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不牛X了,我看尷尬了,華語爛片又多一部了

不老奇事

《不老奇事》有勇氣把時長拉到136分鐘,光論演技,王傳君和王珞丹雖非一線,卻也過關,說它還有吸引觀眾的點,大概就是編劇欄裡的王朔,但影片本身究竟有沒有完成「生命與愛情」的議題,就要看觀眾口味了。

本文有劇透。

1

郭小魯的童年被兩件大事徹底改變,一個是女孩蘇淩芳的出現,一個是親眼目睹父親離去。那場讓父親送命的實驗也傷了郭小魯腦子,出院之後,他的視覺神經有點異常,看動作都是慢速的,有人說這是病,有人說是天賦。

那個年代的大人經历了很多小孩無法理解的事,蘇淩芳的父母消失了,相關傳聞很多,但她只覺得父母拋棄了自己。

他們青梅竹馬,形影不離,共同度過了一段沒有他人打擾的童年時光,心裡藏著各自的傷。

蘇淩芳最終沒有等來父母,但等來了接她去農邨的六姑,六姑並不重視蘇淩芳的未來,只把她當成累贅和未來養老的工具,蘇淩芳逃跑了,說要去找爸媽,郭小魯和她一同上了火車。

火車走了三天三夜,沒飯吃沒棉襖,兩個孩子又被抓回去,蘇淩芳被六姑帶回農邨,留給郭小魯的只有一把小提琴和兩人曾說過的話,約好要去北京,於是郭小魯努力讀書,想考上北京的學校。

大學之前,郭小魯去找過她,可蘇淩芳並沒和六姑住在一起,她跑掉了。在北京醫學院,他認識了住在太平間隔壁的王小莫,王小莫搞樂隊,硬把會拉小提琴的郭小魯拉進來,實就是為了一場商演的酬勞。

郭小魯終於遇見了蘇淩芳,她已經變成了陌生的女人,江湖人稱「麗麗姐」,拿搖滾夢當擋箭牌,為了生計假唱,像變色龍一樣穿梭在酒吧歌廳,可以扮成男性客人想要的白月光,也可以熱辣性感,混得不好。

蘇淩芳在農邨待了六年,每天都在怨恨,所幸多年之後,他們認出了彼此,郭小魯以為這會是全新的開始,但她再次消失,為了出一張唱片,她跟著大老板走了。

郭小魯繼續書生活,被安排陪丁教授打桌球,他為人老實,也有天賦,沒有任何後門卻被丁教授相中,成為其得意門生,某種程度上,丁教授把郭小魯當成了自己兒子。

2

再見蘇淩芳時,她終於開始唱搖滾,和他們一起長大的王青偉考上了電影學院,有了這棵好乘涼的大樹,蘇淩芳決定留京發展,可前幾年只能演配角,非常卑微。

為了科研經費,郭小魯跟著丁教授到全國各地做手術,一不小心混成了最有前途的醫生。他母親也去世了,心裡憋悶的郭小魯來找蘇淩芳,卻看見她最不堪的一面,在一群猥瑣的男人面前被灌醉,沒有任何尊嚴。

後來蘇淩芳和王青偉的戲確實火了,她買了房,也有了事業,並在媒體面前營造自己的人設,把和郭小魯的故事安在王青偉身上。

郭小魯心情複雜,他不理解蘇淩芳為甚麼要撒謊,盡管她靠一頓又一頓大酒拿下更多角色,但他始終覺得蘇淩芳不幸福,而且對自己的生活不負責。

郭小魯傷了手,也不想做手術了,剛好丁教授有去布拉格幹細胞研究所研習的機會,他放不下蘇淩芳,可是他們的關系又不是互相綁定的,當發現郭小魯有更好的機會,蘇淩芳決定不去幹擾他。

丁教授的女兒丁萌萌也長大了,她和郭小魯一同來了布拉格,住在一起,邊搞研究邊惡補捷克語,有很多日久生情的機會,因為視覺天賦無處施展,他成了普普通通的研究人員,但也習慣了這裡。

蘇淩芳和王青偉在一起了,他們在布拉格重逢,氣氛非常怪異。所有人的生活都在自己軌道上運轉,心愛的女孩嫁人了,王小莫因為詐騙坐了牢,丁教授也去世了。

父親死後,丁萌萌經受了不少心理創傷,她變得像父親一樣,開始信仰幹細胞研究可能帶來的奇跡,她拿自己做試驗品,看起來鬥志滿滿,真正的想法卻是「不想活了」。

經历過一次次生死離別之後,郭小魯似乎找到了解剖世界的全新視角,他曾經相信的一切,無論是愛情還是科學,無一不被摔得粉碎。

3

雖然青梅竹馬,但「註定相愛」的兩人卻是不平等的,思考的事情也不一樣,其中有個細節很到位,郭小魯告訴蘇淩芳,如果幹細胞研究成功了可以讓她永葆青春,可是蘇淩芳卻反問他「是否包吃包住」。

對於郭小魯,生活可以是痛苦的,但活下來不難,可對於蘇淩芳,生存本身就是不斷奔波和出賣自己。

一個是非常穩定的人,一個是永遠流浪的人。穩定的做醫生,不穩定的做戲子,觀眾可能很吃這套,但定角方式其實有些刻板。

影片也將科學引入哲學探討,但臺詞非常尷尬,像「如果克隆一個又一個你,是不是近親啊」,從郭小魯嘴裡很嚴肅地說出來,場面非常詭異,最後用王珞丹佯裝老年人的聲音去替代老年人的真實聲音,也非常失敗。

借助旁白和煽情的音樂,用不斷摔倒的方式表達男主的「受傷」同樣令人費解,這種方式不是創新,反而是對情緒的輕浮總結。

比較落地的情節都是對文藝工作者的反諷,農邨出來的蘇淩芳一生演了不少戲,最想擺脫自己的出身,可倒頭來還是演農邨戲最出彩。

人生是沉重的,男主作為旁觀別人沉重人生的角色,越來越像一個束手無策的上帝,當他所在乎的人不斷掙紮、折騰起伏,郭小魯深有感觸,卻還是毫不動搖,這難道不荒謬嗎?

他似乎沒意識到自己也是傷害別人的存在,但影片沒有更深入挖掘這一點,反倒將男主的道德覺悟不斷升華,扔給觀眾一個既不會變老又智慧卓然的情感廢物,這些內容是缺乏說服力的,將電影從一個爛俗的殼子裡拿出來,又重新塞回了爛俗,說到底還是耍了觀眾。

來源:巴塞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