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娛頭號壞女人,是她

萬茜

最近萬茜的新劇開播了。

懸疑刑偵劇,她又演一個腹黑女主。

猛然發現,好像萬茜出彩的角色都是暗黑系?

《你好,瘋子!》中被誇演技炸裂,她演的是一個精神分裂患者;《軍中樂園》中一個眼神也被反複贊,她演的是一個背負命案的軍妓……

這次新劇是同名小說改編,她一人分飾兩角。

還不是經典款一正一邪,而是雙面暗黑。

而且,這次 ” 黑化 ” 得更徹底、更讓人震驚。

身為懸疑小王子的肉叔,怎麼可能錯過——

第十二秒

八年前,刑警趙亦晨(任重 飾)的妻子胡珈瑛(萬茜 飾)失蹤,留下一段 11 秒的報警電話錄音。 

我想找我丈夫,他叫趙亦晨,是刑偵支隊緝毒組的警察……能不能幫我告訴他——

話說到這,就被掐斷了。

第十二秒到底講了甚麼呢?

沒人知道,她從那以後就消失了。

失蹤時,她還懷著身孕。

這,就是片名 ” 第十二秒 ” 的含義:真相。 

真相到底是甚麼呢?

我本來沖著萬茜才好奇點開這部劇,沒想到一看就上頭了:

懸念設定不錯,另外還有點老牌刑偵劇內味。

像小時候看的《紅蜘蛛》《重案六組》,不搞故弄玄虛的那套,而是跟著劇情,一步一步帶著你一起探案。

妻子留下的錄音疑點重重,八年過去了,趙亦晨每晚反複聽,依然沒理出頭緒。

這天,突然有個威脅電話打來:

你女兒在這裡。

過來找她。不然她就會死。

他通過這個電話查到線索: 

電話來自許姓人家,有錢人,家裡有個八歲大的孩子,看起來不像會勒索別人。

關鍵是孩子姓趙,但許家沒人姓趙。

剛好八歲,這個小姑娘會不會就是趙亦晨和胡珈瑛的孩子呢?

而且你仔細揣摩這句話,找 ” 她 ” 而不是 ” 她們 “?趙亦晨猜測了兩種可能:

一,胡珈瑛親手策劃的這一切,這就是她的口吻;二,胡珈瑛和小女孩,只有一個人還活著。

沒多久,趙亦晨又在信箱發現胡珈瑛和神祕女孩的合照。

照片背後有地址,趙亦晨追到了外地。 

協助的警察問了個奇怪的問題:

你老婆會游泳嗎?

原來,許家許雲飛已故,留下一對雙胞胎女兒:姐姐許菡,妹妹許漣。 

許菡不久前溺水身亡——

她極有可能就是趙亦晨的妻子,胡珈瑛。

協助調查的同事,頓了頓,說起了那個神祕小女孩的狀況:

許菡死後,據說(小女孩)受了點刺激。

這個地方——亂套了。

同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孩子越可愛,這話就越讓人心疼。 

各種疑點,被緩緩展現在我們面前。

觀眾好奇心被一點點堆積上來,也跟著劇情逐步拼湊兇手的糢樣。

不僅結構設定很老牌刑偵劇情,細節也有那股熟悉的味。

比如,運鏡。

趙亦晨發現可疑照片時,鏡頭從旁觀者、到男主,再轉到信箱視角,從內向外 ” 望 ” 向男主疑惑的臉。

既暗示了寄信人正操控著男主,也暗示深淵般的真相正望著他,等待被他發現。

連鏡頭都有老牌刑偵 ” 耿直有效 ” 的風格。 

別說,真的挺讓人沉浸。

與此同時,各種懸疑場面早就看到麻木的我,這次還能不知不覺自動代入,還因為這劇有股勾著人往裡鑽的勁兒——

文章開頭提到的萬茜的暗黑風演技,就是個神助攻。

老實說,我們喜歡看 ” 暗黑 “,到底喜歡的是甚麼?

演好這類角色難在哪?

一個看上去最傻白甜的人是惡魔,一個最不可能的人最後竟然是兇手——

大白話就是,” 表裡不一 ” 的反轉爽感。

萬茜的暗黑角色,反轉感都很強。

就不說被無數人誇爛了的《你好,瘋子!》,我們說點別的。

《軍中樂園》的軍妓妮妮。 

一出場——文雅。

一堆女人正衣衫不整地扯頭髮呢,她穿著旗袍在高樓側坐,安靜地望著樓下的吵鬧。

一個妓女,居然能文雅? 

不止,甚至還——

高雅。

男主第一次在門縫看到她在工作時,她高冷地對上了男主的眼睛,很快轉頭而去。男主眼中有震驚和疼惜,但她只有:

不在乎。

當你和男主一樣,以為妮妮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純真女人時。 

反轉來了,妮妮其實是個殺死丈夫的死囚,自願到 ” 軍中樂園 “,是為了減刑。

萬茜怎麼演這種反差呢?

