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娃有沒有說過古怪的前世記憶?

前世記憶
在大名鼎鼎的Askreddit論壇版塊上,最近有人提了個奇奇怪怪,又細思極恐的問題:
「家長們,你們的孩子有沒有曾經說過什麼古怪的、關於『前世』生活的記憶?」
這個有點驚悚的問題在眾多科學知識、家庭狗血和情感問題中獨樹一幟,引來上萬人跟貼,數千條相關回答。
很多人回想起,自己曾經聽孩子們說過,甚至自己本身就經歷過這樣古怪的時刻……
請大家秉著科學的態度一起來看看吧……

「我就是這樣的小孩。我不相信超自然現象,我是個相信科學的人,擁有理學和醫學學位,學得還不錯。

但從我還是個孩子起,我就有一段自己從俱樂部後門跌跌撞撞走出去的記憶。我無法控制自己(可能是喝醉了,也可能是嗑藥了),從樓梯上滑下來,一頭撞到巷子裡,死了。

死的時候大約19歲,很瘦,留著金色長髮,穿著一件棕紅色皮夾克。我記得那些霓虹燈招牌、樓梯、我走出的門,甚至是室內的樣子。如果我有藝術才能,一定能完美地繪製出來。

不管怎樣!總之,在兩年前,我和我的妻子去布達佩斯來了一次休閒旅行,我們一起遊覽了廢墟酒吧。

結果,我找到了那條該死的小巷!這很有趣,因為我之前和我妻子說,我們剛到布達佩斯的時候,我感覺布達佩斯像『家』,有種熟悉的感覺。我在那裡太舒服了,好像我永遠不會離開。我常常想到這件事。」

 (答主拍的酒吧照片,和他記憶裡的行走路線)

「我的二兒子過去常常談起,在我之前他還有一個媽媽。

他說她長著金頭髮,看著人挺好,但實際上不好。他談論這事的語氣很隨意,只有在告訴我和那個媽媽在一起他永遠長不大時,才會比較激動。

他說,他選我當他媽媽,是因為我能讓他長大,變老。每次他說到最後一部分時,好像在尋求確認。他會問我:『沒錯吧,媽媽?我這次能夠長大吧?』

有時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對付這件事。」

「我兒子有次說,『媽媽,當我是個大人,你是個小孩的時候,我記得我們在廚房跳過舞。』

我小時候,在廚房裡唯一一個和我跳過舞的人是我祖父。」

「我5歲的女兒有次對我說,『媽媽,我在你的肚子裡呆過兩次。第一次在我出來之前就死了……但我又回來了。』

我第一次懷孕8個月的時候流過產,後來又懷上了。我從來沒和她說過這件事。我也不知道她怎麼知道,但事情就是這樣。」

 

 

「在我孫子4歲的時候,他曾經談過自己在製冰廠的工作。有天,他談到他的領導Farvo,以及自己的辭職。

我問他為什麼要辭職,他轉過來激動地對我說,『我告訴你我為啥要辭職!他們讓我15天連續不斷地工作,一天都不給休息,我受夠了!』 聽到小男孩發出這種正義的憤怒,感覺真奇怪。

我女兒剛剛告訴我,他3歲時起就開始談論在製冰廠的工作了。是的……可怕的三歲小孩。」

「我的同事有個孩子,在他3歲的時候,告訴她他曾經在地裡種大米,住在兩河交匯的地方。他可以說出河的名字。然後我同事在一張東亞地圖上找到了那個位置。是挺古怪的。」

「在我3歲的時候,每晚睡覺之前,我都會和我媽媽講我另一個家庭的故事。關於我的兄弟姐妹,還有我的狗。

有一天,她帶我去塔吉特百貨,我告訴她我要大女孩的內褲。她說等我接受便盆訓練後就給我買,到時候會讓我穿。

我告訴媽媽,我另一個家庭已經便盆訓練過我了,我現在就能穿。我當天就把它穿在身上,之後也從來沒出過事。她從來沒訓練過我,整個人非常震驚。」

「我不是媽媽,但我是個工作多年的保姆。
這個故事會很長,我先道個歉。

在我照顧過的孩子中,有個兩歲小孩特別聰明,幾乎在各個方面都很有天賦。每晚我們讓他上床睡覺前,他都會說一些奇怪的故事,開頭總是『當我還是個老太太的時候』。他能講出很多生活中的細節,所以我很快意識到不屬於兩歲兒童的閱歷和詞彙。

好幾個月裡,他不斷為這個故事添加內容,有時還會扮演這個老太太,頭上戴塊布,緩慢地走著,好像背很痛。他最喜歡去雜貨店,還喜歡玩他姐姐們的洋娃娃,就好像它們是他的兒孫一樣。

他說的細節包括:
她有多少個孩子(4個女兒,1個兒子),以及多少孫兒。
她的丈夫在50多歲時死於肺病(死時年紀和一個叔叔一樣)。

她的一個女兒在30多歲時因車禍去世,留下兩個孩子。她在另一個女兒的幫助下照顧他們。

她的背不好,腳也很疼。她的一個女兒會搓揉她的腳部來緩解疼痛。

除了一個孩子外,所有孩子都結了婚。那個沒結婚的女兒和她生活在一起,她常常擔心她一輩子都不結婚。

她記得自己的死。她當時要過街,結果被一輛車撞了。她描述人們如何圍繞著她,哪裡疼,其他人如何把她送上一輛車(不是救護車)去醫院,在那裡她死了。

我不是他唯一的保姆,他和其他保姆也說這些話。我們這些保姆會聚在一起交換故事,我把它們寫了下來。因為我之前就對前世這樣的概念很感興趣。

他還描述了她們住的房子和社區,這特別有趣,因為這孩子來自一個超級富裕的家庭,從未見過他口中的那種貧窮房屋和生活。他還談到住在海邊的事。

幾個月後,我們去了另一個國家的海濱城市。有天,一個家庭成員在那裡舉辦生日聚會,我們開了輛車過去。但我們的司機迷路了(那是在谷歌地圖和智能手機之前的時代),最後我們開車穿過一個非常貧窮的社區。

