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回答1994,我們的愚人節

巴喬

作者:果味VIP      姐是女司機

 1994年的4月1日,愚人節,賈志新被對門老鄭家閨女鄭燕紅捉弄,在4月的北京背心褲衩站一天,於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把一則鄭家的「換房」廣告貼滿了小區;賈小凡被圓圓騙著吃了肥皂做的糖,於是和圓圓一起騙全家人吃「糖」;老傅被兒子忽悠,說局裡要返聘他擔任科技公司總經理,惹得老頭要去中關村買電腦學習資料。

  那一年老賈家全家都是大騙子,大人們騙圓圓說只要考到95分張國榮就會來,可是最終還是永久的錯過了。

  那一天是4月1日,愚人節。

  1

  1994年愚人節的那一天,為了報復捉弄自己的鄰居鄭豔紅,將她家住房信息編成「換房」廣告四處張貼:「本人現有三居室住房一套,使用面積 50 平米,有雙水有雙氣有電話,因本人工作需要,欲換本市平房一套,面積 12 平米上下即可,三環路以外優先,無煤氣,無上下水尤佳,漏雨背陰更好,有意者請速來聯繫,聯繫人:鄭豔紅。」

  特彆強調:三環路以外優先

  

  

   

  在那時候的首都各界人民看來,不要說三環外,就是三環裡,也還都是一片夾雜農田和工廠的荒涼地界,是白寶山鹿憲州們活躍的化外之地。

  如今的國貿,還是朝陽區大北窯公交場站,其餘就是大片的麥子店,城北是大片為南方來的首長種的稻田,點綴著大量無水無電的平方,和還是垃圾場的天通苑,城西遠在學院路八大高校和清華東門之間的五道口,除了一座孤零零的「工人俱樂部」和京張鐵路的道口,只有一片小樹林。

  而在城南,在南苑機場和新宮地鐵站之間擺渡的出租車司機曾經開玩笑說,南苑機場到南三環外的大紅門那條路,從1940年代開始到1994年,就沒有變過樣。

  1994 年,北京市大修大建三環路。

  那時候北京市政府也沒錢,為籌集資金,也不怕資本控制城市了,把三環沿線的立交橋的冠名權全都賣給了企業。

  北三環西路近人民大學的「四通橋」,名字賣給了四通集團;緊挨著的「聯想橋」名,給了聯想電腦;東三環的「燕莎橋」名,給了燕莎商城;緊隨其後的「長虹橋」名,給了長虹電視。

  那時候最有錢的,就是做電視和電腦的,那時候中關村已經興起,連正局級幹部傅明老人,都要跑到中關村買了《微機使用三日通》和《微機使用入門》,挑燈夜讀,緊急武裝一下自己空空的腦袋,好繼續為國家發揮餘熱。

  

  要知道,1994年的時候,劉強東剛在中關村盤下一家餐館,瞬間賠得褲子都沒有,馬雲還是英語教師,剛剛偷偷做點小生意,以翻譯身分去美國,第一次見識到了互聯網,雷軍還在沉迷於寫代碼,發誓說會當一輩子程序員,而不是堵上下半輩子做汽車,深圳潤迅通訊公司的工程師馬化騰花光自己的 5 萬元積蓄,買了 8 台電腦 4 條電話線,在一個叫「惠多網」的局域網上建起了自己的站點:馬站。

  這樣算來,傅明老師研究電子計算機的時間,一點不晚於他們。

 

  2

  1994年,是個大學生還是包分配的天之驕子,他們最愛百無禁忌的研究社會問題,老賈家的賈小凡,首都師範大學中文系高材生,研究的就是

  

  「吸毒販毒,賣淫嫖娼;貪污腐化,行賄受賄。人工流產大家談,少女失身面面觀。性變態,同性戀,小蜜為何傍大款。留守男士和女士,單身貴族生活圈。精神病院裡的精神病,少管所裡的少年犯……」

  1994 年大學生的地位有多高?這年夏天,全國有 60 多萬大學生告別校園,走向工作崗位。為了歡送他們,國家教育委員會和央視聯合舉辦了一場全國大學生畢業晚會。

  

  當晚的活動主持之一,是更獲得了中國主持人「金話筒獎」的楊瀾,報幕的,是在法國管理豪宅的《正大綜藝》後來的外景主持姜豐,那時她從復旦研究生畢業,剛和校友在新加坡舌戰獅城,一戰成名。

  

  那場晚會最火的就是白衣飄飄的老狼和《同桌的你》,這首歌讓老狼和高曉松迅速到了人生的第一個巔峰。

  北京外語大學大二的學生何炅也演了一個小品,台下的劉純燕覺得他特逗,邀請他加入央視兒童節目《大風車》當搭檔主持。

  

  但是他們顯然不是 1994 年的主角。1994 年 12 月 17 日,在香港紅磡體育館,舉行了一場破天荒的搖滾音樂會,——「搖滾中國樂勢力」。

  演出的都是來自北京的搖滾樂手們:「魔岩三傑」 竇唯、張楚、何勇,唐朝樂隊……

  

  這是一場對中國搖滾樂影響深遠的演唱會,汪峰評價它是「中國大陸的搖滾文化對於港台流行文化的一種衝擊。」

 

  3

  得知是騙自己等初戀情人只是愚人節的惡作劇,賈志新說了一句很經典的話「打開國門的時候,怎麼能把蒼蠅也放進來呢?」「愚人節,那都是外國人吃飽了撐得沒事幹想出來的餿主意!」

