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現在沒有人再哈韓了?

氧叔也沒想到,韓流已經匯聚出一個時代的畫卷,而且是我們最能真切感受的「時代的痕迹」。

少女時代的粉海

從今年初雪,颳起「心軟的神」變裝潮。

《鬼怪》台詞,「你今天很幸運,遇到了如此心軟的神」

再到T-ARA放出回歸預告,成功挑起「重回韓流2012」話題,各路人士紛紛嘗試古早韓流造型。

Tara絕對是最讓人唏噓的二代女團了,自掏腰包回歸

小煙熏全包眼線、眼尾上挑、點顆淚痣更傲嬌,金屬飾品、緊身制服,表情或冷艷或幽怨,最後加上一層黑白濾鏡,夢回韓流。

唯一不太像的是口紅塗的太深了

最正宗的古早韓味兒:濃烈眼妝+裸色唇

韓流有多強勢?幾年後它的餘味都能掀起全民狂歡,更別說在當時,幾乎成了一代人的潮流聖經、時髦風尚標。

也正是2012年,韓流正鼎盛,韓國樂壇群神亂戰,不僅風靡亞洲,也席捲全世界。

那一年鳥叔橫空出世,《江南style》至今仍是世界前五的歌曲。

誰不會來兩句Gangnam Style?

那一年少女時代受邀首登美國脫口秀節目《大衛深夜秀》,正式殺進歐美市場。

甚至還登上了格萊美主頁,在全球都掀起了「少女時代潮」

那一年Bigbang狂出金曲,《Fantastic Baby》、《Blue》、《Bad Boy》,花了一年的時間在12個國家巡演,從亞洲唱到美洲,再從歐洲唱回亞洲。

那一年Bigbang的師妹2ne1扛起YG女團大旗,打入Billboard票房統計排行榜,成為首支登上該排行榜的韓國團體。

那一年EXO出道即顛峰,《MAMA》僅一個月銷售量突破10萬張。

那一年泫雅和張賢勝帶著《Trouble Maker》,在Mnet亞洲音樂大獎頒獎典禮上炸場。

人們看完的反應是「woc,這也行?」

不僅是歌曲,還有那些張口就來的韓劇,經典場景歷歷在目,太親切也太熟悉。

畢竟這是我們親眼見證、親身體會的時代。

一字眉、水光肌、咬唇妝、泡菜炸雞、歐巴歐尼…我們的DNA里確實刻著很多「韓流印記」。

所以,今天的時代審美系列,叔會帶著大家繼續進行一場時空之旅。

我們一起來看看,韓流是怎麼承包一代人的青春記憶。

01:日常審美「韓化」

韓流是個文化現象,與經濟和政治緊密相關。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政府為轉移危機扶持文化產業,大批文化產品(韓劇、韓星)踩著中韓剛建交這一時間節點,順勢溜進中國的大門,加上21世紀伊始互聯網發展,為文化傳播保駕護航。

