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節和臉都不要?老戲骨墮落起來,流量明星都比不了

張鐵林

自從爛片泛濫,流量橫行,老戲骨就成了一種不可多得的寶貴生物,凡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資歷已經熬到頭兒的,多少都會得到一個老前輩的尊稱。

如果知名度再稍微大一點,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捧一句老戲骨也無可厚非,但就是這樣,老戲骨這個詞慢慢不對味兒不值錢了,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為「戲」好不好跟年齡無關,但尊嚴總會在人生長路,丟那麼幾次。

最近這段時間「潘嘎之交」算是黑紅一把,幾乎所有社交、視頻平台的吃瓜網友都在流利使用這個梗,但如果你只知道「潘嘎之交」可就沒吃全瓜。

雖然先是勸人別直播,又親自下場賣酒,實力打臉,但在幾個月幾千萬的誘惑面前,潘長江丟了晚節也要上的行為,可以理解。

然而更令人咋舌的是直播期間,真情實感地下跪事件:就在賣酒前後,可能是嘗到甜頭,潘長江也格外用力,和新爛片中合作的女演員連麥直播,為幫女演員拉關注,做出下跪伏拜的動作,真是太尷尬了!

自降格調,誰看了都管不住自己的腳指頭啊!摳穿地心!

而女演員看起來也尷尬,只好說大家看潘老師面子先關注我,一會再取關就好,啊這……太離譜了。潘長江還反覆確認,自己這一跪漲了多少粉,廉價且自信的樣子,真是一張老臉說不要就不要,這業務能力,熟練得讓人心疼。

不只潘長江的行為越來越離譜,彷彿被下蠱,更多老演員參與直播,也是大勢所趨,比如高大上人設賣了幾十年的唐國強,也逐漸放下身段,懷舊網路綜藝,直播賣酒,一個不落,連帶「黑歷史」也被瓜友們一遍又一遍翻出來,公開處刑。

本來規規矩矩演了這麼多年,雖然生活作風頻頻被網友吐槽,但畢竟以前網路不發達,吃瓜群眾也沒那麼厲害,「封神」指日可待,如今非要為掙個「w」拋頭露面,瓜友能放過你?前塵往事翻出來,哪有什麼潔身自好男神哦。

潘長江唐國強這種老演員,為錢直播只能說有點掉價,但有的演員,混跡娛樂圈這些年,演技就那樣,吹鬍子瞪眼的,演得一直是爹爹爹爹,連口碑也一直跌跌跌跌,卻還是能被部分觀眾買賬,懷舊綜藝上不停,不是《還珠格格》就是《鐵齒銅牙紀曉嵐》,真是綜藝賺錢快,綜藝賺錢簡單。

上綜藝撈金,自然不是最離譜的,賣書法撈錢這種事兒也有,不過書法終歸千人千面,不管好壞,總有人鐘意,只不過一幅書法,確實也沒多大家風範多出眾,賣到成千上萬,到底賣的是虛名還是書法,都懂。

有人跟錢過不去,就有人跟情過不去,說好聽點,是「英雄難過美人關」,說難聽點,就是管不住自己躁動的心和躁動的手。

和陳佩斯齊名,以春晚敬業又精彩的表演著名的朱時茂,就栽在這,一條「朱時茂與女子在車內疑似擁吻」的視頻在網上傳開來,從此給朱時茂老藝術家人生留下了不可抹去的污點。

這視頻也確實耐人尋味,跟拍角度相當清晰,下車時兩邊車門通通四敞大開,女子轉身頻頻看向跟拍,朱時茂的手卻又是攬肩又是拉手,臉也湊過去,毫不避諱,雖然沒真「擁吻」,但整體充滿違和感,不管是女方為了紅還是一起炒作或者其他原因,都太蹊蹺了。

正因這條視頻,朱時茂口碑一落千丈,反觀老搭檔陳佩斯,偶爾在某視頻網站被拉拉郎,或者出現在孫子直播里,和藹可親,穩得很,看淡名利,一直在做話劇,是真的為了藝術一輩子兢兢業業!

模稜兩可的緋聞有,雷神之錘也有。最近真人秀大崩人設的杜淳,讓好多人都想到他那個爹,杜志國,前後換了三任美嬌妻還不夠,六十多歲鬧出婚內出軌。

按照女方表述,女方發現懷孕,想找罪魁禍首負責,結果發現被拉黑,這才把女方逼急,選擇公布這件難以啟齒的事,雖然個中細節多少可能有出入,真相也只有當事人清楚,但這不妨礙雷神之錘,錘到不能翻身。

有人被錘,有人錘自己,什麼名譽晚節,那都比不上親愛的徒弟,說的就是侯耀華和安娜金,不僅有「摟腰」合照,還有買包視頻,更好笑的是,積極的瓜友們,很快就發現包是假的,在「假包城」買的,突然就變得好笑了。

女徒弟,大尺度,假包一系列辭彙組合在一起,徹底掀了侯耀華這位「相聲大師」的飯碗,看過照片的瓜友們也紛紛表示「麥艾斯」!

儘管之後一段時間裡,侯耀華曾反覆澄清,自己與安娜金不熟,她只是想拜師想蹭,但瓜友們不買賬,不熟?那安娜金腰上的手,是她拿槍逼你放上去的?

不僅這些上了年紀的,失去市場的老藝人也找出路,像於文華這樣的歌手也不得不投身直播,更悲慘一些,《三國演義》里關羽的扮演者陸樹銘,要靠「走穴商演」來維持生活,消耗為數不多知名度和觀眾緣。

有人下海撈金,有人迷失情場,如果不能兩全其美,晚節和晚年總得選一個吧,晚節又不能吃又不能睡,那不放棄他放棄誰呢。

對於這些人,甚至連一句不愛惜羽毛都說不出,不光因為在這個時代,他們本身也沒啥羽毛,更因為,愛錢更沒什麼可挑的,他們沒趕上娛樂圈的「撈金時代」,那就只能用僅有的知名度和晚節去換。

所以在嘲諷他們的同時,也請一定要一起嘲諷的,是如今畸形的娛樂圈,是200萬的日薪,和數以噸計的下水道牛奶。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