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娛離婚大瓜,都沒有她戲多

斯賓塞

這段婚姻走到第十年,可以說是抓馬不斷。

汪小菲多次被爆出緋聞。

送大S的結婚十周年鑽戒,還被扒出是品牌推廣。

再加上經商失敗、聚少離多等等問題。

如今官宣離婚,也在意料當中。

網友紛紛發來賀電。

就像《再見愛人》裡所說: 結婚不一定是為了幸福,但離婚一定是 。

恰好最近一部新片,也講述了一段婚姻的破滅。

故事的主角,是英國傳奇人物——

戴安娜王妃 。

她與查爾斯的十五年婚姻,同樣充滿了戲劇性。

但比起吃瓜,這部電影真正帶我們走進了當事人的內心世界——

《斯賓塞》

Spencer

多少少女曾經幻想過童話般的愛情。

戴安娜在16歲時,就邂逅了查爾斯王子。

未滿20歲,便和他訂了婚。

啓程進宮前,護送她的警長說了一句話:

「這是你生活中自由自在的最後一夜,別慌著走,再好好享受一下吧。」

當時的戴安娜還沒料到。

她人生悲劇,就從踏入王室那刻開始。

王室生活非但不像童話。

反而如同煉獄,帶來了無盡的痛苦。

婚姻對她來說像是一顆包裹著糖衣的藥。

當那層甜蜜的包裝迅速融化,苦味會蓋過一切。

這部傳記片,就 聚焦於王妃婚姻破裂前,那段痛苦掙紮的黑暗時刻。

戴安娜(克裡斯汀·斯圖爾特 飾)的痛苦,首先來自 無愛的婚姻 。

她的丈夫查爾斯堪稱絕世渣男。

剛結婚沒多久,就出了軌。

十幾年的婚姻裡,一直明目張膽地維持著婚外情。

甚至,送了戴安娜和情人一糢一樣的珍珠項鏈。

戴安娜 一直把這條項鏈收著,從來不戴。

直到一次平安夜晚宴的服飾搭配,讓她不得不戴上這條項鏈。

這條項鏈就如同婚姻的隱喻。

不過是一套 華美的枷鎖 。

她甚至想狠狠扯斷這條項鏈。

把珍珠嚼碎、吞下。

這樣自殘般的進食,一如她對背叛的隱忍。

她眼眶中閃爍著淚光。

卻又不敢在眾人面前輕易暴露。

只有到她離開餐席,偷偷跑去廁所 催吐 。

才敢釋放真正的情緒。

異物在胃中的不適,如同婚姻破碎的真相。

即便是孩子的降生,也沒能挽救這段婚姻。

查爾斯對兒子們也沒多少愛意。

甚至因為小兒子的出生時間和自己的打球時間沖突,而心懷不滿。

他眼睜睜地看著戴安娜的精神狀態每況愈下。

非但沒有關懷,還對她表示厭惡。

變本加厲地,在教堂禮拜的活動上,和情婦眉來眼去。

這一切戴安娜都看在眼裡。

但面對媒體,她只能若無其事地扮演優雅得體的王妃。

她想要去看,卻又謹小慎微,想面對真相,卻又不敢觸碰真相。

不過是為了給王室保留一點面子。

當戴安娜忍無可忍,終於和丈夫撕破這個已經不是祕密的祕密。

卻得到丈夫的冷漠回答。

甚至理所當然地要求她默許這一切。

「你得有兩幅面孔,我也有兩副面孔,真實的一面,還有展示給外界的那面。」

在外做光鮮亮麗的王妃,在家做忍氣吞聲的妻子。

面對這種毫無愛意可言的關系,戴安娜從 痛苦轉向了憤怒 。

她痛恨外面那些針對她的輿論,更痛恨家裡這個冷血的丈夫。

但是也只能對著撞球桌撒氣。

如果說婚姻是一條捆在她頸部的枷鎖,讓她窒息。

那麼王室嚴格到變態的規矩,更像纏繞在她身體上的鏈條。

具體到體重變化,都要符合「皇室傳統」。

她就像一頭待宰的牲畜般,由專人測量體重。

聖誕餐吃完必須至少 增重1.36公斤 ,才能表示對節日的尊重。

吃飯時間是固定的,座位是固定的,就連拆禮物的時間也是固定的。

並且小到每一餐、每場活動的著裝搭配,都不可更改。

全無穿衣自由可言。

過多的壓力讓她患上了 暴食癥 。

她常常在深夜,偷偷潛進後廚偷吃。

被管家發現後,越發報複性進食。

大口大口地塞著蛋糕,然後再自虐式催吐。

作為王妃,她的一舉一動影嚮到王室的顏面。

她被太多眼睛盯著,從女王的侍從到狗仔的鏡頭,總是能流傳出她的各種花邊故事。

連她的臥室,都要窗簾緊閉。

只是因為一次換衣服時忘記拉上,窗簾就被侍女縫了起來。

臥房變成了牢獄。

王室生活的壓力,壓得戴安娜喘不過氣來。

她忍無可忍,也會做出一些出格的舉動。