三方助力,韓流來襲。

韓流有兩股,一股是韓劇,影響了我們的生活領域,另一股是韓星,影響我們的藝術領域。

先來說韓劇對生活的影響

韓流始於韓劇,擴散於時尚,「韓劇+服飾穿搭+妝發」三位一體式立體播撒,悄無聲息地引導著中國內地的時尚走向。

韓劇打頭陣,一屁股擠掉日劇在中國的地盤,開始創造一個又一個收視神話。

央視台喜歡播生活倫理劇。用娓娓道來的家長里短、親切的民生百態征服中國家庭主婦的心。

比如講述三代大家族生活的《澡堂老闆家的男人們》,18歲的金喜善飾演三個女兒之一,甜美得像能拉絲的拔絲地瓜。

90年代的韓劇妝容還是比較重的

地方台喜歡播青春偶像劇。又純又虐,用影像和音樂雙重配合,給觀眾製造點到為止的純愛夢境。

一是純在對身體慾望的節製表達,如《冬季戀歌》中看似要吻而實際未吻的鏡頭。

對比一些為吻而吻幾乎生吞活剝的啃戲,意境高出不止一星半點

二是純在女主的長相和妝面上。

飽滿的膠原蛋白隱去顴和下頜的骨勢,內雙黑瞳、嘴巴肉鈍,純美如百合讓人一眼就心生憐愛。又因比例上鼻子並不短小,鼻頭精巧,所以也不失女一號的基礎架勢。

妝容也一改往日傳統的厚重粉底和深色口紅,最大限度趨於自然淡妝、清透裸妝,裝點出一張白暫又有光澤的「素顏」

這種透明感十足的橘色系唇釉也順利登上04年彩妝top榜

自此,大街上的女孩也開始流行化妝后如同沒有化妝一樣清透自然的妝面。

說完純,再說虐。

最初的韓偶虐在灰姑娘悲情的敘事路線,《冬季戀歌》關鍵詞「初戀、車禍、失憶、兄妹戀、失明、四角戀」字字虐心。

「因為這部劇,我那時坐公交會特意選擇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

《星夢奇緣》的女主從小生長在孤兒院,當年的崔真實眉眼彎彎,帶著溫柔的笑意,在人群中閃閃發光。

「我會一遍一遍的聽主題曲的磁帶,就算不懂韓語,也能完全一字一句的唱完整曲」

《藍色生死戀》更是將「灰姑娘+虐戀」模式展現得淋漓盡致。

青梅竹馬、兄妹戀、絕症、車禍…韓國青春偶像劇開始真正風靡全中國,21個電視頻道齊齊播出,可以說是盛況了。

當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過渡,舊韓劇三寶「車禍、失憶、癌症」賺不動人們的淚水,韓劇積極變通,2004年《浪漫滿屋》拉開輕喜劇的序幕。

隨後05年的《豪傑春香》、06年播出的《我的女孩》、《宮》等都延續輕喜劇風格。

韓劇衍生品也從妝容擴散到服飾穿搭上,當時什麼電視劇最受歡迎,淘寶畫風就是什麼。

《冬日戀歌》里的牛角扣大衣搭配各種圍巾。

《對不起,我愛你》里的彩虹毛衣和雪地鞋;《浪漫滿屋》中五顏六色不同款式的短外套。

《我的女孩》里叮叮噹噹的各式耳環。

髮型也跟隨當下最火的女主,最初標配是黑長直,隨意自然、清新淡雅,十個女生里九個都是這種打扮。

喬妹究竟帶火多少發髮型?

