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過氣」的9位明星,沒想到會用這樣的方式,打出一副王炸 

陳好
娛樂圈的更新迭代太快了,基本上每三四年就會有一個小換代,每七八年就會迎來一個大換代。
長江後浪推前浪的規律,從來沒有變過。

每一年都會有不少新面孔貌出來,也會有不少舊面孔被遺忘。

年複一年,我們看著這個圈子推陳出新,無論是影帝影後還是流量偶像,抑或是掙紮在邊緣的藝人們,都在不斷被制造、淘汰和歸位。

「沒有人永遠年輕,但永遠有人年輕」,這句話放在娛樂圈再合適不過。

那些我們童年喜歡過的明星們,有的占領了金字塔頂端,有的還在捧著這碗飯拼命吃,有的已經銷聲匿跡消失在人海。

以下愈姑娘盤點了9位「悄悄過氣」的明星,沒想到他們會用這樣的方式,打出一副王炸。

  • 第一位:任泉——從內地偶像劇第一代男神到身家幾十億的投資人

2000年,任泉出道的第六年,《少年包青天》公孫策一角讓他紅遍大江南北。

公孫策睿智、儒雅、大氣,心細如塵,嫉惡如仇,在任泉的詮釋下,還多了一份柔情。

目光清亮,皮膚白皙,五官俊朗,讓任泉獲封「最受歡迎小生」頭銜,成為無數少女的夢中情人。

同時,他和飾演「楚楚」的李冰冰成為炙手可熱的熒幕情侶。

在這之後,任泉又演繹了《都是天使惹的禍》《危情24小時》《集結號》等影視劇。

從2008年開始,任泉的作品大幅度減少,偶爾出演也只是配角。曾經的「公孫策」光環,在風雲驟變的娛樂圈漸漸暗淡。

2016年,他正式宣布全面息影,並用「專註是件美麗的事」來回應所有流言。

就在大家為任泉的「過氣」可惜時,他背後的商業藍圖才逐漸浮出水面。

其實任泉從一開始就志不在此,他早早就看到了演員在娛樂圈的被動性和局限性,創業成了他的夢想。

大學畢業時,任泉開了個川菜館,買了房子和車子。

後來,他又投資酒吧和火鍋店,賺了第一桶金。真正讓他感受到資本的力量是在2005年,他用200萬買了華誼的股份,3年後華誼上市,200萬瞬間變成3000多萬。

2011年,任泉離開華誼,開了自己的文化傳媒公司,專門投資影視。

僅僅自己瓜分蛋糕還不夠,他還拉著李冰冰和黃曉明組建明星風險投資機構Star VC,布局涉及衣食住行、金融、傳媒等多個領域。

2017年,任泉在中國頂級投資人排行榜中排名35,比王思聰高兩名,身家高達幾十億。

「投資帶給我的精神和收益的回報,是做演員給予不了的。」

從演藝道路上來說,任泉不紅了,但從商業來說,任泉已經步入了巔峰。

  • 第二位:郝邵文——從令人唏噓的經典童星到備受歡迎的直播達人

上世紀九十年代,是屬於郝邵文的時代。

1993年,3歲的郝邵文因為一個果汁廣告,被導演朱延平相中,從而進了《笑林小子》的劇組。

郝邵文和釋小龍不同,他沒甚麼功夫,長得也不算好看,但是那副獃萌可愛的糢樣,渾身上下都是戲,著實圈了一大波粉絲。

在那個喜劇片風靡的年代,郝邵文似乎是為喜劇而生的,他不需要甚麼臺詞和人設,只要站在那裡,就能讓觀眾忍俊不禁。

短短幾年的時間,郝邵文就和釋小龍出演了《中國龍》、《無敵反鬥星》、《十兄弟》、《哪吒大戰美猴王》等多部電影,為父母積累了千萬身家。

隨著年齡漸漸增長,郝邵文將重心放到學業上,不再接戲,熱度也逐漸退散。

更殘酷的是,不懂管理財富的父母,在投資上吃了大虧,賠光了所有家產。

在後來幾年,郝邵文經常被拍到在餐廳、水果攤、刨冰店兼職的身影。

2011年,郝邵文客串了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演技一般,靈氣全無,越長越殘。