比如在聖誕聚餐前臨陣脫逃。

但也因此被懷疑精神分裂, 陷入了更深的束縛裡。

諾大的莊園沒有給她一點點自由。

散個步都要被巡夜的士兵們問話。

就連說話也要非常謹慎,不能透露一絲抱怨。

在王宮裡,她完全不像眾人想象中王妃該有的氣勢。

反而卑微到塵埃裡。

剝去公眾面前的優雅得體。

戴安娜是如此的卑微、痛苦、不安,甚至有些神經質。

她的生活完全可以用悲慘來形容。

這是銀幕上很少見的一種戴妃形象。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 女主角「小K」克裡斯汀·斯圖爾特的表演 。

這選角乍一看很是離譜。

一方面,兩人長相、身材、氣質都不太接近。

另一方面,戴妃是無數人心中的白月光。

被譽為「人民的王妃」。

而小K卻是實打實的黑紅。

十三年前,因為瑪麗蘇吸血鬼片《暮光之城》火遍全球。

但一直被詬病「面癱演技」。

而這一次對戴妃的演繹,評價也是兩極分化。

喜歡的人,認為她就是全片最大亮點,明年奧斯卡影後種子選手。

而不喜歡的人,會覺得她 演得矯情, 「很作很婊還有點精神病」 。

這其實很好理解。

因為從表演到劇本,都走的是 風格化路線,刻意弱化了故事性。

比起對情節的演繹,更註重對 情緒 的表達。

歐美觀眾足夠了解戴安娜的生平,因而很容易進入電影的情境。

而對中國觀眾來說,劇情交代不到位,就顯得 莫名其妙 ,情緒過剩 。

也就是俗話說的矯情。

總的來說,比起以往沖獎傳記片追求的「神還原」。

小K的表演更傾向於「再創作」。

不可否認,她在保留強烈的個人風格的前提下,也成功地捕捉到了戴安娜的一些特質。

用 躲閃的眼神,緊繃的軀體,顫抖沙啞的聲線。

演出了戴妃被壓抑的一面。

又用骨子裡的不羈和瘋狂。

詮釋了戴妃 反叛的靈魂 。

戴安娜在成為王妃之前,本就是個性極強的女孩。

即便進入王宮,這一點也只是被壓抑了,並沒有消失。

因此,她做不到丈夫所說的兩幅面孔。

這也註定了她不屬於這裡 。

所以當小K穿著一席黃色套裝在莊園裡放肆奔跑的時候。

她也將戴安娜天性中,無法被馴化的狂野不羈,重新釋放了出來。

當片中戴安娜終於讀完那本《安妮·博林》後。

她從皇室女性的幽魂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意識到不能重複書中被丈夫的情人替代,最終被殘忍殺害的人生悲劇。

生活繼續這樣下去,面對她的也必定是墜入痛苦的深淵。

於是最後。

她選擇了一種瘋狂的方式,向皇室表態——

趁他們打獵時,走向一排獵槍的槍口。

維持了十幾年的體面假象,在這一刻崩塌了。

戴安娜的「瘋」,震得皇室成員啞口無言。

這場對抗,她宣告勝利。

心態的轉變,讓戴安娜整個人如獲新生。

脫下禮服,換上一身便裝。

帶著孩子們馳騁在田間小路和充滿煙火氣的城市之中。

自由地呼吸,放肆地展開雙臂,吃垃圾食品……

她的願望不過如此簡單,但竟熬了十幾年才得以實現。

從這一刻起,她不再是處處受限的戴安娜。

她重新做回了那個真正的自己—— 斯賓塞 。

也就是她嫁入皇室之前,本來的姓氏。

一個被壓抑的女性,掙脫無愛的婚姻,抵抗權力的規訓。

這不只是戴安娜的故事,更是當代女性的故事。

片中的那條珍珠項鏈,就是對現實的隱喻。

雖然看上去很美。

但並不象徵著唯一和永恆。

她這場被眾人凝視的婚姻。

和泡在胃液裡的珍珠那般,令人難受。

與其默默忍受這樣的婚姻,帶來一場又一場令人作嘔的生理反應。

倒不如奔跑、出走、徹底離開束縛她的牢籠。

「永遠不被馴服。」

雖然,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

和查爾斯離婚的第二年,戴安娜死於一場車禍。

人生永遠定格在了36歲。

但,在出走那一刻。

她一定沒有後悔自己的選擇。

也一定找回了久違的快樂。

來源: 獨立魚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