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帥過小李子,上世紀靠臉吃飯第一人,卻是娛樂圈頭號渣男!

阿蘭 · 德龍

說到帥,憑一己之力統一全球女人審美的 ” 地球球草 ” ——小李子,可以成為這個字的最佳解釋。

萊昂納多 · 迪卡普裡奧

但 50 年前,就有一個男人堪稱 ” 球草鼻祖 “,連小李子見了都要甘拜下風。

他就是被譽為 ” 透支了法國乃至歐洲百年帥哥顏值 ” 的法蘭西第一美男子——阿蘭 · 德龍

阿蘭 · 德龍

西方 ” 第一帥 ” ——統一冷戰時期兩大陣營的顏值

古今中外,頂級帥哥都能獲得眾星捧月的優待,收獲無數異性乃至同性的愛慕。

他們不需要做甚麼,仿佛只要站在那裡,就會散發著魅力。

而阿蘭 · 德龍正是如此,無愧於上世紀 ” 持帥行兇第一人 ” 的稱號!

他有句名言:” 女人們都為我著迷,從我 18 歲到 50 歲。”

有人曾說,如果一本字典需要解釋英俊,那麼可以不寫任何語句,直接印上阿蘭 · 德龍的照片。

這就是阿蘭 · 德龍的魅力。

阿蘭 · 德龍,與蒙哥馬利 · 克利夫特、馬龍 · 白蘭度、格裡高利 · 派克屬於同時代的超級一線影星。

他是上世紀 60、70 年代最受歡迎的法國巨星,也是法國影史上片酬最高的男演員。

左起:蒙哥馬利 · 克裡夫特、馬龍 · 白蘭度,阿蘭 · 德龍

他與葛麗泰 · 嘉寶向來是西方公認的第一帥和第一美。

成名前,德龍只租住在一個破舊的小旅館裡,打打零工討生活。

但是到後來他發現,自己根本不需要工作。

他只要到街上溜達一圈,就有姑娘盯著他看,跟他搭訕,爭相給他解決衣食住行性的問題。

阿蘭 · 德龍招牌 ” 勾魂電眼 “

阿蘭 · 德龍說:” 很多女人迷戀我帥氣的外表,在她們周圍,我總能找到生存的辦法。”

也是憑著這張臉蛋,女星奧貝爾在酒吧對他一見鐘情,兩人很快確定了關系。

奧貝爾也就順理成章地把他引薦給了導演阿萊格雷。

阿萊格雷驚嘆於他這張無可挑剔的臉,於是立刻在新片《當女人插手》中給德龍安排了一個角色,阿蘭 · 德龍從此正式出道。

出道後的德龍更是憑借他那張帥臉大殺四方。

從法國到日本,男人、女人都崇拜他、愛慕他。

比如電影《怒海沉屍》他本來是男二號,但是導演的妻子看到他以後說:” 男主角就該由他演啊。”