大家都把郝邵文當成「傷仲永」的案例,用風光過往,唱衰他的前途。

誰也沒想到,步入三十歲的郝邵文,會抓住直播風口,打出一副王炸。

2021年,他開了一個小賣部,從直播賣小商品開始,不疾不徐、真誠坦率的直播風格,備受粉絲喜歡。

如今,他的直播間人氣暴漲,網上好評不斷,成為主播中的一股清流。

經历過繁花似錦、人生低穀,郝邵文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他沒了明星的光環,但是他在自己的世界閃閃發光,給了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一記狠狠的耳光。

  • 第三位:馨子——從曇花一現的女演員到百萬Vlog博主

馨子步入娛樂圈,似乎是命中註定。18歲那年,還在學聲樂的她,替同學參加了一場糢仿秀,被經紀人相中,成了《紅蘋果樂園》的女主角。

馨子能被選中,不是因為她好看,恰恰是因為她不夠好看,但她勝在幹淨清純的氣質。

在女二號黃聖依面前,馨子更加遜色了幾分。

這部劇在當年播出後,受到無數少男少女的愛戴,馨子就此紅了。

人紅是非多。

馨子原名樓安琪,有人傳言她是前申花老總樓世芳,家庭背景雄厚,能在《紅蘋果樂園》當女一號完全是靠父親的關系。

多年後,馨子才回應說,自己的父親不是甚麼重要人物,只是個普通人,而且在她入行前就過世了。

不過,至於真相如何,已經沒有多少人在意了。因為馨子留學回國後,娛樂圈已經沒有她的位置了。

在黃聖依憑借《功夫》大紅大紫時,馨子游離在十八線,連配角都不被人看見。

《真愛之百萬新娘》裡的林薇,《杜拉拉升職記》中的帕米拉,《活佛濟公》裡的白兔精白雪,《回家的誘惑》中洪世馨……每一角色都毫無存在感。

2016年,國內的短視頻還沒興起,馨子就看到了國外的Vlog視頻,從而開始拍攝自己的日常。

一開始只是為了記錄生活,和粉絲互動,到後來國內短視頻風口來了,馨子成了最早吃到肉的Vlog博主。

現在她的微博有超過100萬粉絲,某書上也有近100萬粉絲,她分享護膚、旅行、穿搭,每一條分享都引來大批粉絲點贊。

現在的馨子沒有放棄演員這碗飯,只是她身上多了一個創作者的身份。

37歲的馨子,回不到18歲時的高光時刻,但她依然抓住了機遇,有了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 第四位:周傑——從醜聞纏身的瓊瑤小生到坐擁八家公司的幕後老板

出道30年,周傑有過三個人生高光時刻。

第一個:1998年,《還珠格格》收視率破47%,飾演「爾康」的周傑成了炙手可熱的瓊瑤小生。

第二個:2000年,《少年包青天》一舉獲得當年「全國電視劇收視冠軍」,飾演「包青天」的周傑向一線演員進軍。

第三個:2008年,《夜幕下的哈爾濱》受到廣泛關註,飾演「日本人玉旨一郎」的周傑獲得「觀眾最喜愛的十大電視明星」。

論顏值論演技,周傑不輸一線大咖,但他卻似乎和娛樂圈八字不合。

那些年,圍繞在周傑身上的醜聞滿天飛,甩大牌、聚眾打人、搶戲、改劇本、遲到、和保安發生沖突,總之明星不該踩的坑他全踩了一遍。

壓死周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林心如在《康熙來了》說在拍吻戲時,周傑伸了舌頭。

面對輿論紛紛,周傑向來不是軟骨頭,他親自下場懟粉絲,讓觀眾緣一點點消失殆盡。

口碑暴跌,脾氣火爆,資源也急速下滑。因此,2010年以來,周傑在娛樂圈徹底過氣了。

曾有記者問他:「你不拍戲不會有經濟壓力嗎」

周傑回覆說:

「所以我就去做投資了,我幹嘛把自己拴在這一棵樹上呢?我15年前就意識到不能拴死在這一棵樹上了」

是的,淡出熒幕的周傑,開了公司,成了老板。

2013年收視率飆升的電視劇《馬永貞》,背後的投資人就是周傑。

有網友細扒,這些年周傑總共開了八家公司,涉及到餐飲、影視、酒業,農產品,還有古玩字畫。

2020年,周傑給醫務工作者捐獻兩萬斤大米,大米來源於他自己的有機農場,價格高達68到128元一斤。

每當《還珠格格》的片頭曲嚮起,總有人為周傑感到可惜。大好前途,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其實對周傑來說,娛樂圈未必是她最好的選擇,性格直率,不懂圓滑處事,常常碰得頭破血流。

離開這個名利場,做自己喜歡的事,成為自己喜歡的人,爆紅和過氣都不再重要。

  • 第五位:張含韻——從銷聲匿跡的酸甜少女到實力爆棚的大女主

2004年到2007年,短短三年的時間,我們見證了一個超級偶像的誕生,她的名字叫張含韻。

在那個選秀風靡的年代,張含韻參加《超級女聲》,拿下全國第三名的好成績,從而步入演藝圈。

那一年,她才15歲,公司把她包裝成「甜系少女」推向市場,為她打造歌曲《酸酸甜甜就是我》。

一時間,張含韻成了可愛教主,無數代言紛至遝來,她的穿著打扮更成了無數少女爭相糢仿的對象。

把這樣一個不諳世事的姑娘放到鏡頭面前,無疑是資本下的一盤大棋。

迎接張含韻的第一場暴風雨是謠言和誹謗,有人說她是不良少女,有人說帶壞了風氣,她連上學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緊接著公司業務下滑,張含韻徹底失去了靠山。

從2008年開始,張含韻幾乎消失在觀眾視野,在那些狼狽的日子裡,她進入中央戲劇學院進修,往演員方向進攻。

轉型之路艱難,何況是一個被「甜美」框住的過氣歌手。

2016年開始,命運才重新饋贈張含韻。

在《蘭陵王妃》裡,張含韻首挑大梁,飾演性格奔放自由、聰明機靈的女主角元清鎖,打破了娃娃臉的局限性。

在《知否》裡,張含韻飾演被婆家百般欺侮的淑蘭,短短幾場戲份,讓觀眾看到了她的演技。

在《聲臨其境》裡,張含韻為《冰雪奇緣》的安娜公主配音,將情感變化詮釋到極致。

在《乘風破浪的姐姐》裡,張含韻從觀眾喜愛度倒數第一逆襲為唱跳俱佳的實力派。

在《愛很美味》裡,張含韻飾演遭丈夫背叛的離婚少婦方欣,給觀眾貢獻了一場酣暢淋灕的演技。

30+的張含韻把原本一副爛牌打成了王炸,幸運的背後是觀眾看不到的汗水和淚水。

如今的張含韻少了幾分甜美,多了幾分成熟和堅定,經历人生的浮浮沉沉過後,她成了逆襲人生的大女主。

  • 第六位:陳好——從消失的萬人迷到歲月靜好的中戲教師

2003年,是陳好出道的第五年,也是她演藝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年。

這一年,她迎來了《粉紅女郎》「萬人迷」一角,風姿綽約,媚而不俗,豔而不妖,配上富含哲理愛情名言,讓陳浩成為第一代愛情導師。

這個角色讓陳好獲得金鷹電視藝術節最受觀眾歡迎演員獎,名噪一時,紅遍大江南北。

同年,陳好還演繹了《天龍八部》中「阿紫」一角,完美呈現了金庸筆下的阿紫:

「一雙大眼烏溜溜的,滿臉精靈氣,嬌小玲瓏,雙目靈動有神,秀眉星目,五官精致。顏若朝霞,雙眸燦爛,眼神總有狡黠之色,眉宇之間似笑非笑。」

陳好太美了,美得讓人挪不開眼,以至於她接的角色大多是「美人」。

比如《三國》中的貂蟬,《我愛河東獅吼》中的杜月紅,《皇上二大爺》中的蛇蠍美人「鄭妃」。

但這些角色都比不上「萬人迷」,太多美豔角色,也限制了她的戲路。

不過陳好的野心根本不在娛樂圈,在大眾開始遺忘她時,她走出了一條普通卻不平庸的路子。

2009年,陳好嫁給了身價不菲的劉海峰,婚後生了兩個女兒,在娛樂圈幾乎銷聲匿跡。

大家都以為陳好告別熒幕在當闊太太,實際上結婚第二年,她就考取了中戲表演系研究生,畢業後成了中戲一名表演系老師。

教書育人之外,她把更多精力放在經營家庭上,陪伴孩子,做做飯,養養花,日子不疾不徐,歲月靜好。

偶爾有劇本找來,陳好依然堅持自己的原則:不能離開北京。

2021年,陳好出演了《功勛》中《黃日華的深潛》單元,年過四十的她,並沒有多少歲月的痕跡,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不過歲月讓她的美貌多了一份沉澱和深刻。

有人曾這樣評價她陳好:

「以媚成名,成名後卻不以媚搏出位,懂進取,知進退,是生活的大藝術家。」

告別娛樂圈的浮華,有熱愛的事業和溫馨的家庭,陳好何嘗不是人生贏家。

  • 第七位;薛佳凝——從娛樂圈「失蹤人口」到低調的實力派

《粉紅女郎》除了捧紅陳好,也讓薛佳凝分了一杯羹。

25歲的薛佳凝,肉乎乎的臉蛋,飾演起19歲的「哈妹」毫無違和感,這個角色不漂亮,但勝在可愛有靈氣。

此後幾年,薛佳凝並未找準戲路,反而成了影視劇裡的黃金配角,從《聚寶盆》《天下無雙》到《喜氣洋洋豬八戒》《你一定要幸福》,從輕喜劇到都市劇到古裝劇,她卻沒有一個角色能超越《粉紅女郎》。

不過在這期間,沒有人關心薛佳凝的角色,更多人好奇的是她和胡歌的那段戀情。

只是再轟轟烈烈的愛情,也會有分崩離析的那天。後來的胡歌一騎絕塵,而薛佳凝卻始終不溫不火。

2010年,《租個女友回家過年》讓薛佳凝引起短暫的熱議,但很快就恢複平息。

這十幾年,薛佳凝不斷輸出作品,但始終沒有亮眼的角色,觀眾稱她為娛樂圈的失蹤人口。

同時,因為歲月的痕跡太重,薛佳凝還時不時被對比被嘲諷。

那些紛紛擾擾的聲音,阻擋不了薛佳凝追求自己的夢想。

2018年,她站上《我是演員》的舞臺,用短短數分鐘詮釋了一個母親的抉擇和力量。

她簡單一個凝視的眼神,得到了現場導師的認可::

