅的夢想不止於此,他說:「 我需要更大的東西。」

毫無自理能力的他想要離家上大學,父母拒絕,學校拒收。

保羅一咬牙,鐵心離開:「我必須去學校,別無他法!」

軟磨硬泡兩年後,南方衞理公會大學終於松口,一臺巨大的鐵肺塞進宿舍,引來全校幾千同學圍觀。

他拒絕家人跟隨,在舍友和教授的幫助下,開始了艱苦的求學生活。

在學校,外出上課對他來說是最大的挑戰。

他不斷 強迫自己「吞咽」呼吸,短短幾小時,如履薄冰,仿佛「煉獄」。

但有知識的澆灌,保羅甘之如飴。

後來他又轉到德克薩斯大學研讀經濟學和金融學,在那裡,保羅 愛上了法律。

他忍受著四肢萎縮的痛苦,晝夜學習生疏的法律條文,逐字啃嚼, 似暗夜中撲火的蛾。

好在這一次, 命運的天平向他傾斜,兩年後,保羅如願成為了一名律師。

從事法律工作 數十載,保羅總推著輪椅出庭,但一樁樁棘手案件,他 得心應手。

「我的水平很好,我有成千上萬客戶,他們很信任我。」保羅微微笑著, 自信而強大。

保羅專事家庭法和破產案處理案件

不光如此,他不甘困囿於窄小的一方天地, 無法走路,照樣能夠環游世界。

一臺鐵肺,一個信念,保羅隨著貨車上路;家人在側,美景在前,這樣的生活,值了!

如果說「 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生活。」

羅曼羅蘭的這句話,或許正是保羅的真實寫照。

時光飛逝,保羅深知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然一生苦短,總得留下些甚麼。

他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寫下自己的人生故事,激勵他人, 就用嘴裡的這支筆!

他將頭側抵在靠枕上,雙目斜視,咬著塑料筆一下下敲擊著鍵盤,然後再轉動脖子慢慢移動滑鼠。

一頓操作,大汗淋灕,而他這一寫,就是八年。

八年如一日。

幾經波折,2020年3月,他的回憶錄—— 《狗的三分鐘》,終於出版了。

保羅翻動著文檔裡的每一個字元,像是 迎來了一場了不起的勝利。

「在所有人心中,我是一個殘疾人,但 除了我自己不這麼認為。」

歲月荏苒,保羅已經躺在鐵肺中的 69年了。

鐵肺日漸老化,但他始終不願更換呼吸機。

因為幾十年「相伴」, 鐵肺早已成為了他的「身體」。

「有人摸了鐵肺我能感覺到, 振動正在穿過鐵肺,就像撫摸我的身體。」

他說, 鐵肺是他的牢籠,也是他的繭,如果沒有這臺笨重的機器,他根本活不到今天。

鐵肺呼呼作嚮,日複一日,守護著 地球上最後一位活著的「鐵肺人」。

所幸在2015年,保羅曾通過YouTube平臺向外求助,視頻引起了4000w網友的關註。

最終讓他找到了專門的機械修理師,確保鐵肺能夠繼續完美執行。

修理師Brady Richards

歲月漸長,保羅很難再離開鐵肺外出了,於是他在鐵肺裡閱讀、思考,學習新的知識,孜孜不倦。

「 我討厭只是看電視。」他這樣說道。

在他身後的牆上,掛著學位、獎狀、家庭照片以及蘇格蘭民謠歌手Donovan的畫。

那是他這一生 沒有荒廢生活的證明。

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記者問他:「保羅,你最大的夢想是甚麼?」

他高昂大呼:「 不讓小兒麻痹癥擊敗我,而是我去擊敗小兒麻痹癥!」

他以自身的行動,告訴人們: 無論你的過去怎樣或者有何缺陷,都無法抹殺你的未來。

「 那,你為甚麼活著?」

他停頓了片刻,雙眼失焦, 像是望向了另一個遙遠的世界,緩緩說道:

「I DON’T WANT TO DIE.」

6歲高位截癱,69年不屈鬥爭,75歲的傳奇人生。

這位古稀老人,以 超乎想象的頑強毅力,取得常人無法達到的成就,實現了各種夢想。

保羅從未想過要當英雄,卻 活成了茫茫原野中自己的光。

年輕時從事律師工作的保羅

「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

他笑著一躺,卻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生。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