後來輕喜劇「招牌韓式編髮」火了,天真俏皮,是兩個馬尾辮還是一側馬尾,也取決於今天的韓劇女主。

流行的樣式越來越多,捲髮要蓬鬆自然,髮髻要隨意鬆散,即使最普通的短髮也要打理出層次來,讓它顯現出微風吹過後的凌亂感。

這樣才能用靈動的曲線體現自然的美感和優雅的氣質,儘可能展現女性的嫵媚和柔美。

那時的女二,要麼是很明顯的濃妝、要麼閃耀千金妝,渲染心計多、城府深且自私勢力的性格。

壞是真壞,漂亮也是真漂亮

隨著現代社會向後現代社會轉型,接力「輕喜劇」模式的是「超現實」模式,比如異能、穿越、見鬼。

意外互換靈魂的《秘密花園》

女主能看見鬼的《主君的太陽》

男主是外星人《星你》

候流行的服飾、配飾、髮型趨向於精雕細琢、繁複雅緻。

高俊熙的短髮和choker;《來自星星的你》髮帶。

《拜託小姐》播出同年,紅色染髮劑銷售量攀升了190%。

想你色賣到全球斷貨,咬唇妝火到至今。

當年瞥見太子妃以為是什麼新出的韓劇

《城市獵人》讓真真假假的MCM包遍布大街。

《鬼怪》的紅圍巾、長版大衣、高領毛衣…

《乳酪陷阱》帶火了自來卷泡麵頭。

東大門是亞洲最大規模的批發市場之一,蘭芝、蝶妝、愛麗小屋、悅詩風吟等韓流美妝品牌攻入中國市場,給韓國帶來滾滾財源。

韓劇衍生品更是從外表蔓延到生活

飲食方面如韓國泡菜和清酒、炸雞、年糕…韓國餐廳遍地開花。

韓劇的爆紅推動韓流旅遊推上新一高峰,韓國留學也更加熱門。三星手機也成了人們手裡把玩的潮流電子產品。

《情書》、《RunningMan》、《新西遊記》等韓國娛樂節目慢慢成了許多人放鬆心情的最佳選擇。

如果說韓劇這一支韓流逐漸滲入普通民眾的吃穿用度等生活方面,那麼,韓星這一支韓流,直接影響走在潮流尖端的那一波風格。

02:藝術審美「韓化」

伴隨中韓文化密切互動,加之韓國偶像產業模式已具有一定規模,韓國偶像組合、流行歌手迅速進入中國觀眾的視野。

2000年,被譽為韓國第一偶像男團「H·O·T」組合在北京舉辦演唱會,上座率創下工體之最,高達100%,工體內外聚集了近10萬粉絲,迫使地鐵二號線限行。

粉絲應援、偶像行為等周邊設定,都是從他們開始的

H.O.T的中國粉絲多一半是男孩,青少年被韓國歌謠和街舞所蘊涵的現代都市的新穎、時尚、前衛吸引,並掀起了染髮和留鬢角的風潮,服飾也模仿他們穿出寬鬆肥大很邋遢的感覺,穿大頭鞋。

洗剪吹髮型吹翻了韓國和中國

另一個打開了韓國藝人在中國發展大門的,是韓國百變天後李貞賢,她的歌有多火?現在很多迪廳還在放。

扇子舞,小拇指戴麥,千禧年的電音女戰士李貞賢

01~04年,只有三個人長時間霸佔著中國的廣播電台,美國的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的周杰倫以及韓國的李貞賢

香港歌后鄭秀文就是翻唱她的歌火起來的

當時和H.O.T同期的女子組合,就是韓國女團鼻祖S.E.S

成員柳真不僅是組合里的門面擔當,更奠定了kpop女團門面審美的標杆,即便到現在,她還被稱讚為「從一代打到五代的神顏」。

歐尼就是《頂樓》里的吳允熙(wu永ni?)