她沒割裂地一味把妮妮演成惡魔。

而是收著:

她環抱著自己,抽煙,在風中克制地講以前。

不用大吼大叫,你就能讀出她冷酷背後的苦衷。 

彩虹屁結束,回到這部劇。

萬茜的暗黑魅力還在持續散發。

對比兩張靜態圖,跟妝容無關,單從氣質演繹,就有明顯 ” 反轉感 “。

註意看,連臉上肌肉的走向都變了。

再看看動態的。 

胡珈瑛,即許菡,溫柔賢惠。

她一出場,微蹙眉間和急急忙忙地剝雞蛋,動作很快卻感覺不到焦躁。

反而快速勾勒出了她的溫柔賢惠。

許漣,冷豔。 

她發狠,拿煙灰缸砸男下屬的頭。

看見她突然頻繁眨眼沒有?

這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的病態偏執。

再看這個一秒不到的細節:撥弄褲管。 

說明甚麼?說明,眼前這個人被她砸得頭破血流——

有甚麼所謂,螻蟻一只。

她更關心的是別弄髒褲子。

一個小動作,就顯現她的輕衊、冷漠。

雖然萬茜還是收著演的,但臉上微表情都掐準了許漣和胡珈瑛的截然不同。 

但到這,這部劇最大的懸念,不只是設定、劇情、雙角懸念。

而是文章一開始提到的,萬茜飾演的這個 ” 暗黑角色 ” ——

胡珈瑛的背後藏著甚麼?

受害者胡珈瑛,似乎比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 ” 小綿羊 “。

作為一部刑偵劇,為了暗暗透露這些隱藏資訊,制作方在細節上可以說很用心了。

說到小心思,插播一個彩蛋。

劇中妹妹許漣的公司集團叫 ” 乘風破浪 “,是萬茜去年參加《浪姐》的 call back. 但其實這是一個巧合,這劇拍得早於《浪姐》。

我們接著說回正題。 

為了勾勒出胡珈瑛的真實身世,劇中極力還原原著,刻畫更多細節。

怎麼 ” 極力 ” 又怎麼 ” 更多 ” 呢?

一比一還原書中場景:

比如前面提到的許菡 ” 剝雞蛋 ” 的出場:

還有丈夫出警,許菡挺著大肚子,還總跟在身後開燈;並打趣不這麼做,他會摔掉門牙: 

都被細致地一一影視化了。 

這就好玩了,懸疑劇迷最喜歡的不就是 ” 找線索 “,展示自己的推理能力嗎?

肉 · 福爾摩斯 · 叔就發現了不少細節。

劇中,胡珈瑛小時候流浪,被野狗追,劇中只交代了最後她被野狗咬傷。但其實有個線索:

和野狗對峙的最後一幕,她拿起踩到的一根木棍。

這就是一個暗示。

其實書中,她為了自保,殺死了那條野狗。 

說明甚麼? 

說明胡珈瑛小時候經历過很多苦難,同時她並不如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純真。

她曾被生活逼迫得下過狠手,現在的她也極有可能是個心狠手辣的人。

再來,劇中,小時候的她被黑社會抓到歌廳,黑社會大哥說:

留下。

書中也有個細節:有個和她年齡相仿的姑娘,考上重點大學,卻因為家庭貧困進城半工半讀。

沒想到被人騙去色情行業,從此墮落。

書中以男主的口吻,反複強調當時境況相似的胡珈瑛沒有遇上壞人,她有多幸運。

但那些巧合都只是巧合嗎?胡珈瑛真的天生幸運嗎? 

咳咳,肉叔就不劇透了,真相留給你們去劇裡挖掘。

再說一點。

胡珈瑛的原名 ” 許菡 ” 的 ” 菡 ” 是荷花的別稱。

意為 ”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而妹妹恰好就叫 ” 漣 “。姐姐許菡是正,妹妹許漣是邪?

別急著下結論,劇中有一幕。

軌道邊,與養親重聚的許菡拋下妹妹許漣——

一個人跑了。

為了逃跑,差點被火車軋死。

她為甚麼要逃離養父? 

她為甚麼狠心拋下雙胞胎妹妹,就像多年後拋下丈夫孩子一樣?

姐姐許菡,妻子胡珈瑛,真的是純潔白蓮花嗎?

這種老牌刑偵劇,好看就好看在這:

它總是直白地給你線索,但作為觀眾,你明知不對勁,可楞猜不著真相。

只好跟著主角一起繼續探案。

你呢?能猜到真相嗎?

也許第一印象,全是假象。

來源:肉叔電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