小男孩突然開始大喊大叫,堅持要我們拐到幾條特定的街道上。他指著窗外,告訴我們他認出了『當他還是個老太太時』見過的東西。這些和他之前描述的大致相符。

他準確描述了接下來我們會看到的東西,但當他到達『她』的房子時,變得非常困惑和沮喪,因為那裡是一家商店了。司機探出頭問附近的老人,這家店之前是什麼,他們說是一個住房。

我們之後沒回到那裡,也沒有再去驗證。這完全可以理解,因為他的父母非常擔心這個故事,它是如此生動又奇怪。在發生這個戲劇性事件後,我們所有人都努力引導他到其他故事和玩樂上。

在他接近三歲的時候,他開始越來越少講那些故事,它們也變得不那麼具體了。在三歲半的時候,他甚至和我們說,他從來不記得講過當老太太的事。他以為我們在和他開玩笑。

到今天,25年過去了,我仍然想不出這一切的解釋。」

「我有個兄弟死於腦癌。那時我們有一隻花斑貓,有些知道他在和病魔鬥爭。

它對其他人都很刻薄,但對他很好,讓他抓著它的爪子。在我兄弟去世後三年,我的父母又有了個孩子。這個男孩三歲的時候,他告訴我父母,曾經有隻白黑棕的貓讓他抓著爪子。在他出生的一年前,那貓已經死了。」

「我女兒兩三歲的時候,曾告訴我們她和她另一對父母必須逃離他們的家,因為火將周圍的一切都燒著了。但他們沒有成功跑出去。

她還告訴我在媽媽的子宮裡有多麼溫暖和舒適。」

「90年代,我兄弟三歲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坐下來吃飯。

他突然說,『爸爸,你記得我在西班牙生活的日子嗎?』 (我們一家人是英國人)我爸開玩笑地說了句,『對啊』,然後他開始講他和另一個家庭在西班牙的生活。

他是在和上個爸爸釣魚時去世的,他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那個爸爸見到他溺水,試圖伸手救他。他還一口氣念出一串西班牙名字,按理他是不可能知道這些名字的。他也開始在自己的房間時不時冥想。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開始不談論這件事,也不再記得它了。看到這麼多人有類似經歷,真是太瘋狂了。」

 

看了這麼多故事,不少外國網友表示已經不敢直視自己的小孩了,還有人表示自己今晚的噩夢素材夠多了。

(「現在,我都不敢和我家三歲娃說話了)

雖然看著挺嚇人,但這種神神叨叨的經歷,似乎也給人慰藉。

如果死亡不是終點,生命是人的一場場旅行,那麼曾經害怕的消逝,也就不那麼可怕了……

  

生薑小姐坦蕩蕩:我一直印象中我在一個地方生活過,並且能準確的描述出那個環境的一草一木,但我跟我媽溝通過好多次,我家包括我所有的親戚家都沒有這個環境

穩重的元元君:總是覺得5/6歲的兒子經常說一些很老成的話,而且對事情和觀點的闡述表達用詞都很精準。常常想,他的身體裡住著什麼樣的靈魂。佛祖那兒求來的孩子,好怕自己辜負他,畢竟他是奔著我來的。

N乘以簡安是正太:但其實蠻感動的

一位在當地較為英俊的人:國內也有啊。有個家長問孩子你記不記得以前的事,他說記得,以前我在媽媽肚子裡,媽媽肚子裡有水,周圍是黑的。家長問那麼黑你不怕嗎?

他說不怕,因為我和媽媽在一起潛逃的小餅乾:不覺得涼颼颼,覺得很溫暖,靈魂不會真正消逝,還會以其他方式延續下去,挺好的。我想念很多人,我希望他們有來生。

月西北:我是堅信有前世的。我和外婆感情極深,外婆去世之後我在她墳前說:希望外婆能投胎到我或者妹妹肚子裡,做我們的孩子(當時妹妹正懷孕),而且來世還要是認出我了,就見到我就笑。後來妹妹的孩子出生了,果然和我感情深厚,一見到我就笑

馨情美好:外婆南方人,說她小時候發燒醒來後一口山東話,嚇到家人們。也許她大腦自發記憶了發燒前聽到過的方言,觸發深度記憶之類,也是科學的事。好好研究醫學,也許這些都能得到科學解釋。

SiriusOo:我我記憶裡小時候去過我表哥的奶奶家因為我大姨夫是入贅只知道他家在山裡我20歲左右跟我媽說這個事我媽說我神經病說我從來沒去過還老說我去過我後來問我表哥和表妹是不是那裡有一口井還有一個小樹林之類的他們都很吃驚說有的問題是這些畫面在我腦海里一直存在的啊…

沢舟:我很小的時候總是反覆做同一個在實驗室刷試管的夢,夢的另一部分是後來我成了醫生一邊煮用過玻璃針筒一邊跟朋友開類似有錢了用完就扔之類的玩笑……不過我一直都覺得可能只是看過的電視或者科普讀物留下的印象,在夢裡夢到了以後又自行增加了很多細節(x

想淼的名字:有點想生孩子了,如果我奶奶下輩子還能和我當一家人就好了

來源:英國的那些事兒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