德龍成功從 ” 二番 ” 變成 ” 一番 “。

事實證明,這個決定無比正確,電影在日本上映時,舉國震動。

東京街頭的少女們為了搞懂他在說甚麼,專門去學習法語,全日本的的大媽少婦都為他瘋狂。

當時的日本人只知道兩個法國名字,一個是戴高樂,另一個是阿蘭 · 德龍。

他這張臉不僅斬女,還斬男,意大利導演維斯康蒂對他有著柏拉圖式的愛慕之情,兩人一度傳出過緋聞。

阿蘭 · 德龍在電影《豹》中的獨眼龍造型

德龍 1964 年主演的《黑鬱金香》,是中國開放後第一批引進的電影。

彼時的阿蘭 · 德龍,迷倒了一大片中國影迷。

電影《黑鬱金香》劇照

更絕的是,這部電影在蘇聯也有累計 7700 萬人次的觀影紀錄。

因此,阿蘭 · 德龍被媒體評價擁有 ” 統一了冷戰兩個陣營 ” 的顏值。

縱有驚世容顏,卻穩坐上世紀娛樂圈頭號渣男 ” 寶座 “。

無一技之長的阿蘭 · 德龍清楚地知道 , 他的臉是自己最大的優勢。

皆因他的成長背景,只能用” 混亂 “來形容。

4 歲,他的父母離了婚。母親再婚後,繼父忙於生計。

所以德龍母親經常把他丟給親生父親照看,而父親則會把德龍丟給家裡保姆照料。

少年時期的阿蘭 · 德龍

德龍的童年,就這樣輾轉於母親、親生父親還有保姆手中。

從小並未從家庭中獲得多少關懷和溫暖的德龍,變得叛逆不羈。

他既不愛專心讀書,還經常在學校惹事生非,在 14 歲被學校開除前,就已輾轉了 17 所學校之多。

好不容易入伍了海軍,又因為違反軍紀被開除。

17 歲在海軍服役時的德龍

後來他才去了巴黎,靠在餐廳做服務生為生。

身為底層邊緣混世的青年,偏偏有著一張可以逆天改命的驚世容顏。

美貌在任何時代都是稀缺資源,而德龍這樣的頂級容顏註定要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靠奧貝爾的引薦入行以後,轉眼間,阿蘭 · 德龍就在娛樂圈聲名鵲起,如魚得水。

成名後,當德龍越來越清楚自己對女人的吸引力有多致命,他沒有一絲猶豫,火速和奧貝爾提出分手。

過河拆橋,毫不留情。

慢慢地,阿蘭 · 德龍開始在法國影壇開始有了一席之地。

這時,他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女人登場了。

她就是《茜茜公主》的扮演者,羅密 · 施耐德。

阿蘭 · 德龍與羅密 · 施耐德

已經憑借《茜茜公主》火遍歐洲的羅密,將要出演電影《花月斷腸時》中的女主角,而德龍則是男主角。

那年她 19 歲,嬌豔欲滴;他 23 歲,風華正茂。

電影《花月斷腸時》劇照

這廂,電影正拍的如火如荼,那廂,兩個年輕的 ” 美人 ” 已經愛得天雷地火,如膠似漆。

電影剛殺青,已經徹底上頭的羅密心一橫對德龍說:” 不回德國了,我要跟你去法國。”

回到法國後,他們火速訂婚,纏綿依舊。

但身處異鄉的羅密,名氣、資源明顯大不如前,只能去演舞臺劇。

德國人罵她是叛國者,她毫不在意。她看他的眼神,始終充滿愛意。

戀愛中的女人如此熾熱,也如此盲目。

與此同時,德龍的事業卻蒸蒸日上,逐漸晉升為法國一線男星,雙方的事業差距愈加懸殊。

到了下一次參加戛納影展,羅密的身份只是家屬作陪。

漸漸的,德龍對她的感情也不再如從前炙熱。

終於,德龍那按耐不住寂寞的心開始蠢蠢欲動。

1963 年,在巴黎一家酒吧中,燈光昏暗,舞池裡滿是搖曳擺動的年輕男女。

21 歲的西班牙糢特娜塔莉正在舞池中盡情地舞蹈。

突然,她的目光被眼前一個極度俊美的人所吸引,定睛一看,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超級巨星阿蘭 · 德龍。

就這樣,娜塔莉走進了德龍的生活,兩個人迅速墜入愛河。

娜塔莉與德龍及羅密三人

和上次一樣,德龍還是渣得明明白白。

某天羅密回到家中,德龍已經離開,只留下一張卡片:” 我和娜塔莉去墨西哥了。一言難盡 —阿蘭。”

他就這麼一走了之。

1964 年,阿蘭 · 德龍和娜塔莉奉子成婚。

當被記者問到 ” 你很喜歡她?” 時,阿蘭 · 德龍痞痞地笑了:

” 用喜歡一詞,可不夠。”