  可是蒼蠅就這麼放進來了。

  1994 年加拿大世錦賽結束後不久,耐克便與中國籃協達成合作,成為了中國男籃新的球衣贊助商。1994 年,耐克為了開拓中國市場,安排旗下的簽約球星組成明星隊訪華,其中就有莫寧、哈達威等 NBA 的球星。

  北京首都體育館,中國男籃在老帥蔣興全的帶領下迎戰耐克美國明星隊。當時的中國男籃陣中就有單濤、孫軍、劉玉棟、鞏曉彬、阿迪江、胡衛東等人。

  

  比賽結果是中國男籃獲勝了,這場比賽中,中國男籃的劉玉棟表現的非常出色,就連莫寧也在賽後接受採訪時說到:「在劉玉棟身上看到了巴克利的影子。」從此劉玉棟贏得了中國巴克利的美譽。

  

  不過這場比賽並沒有多少人記住,大多數中國人記住的,是這一年的美國世界盃,是貝貝托進球後的搖籃曲;是巴喬站在球門前的落寞背影,是那個巴西隊呲著小兔牙的歡樂少年。

  

  他叫羅納爾多。

  1994 年世界盃也是大熱必死的一屆,美國對哥倫比亞小組賽時,舊社會誕生、大宅門出走者、給地主扛過長活兒、前地下工作者、局裡的老同志、街道辦長期顧問、忠誠的共產黨人、實事求是的捍衛者、胡學范的宿敵、本劇真正的男一號傅明老人和鄰居胡學范打賭,押美國隊贏,從那時就證明了「足球必須反著買」這個顛覆不破的真理。

  

  雖然傅明老師發現,他竟然支持了一把美帝國主義,但只要能贏老胡,有什麼不可以的呢?而且傅明老人後來反著買保加利亞隊,結果當年就是大熱。

  1994 年也是中國足球最好的年輕,10 月,還沒有說出「臉都不要了」的范志毅代表中國國家隊參加 1994 年廣島亞運會,兩次當選全場最佳球員,幫助國足奪得銀牌,創造亞運會歷史最佳戰績。

  

  1994 年起,中國足球聯賽開始施行俱樂部賽制,中國足球聯賽開始走向職業化,甲 A 聯賽開幕,打中衛的范志毅出人意料地在 20 輪聯賽打入 9 球,正在為把工資從 3500 元提到 4500 元而向領導鬧辭職。

  

  那時候足協沒有中性化,足球也不是公益事業,所以王健林組建了一支冠名萬達的足球隊,河南足球隊從鄭州搪瓷廠變成了河南建業,而蘇寧的張近東,拿出了 4 個億,豪賭空調市場,這一次,他贏了。

  體育的興起,其實是因為大家嚮往個性的生活,那一年最火的 T 恤衫上印著——「煩著呢,別理我」。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在 1994 年頒布,其中一章規定了「五天工作日」,誰敢在 1994 年提 996,誰就會被青年工作者打成豬頭。

 

  4

  《我愛我家》能順利上映,打的是1994年是「國際家庭年」的旗號,加上下一年是「世界婦女大會」,中國正在開放包容的風氣之中。

  藉助於世界婦女大會即將在中國召開的強勁東風,1994 年我國的婦女理論研究躍上了一個新台階,女權成了那一年最強勁的思潮。

  整個1994年以及之後28年,中國的女孩,就想像活成那個在1994年的《重慶森林》裡無拘無束的王菲,會把黃瓜當成話筒,可以對著鏡子唱歌,可以把頭髮剪的短短,捏著嗓子唱一些不需要有任何深意的歌,拋棄世俗的眼光,想愛就去愛,不喜歡自己的生活就換個環境,重新開始。

  

  那一年,還只有兩歲的楊笠當然不知道男人「那麼普通又那麼自信」,但「男女對立」這個話題卻在這一年第一次爆炸了。

  

  1994 年,中國社會學界最重要的學術刊物《社會學研究》刊出社會學家鄭也夫的文章《男女平等的社會學反思》,認為中國的婦女解放,是國家以「一種強大的行政力量,通過扶助弱者壓制強者,干擾破壞著家庭中強者和弱者的正常分工。甚至使得弱者誤以為自己不弱,強者喪失了應有的自信心」 。

  鄭也夫說:男女平等是一種犧牲效率來照顧公平的做法,男女同工同酬「是荒誕的平均主義原則」;「政治推動的中國婦女解放」,「 使中國『失去了』男子漢」,「也使中國失去了自己的女性」,並導致中國「混亂無序」。

  

  這之後 28 年,中國男性對女權主義的反擊,都沒跳出這個框框,他們一直這麼普通,又這麼自信,並且易怒。

  這一年,遙遠的新疆成為了中國人關注的焦點。

  12月8日,新疆克拉瑪依市教委和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訓中心在克拉瑪依市友誼館舉辦迎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兩基」(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基本掃除青壯年文盲)評估驗收團專場文藝演出活動。

  全市 7 所中學、8 所小學的學生、教師及有關領導共 796 人參加。在演出過程中,18 時 20 分左右,舞台紗幕被光柱燈烤燃,火勢迅速蔓延至劇廳,各種易燃材料燃燒後產生大量有害氣體,由於友誼館內很多安全門緊鎖,從而釀成 325 人死亡,132 人受傷的慘劇,死者中 288 人是學生,另外 37 是老師、家長和工作人員。

  28年後,到底有沒有人喊過那句「讓領導先走」,已經沒有人能說清楚了。

  1994年的愚人節過去了。

  2021年的愚人節,也要過去了。

  願這個四月的第一天,我們能記起我們是多麼的愚蠢。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