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女性魅力反殺的她,才是真正的荊棘女王

Soho區驚魂夜

不知道有沒有跟氧叔一樣追了《Soho區驚魂夜》這部電影的。


色調+質感+審美都很復古高級的官方海報

客觀來說,故事的某些發展細節禁不起推敲,呈現上東拼西湊的美學也不少。然而即便如此,平行空間蒙太奇的鏡頭語言加上有輪迴感的、雙生花般的女性視角依舊很有看點。

一個是《女王的棋局》后爆火的安雅,一個是00后紐西蘭女童星托馬辛。

兩位女性挑大樑,撐起了上世紀六十年代倫敦紙醉金迷的大都市背景中,濃縮的女性生存現狀。


越是貌美有實力越是危險。

這份危險可能是被強加到她們身上的,也可能是她們自身持有的能力,為的是更好的以女性的身份驕傲的活下去。

比起早些年花瓶屬性較強的附庸性金髮碧眼好萊塢女郎,這些有影后潛力反殺派女星更迷人。

01

脆弱又致命的反殺美人

女主托馬辛·麥肯齊是00年的新秀。作為12歲時就闖蕩好萊塢的紐西蘭女童星,她確實有著不同於經典好萊塢甜妹的空靈跳脫美。


在《Soho區驚魂夜》出場時,能看出那份有著些許孩子氣的笨拙與生動、天真與鮮活。

出生在以綠色著稱的紐西蘭,托馬辛的顏自帶一份與世隔絕的精靈系長相。

眼睛澄澈+皮相清透+骨相英挺硬朗,綜合構成女少年質感十分濃郁的空靈美。



這份不被名利場所累的清澈質感,讓托馬辛能在華服仙氣美人與元氣生活女少年中絲滑切換。既能擔得起清純無辜感,又有足夠的硬體氣場支撐反差萌的反殺人設。

當個人性格與風格足夠和諧時,爽利五官+長下庭/長人中的特殊配置也有美感,甚至還自帶特殊的辨識度。


在影片中飾演女主安雅老年時期的老派女星黛安娜·里格,有著類似的質感與辨識度。



©《007之女王密使》| 邦德唯一的妻子

她更被大眾熟知的角色應該是《權力的遊戲》中果決睿智的荊棘女王。能駕馭這種實力派狠角色的女星,都不會太平庸。

年輕時候的黛安娜憑藉自身爽利五官+長下庭/長人中配置,哪怕不是經典好萊塢美人面孔,卻也成為眾多邦女郎中非常少見的、甚至可以說是唯一能在氣場上壓過007的存在。


一個相信愛情卻很難找到與個人相匹配愛情的獨立女性,她聰慧貌美、高貴迷人還有過人的膽識,靠智慧解救邦德於危難之中,也成為情場浪子邦德唯一的真愛。


這種長下庭帶來的奇妙氣場,同屬老派影后臉女星朱莉·安德魯斯也擁有,兩人甚至有著同款舊時光優雅美人質感。


左黛安娜、右朱莉

她在《公主日記》中高貴優雅的前任女王讓人非常記憶深刻,永不過時的雍容優雅讓年輕靚麗、顏值巔峰期的安妮·海瑟薇也不能奪走她分毫光芒。

這些不論什麼時代,都堅決貫徹個人獨立與女性優雅的女星們,才是真正的風格領袖。因此貝兒公主的造型靈感來源於朱莉也就不足為奇。

左:朱莉年輕

作為迪士尼上世紀的公主,貝兒算是相當特別的一位。她並沒有正統貴族的身份,而是打破身份限制的壁壘、擁有真正公主品格的女孩。

跳脫出象牙塔美人+英雄救美的俗套后,女性能量所觸及到的眼界格局也隨之打開。少女的嚮往與愛有關,與皇宮的婚姻無關。美貌確實是天賦實力,可憑藉智慧膽識與抉擇努力掌握個人命運的可愛女強人更讓人動容。


可以說,貝兒的存在是反殺派女性崛起的一個小小符號。當女性能量在艱難環境下也不能被任意打壓消磨時,將會誕生出非常璀璨、能鼓舞人心的美人。



©《女王的棋局》| 人性的曖昧複雜讓女主人設更加飽滿真實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一些人性中透露著灰色,並非完全意義上的真善美角色會更讓人喜愛。