「雖然是安靜的凝視,沒有臺詞,卻看到薛佳凝身上莫名的宿命感,這讓她和角色更接近,了不起。」

遺憾的是,薛佳凝最終還是沒能晉級,對整個市場來說,她的商業價值寥寥,但不可否認她是一個不忘初心的演員。

2021年,薛佳凝開啓了音樂劇《趙氏孤兒》的巡演,她飾演的是經历骨肉分離和孤獨囚禁的晉國公主,精湛演技,感人至深。

音樂劇對演員來說,往往付出和收獲不成正比,但薛佳凝有自己的堅持。

在紛繁複雜的娛樂圈,無數人追名逐利,想要搏出位,想要獲得更多流量,而薛佳凝卻以退為進,她默默沉澱自己,深耕演技,於她來說,意義與價值更重要。

  • 第八位:阿朵——從波折不斷的性感女神到新民族音樂的創作者

2004年,阿朵遇見高曉松,終於讓她憋在心裡的音樂夢有了出口。

高曉松幫她制作的專輯《盛開》,其中那首《再見,卡門》讓阿朵火出了圈。

同時,公司還挖掘了阿朵骨子裡的「性感」元素,滿足了觀眾的感官需求。

2005年春晚,阿朵穿著熱辣的服裝,演唱著《再見,卡門》,紅遍了大江南北。

無數的代言和商業活動邀約,讓阿朵春風得意,名利雙收。

她登上《男人裝》封面的那一期,讓雜志3天賣出了50萬冊,這個記錄堪稱空前絕後。

性感➕音樂,成了阿朵的王炸組合,但也成了阿朵最大的禁錮。

所有人都盯著她的曲線,卻沒有幾個人真正關心她的音樂水準。同時,熱辣奔放的舞姿,也讓她陷入輿論漩渦中。

2012年,阿朵突然消失在娛樂圈,她逃到了湘西老家,一頭紮入苗族文化中,她返璞歸真,尋找心靈的寄托,也在找尋音樂的方向。

5年後,阿朵自立門戶,帶著全新專輯《死裡複活》歸來,這個水準極高的專輯,獲得第2屆唱工委音樂獎最佳民族\民間專輯獎,但在流行音樂圈卻聽者寥寥。

為了宣傳自己的音樂,阿朵不得不站上《乘風破浪的姐姐》,她在初舞臺用一首《扯謊歌》驚豔眾人。

專業人士稱,這是初舞臺中讓人驚豔的表演,高級又天然,先鋒又民族,充滿了呼之欲出般的土地般的生命力與一股野性神祕的張力。

從爆紅到沉寂,從沉寂到綻放,阿朵詮釋了一種向死而生的生命力。她致力的新民族音樂,在當下的音樂市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阿朵用自己的力量堅持著,她做這些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把我們獨特的音樂推向世界。

  • 第九位:唐磊——從花期短暫的草根歌手到音樂學院教授

2003年,在互聯網剛興起的潮流中,唐磊上傳了一首原創歌曲《丁香花》,瞬間成了彩鈴和MP3的熱門歌曲。

本來在IT公司上班的唐磊,遞交了辭職書,帶著《丁香花》走向了各個舞臺,連齊秦的演唱會都邀請他當嘉賓。

緊接著高曉松看中了唐磊的潛力,幫他制作了專輯《丁香花》,還邀請了海岩擔任《丁香花》MV的策劃。

專業人士的包裝和打造,為唐磊的成名之路添了一把柴。

《丁香花》能夠廣泛流行,除了清新憂傷的旋律之外,還因為背後講訴的故事。

關於這個故事,市面上流傳著兩個版本。

一個版本是唐磊交往過一個叫丁香的女朋友,兩人陷入熱時,卻得知女方身患絕癥,時日無多;

另一個版本是唐磊在網上認識了一個網友,對方給他講訴了一個悲慘的愛情故事後驟然離世。

悲傷的旋律配上狗血的故事,成為一代傷春悲秋的人口口相傳的談資。

結果多年後,這兩個故事都被證實是杜撰的,讓許多粉絲比吃了蒼蠅還難受。

後來唐磊又創作了《菊花香》《我們的歌》《異鄉的夜》等多首歌曲,卻消失在華語樂壇的蒼茫大海中。

熱度消散過後,唐磊收到濟南大學音樂學院的橄欖枝,成為了一名音樂園丁,培養了無數音樂學子。

回歸音樂初心,選擇簡單的生活,對唐磊來說依然是一條不錯的路。

  • 總結

以上9位「悄悄過氣」的明星,都用自己的方式,重新贏回了自己的人生。

有人成了投資者,有人成了網紅,有人完成了轉型,有人依舊追求自己的藝術夢想。

無論哪一種逆襲的方式,都值得鮮花和掌聲。

在看似光鮮亮麗的演藝圈,暗藏著太多的無奈和心酸。人人都想紅,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守住自己的高峰。

起起伏伏,高高低低,才是人生常態。

接納這種無常,認清生活真相,不拋棄不放棄,踏實走好每一步,在自己的世界裡播種豐收,也是一種了不起的人生。

來源:我是愈姑娘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