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包裝明星,一場大騙局

包裝明星
有人在娛樂圈日薪 208 萬,有人在娛樂圈果腹尚難。

假期的時候,扒姐上網沖浪,突然看到倆創造營的選手做起了兼職。

這個兼職,不是直播帶貨錢嘩嘩進賬那種,

也不是光鮮亮麗的一分鐘以萬計的站臺活動,

而是外賣員,收銀員,就還挺讓人驚訝的。

送外賣的是創造營 2021 的霓虹學員門脅慎剛。

兼職收銀的是創 2019 的選手蔡正傑。 

蔡正傑是真的慘。 

他 15 歲那年,在父母的陪同下和東方物語簽訂了 12 年合約。

但是合約期內,公司給他安排的活動並不飽和,甚至很多都是沒有酬勞的為愛發電。

公司每個月發給他 2000 塊,扣除 400 塊的稅後,到手只有1600 塊。 

???

看到這,扒姐無語了,這公司是真黑啊!我國的個稅起徵點是 5000 以上,好家夥他從 2000 就開始扣了。

然後蔡正傑在公司的 4 年 8 個月零 5 天,公司共給他安排了 20 個工作,所有工作酬勞和工資加一塊稅後六萬四。

到了 2021 年 5 月份開始,他已經沒有任何收入,在徵得公司同意後,他打算出去找點活幹。 

由於沒啥學历,也不能做出賣肖像權的工作,最終只能在服裝店打工。

這種日子實在不是長久之計,公司給不了他好的發展,他合約在身又不能跳槽,思量再三後蔡正傑就跟經紀公司提了解約。 

公司前腳答應,後腳就給他發了律師函,違約金 500 萬。

給了還不一定能解約成功。

六萬 VS 五百萬,前途無亮。 

他的合約離自然到期還有 7 年,那時候他 28 歲。

一個跟公司有合約糾紛的人,勢必不會再得到公司栽培,而他自身的業務能力並不出色,也不值得其他公司為他處理爛攤子。

他想繼續勇闖娛樂圈,只能自掏腰包請老師,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公司每個月就給他 1600,他在服裝店打工一個月頂天了稅前八千。

這點錢,都不夠表演老師上幾節課的。

等他合約終於到期了,娛樂圈已經換血好幾次了。

跟蔡正傑差不多的,還有蔣佳恩。

蔣佳恩是《花間提壺方大廚》的女主,之前也因為合約問題被經紀公司告了。

她的經紀公司黑方金圓稱蔣佳恩棄演《人間煙火花小廚》,公司要求她賠償 600 萬。 

蔣佳恩辯稱自己在拍攝期間出現精神疾病,不存在違約行為。

最後法院判決,蔣佳恩賠償 151 萬。

她因為還不起,還被列入了限制消費的名單。

根據判決書顯示,蔣佳恩和黑方金圓簽了 8 年。 

約定的分成比是頭三年 1:9,蔣佳恩只拿收益的 10%,剩下的都歸公司。

第四 – 六年約定分成 2:8,最後兩年 3:7。

蔡正傑每個月還有 1600 塊的工資。 

蔣佳恩每個月 6000 塊的生活費相當於公司借給她的,直接從她未來的收入裡扣。

蔣佳恩是 2015 年 8 月 3 日簽的約,到 2018 年 8 月 6 日她辭演,前後剛好 3 年零 3 天。 

她公司這段時間通過蔣佳恩賺到 53 萬多。

按分成來算,蔣佳恩本人三年拿到手的還不到 6 萬,比很多工薪一族都低。 

蔣佳恩說自己簽方大廚系列劇的演員承諾書時,處於被脅迫的狀態,但她手裡沒有證據。 

坊間傳聞,蔣佳恩辭演的真正原因是不肯接受 ” 潛規則 “。 

她的微博最新動態還停在 2018 年 8 月 4 日,就在她辭演的前兩天。

這劇的劇本圍讀、培訓,甚至開機儀式她都到場了。 

更奇怪的是,一般劇組被主演放鴿子,就算之前談好了女主備選,也要耽誤個一兩天。 

但蔣佳恩 6 號辭演,也沒耽擱這劇當天開拍。

細品,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跟她一起合作演方大廚男主的雷牧,被粉絲問到蔣佳恩為甚麼辭演時,說這事水很深。 