就像荊棘女王的孫女高庭玫瑰,她有著跟祖母同樣果決狠厲的上位者性格,絕對睿智且有大局觀。


原著中瑪格麗非常漂亮,有著麋鹿般溫柔的眼睛,長長的棕色捲髮慵懶地披散在肩膀,笑容既羞澀又甜蜜,僅憑美貌就被奉為「高庭玫瑰」。


©《權力的遊戲》| 風格雖不同,可個人魅力完全不輸第一美人龍母

然而就是這樣看似嬌柔又脆弱的外表下,掩藏著致命的反殺美。

表象乖巧溫柔,實則擅長權術,善於籠絡人心,深受君臨城平民愛戴。巔峰時期連王后瑟曦都不是對手,只能靠害死她來戰勝她。這種充滿灰色人性的角色,讓人們感到更多的是飽滿的真實。


被刻畫的只剩善良單純的公主,嫁到皇宮后真能幸福快樂的生活一輩子嗎?為什麼從貝兒到冰雪女王Elsa的受眾如此之廣泛,還不是因為比起被他人構築的虛假繁榮的美夢,靠自己力量腳踏實地斬獲的幸福才更加堅實。

©《都鐸王朝》| 飾演亨利八世的情人安妮,結局真實且反諷

02

紙醉金迷的舊時光濾鏡

上世紀的倫敦,曾經日不落帝國的核心,埋葬了太多英雄舊夢、紅艷枯骨。


在SOHO區,印象中古老都城那種保守刻板的紳士感被取代。這裡就像是擁有雙重人格的強者,內在的矜貴與浪蕩在不斷拉扯碰撞。

一面是文藝巔峰的查令十字街84號,一面是荷爾蒙銷金窟的脫衣舞俱樂部。

《查令十字街84號》嫻靜讀書的女主 vs《Soho區驚魂夜》被迫營業的女主

查令十字街84號誕生於十三世紀。當時的英王愛德華一世為了悼念亡妻,在其出殯的道路上建造了十二座十字架,這是街名的浪漫來由。

而後期讓查令十字街84號聞名世界的,是美國女作家海蓮·漢芙與英國舊書店員弗蘭克跨越了20多年的傳奇書緣。


這種刻在人性中、流淌在時光里的溫情文藝,代表著倫敦的光明面。

那是白天溫暖治癒的平凡生活,浪漫溫馨的美都刻在屋頂上,落滿街道里。




而另一面,則是繁榮絢麗的背後,滋生出殘酷的現實黑暗。

夜晚聲色犬馬的紙醉金迷,讓窮苦與奢靡共存,人性的複雜陰暗面被最大化的呈現。

美貌有實力的柔弱女性,在這樣的環境下很容易被不懷好意的黑暗所吞噬。她的魅力反倒讓她充滿危險,男性凝視的大環境下對女性如同提線木偶般的操控,是彼時惡的根源。



PUA從未停歇過

每個時代都會有這樣的現象,只不過程度略有不同。

就像曾經19世紀老紅燈區被剷平蓋上了教堂,學校夾在兩座夜總會建築之間的現實荒誕從未停止。我們承認倫敦SOHO是世界著名的藝術區,卻也沒法否認那時從十七世紀就開始成型的情色區。


生於不同年代、在不同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女孩,所要面臨對抗的難題卻是類似的,大家互為旁觀者,又互為精神支柱。


©《Soho區驚魂夜》| 轉場很《紅辣椒》

我們不會完全沉溺於積極光明面,也不會被殘酷陰暗面所嚇退,這才是面對舊時光濾鏡們更好的態度。

畢竟從某種意義上看,倫敦SOHO區也是自由且雜糅的文化誕生地與聚集地。既有陽春白雪的文藝氣息,又有下里巴人的世俗慾望,加上1950s流行的隨性浪漫的波西米亞風,更是給倫敦徹底戴上文化大熔爐的光環。

糅雜且混亂,給予了一些女性順勢成長、成就自己的空間。



波西米亞風格icon | 1960s的超模Talitha Getty

從電影傳達的現實角度看,舊時光濾鏡並不全然是光鮮的,優秀女性想要在男性凝視的大環境中生存的好並不容易,girls help girls很關鍵。


女性也可以用女性的手段獲勝,哪怕艱難,這點在當下也是同樣。


荊棘女王生前拍攝的最後一部遺作

我們願意在逃離現實時沉溺於過去,可一味的嚮往過去同樣沒有太多意義,任何時代都有自己的光明面與陰暗面,活在當下,美在當下才更重要。



©《午夜巴黎》

敢於從不公的環境中爭取到自己生活的主動權,才有反殺擁抱光明的可能。

來源:新氧

 

 

💰 打賞