還有兩個「韓流一代」女團,BABY VOX和FIN.K.L,大家找找熟悉的面孔。

BABY VOX組合,左一是尹恩惠

FIN.K.L組合,李孝利是隊長

一代偶像逐漸退潮,神話、BoA等是具有向過渡時期實驗特徵的1.5代偶像。

神話,「神話不能分開,分開了會死」

和孝利一樣出名的BoA

二代偶像崛起,從此開始恐怖統治。

東方神起,繼H.O.T和神話之後,成為21世紀初韓國最火的男團,沒有之一。

Super Junior和Bigbang後來居上。

SJ的「刀群舞」的概念一度引領了國內舞台表演編創的創意思路;以Bigbang為代表的K-pop音樂受到了西方流行音樂界的認可。

女團也不甘示弱,連呼吸都一致的少女時代,是唯一一個正面爆頂尖男團的女團。

鳥叔走紅全球之前,也是Wonder Girls的《Nobody》先去全世界溜了一圈。

更有如2ne1、f(x)、Tara、After school等繼續豐富著韓國女團最輝煌的鼎盛時期。

那時女團打歌時穿的緊身熱褲高跟鞋、露膚度高的制服,放到現在是完全迎合直男審美的土夜場風。

為什麼說二代恐怖統治?因為三四代女團仍無法阻擋來勢洶洶的二代女團在音源榜上爭奇鬥豔。

不過三代女團逐漸讓女團風格的發展趨於完整,除了性感派有Sistar、力量派有Miss A

清純派Apink也逐漸崛起,開啟了新一代女團大戰。

2016~2017年,大批二三代女團合約到期面臨解散,市場飽和無法阻止四代女團的蓬髮。

Red VelvetTwice有大型企劃社SM和JYP保駕護航,一出道就備受矚目。

2016年,YG娛樂時隔七年推出新女團Blackpink,四代女團真正佔領市場高地,成為Kpop市場的中流砥柱。

這時候滿大街都是泫雅彩色髮夾、病嬌妝;Blackpink掀起BM女孩風甜辣風。

而誕生於2018年的五代女團也開始初露鋒芒。

ITZY有力的舞蹈動作繼承師姐Miss A的力量傳統。

SM的新女團aespa剛出道的時候惡評、差評如潮,現在也熬到了真香警告。

AI建模風也被推上頂點,主流臉型從鵝蛋型變成鵪鶉蛋型。

一路盤點下來,韓流風靡亞洲乃至世界近20年,其間也歷經過高潮-低潮的曲折發展,不可否認的是,它深刻影響著我國的流行音樂和生活。

為什麼韓流在中國退潮了

03:韓流和韓瘤

2006年之後就有「抗韓」的聲音,「反韓流」 現象不僅是中韓兩國意識形態領域衝突的結果,其更深層次的原因在於雙方經濟利益和國家軟實力的競爭。

中韓兩國一系列文化糾紛,如韓國江陵端午祭申遺事件、東北工程和高句麗歷史爭端等,直到薩德系統的部署,標誌「韓流」在我國由盛轉衰

曾經讓韓國文化暢通無阻的便利環境不再,加之我們自己的軟實力提升了,韓流在國內也沒有了絕對意義上的強大競爭力。

韓劇和韓星模式化,讓大眾審美疲勞,反觀中國風、古風等中國傳統音樂與流行音樂相結合的作品羽翼漸豐,原創組合音樂種類豐富、各種平台、流行文化產業發展日趨健全,粉自己國家的實力派不香嗎?

更令人勸退的是,褪去韓國娛樂產業的華麗外衣,我們也窺見了大多數韓國明星生活窘迫,甚至淪為達官顯貴玩物的現實。

加上韓流給中國種下的毒瘤,飯圈文化、容貌焦慮、過度整形醫美等,不說韓國全責,也能佔50%-70%。

現在的韓流在中國的狀態,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畢竟也在中國稱霸十幾年,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韓流退潮的趨勢只會愈演愈烈。

韓流席捲與韓流消退,包括這場韓流復古,遵循的並不是理性的邏輯,而是時尚的邏輯。

對於普通人來說,生活無非是一日復一日的粘貼複製,而時尚的快速變化為人們提供了追逐的樂趣,讓人們有機會展現自己的魅力,以獲得內心的滿足。

或許從韓星開始「港」味十足,我們也正視起了自己的時尚邏輯

不過,相比於韓劇和韓星,我們更應關注正在崛起的新韓流——韓國電影。

2020年,《寄生蟲》摘得奧斯卡金像獎四大獎項,川普氣得直砸桌子,韓國電影迎來巔峰時刻,成為國際影業中與美國好萊塢、印度寶萊塢相較量的「韓流塢」。

韓國的實力女演員們,跟偶像劇女主和女團愛豆不同,走得也是寫實的畫風。

韓國電影的國際崛起之路,依然會給「在海外市場長期不盡如人意的」中國影業,提供了觀察視角和改革思路。

但和以前不同的是,隨著我們綜合實力的提升,不再盲目將韓國文化產物奉為圭臬,而是以本土文化為根,淡然視之、泰然處之、平等交流。

而且,我們不會急哄哄的催熟文化產業來強國,更不會竊取別人的文化成果,讓世界發現中華之美不過是水到渠成、時間問題,畢竟大國等得起,也沒那麼饑渴。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