但生性風流的德龍,婚後不久,就開始和不同的女人曖昧不清。

最終,夫妻雙雙出軌,愛意不再。

1968 年,阿蘭 · 德龍正式與娜塔莉離婚。

這一段感情並沒有善始善終。

離婚後,德龍得知娜塔莉居然與他們的私人保鏢馬爾科維奇有染,這讓德龍氣憤不已。

一個月以後,馬爾科維奇的屍體在巴黎街頭的一個垃圾桶中被發現,大家都覺得對保鏢下毒手的人一定就是德龍。

而保鏢弟弟拿出的馬爾科維奇生前寫的最後一封信也證實人們的猜想:” 如果我被人殺害,兇手一定是阿蘭 · 德龍。”

一時之間,德龍登上了全球各大媒體的版面:從巨星到殺人犯。

但阿蘭 · 德龍以當時正拍攝電影《游泳池》的不在場證明洗脫了嫌疑,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電影《游泳池》劇照

可從此,他的影視事業開始遭遇滑鐵盧。

阿蘭 · 德龍似乎並沒有受到甚麼影嚮,他開始另辟天地。

德龍開了家電影公司,從導演到男主全部一手包辦,還打造了自己的個人品牌。

德龍墨鏡、德龍香水暢銷至今,讓他不愁生計。

而德龍身邊自然也不缺女人,鶯鶯燕燕,一波又一波的妙齡女郎來來往往,風流不散。

1968 年他和導演米蕾葉走到一起,1982 年和平分手。

1987 年他又和西班牙糢特羅薩利相戀,並且育有一子,但最終因為羅薩利的出軌,兩人走到了盡頭。

阿蘭 · 德龍與羅薩利

至於羅密,他生命中第一個最重要的女人,在幾段婚姻失敗後在 80 年代心髒病發去世。

一代茜茜公主,最終香消玉殞。

羅密在電影《茜茜公主》中驚豔世人

2016 年,阿蘭 · 德龍與荷蘭糢特羅薩利的兒子 Fabien 出來指責生父是個家暴狂,不但經常掌摑母親,還曾經打斷過母親的 8 根肋骨。

對於兒子的指控,阿蘭 · 德龍再一次桀驁地回應:” 如果打女人耳光屬於大男子主義的話,那我的確是的。”

或許是童年顛沛流離的遭遇,讓他無法真正的和一個人保持長期的親密關系。

亦或許是他從未懂得,甚麼是真正的愛與責任。

2018 年 9 月下旬的某一天,阿蘭 · 德龍走進《費加羅報》編輯部,他請求該報為他刊登一句話:

” 羅斯瑪麗 · 阿爾巴赫 – 萊迪,藝名羅密 · 斯奈德,9 月 23 日星期天應該是 80 歲了。

曾經愛過她、仍然愛著她的人,在此獻上一篇心意,謝謝。——阿蘭 · 德龍。”

阿蘭 · 德龍與羅密 · 施耐德戀愛期間留下的合影

19 年,戛納影展授予他終身成就獎,期間播放了他和茜茜公主的合影。

一時間,他淚眼婆娑。

如果,當時他能和羅密一直在一起,這一切會不會都變得不一樣了。

19 年戛納影展

現在,阿蘭 · 德龍已經 86 歲,住在瑞士蘇黎世的的別墅裡,和一群狗、一個傭人相伴。

每當有狗去世,他都會親自埋葬。

在送走十幾條忠實的夥伴後,他在他們的墓地附近,給自己準備了一個長眠之地。

跌宕一生,這位靠臉吃飯的終極玩家確實得到了上天的眷顧,改變命運走上了人生的巔峰。

縱然他有驚世容顏,能夠讓各色美女愛他到癡狂,但他卻始終沒能把她們任何一個留在身旁。

他一生放蕩不羈,天生多情,卻落得個晚景悽涼,妻離子散的場景。

阿蘭 · 德龍在晚年採訪時說:我這輩子甚麼都有了,除了幸福。

不知道每年的聖誕節,他會不會感慨,為甚麼我愛過的人都不在我的身邊。

或許,這就是上天對渣男的懲罰吧。

撰文、編輯 / Eric

責任編輯 / 七七、蜜糖

來源:InsDaily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