而且,雷牧也混不下去了,今年三月還說要退圈,不想當演員了。 

說起來,這倆人雖然糊,但是當年的方大廚真的還不錯。 

一個小成本網劇,因為主角演技和良心的做飯鏡頭,甚至登過熱播榜榜一。

男女主沒吃到紅利也就算了,現在一個被告,一個沒啥水花了,也是讓人唏噓。 

跟雷牧一樣差點沒水花的,還有鄭業成。

他之前演《微微一笑很傾城》裡的美人師兄,小小火了一下。

但這角色火了之後,公司給鄭業成接的大多都是小成本網劇,他資源沒跟上,就落下去了。 

鄭業成原來的經紀公司叫盛夏星空,跟他簽了 9 年長約,分配比例很複雜。

影視劇、商演、商業廣告每部分的分配比例都不一樣,最好的也是對半砍。

鄭業成在公司四年,他總共拿到的收入是 35 萬。 

片酬最低時,鄭業成一部戲只有 2000 塊。

像《半路父子》,他的戲份並不少。

整部劇 36 集拍完,他只有 8000 塊。

公司簽約時還畫餅,說 9 年至少讓鄭業成賺 3000 萬。 

結果專業的經紀團隊、宣傳團隊沒有,連資源都很少。

在盛夏四年,鄭業成拍過 12 部戲,有 7 部都是他自己找的。

公司偶爾還會克扣他的片酬。

雖然最後解約成功,鄭業成還得付盛夏星空將近 188 萬的演藝分成。 

那是他咬牙成立工作室後單幹賺的錢。

好在,他單打獨鬥之後發展的還不錯,不然也得像蔣佳恩、蔡正傑這樣星路暗淡。

任何行業都有金字塔,我們熟知的明星是站在塔尖上的人,他們要麼自帶資源人脈,要麼豁得出去能忍常人不能忍,要麼長相或者才華極其出眾,剩下的一小撮屬於趕上了大運。

但這樣擠破頭的名利場,能有幾個劉浩存,迪麗熱巴,王寶強呢?

更多的人,各種資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欠缺學历知識,空有成名心。

被公司天花亂墜的吹大餅砸暈了頭,等真的簽了約才發現都是鏡中花。

好不容易賺點錢,又被公司的巨額抽成拿走了大頭。

之前在《令人心動的 offer》裡有一個委托人就被經紀公司坑過。

他本人是中戲表演系的,想當演員。

但他簽約的公司主要是做男團的,他不太想簽約。

公司就口頭承諾,拍戲的資源肯定會給到他,他就簽了。

結果實際履行條約的時候,完全變了。 

他進公司第一個月就有一個很大的制作公司選中他演某部戲的男主角。

可沒過兩天,他公司就以這個演員上班遲到了幾分鐘為由,不讓他接這個角色了。

後來他問到的真實理由是,這戲片酬太少。

原來定的每個月 1 萬的薪水也變成了從未來收入裡預支,成了他借公司的錢。 

這個委托人姓周,網友根據院校和專業扒出來他是白色系的藝人周融,曾用名周莫非,任豪太郎以前的隊友。 

周融這官司已經出了結果,他最後需要賠付白色系 198 萬多。 

因為賠不起,周融也上了失信執行人的名單。

當時連賬戶裡僅有的 657.85 塊存款都被凍結了。

何炅就爆料過,圈子裡有些經紀公司把這種當套路賺錢。 

他們忽悠心懷夢想的練習生入坑。

一口氣簽一百個人,捧出來一個就算賺。

剩下的就慢慢耗,逼練習生主動提解約,他們賺違約金。

這種公司一般簽約時間還巨長,藝人的黃金年齡有限,根本耗不起。 

待在經紀公司吧,它沒資源,藝人等到猴年馬月都不知道能不能混出頭。

藝人自己找資源吧,沒得罪公司時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哪天它不爽了,一紙聲明說旗下某某藝人擅自接活動屬於違約。

藝人千辛萬苦談好的合作立馬就能告吹。

等藝人耗不住了提出解約,一大筆違約金在前方等著。

最後的結果要麼乖乖回公司繼續熬著,要麼賠錢了事,賠不起的也就成了老賴。

娛樂圈水深難測,就像童話故事裡瑰麗神祕的古老城堡,在除魔勇士到來之前,多少人被五顏六色的外表吸引,以為自己只要走進去就是公主王子,哪成想進去才是噩夢的開端。

沒有 buff 加成的普通人比起不知深淺的孤註一擲,在新手邨多學點知識其實更加穩妥。

雖然外面的高樓大廈平房街巷看著並不珠光寶氣,但也能讓平凡又肯努力的人小富即安,哪怕我們真的甚麼都平平,只要踏實穩得下來,也能在半夜酣睡,不被那夢魘縈繞。

來源:當紅小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